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沒有發現程楓的痕跡,儘管洋康派人在周圍搜索,還是沒有發現一點線索。

孟鎮南坐在帳篷裏看着電子顯示屏,看着洋康仔細勘察現場。當洋康用手掀開黑蜂臉上硅膠式的面罩時,他倒吸一口涼氣。

帳篷裏的人頓時沉默了,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大屏幕。他們簡直無法相信,這個黑蜂居然是個假的!

敵人仍沒有全部消滅,現在就得到這樣的消息,簡直是給了中人重重一擊!

敵人爲什麼要派一個假黑蜂過來?

真正的黑蜂又在哪裏?

背後的操控手又會是誰?

爲什麼要派這麼多的敵人大舉入侵?

所有的軍人都在想這個問題。

孟鎮南瞪着虎目,看了電子顯示屏半天,他覺得這樣下去沒有一個結果,必須儘快找到答案。

“洋康,把那些敵人的屍體全部運回來,再仔細勘察,我就不相信,找不出一點線索。”

“首長,這個死去的假黑蜂是個亞裔族人,年齡大約30歲,體型與臉上的特徵跟真正的黑蜂類似。



“那是當然,不然敵人爲什麼會找他做替身。”

又過了一個小時,洋康回來了。他來到帳篷裏,找司令員彙報。

“首長,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程楓爲什麼不回來?可能跟這個假黑蜂有關!”

孟鎮南思索片刻,點了點頭。

他同意洋康的看法。

黑蜂,是中國特種兵的最大敵人。作爲背後的犯罪集團,又怎麼會不知道?這可能是敵人最後的一張王牌。敵人就是想用這樣的方式撩撥中人,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這樣的手段對我們來說,不陌生了。黑蜂從一開始,就使用這樣的手段,讓我們處在高度警戒中。久而久之,我們的神經就會疲倦。就會麻木。然後他們又會突然出手,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心理戰,一定是心理戰。

孟鎮南幾乎在當天下午就識破了敵人的陰謀。

但是,知道敵人是心理戰,該怎麼破解呢?

wωω▲TтkΛ n▲C〇

大家找不到答案。

想來想去,又重新把目光投向牀上的雷諾。

如此看來,雷諾似乎是唯一的見證人了。必須讓他把話說完整。

在一個單獨的房子裏,孟鎮南找雷諾談話。

屋子外面站着持槍的警衛,包括窗戶邊,全部都有荷槍實彈的士兵在守衛。

守衛的如此嚴密,當然是有大事發生。

雷諾看了這一切,相反感到很緊張。

這在雷諾看來,並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爲什麼到了首長那邊,就成爲很嚴重的事情呢?雷諾想不開。 845 目擊者

845:目擊者

孟鎮南問雷諾:“你最後一次見程楓是什麼時間?”

雷諾歪着頭想了想,說道:“昨天下午3點半左右。

“那個時候你們在幹什麼?”

“我把他捆起來了。”

“什麼?你把他捆綁了?”

“是的!我想抓住他,把他帶回阿拉古山一連。”

“爲什麼要選擇這樣的手段,戰友之間,有這個必要嗎?”

“非常有必要。首先,他不會乖乖跟我們走,其次,刀疤是個厲害的僱傭兵,可以這麼說,跟我們的7308相比毫不遜色。如果我抓住他,控制住他,那麼我們的戰鬥力得到了極好的檢驗。”

“我明白了。你是想戰勝他。你不覺得這樣很愚蠢嗎?”

“司令員,我是個戰士。只有有一絲鍛鍊的機會,我就不會放過。這些天來,我無時無刻不想成爲最優秀的特種兵!在7308那邊,我栽了個跟頭,在刀疤那邊,我栽了三次。請問司令員,如果是你,如果你也跟我同樣的年齡,你會放棄這樣的機會嗎?”

孟鎮南傻了。根本沒想到雷諾如此狡辯。

狡辯的理由讓人無法辯駁。

孟鎮南嘆了一口氣,說道:“你很聰明,利用了這個漏洞。刀疤不是受命於我們的軍隊,否則,你這樣乾的後果很嚴重。但不管如何,你沒有迅速彙報,也是你的失職。”

雷諾吃吃吃的笑了。

孟鎮南問:“你笑什麼?”

雷諾答:“我笑你傻!爸,你就這樣看我的嗎?”

