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聽莫雨晴這麼說,從口袋裡掏出名片遞給莫雨晴說:「這是我的名片,你要是有什麼不舒服,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我全權負責。」

莫雨晴接過來,看著上面的名字輕輕的念了出聲:「陸天恆。」

男人點頭說:「那就先這樣吧,我著急開會,先走了。」

倆人站在路邊,寧嘉拿過莫雨晴手裡的名片看了看,很驚訝的說:「誒,是顧氏集團的,還是副總呢。」

莫雨晴瞟了一眼,不高興的說:「怎麼這麼倒霉?過生日還來這一出,你說今年我會不會不順啊?」

寧嘉把名片塞回到她手裡,寬慰道:「怎麼會,肯定會順順利利一百年的!走吧,回家給你做好吃的,給你壓壓驚!」 莫雨晴和寧嘉回到了家,時間也已過了中午,隨便的吃了點東西后,寧嘉就一頭鑽進了廚房,開始準備晚餐。莫雨晴也要過來幫忙,卻被寧嘉給推了出來。

「你今天是壽星,怎麼能讓你幹活呢?去客廳呆著去,你是看電視也好,玩手機也好,就是不能進來。」

莫雨晴扶著門框說:「我在這陪著你,不幹活總可以了吧?」

寧嘉打趣的問:「幹什麼?監工啊?也行,不然我自己來回忙著也沒意思。」

莫雨晴被允許進了廚房,笑嘻嘻的坐下后,看著寧嘉扎著小圍裙忙碌的身影。

「你說,以後誰命會那麼好,娶了你做老婆?」莫雨晴調侃的問。

寧嘉在水槽前洗著黃瓜的說:「別說娶我做老婆,這輩子我可沒想過要嫁人!」

「誒?為什麼?難不成你還要孤獨終老哇?」莫雨晴不解的問。

寧嘉回頭看了她一眼,笑著說:「這有何不可?不過不是孤獨終老,等我老的時候我會找一家超豪華的養老院,度過餘生。」

莫雨晴咦了一聲,「嘉嘉,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為什麼不想結婚?」

寧嘉自嘲的一笑,說:「為什麼要結婚?你看我媽這輩子,婚姻如此的失敗,我可不想重蹈她的覆轍。我覺得一個人挺好,免去了很多麻煩,也不用去生那些個閑氣。到時我就養一隻貓來陪著我就行。」

