當即,阿修羅決定殊死一搏,趁着我還沒有向他開刀之前,拿下陳泰,將陳泰變成阿修羅手上的人質,畢竟陳泰幫助我抵擋過阿修羅,我不可能會忘恩負義的不顧陳泰的生死……

不得不說,阿修羅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盤,最起碼能夠利用陳泰來制衡一下我,爲他自己謀一條活路!

阿修羅的心思,我在一瞬間便猜測出來了!

當即,被阿修羅的一系列動作所驚醒的我,也採取了相應的對策…… 就在阿修羅動了的後一刻,我也動了!

此時,守墓人尚未打開那道隱藏在峭壁之上的石門,而我,卻已經完全遺忘了守墓人所帶來的插曲,我的注意力,此時全都集中在了阿修羅的身上……而這,也導致了我犯下有一個致命的失誤,甚至,險些讓我喪命的失誤!

這些都是後話了,我們書歸正傳,先說阿修羅……

阿修羅的動作奇快無比,不過,被陳泰斬斷一臂之後,阿修羅的整體實力也受到了影響,他的速度相比於之前,慢了許多,更加無法和巔峯狀態的張道一相提並論!

而我,正是全盛狀態,阿修羅的速度在此刻的我的眼中,真的不算什麼!

幾乎是一瞬間,當阿修羅即將侵到陳泰身邊的時候,我的身影好似鬼魅那般,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注視下,出現在了阿修羅和陳泰二人之間……

我的突然出現,導致阿修羅硬生生的停下了前進的腳步,他就像是看見了某種怪物似的,臉上寫滿了震撼和驚懼,甚至於阿修羅還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阿修羅無比驚恐的望着我,眼瞳也在這時候狠狠的縮了縮。

這種表情我見的太多了,普通人見鬼,鬼見到無法戰勝術人,或者是術人見到了根本無法抵抗的強者……就比如現在,此時的我,阿修羅根本無力抵抗!

“楚風,渡鬼一脈唯一的傳人!”我冷笑一聲,下一刻,我猛的揚起了泛着赤色紅芒的手臂,朝着阿修羅的心臟直接轟了過去!

我也不知道我現在的速度就竟達到了一種什麼樣的境界,反正,絕對要強於使用了“不滅金身符”和“瞬力符”的張道一,面對如此強悍的我,半殘的阿修羅根本就不是對手!

幾乎就在我朝着阿修羅轟出一拳的同一時間,一道清脆且詭異的“噗哧”聲,突然在寧靜的洞府內炸響開來……

只見,我那條泛着赤色光芒的手臂,以拳頭爲箭頭,直接轟進了阿修羅的左胸膛,而後,我的拳頭勢如破竹,沒有絲毫的停歇,徑直洞穿了阿修羅的左胸膛,甚至於,我那隻透出了阿修羅體外的拳頭上,還掛着一些鮮血淋漓的碎肉和殘破不堪的內臟碎片……

沒錯,我的拳頭洞穿了阿修羅的身體,然後把阿修羅身體裏的血管和內臟轟碎了,最後,那些噁心的東西又被我的拳頭給勾了出來,直接與阿修羅的身體分離了……

說實話,我眼前的場面真的很血腥,比歐美的什麼驚悚大片要恐怖幾倍,甚至是十幾倍!

然而,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面對如此噁心血腥的場面,我卻絲毫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最誇張的是,我的心中還隱隱了產生了一種奇妙的異樣感覺,就好像,我很享受這種鮮血橫飛,以及這種將內臟轟到支離破碎的過程!

當然,我並沒有太在意心中的異樣感覺,此時,我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阿修羅的身上……

只見阿修羅那驚悚恐懼的表情,仍舊沒有在他的臉上消散,就彷彿已經凝固了似的,還有那雙眼瞳,依然死死的盯着我,只不過,此刻的那雙眼瞳,已經開始變得渙散了,生機,也正在從阿修羅的身上逐漸的流逝!

阿修羅的喉嚨輕輕的蠕動了幾下,隨後,阿修羅的呼吸便停止了,整個人好像一攤沒有骨頭支撐爛肉,無力的掛在了我的胳膊上!

