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對龍虎山掌教道。

「要不,您就讓我試試,其實,我對陣法,還是有些研究的。」

聽我這樣說,他轉頭意味深長的看了身邊那個中年人一眼,最終看向我,點了點頭說。

「那……你小心,要是不行,就退回來!」

我心中冷笑一聲,看來他,還是默許了自己弟子將別人當作炮灰的舉動!

既然他們不仁,那我也就,只能不義了!

當即我裝作認真的點頭,然後向前一步邁去!

只聽他在身後,暗自嘆息了一聲,就不在說話。

我沒再去理會這些,心中將雜念拋到一邊,雖說眼前這個陣法不是非常複雜,但作為絕兇殺陣,我還是小心再小心!

陣法為什麼會被稱之為陣法,就是因為其千變萬化,令人捉摸不透,所以才會被稱之為陣法!

一步錯,步步錯,這句話在陣法中絕對沒錯,當然,後果也就是一個字,死!

隨著我一步一步,緩緩朝著前面白虎石雕走去,身邊氣息也開始劇烈變化起來!

感受周圍足以令人窒息的狂暴氣息,我心中逐漸沉了下來!

這樣強烈的殺伐之氣,說真的,我還真是前所未見!

就連先前遇到的那個都天大煞,其中專主殺伐的地方,也都沒有這麼狂暴強烈的殺伐之氣!

一聯想到這個,我心中頓時一陣冷汗,只感覺身體發涼!

要知道,那個地方還沒這裡的氣息強烈,進去探路的魂門弟子,就已經直接化為了一灘血水!

想著當時那令人發憷的情形,我深呼吸一口氣,變得更加謹慎起來!

隨著腳步踩著心中所想的五行八卦方位,一步一步緩緩向前邁去,我的整顆心,也是急速跳動著!

最終,這五米可望而不可即的距離,被我走了過去,當我腳落在白虎石雕跟前時,我的心,終於落了下來!

我深深吐出一口氣,轉頭看向後方,只見龍虎山的所有弟子全都驚異的看向我。

隨即,他們的神情,全都變的驚喜起來,先前那個叫我當做炮灰的中年男人當即滿臉驚喜的對我喊道。

「喂,快帶我們過去!」

看著他一臉興奮的模樣,我冷笑一聲道。

「好啊,你等著,我這就帶你們過來!」

說罷,在所有人激動的目光中,我淡然轉身,然後望向白虎石雕嘴中的那顆乳白色珠子!

整顆珠子,就像是最為純正的羊脂玉一般,沒有一點瑕疵,通體泛著白色的光彩!

我的手不由向前伸去,當觸摸到它的那一刻,一股無比冰涼的氣息,登時鑽入我的心間!

只是這種冰涼,卻不是那種讓人感受到寒冷的冰,這種氣息非常難以形容,只能說是,讓人感到無比舒服!

而且那股冰涼的氣息鑽入我的腦間之後,竟然讓我感到一陣神清氣爽,好像之前所有的疲憊,全都一瞬間消失不見!

我心中一喜,這絕對是寶貝,難道,這就是龍泉中所孕育出的東西?看來這龍泉還真是名不虛傳啊!

正當我欣喜的想著這些時,身後猛地傳來一聲冷喝。

「你在幹嘛,誰讓你動那顆珠子的!」

聽著這冷喝聲,我轉頭看向身後,只見那個剛才叫我帶他們過來的中年男人,對我怒目而視!

看著他這副模樣,我真是有些想笑,都已經這會兒了,難道他還沒看清形勢?

我要是想帶他們過來,早就讓他們跟在我身後,一起過來了。

當然,就算我真的這樣做,他們也未必會聽我的!

隨即我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看著他,然後對他揮了揮手,轉身便立即將石雕嘴中的珠子取下!

就在我將珠子拿在手中的那一刻,整個石洞中,忽然傳來一陣轟隆隆的轟鳴聲!

我心中大驚,就在我感覺石洞要塌時,石雕後面的石壁,突然咯吱咯吱作響,緩緩打開了一扇石門!

原本發愣的龍虎山眾人,此時猛地驚醒,全都在我身後大喝起來!

可我哪有功夫理會他們,寶貝到手,不趕緊跑路,等死啊?

要知道,我身後可還有一位龍虎山的掌教,要是此時不趕緊離去,等他一發怒,硬闖陣法過來,那我可真的就只有死的份兒了!