莫雨晴想了想,「可我的成長也沒比你好到哪去,我甚至連我的父母都沒有見過,可我卻從來沒想過獨身一輩子。」

寧嘉回身遞給了她一個桃子,說:「你那麼美好,不該有我這種想法的。」

莫雨晴把桃子握在手裡,「我也不想你有這種想法,希望你能早點碰上喜歡的人,一旦遇上,或許,你會為今天所說的話啪啪打臉!」

寧嘉笑道:「這是你的生日願望嗎?」

「也算一個。」莫雨晴很認真的點頭說。

「那以後要是沒有實現,那你豈不是很失望?」寧嘉問。

莫雨晴說:「那如果你不想讓我失望的話,就找一個你愛的,也愛你的人共度餘生。」

寧嘉無奈的笑了兩聲,「隨緣吧。」

寧嘉繼承了媽媽做事利索的風格,又洗又切,很快一切準備妥當,就等著開始煎炒烹炸了。

「好了,這裡不需要你了,你可以回客廳了。」寧嘉把一半個西瓜遞給莫雨晴,說:「別吃太多了。」

莫雨晴接過西瓜,抱在懷裡回了客廳。邊吃著西瓜,邊玩手機。梁小薇給她發來一個生日祝福,後面緊跟著又問是不是顧少陪著過生日。

莫雨晴撇嘴嗤了一聲,回復道:謝謝你的祝福,我和同學一起過。

梁小薇很快又回信息:怎麼不和顧少一起呢?讓他帶你去吃燭光晚餐啊。

莫雨晴看到這條信息朝天翻了個白眼。梁小薇什麼都挺好,就是這說話不過腦子的毛病,她都說過好幾回了,可還是這樣。索性她也不回信息了,把手機扔到了一邊。

廚房裡傳來油炸鍋的聲音,帶著鏟子炒菜一聲又一聲。兩個小時后,一大桌色香味俱全的晚餐上桌了。

莫雨晴擺好了碗筷,把生日蛋糕點上了蠟燭,又倒好了酒叫寧嘉快過來。寧嘉從廚房出來,摘下圍裙,看到酒杯里的酒,笑著說:「哎呀,都弄好了呀!」

「那是,動作神速。」莫雨晴拉著她坐下了。

兩個女孩子,在燭光的映照下,笑靨如花,唱起了生日歌。之後,莫雨晴雙手合十,默默的許了願望。

「一二三,呼!」倆人一起吹滅了二十三根蠟燭。

「許的什麼願望?這麼久。」寧嘉切了一塊蛋糕,遞給了莫雨晴。

「好幾個呢,有你的,有小姨的。」莫雨晴咬了一口蛋糕,入口絲滑讓她哇了一聲,「真好吃。」

寧嘉也拿了一塊蛋糕,疑惑的問:「我的?不會是讓我早日找到如意郎君,可以不用孤獨終老吧?」

莫雨晴眼睛裡帶著亮光,狡黠的沖她一笑,「說出來可就不靈了!」

寧嘉好笑的說:「好像不說出來就能靈似得。我從小的生日願望就是能讓我爸回來,我從來沒說出來過,可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老樣子。所以啊,這就是一個精神寄託罷了。」

倆人端起酒杯,碰了一下,一飲而盡。

「你給自己許了什麼願望?」寧嘉問。

莫雨晴吃著蛋糕,狡黠的說:「我才不要被你洗腦呢,就算是一種精神寄託,我也不要說!」

「切!那你就爛在肚子里吧。憑你那記性,估計沒兩天就會忘了。」寧嘉給她盤子里夾了一塊紅燒肉說。

莫雨晴搖頭晃腦的說:「就不說,爛肚子里也不說,萬一以後實現了,也是一個驚喜。」

寧嘉看她堅持不說,也懶得再問了。又給她夾了幾樣菜說:「快吃,這些都是你愛吃的。」

倆人邊吃,邊喝,邊聊天。從上學時候的往事,聊到步入社會後的艱辛,從回憶過去不易,到暢想未來的美好。倆人心有戚戚然,又心中高興,很快,桌子上就立了七八個啤酒瓶子了。

莫雨晴小臉紅撲撲的看著寧嘉,聳著肩膀嗤笑了一聲,問道:「蘇韻說我是小拖油瓶,你看我是嗎?」

寧嘉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說:「你覺得你是,那你就是。你覺得你不是,那你就不是。」

莫雨晴垮下臉來,不爭氣的說:「可憐的我就覺得自己是!」

「要是我,也會這麼覺得的。」寧嘉靠在椅背上,看著莫雨晴說:「我會覺得自己很格格不入。」

莫雨晴嘆了一口氣,手杵著臉頰,眼神迷離的說:「倒霉催的還有個顧邵霆,天天拿話懟我,時時刻刻準備著抓我的小辮子教訓我,我看全家人就他致力於要攆走我!」

「他天天欺負你?」寧嘉皺著眉頭問。

莫雨晴呵呵笑了兩聲:「這麼說吧,只要我們見面,他就沒有一次不說我的!沒、有、一、次!」

「那顧邵陽呢?你不說他對你還不錯嘛?」寧嘉又問。

莫雨晴臉上露出絲笑來,嗯了一聲說:「二哥對我很好,顧邵霆沒法比好不好!」

看一提顧邵陽,莫雨晴就笑,寧嘉不禁疑惑的問:「雨晴,你該不會是喜歡顧邵陽吧?」 莫雨晴聽寧嘉這麼問自己,吃吃的笑了兩聲,懶懶的看著她說:「不喜歡,我就是單純的把他當哥哥,他把我當妹妹。」