“八部衆……阿修羅……你這一生所犯下的罪孽,是時候清算一下了!”我淡淡的掃了一眼阿修羅的屍體,隨手一甩,便直接將他的屍體甩向了“海岸線”平臺的盡頭。 阿修羅的屍體好像斷線的風箏,朝着“海岸線”平臺的盡頭飄了過去,沒多久,阿修羅的屍體便飛過了“海岸線”平臺,然後跌落到了深淵之中!

身爲八部衆之一的阿修羅,被以身祭刀的陳泰斬斷了半條手臂之後,又被我一拳轟穿了身體,直接命隕在了祖乙大墓之中,也許,這也正式宣告,一個新的時代,即將開啓!

威震一方的八部衆成員之一,阿修羅死在了我的手上,說實話,我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不過,我身後的陳泰,卻不然……

“阿修羅死了……”陳泰好似夢囈一般的聲音從我的身後傳入了我的耳中。

當即,我緩緩的轉過了身,望向了陳泰,此時,只見陳泰無力的癱坐在地上,嘴角上噙着一抹釋然的笑容,但他的眼角,卻滑落了一滴晶瑩的淚水,順着他的臉龐劃過,低落到了地上……

陳泰與阿修羅之間,有着不共戴天的殺父之仇,如今陳泰大仇得報,所以纔會露出這種詭異的表情,說實話,我一點都不意外。

“陳泰,我答應你的事,做到了!”我蹲下了身子,擡起手臂,輕輕的拍了拍陳泰的肩膀。

“謝謝你!”陳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輕輕的對着我點了點頭。

隨後,陳泰正打算繼續開口對我說些什麼,可就在這時候,一道近乎於癲狂的聲音,卻是打斷了我和陳泰之間的交談……

“姓楚的!就算你能殺了阿修羅,但你卻殺不了我!”

這道聲音,是屬於張道一的,而且從張道一那種近乎於癲狂的語氣來分析,他的內心現在一定充滿了驚恐和懼怕!

毫無疑問,我輕描淡寫的秒殺阿修羅,以及剛纔輕而易舉的戳瞎他一隻眼睛的畫面,已經給他造成了極其深刻的影響,甚至是直接摧毀了他的信心,毫不誇張的說,現在的張道一,應該是不敢與我一戰了!

可是,已經沒了戰意的張道一,爲什麼還會叫囂,說我殺不了他呢?

我很好奇!

當即,我慢慢的轉過了頭,循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那滿臉是血,只睜開了一隻眼睛的張道一,趁着我和阿修羅死戰的時候,竟然摸到了距離他最近的李靈兒身邊,而且,張道一還用那隻被張銘打斷了手指骨的手掌,扼住了李靈兒的脖子……最關鍵的是,在張道一的手掌和李靈兒的玉頸之間,還夾雜着一道靈符,竟然是天雷符!

張道一的一隻手被我洞穿,無從發力,另外一隻手的手指骨被張銘敲斷,力量也大打折扣,總的來說,以張道一現在的狀態,我完全可以在他掐死李靈兒之前,把他幹掉!

可是,如果張道一將天雷符放在了李靈兒的玉頸上,那情況就不一樣了……只要張道一心念一動,天雷便會直接劈在李靈兒的脖子上,而我的速度就算再快,也不可能快過張道一的念想,真的到了那時候,李靈兒必死!

張道一面露獰笑,狀若癲狂,瘋狂大笑道:“姓楚的,你應該不想李家的女娃被天雷劈成兩截吧?”

“你想怎麼樣?”我皺着眉頭,看了張道一一眼,隨後,我將視線微微移開,望向李靈兒。

只見李靈兒俏臉漲紅,氣若游絲,很顯然,這是呼吸困難的徵兆,而且,李靈兒現在似乎只有勉強支撐身體站立的力氣,根本無力掙脫張道一的手掌和天雷符,也就是說,李靈兒已經成爲了張道一的手上的人質! 我緩緩的站起了身,雙眼死死的鎖定在了張道一的身上,儘量讓自己的頭腦保持冷靜,也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自然一些,不過,我的心中,卻是焦急萬分!

張道一身上的“不滅金身符”所引發的金色光芒,還沒有散去,這就說明,張道一雖然雙手受傷,一隻眼睛也被我戳瞎了,但這也只能略微的降低一下張道一的實力,根本無法阻礙張道一引爆天雷符去殺李靈兒!

而另一邊的李靈兒,按照她目前的狀態來看,她根本無力掙脫張道一的束縛,也就是說,李靈兒的命,現在真的就掌握在張道一的手上!

