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底陰陽八卦飛速轉動,陣前幾千妖精都在彈指一揮間被收了進去。

囚焰看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怎麼努力都只能一次收入一兩個,可在他手裡,一次收了這麼多。

見哪吒停下來,不由得催促他:「你既然有這個本事,快點把這些妖精都給收了啊,我快擋不住了。」

「你以為你這瓶子是什麼,能裝下三界嗎!」這麼回答了一句,變出三頭六臂來,祭出法器沖了過去。

平天大聖深知不是哪吒對手,只得將軍隊撤回來列陣迎戰。

各方戰場相距太近,他這一撤軍,其餘的軍陣不明所以,也都跟著鳴金收兵。

這一撤兵,對這邊來說可是死裡逃生,打了這麼長時間,只有橫渡、哪吒兩人還跟敵軍勢均力敵,其餘四人都已連連退敗。

大戰之後,這邊也後退三里紮營修整。

等安營紮寨之後聚在帥帳之內,青龍暫掛三軍主帥帥印,問賬內眾將軍道:「今日一戰,各位有何看法?」

今日一戰,可謂苦不堪言,賬內將軍只有哪吒一人分毫未傷,打了一天,還連被守冥鞭打的傷痕都復原了。

這等逆天的能力,其餘的人都只能看在眼裡羨慕。

沉默了約莫一個時辰,大家都只是小聲討論,卻無提出可行辦法,哪吒從椅子上緩緩起身,過去搶了青龍的位置:「今日一戰,表面看來我們擋住了一百二十妖王三百萬軍隊,實際上我們敗了,羽舞、囚焰防守不當,進攻又無力,部下兵將損失過半,烏龜防守很好,卻只是被動挨打,青龍進攻防守都很好,卻是依靠兵馬絕對優勢才能與黑龍王打成平手,我從四海抽調來的五十萬軍隊打得也很吃力,損失了約二十萬;這麼說來就只有橫渡打了勝仗,橫渡,你今日傷亡如何?」

「一百零七人,我們是元帥復活的,那些小妖形不成什麼傷害,只有各方妖王手中的法器才殺死,況且這種死亡是暫時的,自從受了元帥的劍氣,我等已經超脫五行三界,不死不滅,只待元帥劍氣一現,又能死而復生。」

這一點,哪吒也嚇了一跳,沒想到若木的本事這麼大,這麼說來,這一萬兵甲實際上是無盡的,因為不管他們死了多少次,只要若木還在,就能無限的復活。

楞了一下,又恢復毫不在意的樣子,現在,他也只能用這個毫不在意的樣子來掩飾內心的慌張,或者,只能用這個毫不在意的樣子掩飾無奈,無能為力的無奈。

坐在主帥的位置上,翹起二郎腿,優哉游哉的說道:「今日一戰損失兵馬三百餘萬,敵軍傷亡七十餘萬,如此算來,三五日後應是一死一傷的結果。」

青龍雖然東方神主,但領兵打仗這樣的事情所知不多,只得問哪吒:「你身經百戰,又是天界中壇元帥,想必已有破敵之策!」

理所當然的點頭,指著橫渡說道:「他也是身經百戰,你怎麼不問他。」

「我若是有了計策,不會像你這般故弄玄虛。」橫渡冷聲回答,可見對哪吒的做法極為不滿,卻又無可奈何。

哈哈大笑,繼續不可一世的樣子:「此事不好,我答應青龍取了守冥的腦袋就要帶上枷鎖,若青龍死了,這個約定也就作廢了。」

青龍知道,哪吒並不想放了這幫妖精,至於條件,可以談,放低姿態開口:「你如果真這麼想,今日戰場上就不會拚命了,說說你的條件吧,不過先說了,不能放了你。」

仰靠在座椅上:「哎~~~,若說恩將仇報,青龍,你當屬第一。不過小爺不跟你計較,我的條件嘛,雖身在監牢,但只要我不死,就要頓頓山珍海味;這是其一,其二嘛,我要你給我立長生碑,每日香火供奉;第三,若木攻上天界,你要求他留我父兄性命,將我一家人關押在一處,若是做不到,你自毀神元謝罪;第四,若是有一天我得到自由,你這東方神主的宮殿內我隨意來去,看上什麼就拿走什麼,就連你老婆也一樣;第五嘛,崑崙丘瑤池仙境西王母有一顆水晶球,想來天牢的日子十分無聊,你若是取不來也沒關係,只需來天牢陪我就好了。怎麼樣,你是同意還是不同意?」

聽他說完營帳各路將領都看著他,這個小不點的要求看似無理取鬧,實則是在給青龍台階下;青龍點頭同意:「好,以上若有一條不能做到,我自毀神元。」

很愉快的合作,哪吒站起身來:「四海水族兵甲能上戰場的約為五百萬,混合重組後分為五百人一小隊,由橫渡手下的九千八百九十七人擔任隊長,重組之後的軍隊分成五部,交由原來的副將統領,分別對陣崑崙境守冥妖王、九天外伏道尊者、幽冥界鴻蒙歸元大帝、西方天孔雀大明王菩薩、水元下界海外黑龍王五大妖王。剩下一個妖魔界平天大聖是六大妖王中最弱的,我們六個帶領剩餘兵馬全力攻打,不出三個時辰他必敗無疑。以此類推,從弱至強,各個擊破。」