就在我拿著珠子,要一步跨入是石門中時,身後猛然傳來一道語氣極冷的聲音。

「站住!」

我微微一愣,想都不用想,肯定是龍虎山掌教,當下我連頭都沒轉,趕緊一步跨入了石門之中! 半島酒店,五樓走廊。

秦夜拉着渾身濕漉漉的女孩前往520房間,整個走廊地面用紅色的地毯鋪就,兩側牆壁上掛着意味深長的壁畫,華美的就像是一幅盛大的浮世繪。

有芙蓉少女隨着白霧升騰的出浴,也有女人露出姣好身段斜卧在沙發上,仔細看像是電影《泰坦尼克號》裏主人公傑克給露絲畫的那幅人體像。

繪梨衣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一雙深紅如寶石般的大眼睛滿是好奇的盯着這些壁畫,時不時的伸手指向畫作上女孩們意味深長的姿勢,似乎是想詢問這些動作的含義。

秦夜一路抿著嘴,像個悶油瓶一樣不看不聽默不作聲,這些壁畫實在有些少兒不宜,他無法做出合理解釋,只能拉着繪梨衣走的飛快,女孩任由秦夜拉着,可美眸依然好奇盯着這些壁畫看,有種應接不暇的感覺。

這時候有隔壁男房客開門,正好看到了路過的秦夜兩人,後者玩味的眸子在繪梨衣身上流連忘返。

此時的繪梨衣渾身濕漉漉的,原本鬆鬆垮垮的巫女服變得極度貼身起來,露出少女格外姣好而性感的曲線,再加上本就絕美的容顏,以及被男孩拉着,一臉天真乖巧的可愛模樣,簡直能夠滿足男人的所有幻想。

就在男人目光火熱的打量繪梨衣的時候,前面的男孩突然轉頭,黑眸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男人只覺得像是被一頭兇猛的狂龍盯視着,而且眼看着這頭恐怖的龐然大物就要朝他吞噬起來。

恐懼如潮水般襲來,他無比驚恐的尖叫一聲,下意識的轉身就往房間里跑,結果一腦袋狠狠撞在了房門上,而後雙眼翻白,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時不時的還抽搐幾下。

「唔!」

繪梨衣捂住嘴巴,深紅色的大眼睛忍不住眯成了一道淺淺的月牙。

雖然女孩不知道這個男人為什麼要用腦袋突然撞門,但是對方的動作真的很好笑啊。

看到女孩捂嘴偷笑的表情,秦夜也忍不住的嘴角上揚。

很快按照牆壁上的數字指引,秦夜帶着繪梨衣來到了520室的房間門口。

門牌上的520字元是用兩個紅色的心型小木框標在裏面,旁邊還有一副圖案,一個小小的丘比特手持弓箭,射出的箭矢正好穿過兩個心型。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了,秦夜總覺得從踏入走廊直到這裏的時候,一股曖昧至極的氣息籠罩在他跟繪梨衣的頭頂。