我能眼睜睜的看着李靈兒死在張道一的手上嗎?

我不能!

我不想再體會那種最親密的夥伴離我而去的痛苦,而這一路走來,我與李靈兒同生共死多次,她在我心中,早就從朋友,變成了最親密的夥伴和戰友,我是絕對不會眼睜睜的看着李靈兒被張道一殺死的!

所以,我必須要想辦法救李靈兒!

我現在真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我怎麼會犯這種低級的錯誤?

讓阿修羅把我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去,並且選擇性的無視了張道一,這纔給張道一創造出了脅迫李靈兒的機會!

這可真是堪稱足以致命的錯誤!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無論張道一提出什麼要求,我都答應他,只要他能放了李靈兒!

可是,就在這時候,被張道一脅迫的李靈兒好像已經積攢了一定的力氣,當即便斷斷續續的朝着我說道:“楚風……殺了張道一……我願意和他同歸於盡……千萬不能讓張道一……活着離開這裏……”

李靈兒的話還沒說完,張道一的手掌突然加大了幾分力道,把李靈兒的後半句話硬生生的卡在了她的喉嚨裏!

張道一惡狠狠的打斷的李靈兒的話,隨後,張道一纔對我獰笑了起來,“姓楚的,你如果想救李家的娃娃,本座就成全你的救美之心,如果你不想救她,那本座就和你們同歸於盡!”

“說出你的條件。”我盯着張道一那雙好似噴火的雙眼,淡淡的說了一句。

“本座雖然不知道李家的娃娃和你到底是什麼關係,但本座猜測,讓你用自己的命,來交換李家娃娃的命,應該不太現實……不如這樣,我放了李家娃娃,你讓我離開這裏,如何?”

張道一的話,雖然是疑問句,但他的口氣,卻是肯定句,毫無疑問,張道一吃定了我,他的提議,根本不容我拒絕!

其實,就算張道一讓我用我的命,去交換李靈兒的命,我也會同意的,因爲,我寧願自己身臨險境,也不想讓我最親密的夥伴和戰友們,生命受到威脅!

我深深的看了張道一一眼,這老王八,終究還是棋差一招,現在,便是要我命的最佳時機,可他卻因爲他的自作聰明,而自己否定了這來之不易的機會……

隨後,我的視線落到了李靈兒的身上,她想說話,可她說不出來,不過,我能從她的眼神中讀出一種叫做“視死如歸”的情緒!

李靈兒,終究還是不同意我放了張道一,她,終究還是想和張道一同歸於盡!

其實,張道一錯過了殺我的最佳時機,我又何嘗不是呢?

只不過,我不想用李靈兒的命,去換取抹殺張道一的機會!

張道一已經是我心中頭號的必殺之人……上碧落,下黃泉,此生此世,不死不休!

就算我沒能在祖乙大墓之中殺了張道一,但我相信,終有一天,我會親手終結他的生命,這一點,無需質疑! 我微微的朝着李靈兒搖了搖頭,旋即,我望向了倒在地上的陸茗軒和石乾坤,二人已是傷痕累累,面無血色,看樣子,傷的很重,不過卻並沒有性命之憂。

接着,我望向那具被張道一釘進了牆壁裏的祖乙屍身,以及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石毅,同樣,石毅身上仍有生機,他也不會死!

陸茗軒,石乾坤,石毅,包括李靈兒,大家爲了我,奮不顧身的去和明知不可敵的張道一硬拼,我如果不能保大家周全,那我還有何臉面活在世上?

不論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也不允許大家再出事了!

想到這裏,我的目光便落到了已經冰冷的張銘的屍體上……

“銘叔,對不起,我現在還不能親手爲你復仇,但小風答應你,終有一天,我會用張道一的鮮血,來祭你在天之靈!”我望着張銘的屍體,長長的嘆了口氣,心中默默的對着永遠也聽不到我聲音的張銘,暗歎了一聲。

終於,我收回了目光,再次望向了張道一。

“只要你放了李靈兒,我一定讓你離開這裏!”我很堅決的說了一句,隨後,我又疑惑的問向張道一,道:“不過,你怎麼離開這裏呢?我們似乎還沒找到離開這裏的出路吧?”