寧嘉繼續的喝了一口酒,說:「你說他們兄弟倆人同樣是一個媽生的,差別怎麼就那麼大?」

「誰知道了。」莫雨晴撇嘴,「我看顧邵霆他就是個怪胎!」

「看你把他說的,難道他身上就一點都沒有可取之處了?」寧嘉問。

莫雨晴抓了幾顆花生米扔到嘴裡,一邊嚼著,一邊說:「哼,要說可取之處,也就是長的帥點吧,頂屁用啊!」

「也就你覺得沒用吧。」寧嘉戲謔的說:「我還沒見過誰說高富帥沒用的,起碼坐在那裡看著也是養眼的啊。」

莫雨晴渾身打了一個激靈,嫌棄的說:「還是算了吧。就他不管往哪一戳都渾身冒冷氣的主兒,真沒看出來哪裡養眼。」說完,端起酒杯和寧嘉撞了一下,煩躁的說:「誒呀,不說他了,我好好的過生日提他幹什麼?」

「還不是你先提起的。」寧嘉小聲的嘀咕道。

喝喝聊聊,一轉眼就九點過了,桌子上又立起了五六個酒瓶子,兩個女孩子喝的也暈暈乎乎的了。

莫雨晴看時間也不早了,推了推趴在桌子上的寧嘉,說:「我得回去了。」

寧嘉抬起頭來,迷糊的問:「啊?要回去了啊?我送你。」

莫雨晴拿過包,說:「你快睡吧,我這下樓就打車了,不用送我。」

「啊?啊……」寧嘉又趴會到桌子上,起不來了。

夏日夜晚的小區里還有許多納涼的人在外面,嘈嘈雜雜,讓人聽了很安心。莫雨晴走到小區門口,上了一輛正在等活的計程車。

車子朝著不是自己家的「家」開去,莫雨晴嘆了一口氣:「什麼時候才可以搬走?希望今年的生日願望可以實現。」

酒勁上來,迷迷糊糊中,莫雨晴閉上了眼睛。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包里的電話響了,吵醒了她。以為是肖雅打來的,拿出一看,卻是個陌生號碼。她手指一按,掛斷了。可幾秒后,電話又再次響起,還是那個號碼。

莫雨晴看了看,接了起來,「喂,哪位?」

那邊沉默不語。

莫雨晴把手機拿到眼前看了看,不耐的說:「說話啊,不說我掛了啊。」

顧邵霆在那邊沉著聲音開口說道:「是我。你沒有存我的電話號?」

冷冷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傳過來,莫雨晴狐疑的問:「顧邵霆?」

「我問你,你是不是沒把我電話號存進你手機里?」顧邵霆又問了一遍。

莫雨晴討厭死他說話的語氣了,譏笑一聲,反問說:「你又不是我的朋友,我為什麼要存你手機號?搞笑。」

顧邵霆被嗆,壓著怒氣問:「你現在在哪兒呢?怎麼還沒回來?」

「要你管?你是我的誰呀?拜託你搞清楚了,咱倆什麼關係都沒有,你憑什麼處處都來管著我,說著我?我不和你計較,你也別太蹬鼻子上臉!」莫雨晴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對著電話一頓喊。

所謂酒壯慫人膽,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吧。

顧邵霆叉腰站在落地窗前,氣的大聲問:「莫雨晴!你是不是喝酒了?」

「對!喝了,還喝了很多!怎麼的?我願意喝,我想喝,你管不著!」莫雨晴酒勁兒上來,還真是不管不顧了。

「你現在在哪呢?痛快給我回來!」顧邵霆怒喝道。

「幹什麼?著急罵我啊?」莫雨晴也喊回去:「顧邵霆,我告訴你,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別以為我不反擊就是怕你了!你給我等著,你不是要見我嗎?我這就要到家了,等見面的,咱倆一決雌雄!」莫雨晴怒氣沖沖的掛斷了電話,呼出一口氣,心裡爽的要死!

顧邵霆看著被掛斷的電話,咬牙冷笑,好啊,你個小丫頭片子,看我一會兒怎麼收拾你!