話說是不是那個半島酒店的經理會錯了什麼意,為什麼要給他安排在酒店的這一層,總統套房那一層也沒有這種里裏外外都透著一種很欲的氛圍。

不過既然到了這裏,考慮那麼多也沒有意義,先把繪梨衣安頓下來再說。

然而就在推開520房門進入的一刻,秦夜頓時怔住了。

只覺得額頭有黑線滑下,腦瓜子嗡嗡作響。誰能告訴他,這房間里的荒誕佈局是個什麼路數。

身後的繪梨衣同樣看向房間里的一幕,不過與秦夜的反應不同,女孩紅潤的小嘴張大了可愛的o型,深紅色的大眼睛裏滿是亮晶晶的小星星。

……

此時,半島酒店大堂。

經理忍不住開口道:「520的房間確定都佈置好了么?」

「放心吧經理,絕對安排到位!」

一旁的兩位前台美女對前者眨了眨眼。

其中一位美女還拿出手機,給男人看之前佈置好的照片,經理目光落在手機的照片上,原本鄭重的臉頓時猶如一朵盛開的菊花燦爛綻放,對着兩人露出一副「幹得漂亮」的滿意表情。

他興奮的搓了搓大手,期待着少主源稚生接下來該給他什麼獎勵。

話說此前源稚生讓他務必竭盡全力,去滿足秦夜與繪梨衣提出的任何要求,經理當時就震驚了,心說少主對秦夜這位未來妹夫是非常滿意啊,要不然也不會極力撮合兩人。

畢竟能夠來酒店住宿,又是孤男寡女,完全可以想像源稚生內心期待着兩人來一場怎麼的碰撞。

他當即就拍胸口表示,絕對會完美安排此次住宿。

如今看着房間的佈置效果,連他這樣的老油條都忍不住熱血沸騰了起來。

他突然想到源稚生不久前在電話里囑咐,關於秦夜與繪梨衣兩人的事情都可以向他彙報,話說他要不要現在把520房間完美佈置的照片發給對方過過眼。

經理摸出手機,不過隨後想了想還是等兩人把正事辦成了再邀功吧,於是又將未撥打的號碼翻了過去。

只是連經理自己都不知道,無形之中他避免了脖子被打上可愛的水手結,然後被澆築進水泥樁沉海的命運。

……

半島酒店,520房間。

秦夜推開了這扇丘比特射箭穿心的房門,迎面而來的是漫天櫻雪飄飛。

放眼望去,整個房間從牆壁到地面都被鋪滿了粉紅色的櫻花,而且每一枚櫻花還被別出心裁的修剪成心型。

客廳的窗戶是敞開的,秦夜開門的時候,這些櫻花紛紛揚揚的飄舞起來,一旁的繪梨衣眼睛冒出小星星,下意識的伸出小手接住了好幾枚櫻花。

而這僅僅只是開始。

順着鋪滿櫻花的地面朝里走,整間浴室里同樣擺放着很多粉紅色的櫻花,它們被裝在一個個心型的玻璃瓶里,組成一個個粉紅色的心,而這些瓶子又組合起來,組成了一個更為騷氣的巨大心型。

就連浴室里那款頂級設計師lorigarner花費三年時間打造,外部嵌有45000顆施華洛世奇晶體,底部安有鐵鑄貓爪的浴缸里也被灑滿了櫻花,隨着水流波動微微蕩漾開來。

旁邊的卧室里更是誇張,紅色的簾幕,天鵝絨的大圓床,一邊的牆上還掛有好幾套別出心裁的奇特女裝。

一套高筒皮靴包臀短裙,一套透明的粉紅色睡裙,甚至還有一套黑裙緞帶白絲襪的女僕裝,旁邊還配有一柄道具掃把,只是那個掃把的形狀太過奇特,很容易讓女孩們聯想到一根令她們面紅耳赤的東西。

頂壁的燈光是曖昧至極的粉紅色,水一般的流淌下來,灑滿了整間卧室,燈罩上面有兩個對嘴的男女小人,每一次開合壁燈開關,上面的男女小人就變幻一種姿勢,但無論怎麼變幻,小人們的嘴巴都是牢牢貼合在一起。

繪梨衣好奇的張望着,小手連連開合壁燈開關,看着兩個可愛的小人「打架」,一時玩的不亦樂乎。

直到秦夜的目光看過來,女孩才連忙停止手上的動作,把小手藏在身後,生怕因為她剛才頑皮的舉動而惹得對方生氣。

秦夜苦笑的搖了搖頭。

看來不是他的感覺,而是半島酒店的經理刻意而為。

這個520房間,除了用很多粉紅色的櫻花浪漫曖昧的佈置外,他甚至還在一旁的柜子裏發現了一些從未見過的奇怪裝備。

儘管他不知道那些裝備的具體功效,但僅看外表也容易讓人聯想到一些不堪入目的事情。

一旁的繪梨衣好奇的看着那些裝備,在小本本上寫道:「秦夜哥哥,這些都是什麼玩具呀?」

秦夜嘴角抽搐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有冷風從窗外吹來,秦夜看着繪梨衣有些蒼白的小臉,他走到窗邊把這些打開的窗戶一一關好,而後拉上了紅色的簾幕。

女孩站在粉紅色的流光下,那張本就絕美的臉被映的明媚動人。

「咳咳,繪梨衣,你早點洗澡睡覺吧,我就住在你樓上,如果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撥打我房間卧室的電話。」

秦夜在繪梨衣的小本本上寫下了那間總統套房裏的座機號碼。

「唔~」繪梨衣點了點頭,只不過秦夜說的其他話她沒怎麼聽清,但唯獨洗澡兩個字聽得真真切切。

「對了,繪梨衣,先把牛奶喝了再洗。」

秦夜走到客廳,看到了桌上的溫牛奶。

考慮到牛奶睡前有助眠作用,如果繪梨衣洗好澡牛奶的助眠作用發揮,正好就可以睡個好覺。

可就在他端起牛奶轉身的一刻——

天地豁然沉寂,目光里只剩下身後站立着的繪梨衣。

秦夜看着這個不知何時已經脫下巫女服,乖乖站好的女孩,性感而完美的胴體在粉紅色的流光下,美的像是一道炫目的光,徑直劈在了秦夜的心底。

啪嗒——

秦夜人傻了,手裏的牛奶滑落在了鋪面心型櫻花的地面上,奶白與粉紅交織碰撞在一起,閃爍著令人迷亂的光澤。

……

呼呼呼——

窗外暴風雨呼嘯。

而在酒店的520室,氛圍卻一片沉寂。

女孩姣好而性感的胴體在粉紅色的光暈下像柔滑的綢緞,又像是散發着朦朧熒光的無暇寶石,從天鵝般修長的白皙脖頸一路蔓延,儘管對方身上還穿着黑色蕾絲花邊的內衣,可依然掩飾不住女孩發育完美的身材,有種呼之欲出的感覺。

秦夜怔怔的看着這一幕,足足愣了三秒才反應過來。

下一刻他近乎狼狽的倉皇轉過身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