我的話音剛剛落地,張道一便朝着我身後的方向揚了揚下巴,當即,我的視線便循着張道一示意的方向望了過去……

只見,守墓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通過攀爬穹頂的鐘乳石柱,再以鐘乳石柱爲借力點,完成了最後一次飛躍……

守墓人的雙臂抓在鐘乳石柱上,而後,守墓人藉助臂力開始朝着上方彎腰,直到守墓的雙腳踩在鐘乳石上,整個人好像都倒掛在了最後一道鐘乳石柱上之時,忽然,守墓人雙腳發力,狠狠的蹬在了鐘乳石柱上,下一刻,守墓人的身體在半空中完成了一個高難度的飛躍,隨後,守墓人那看似身輕如燕,實則卻勢大力沉的身體,直接撞在了毫無任何借力點的峭壁之上,頓時,堪稱奇蹟的一幕出現了!

便見那峭壁之上,竟然被守墓人撞出了一條出路,一塊塊碎石不斷向下跌落,最終,露出了一道黑幽幽的洞口!

守墓人屈膝半蹲在峭壁之上的幽深洞口中,只是淡淡的朝着我們這邊看了一眼,旋即,守墓人的身影便直接被黑幽的洞口吞噬了……

胡墨曾經說過,她從守墓人的靈魂記憶中,得知了離開祖乙大墓的出口,就在峭壁上,而且,胡墨還將這件事情告訴了我,現在,守墓人親自打開了離開這裏的洞口,也是正常的,因爲這本就是隻有守墓人才知道的祕密!

“守墓人打開的洞口,應該就是離開這裏的出路!”張道一的聲音,又將我拉回到了現實之中,“商王手記本座不要了,你們和白天虹那小子去爭吧!”

聽了張道一的話,我下意識的將目光轉移到了又是始終,都沒有出手的白天虹身上,而此時,白天虹也在看我……

四目相對,我在與白天虹的眼神交流中,並沒有蹦出什麼火花,他的眼瞳很乾淨,很清澈,我看不出任何的情緒和線索,我想,我的眼神,應該也是如此。

最終,還是要我和白天虹這對宿敵來爭奪商王手記嗎?

也許,這便是命數吧!

我輕輕嘆了口氣,收回了落到白天虹身上的目光,轉而望向張道一,道:“放了李靈兒,你可以順着守墓人的足跡,離開這裏!”

“好!”張道一低喝了一聲,不過,他臉上的獰笑,似乎又濃郁了幾分…… 望着張道一嘴角上突然加重的獰笑,也不知道爲什麼,我的心中突然浮上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雖然我猜不透張道一的心裏到底在想什麼,不過,我還是暗暗的緊繃起了身體,將力量分散在全身的各個關節部位,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毫無疑問,張道一併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我也自然不會輕易的相信他,尤其是見到了他嘴角上的那抹獰笑之後!

當然,我現在倒是並沒有想太多,而且目前的局勢,也不容許我去想太多,目前最關鍵的事情,還是要先救下李靈兒才行,至於張道一,我也只能是給自己打好預防針,以不變應萬變了!

書歸正傳。

張道一扼着李靈兒的脖子,緩步向後退去。

在這段過程中,我沒有阻攔張道一,白天虹也沒有,甚至於,我們二人都很默契的誰也沒有動,其實我和白天虹心裏都清楚,張道一離開之後,便是我們二人之間的決戰了,在決戰之前,最好不要節外生枝!

沒過多久,張道一已經退到了“海岸線”平臺的最邊緣,直到此時,他才停下了腳步,將後背緊緊的貼在了冰冷的牆壁上,彷彿害怕我會突然反悔似的。

忽的,張道一的嘴角,沒來由的揚起了一抹詭異的陰笑……

凝視着張道一嘴角上浮現的詭異陰笑,我的心彷彿被某種力量狠狠的撞擊了一下似的……難道說,如我所料那般,張道一真的還有其他的陰謀?

我的腦海中才剛剛閃過這個念頭,另一邊,便聽張道一瘋狂的大笑聲登時傳來,“姓楚的,你中計了!你以爲本座會這麼輕易的放過李家的娃娃?會這麼輕易的離開這裏?爲了報你的奪眼之仇,本座決定,讓李靈兒去死,如果你願意的話,你也可以陪李家的娃娃一起去死,當然,你若是不願意,那就內疚一輩子吧!”

張道一話音剛起,我的瞳孔便毫無徵兆的猛縮了起來,待到他話音落地之時,便見張道一直接扼住李靈兒的脖子,將她朝着“海岸線”平臺的邊緣,也就是那無盡深淵的方向甩了過去!