車子停在了顧宅大門口,莫雨晴慢悠悠的付了車費,晃晃蕩盪的下了車。走進去,管家迎面走了過來,莫雨晴醉醺醺的問:「福叔,我小姨呢?」

「三小姐,老爺和夫人去參加宴會,還沒回來。」

「那二哥呢?」莫雨晴又問。

「二少爺也沒回來呢。」

莫雨晴點點頭,朝樓梯走去。

管家在後面問:「三小姐,大少爺在家呢,你有事可以和他說。」

莫雨晴聞言停下腳步,回頭朝管家冷笑一聲:「我是得找他!」

上了樓,站在顧邵霆門口,莫雨晴眯眸看著眼前深色的門,自言自語道:「顧邵霆!今晚我跟你沒完!」

抬手剛要拍門,沒想到門卻被人從裡面打開了。莫雨晴撲空,沒站穩,一下子跌進了顧邵霆的懷裡。

顧邵霆一把接住了莫雨晴,溫香軟玉在懷,喉嚨不自禁的一動。

莫雨晴從他懷裡起來,抬手胡亂的捋了捋頭髮,眯著眼睛看著他,挑釁的說:「顧邵霆,我回來了,你想幹嗎?要罵我嗎?你罵一個試試!」

顧邵霆的臉陰沉的可怕,問:「怎麼回來的?喝了多少?」

莫雨晴歪著頭看他,譏笑的問:「這話聽上去怎麼好像在關心我?顧邵霆,你改套路了?是想先給甜棗,再打一巴掌嗎?」

顧邵霆沒說話,抿著嘴看她。

莫雨晴繼續說:「顧邵霆,你這對付我的招數還真多啊,身為一個男人,這麼欺負一個女孩子,你不覺得丟人嗎?你還真以為我好欺負是不是?我那是不跟你一般計較,懶得搭理你這個精神分裂症患者!可我發現,我越退讓,你越囂張,你還真把我當軟柿子捏了嗯?」

顧邵霆皺著眉看莫雨晴的嘴在眼前一張一合,對他說的什麼話,好像都沒有聽見,腦里只有一個念頭,想要堵上嘴,不要繼續吵下去,也好想嘗一嘗,不知道是不是甜甜的。

他這麼想了,也這麼做了。

顧邵霆突然伸手一把攬住了莫雨晴的腰,緊緊地貼在了自己的身上。頭快速低下,嘴唇準確無誤的壓在了她的嘴唇上。柔軟的碰觸,讓他的心底猛烈的一震!

莫雨晴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給嚇到忘記掙扎。她瞪大雙眼,不知所措,大腦一片空白,竟然傻愣愣的站在那裡被顧邵霆一路吻著。 早上的陽光照進房間,刺眼的光亮晃醒了床上的莫雨晴。她嚶嚀一聲,揉了揉眼睛,翻過了身。身後隨即伸過來一隻胳膊搭在了她的腰間,後面的身子還不自覺的往前湊了湊。

莫雨晴猛地睜開了眼睛,先是陌生的環境讓她怔愣了片刻,隨後放在腰上的手動了動讓她徹底的清醒了過來。她心如揣著一隻小兔子般怦怦亂跳,心驚膽戰的慢慢轉過了頭!

「啊——」莫雨晴看到身後的顧邵霆,發出撕心裂肺的吼叫聲。

莫雨晴緊張又害怕,騰地一下坐起來,用被子圍住了自己。可沒想到她動作太大,讓顧邵霆春光乍泄,嚇得她又再一次的發出驚恐的吼叫,隨即把頭也蒙在了被子里,不敢出來。

顧邵霆被吵醒,無奈的伸手去拽被子。可莫雨晴就是死活不撒手,還在被子里大吵大叫的讓他不要拽。

「你要是再不出來,我叫你小姨過來了啊。」顧邵霆語氣不悅的說。

莫雨晴一聽小姨,立即消停下來,乖乖的把被子拽了下來,別過頭,不去看顧邵霆。

「我問你,我怎麼會和你在床上?我們做什麼了?」莫雨晴氣急敗壞的對著空氣問。

顧邵霆邊穿衣服,邊說:「你情我願的事,你說我們倆做了什麼?」

莫雨晴聞言,激動的說:「什麼你情我願?我怎麼可能會心甘情願的和你上床呢?顧邵霆!你說,是不是你強的我?」

顧邵霆站在床邊,很認真的點了點頭,說:「這麼說也沒錯,是我先吻的你,但你也沒有拒絕。」

莫雨晴看他一副雲淡風輕的表情,氣的站起來,一手捂著被子,一手伸手朝著顧邵霆就打了過去,嘴裡大罵著:「顧邵霆!你個烏龜王八蛋!流氓!色狼!你乘人之危,你不得好死!」