這是個好計策,也是個冒險的計策,賬內均是身經百戰的沙場老將,瞞不過他們。

但眼下別無它法,似乎也只能這麼做才有最大可能。

青龍猜測,哪吒這麼做,肯定有什麼后招,就問他:「其餘五部頂多能頂住五個時辰,若是五個時辰之後我們不能攻破平天大聖的防線,那時全線潰敗又將如何?」

哪吒拿出崑崙凈玉瓶。

囚焰摸了腰上,果然是自己的寶貝,趕緊伸手去搶:「還給我。」

弒靈約 輕輕一揮手將她定在椅子上,告訴青龍:「凈玉瓶中有一千凈水,能在頃刻間殺死三萬以上的妖兵,而後我會再施法術收走約三千妖精,這邊停止,要率領所部兵馬全力衝殺,讓喊殺聲嚇破他們的膽。」

見囚焰不掙扎了,才把她放開,告訴她說:「這寶貝拿在你手裡也就能嚇唬那些道行不夠的,我借來用用,還給你時保准你不吃虧。」

他這麼說了,囚焰也不再有意見,但兩隻眼睛卻緊緊盯住寶瓶,生怕哪吒不還給她。

見眾人已無意見,從椅子上下來,走到營帳外面伸個懶腰:「剩下的事你們安排吧,本帥要趁宵禁之前去齊都玩耍一番,過了今朝,也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青龍叫住他:「元帥,現今你是三軍主帥,離了軍營,不合適吧。」

聽見青龍這麼說,哪吒啞然失笑,看著大帳內的這些將領,無奈說道:「元帥?除了你青龍,誰還承認我這個元帥,四海的兵甲我半個都使喚不動,若木本部,若是沒有橫渡將軍陪同,我去了恐怕亂刀之下神元具毀,這個挂名的元帥,不做也罷。」

他說的是事實,如果不是有青龍壓陣,四海的將領恐怕已經跟哪吒打起來,四海跟哪吒,那是水火不相容。

說完,根本不管青龍,踩著風火輪飛升,告訴他說:「你無須擔心,明日點卯我自會回來。」 若答應十三姨,則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宏運大隊。

繼續拒絕吧,一旦十三姨把消息傳出去,羅陽有十個腦袋都不夠掉。

須知現今羅陽的身手實力還不足以跟八仙堂等大勢力對抗。

只有等到修鍊成了狂暴功和飛劍劍術后,才有資本跟八仙堂等大勢力叫板。

想了又想,沒有別的選擇。

羅陽說道「十三姨小妹妹,骷髏堡確實也想得到血煞子,但我不是真心幫骷髏堡的,也只是為了活命。」

十三姨冷笑道「姑奶奶能猜到。」

二人又走了數步,十三姨又向羅陽確認結果。

羅陽不想答應,但沒有辦法。

「十三姨小妹妹,如果一直都找不出血煞子,那怎麼辦?」羅陽問道。

「小子,給點信心自己!」十三姨鼓勵道。

這雞湯比較蒼白無力。

進過祭壇遇到過血煞子的人,如花花公子都害怕了。

羅陽苦笑道「血煞子是會殺人的。十三姨小妹妹,你叫我怎麼自信?」

十三姨說道「血煞子會殺人,我們有辦法對付。先別管,等我們的人來了,就一起進去。」

聽這話,十三姨很是成竹在胸。

幸好已把血煞子拿到手了,不然還真會落入十生宮這種大勢力的手裡。

「你們能戰勝血煞子?」羅陽好奇道。

「當然!要不來這裡幹什麼?在來之前,我們就想好了的。」十三姨說道。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羅陽只好應承下來。