沒錯!張道一想把李靈兒直接推下深淵!

而且,因爲張道一已經挾持李靈兒退到了“海岸線”平臺的最邊緣,所以李靈兒距離那無盡深淵,也只有兩步之遙而已,只要張道一一用力,毫無反抗之力的李靈兒必然會被張道一推下去!

而事實,亦是如此!

可是,我真的中計了嗎?

事實是,我並沒有中計,其實我早就預料到,張道一這種心胸狹隘的人,不可能那麼老實的和我完成交易,他一定會耍花槍,甚至,我也預想到了,張道一會用李靈兒來做文章!

可那又能如何?

就算我早就猜到了張道一不會遵守規則,我又能怎麼辦?

當場拒絕張道一?

那李靈兒可就一點生還的機會都沒有了!

在當時,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虛以爲蛇,先穩住張道一,看看他到底想耍什麼花槍,然後我再見招拆招,只有這樣,落入了張道一手中的李靈兒,纔會有一線生機!

現實中,洞府內。

李靈兒的身體好像斷線的風箏,她不僅脫離了張道一的挾持,更是離開了堅實的大地……此時的李靈兒,就像一片落葉,緩緩的朝着那充滿了黑暗和未知的無盡深淵飄了過去,值得慶幸的是,李靈兒的身體現在還沒有完全擺脫張道一那巨大的拋甩之力,她的身體仍舊在上升,而不是下墜!

幾乎就在張道一將李靈兒甩出去的同一時間,我也動了…… 我利用自身那誇張到極點的速度,瘋狂的朝着仍在上升的李靈兒衝了過去!

值得一提的是,我距離李靈兒和張道一,其實也不太遠,畢竟“海岸線”平臺就那麼大的地方,而且我現在的速度又快到了誇張的地步,追上李靈兒,也就兩三秒鐘的事情……可是,我終究還是小看了張道一想要殺李靈兒的決心,或者是,張道一想要連我一起殺了的決心!

因爲,張道一早就料到,一旦他將李靈兒推向深淵,我一定會奮不顧身的衝出來救李靈兒,從剛纔我願意向張道一妥協的這件事情,張道一便能肯定,我不會見死不救,不然的話,我剛纔就不會顧忌被張道一脅迫的李靈兒,而是直接選擇抹殺張道一!

所以,張道一這次算是連我一起給算計了……

然而,李靈兒的身體仍在上升,這代表什麼?

這代表,張道一剛纔拋甩李靈兒的時候,用了極大的力氣,這才導致李靈兒的身體不斷的在上升,而不是一下子就墜向深淵,換句話說,張道一用了極大的力氣拋甩李靈兒,也就表明,李靈兒的身體距離“海岸線”平臺越來越遠,就算我能及時的趕到李靈兒的身邊,也不可能一隻手抱着李靈兒,一隻手抓住深淵邊緣的岩石,因爲,到了那時候,我和李靈兒的身體距離“海岸線”平臺的距離,都會達到一種伸手而不可及的地步……

也就是說,只要我選擇去救李靈兒,那我就必須要躍起,然後在半空中抱住李靈兒,可是,我在半空中抱住了李靈兒之後,我無法抓住“海岸線”平臺邊緣的岩石,更加無法尋找到借力點,因爲,到了那時候,我和李靈兒已經都徹底的懸空了,四周根本就沒有任何可以借力的地方,就算距離我們最近的“海岸線”平臺的邊緣位置,恐怕也得有七、八米遠!

直白的說,一旦我選擇去救李靈兒,那麼,我和她的結局便只有一個……一起跌落深淵!

在這一瞬間,我的腦海中閃過了無數念頭,腦細胞更是燃燒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可僅僅是下一瞬間,我便屏棄了所有的雜念,因爲,眼前的局面,我其實只有兩種選擇……

要麼跳下去,先在半空中截住李靈兒,然後再想辦法上來,要麼不救李靈兒,任憑她跌落深淵,而我則是出手狙擊張道一……

當然,我不可能會選擇後者,這一點,我清楚,李靈兒清楚,大家清楚,張道一也清楚!

巨星從演太監開始 當即,我幾乎是沒有任何的猶豫,衝到了“海岸線”平臺的邊緣位置之後,我直接高高躍起,朝着半空中,已經隱隱出現下墜趨勢的李靈兒撲了過去!