顧邵霆一手抓住她的手腕,沉著聲音對她說:「一大早起的,就這麼咒罵和你剛睡過覺的人,你覺得好嗎?」

莫雨晴也氣的昏過了頭,抬起另一隻胳膊繼續打他:「沒什麼不好的,這麼罵我都覺得罵的不爽呢!」

「那你就盡情的罵吧,最好把你小姨和小姨夫都給罵來,也好讓他們儘早的知道這件事!」顧邵霆無所謂的說。

「哦,還有,你的被子掉了。」顧邵霆看莫雨晴閉上了嘴巴,又「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莫雨晴低頭一看,捂著胸口大叫一聲,快速撿起被子圍在身上,抬頭憤恨的看向顧邵霆。

顧邵霆幸災樂禍的一笑,「不用太緊張,昨晚該看的,不該看的,我都看過了。」

莫雨晴咬牙切齒,眼裡噴射出熊熊烈火,抬腳朝著顧邵霆的腿就是用力的一踹,「你個死變態!」罵完,拖著被子,狼狽的逃離了他的房間。

好在時間還早,並沒有傭人在樓上,不然看到莫雨晴這副鬼樣子從顧邵霆房間里跑出來,定要引起軒然大波來了。

回到房間,莫雨晴靠在門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做了幾個深呼吸后,稍稍的冷靜了下來,進了浴室。

花灑的水灑下來,莫雨晴心情複雜的沖洗著身子,腦中回憶昨晚的事。她依稀記得,昨晚她和顧邵霆是在電話里吵架來著,可怎麼和他發生了關係,卻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莫雨晴越想心裡越憋屈,不解的問自己:「他幹什麼要吻我?有病啊!」

腦補顧邵霆吻自己,接連著發生後面的事,莫雨晴嫌棄的要死,我居然和他上床了?!還叫不叫人活了?突然,她又想到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做了這種事以後,是不是都要吃那種緊急的葯啊?

莫雨晴心亂如麻,又委屈不已,第一次就這麼稀里糊塗的沒了,一點都不美好不說,還不能拿他怎麼樣,唯有啞巴吃黃連了。一想到這,心情無比難過,默默的流出了眼淚。

洗好了澡,換了身衣服,又給自己化了個淡妝,讓自己看上去不那麼憔悴。收拾好一切,傭人也在門外來叫她起床了。

莫雨晴答應著,走到了門前,看了一眼腳下的被子,恨不得在上面多踩幾腳把它當成顧邵霆。最後不得已,還是撿了起來,抱著塞進了柜子里。

從房間出來,莫雨晴下意識的先是朝顧邵霆的房間看了一眼,門關著,貌似還在裡面。她逃也似的蹬蹬蹬的下了樓,去了餐廳。

顧邵霆果然沒在,莫雨晴提著的心稍稍落下些,心想等下要快點吃,免的和他撞上。

「昨晚幾點回來的?和寧嘉玩的開心嗎?」肖雅關心的問。

「哦,還好。」莫雨晴低頭吃粥,無心和小姨說自己的生日是如何過的。

「昨晚我和你姨夫參加酒會回來的也很晚,回來的路上,你姨夫還說要給你買個生日蛋糕呢,讓我給拒絕了。寧嘉還是給你訂的巧克力蛋糕吧?」肖雅興緻勃勃的問。

廢材丹神:腹黑鬼王逆天妃 「嗯,還是那個。」莫雨晴抬頭看向顧震又說:「謝謝姨夫。」

顧邵陽坐在對面,關心的問:「雨晴,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是呀,我也看你懨懨的,生病了嗎?」肖雅也問道。

莫雨晴勉強的笑了笑說:「沒有,就是昨晚喝的有點多了,現在頭有點疼。」

「家裡有解酒藥沒有?」顧震擦了擦嘴問。

「不用吃藥了,等下一上班就好了。」莫雨晴說,又低頭繼續喝粥。

「大少爺早。」餐廳門口,傳來傭人的聲音。

莫雨晴聽到,一個激靈,手裡的湯匙掉進了碗里。索性她也不再吃,抽出兩張紙巾握在手裡,急忙的對肖雅和顧震說:「小姨,姨夫,我吃好了,先去上班了,你們慢慢吃。」說完,從座位上站起來往門口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