「十三姨小妹妹,那我繼續幫你找血煞子。 萌妻歸來:惡魔老公,求輕寵 不過得事先講好,如果找不到,你們也不能怪我。」羅陽說道。

「小子,你只要全力幫姑奶奶找就行了。找不出來,慢慢找。」十三姨說道。

羅陽心裡有幾匹草尼麻在輕輕的奔騰而過。

「十三姨小妹妹,找也有個時間限度,不能一輩子都找吧?我還有其他事要做的。」羅陽說道。

「不用多久的,很快就能找出來。你帶路就行!」十三姨很有信心的樣子。

也不知十生宮這種大勢力是否有特別的方法可以尋出血煞子。

可惜祭壇裡面已沒有血煞子,就算方法再高明也沒用了。

「行,那我就繼續幫你找血煞子。你別忘記你的承諾就行了。」羅陽說道。

「你還是儘早跟骷髏堡斷絕關係吧,否則你會很麻煩。」十三姨提醒道。

不是羅陽不想跟骷髏堡撇清關係,而是已沒什麼可能了。

須知羅陽和堡主已拜了天地。

雖說是不公開的,但這事要是傳出去,羅陽也會被八仙堂等大勢力追殺。

別了十三姨,羅陽急急趕回酒店。

花襲伊聽說沒有找出血煞子,並不感到遺憾,這樣才正常。

畢竟都進去好幾次祭壇了。

洪佳欣,祝子姍和花襲伊都在房間里,羅陽想跟祝子姍單獨聊聊都不容易。

「班長,我們回房裡練功吧。」羅陽說道。

這正是洪佳欣想說的。

早一日練成,就早一日得到羅陽的真氣。

「你們先聊,待會我再過來。」羅陽笑道。

「呵呵!你說過要傳真氣給寶寶的,怎麼還不兌現?」花襲伊冷笑。

此話一出,祝子姍眼神也微微幽怨起來。

真氣堪比鑽石。

祝子姍也想得到,可羅陽一直沒怎麼說要給她。

現今又聽花襲伊那樣說,自然吃醋。

「祝姐,我也會傳給你的。待會我跟你單獨聊聊。」羅陽說道。

「你們先聊,我回房休息一下。」祝子姍說道。

洪佳欣先出去了,祝子姍跟著出去。

這時羅陽連忙咬著花襲伊的耳朵,輕語道「花姐,你怎麼說出來了?害我難做人。祝姐也想要,我哪有那麼多真氣?」

花襲伊冷笑道「呵呵,你說要傳給寶寶的,最好別食言。」

呵呵一笑,羅陽嘴角儘是狡黠的弧度。

見花襲伊望過來,羅陽又附耳道「花姐,不如我們雙修,怎樣?」

花襲伊聽了,俏臉刷地紅了。

「呵呵!想跟寶寶雙修,當然可以,先登記再說!」花襲伊輕嗔道。

「花姐,我先去跟祝姐解釋,待會再過來哈。」羅陽說道。

終於找到了機會,羅陽閃身出了房間。

結果只見洪佳欣居然沒有進房間,只立在門口,顯是在等羅陽。

羅陽只得走上去,咬著她的耳朵小聲道「班長,你先進去等我。我很快的。」

輕輕哼了一聲,洪佳欣只得先進房。

豪門萌寶:墨少的獨家嬌妻 羅陽輕擰祝子姍房間的門把守,裡面沒有反鎖。

打開門,鑽進去,關了門反鎖上。

只見祝子姍正坐在床沿處輕撅紅唇,可知她心裡的醋意比較盛。

羅陽在她身邊坐下,可她要推他走開,輕嗔道「你到她們的房間去吧!」

一把將祝子姍擁入懷裡,羅陽耳語道「祝姐,我也會傳真氣給你的。只是現在還沒有學會方法,得等些日子。」

一聽這話,祝子姍心情好了些。

她也小聲道「那你傳多少真氣給我?」

每個美人,當然除了花襲伊之外,都以為真氣跟自來水差不多,按桶出售的。

羅陽佯裝仔細想了想,說道「給你三分之一吧。」

待會還要請祝子姍幫忙做事,把百分比說的高點,討她的歡心,才能成事。

果然不出所料,祝子姍俏臉的不快消減了許多,有了甜甜的笑意。

「那你什麼時候傳給我?」祝子姍也催道。

羅陽便說了方法。

隨後揚了揚眉,笑道「你想不想修鍊那種方法?」

祝子姍俏臉也紅了,含羞道「還是練脖子吧。」

她也不比洪佳欣好,嘗試了兩次,都未能成功用脖子支撐起羅陽。

「祝姐,別急。你的那份存在我這裡。」羅陽勸道。

「除了那兩種方法,還有沒有別的?」祝子姍問道。

若有,羅陽也傳真氣給洪佳欣了。

「花姐說沒有了。祝姐,先存放我這裡多幾日,反正是你的,別人拿不走的。」羅陽拉住祝子姍的手。

「那你不許騙我。」祝子姍嬌聲道。

得了羅陽再三的發誓,祝子姍才不折騰了。

這時羅陽連忙咬著祝子姍的耳朵,說道「祝姐,你不是說會介紹人教我狂暴功么?」

祝子姍說道「那也得你先找到血煞子才行。沒有血煞子,聽說修鍊不了的。」

忽然之間,羅陽隱隱意識到了什麼。

鄉村最強小神醫 ?囚焰縱上雲端追過去,使出渾身係數也跟不上。

追了五六十里不見了蹤影,只得又回到軍帳之內。

日暮時分,橫渡、青龍、老龜在安排混合重組,囚焰、羽舞在大帳內吃東西。

正吃得香的時候,見到哪吒抗著一把不知道什麼的東西進來;見了兩人先是一愣,然後又退出門外看了一眼,進去說道:「這是我的營帳,你兩出去。」

兩人看了彼此,告訴他:「青龍說營帳不夠,以為你晚上不回來,就讓我兩住你的營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