ωωω☢ttκá n☢C O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張道一就比我輕鬆多了,這老王八將李靈兒拋甩出去之後,當即便高高躍起,強忍着雙手傳來的劇痛,死死的抱住了穹頂上的鐘乳石柱,藉助“不滅金身符”和“瞬力符”所帶來的強大增幅效果,瘋狂的沿着守墓人的足跡,朝着峭壁之中的石洞掠了去!

張道一以穹頂的鐘乳石柱爲借力點,在一瞬間,甚至我都還沒有在半空中截住李靈兒的時候,他便已經迅速的掠出了數米遠!

可就在這時候,張道一一邊手腳並用的朝着遠處的峭壁石洞飛躍,一邊高聲狂笑道:“楚風,和李家的女娃一起葬身深淵吧!不過,在你死之前,本座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商王手記,我得不到,其他人也不可能得到!” 話音尚未落地,張道一突然甩手丟出了一道金色符籙,下一刻,便見那道金色符籙化成了一串赤紅色的火苗,直接朝着“海岸線”平臺邊緣的水晶棺槨轟了去!

毫無疑問,張道一的真正目標並不是那口水晶棺槨,而是水晶棺槨裏的商王手記!

正如張道一所言那般,商王手記,他得不到,也不允許別人得到!

仍舊在半空中飛躍的我,趁着這短暫的空隙,朝着水晶棺槨那邊,用餘光掃了一眼……只見從來都沒有出手打算的白天虹,這次終於忍不住出手了!

沒辦法,洞府內的其他人,包括陸茗軒,石毅,陳泰,石乾坤等人,都已經戰至力竭,別說阻擋張道一扔出來的符籙了,就是走到水晶棺槨那裏,都是問題,如今,唯一能阻止張道一破壞水晶棺槨的人,也只有白天虹了!

這邊,張道一丟出來的火蛇即將轟到那口水晶棺槨之上,而另一邊,白天虹的身影猶如鬼魅一般,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水晶棺槨之側,手中那柄詭異的長形唐刀,毫無徵兆的出鞘了!

下一瞬間,白天虹雙手握刀,直接朝着從天而降的火蛇斬了過去!

長形唐刀勢大力沉,好似斬斷空氣那般,直接將火蛇劈成了兩段,而被劈成了兩段的火蛇,也是一左一右的轟在了水晶棺槨兩側的石地上,頓時發出了一道爆裂聲,而且還炸出了一股濃濃的塵煙……

這就完了嗎?

當然沒有!

張道一這種人,可不是我們想象中,那麼容易罷手的人!

當白天虹將火蛇一劈爲二的時候,仍舊在穹頂的鐘乳石柱上不斷攀爬的張道一,藉助自身強悍的實力,以及雙腳的恐怖抓地力,又騰出了一隻手,當即,他隨手又甩出了兩張符籙,一時間,兩張符籙化成了兩道紫色天雷,再一次朝着水晶棺槨轟了下去!

面對迎面劈來的兩道天雷,白天虹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變化,依舊是無比冷漠的守護在水晶棺槨之旁……

忽的,白天虹動了!

只見白天虹躍上了水晶棺槨的邊沿,隨手就是兩刀斬出,當即,那兩道紫色天雷伴隨着刀劈虛空所產生的破空聲,應聲碎裂,在半空中便炸響開來!

然而……讓我無語的是,張道一繼兩道天雷之後,好像沒完沒了似的,又朝着水晶棺槨發動了第三次攻擊,而這一次,他直接甩出了三道天雷符!

霎時間,三道天雷在半空中乍現而出,目標,依舊是白天虹腳下的水晶棺槨!

見到眼前的景象,我的心中不由產生了幾分錯愕……

張道一這麼一直強攻,似乎有些畫蛇添足了吧?

白天虹已經展露過他的實力了,張道一的火和雷對白天虹而言,根本就沒有什麼威脅,如果張道一想憑藉這些手段毀掉水晶棺槨,那他大可不必再浪費符籙了,因爲他的符籙,根本就無法破開白天虹的防守!

可是,張道一這種陰險至極的人,他會在逃命的關鍵時刻,浪費時間去做無用功嗎?

答案自然是否定了,張道一根本不可能在一件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面前,去浪費太多的精力,就比如現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