“看來你留有後路。”孟鎮南也笑了。

雷諾答:“是!這不是後路,這是程序。你可以查查我帶回來的衛星電話。我曾經給洋康大隊長打過電話,沒有信號。”

孟鎮南說:“你可以徒步歸隊送信啊!”

雷諾低下頭,半晌才冒出一句。

“我已經這樣了,折了一條腿,您叫我怎麼走回來送信?”

孟鎮南後退兩步,用刺耳的嗓音吼道:“這不可能,你的意思是說,是程楓打斷了你的腿!”

雷諾大笑:“哈哈哈!不是他,又是誰?”

孟鎮南怒了,咆哮道:“好一個程楓,簡直無法無天,連戰友之情都不顧!如果讓我見到他,我會好好收拾他!”

雷諾說:“他怕是不會回來了!你沒有這個機會,他也不會給你這個機會!他已經出國了!”

“什麼?他出境了。你是怎麼知道的?”

“如果不是急於出國,他爲什麼要打傷我們,打暈我們?不就是想迅速出國嗎?我猜,他是有急事要辦。”

“這個程楓太讓我失望了!”

“我覺得這個程楓不錯,他頭腦冷靜,立場堅定。爲了達到目的,不需出手傷及自己的戰友!他曾經帶過兵,對戰友有深厚的感情。他打暈我們,是出於無奈。是我和艾十三太能纏了。殊不知這耽誤了他的事情。如果我是他,我也會這樣做!關鍵時刻,快刀斬亂麻。這纔是一個優秀特種兵的表現!”

“他有急事,他能有什麼樣的急事呢?難道比歸隊還重要?他還是不是個軍人了?”

“拜託,我的大司令員。他已經不是軍人了。您不應該用軍人的標準要求他。他既然離開了部隊,就想到會有這個結果。本來,他是想找部隊的,結果遇到我們,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重生之鑽石豪門 “他找部隊幹嘛?”

“送情報啊!”

“有情報你怎麼不早說?”

雷諾嘿嘿地笑了。“事實上部隊已經知道了。這次敵人過來,分爲三組兵力,第一組已經被我們消滅了。第二組,軍區已經派人去準備了。第三組,軍區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程楓更加不知道。”

“你這個臭小子,說了白說。難道程楓不知道敵人第三組的兵力在哪裏嗎?”

“他如果知道,爲什麼會離開?難道你懷疑他?”

“沒,我沒有這個意思。我是說,他在敵人的身邊,敵人那麼信任他,他難道不知道嗎?”

“他如果知道,就會知道黑蜂是假的。這點上,我對他深信不疑。他對我們的部隊,對我們的國家是忠誠的。我是親眼目睹他跟假冒的黑蜂爭吵,當時險象環生,他差點就犧牲了,要不是有僱傭兵掩護,他早死了。雖然他早有心理準備,但還是嚇得一大跳。我在山上,用高倍望遠鏡看到了他們所有的舉動。”

“發現了敵人,爲什麼不早點彙報?”

“離敵人太近,一說話,敵人就聽見了。還有一個顧慮,他們在說很重要的祕密,貿然打斷,不是自找苦吃嗎?”

“什麼祕密?”

“黑蜂是假的。並且假冒的黑蜂在說,他們策劃了一個更大的陰謀。而這之前的行動,敵人的行動,全部是在掩護第三股敵人。”

“聲東擊西,這不奇怪。我們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只要敵人敢冒頭,就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當時刀疤很吃驚,也很着急。他的焦急跟您的鎮定截然相反!”

孟鎮南哈哈大笑,說道:“要不我怎麼是司令員,而他,只是個士兵?”

雷諾白了孟鎮南一眼,說道:“有本事洞察敵人的祕密,那纔是真正的司令員!”

這話把孟鎮南給噎住了,他吃驚的望着雷諾,大聲說道:“他把你的腿打折了,你還向着他?”

“我向着他,因爲他是個出色的對手。”

“既然如此,爲什麼回來,躲進被窩不敢見人!”

雷諾看着孟鎮南,好像不認識似的。“我有嗎?我這是反思!”

“反思……”

“對,我在反思,在反思那裏做錯了。明明把刀疤綁在大樹上,綁得牢牢的,結果他突然掙脫了繩索,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我們來不及反應,就被我打暈了!”

“原來是這樣的?”孟鎮南看着雷諾,搖搖頭。

雷諾的臉紅了,再次低下頭說道:“我在想當時的細節,到底哪裏做的不夠!還有,我和艾十三的身手算不錯了,結果還是不敵他。他出手那麼猛,那麼快,我們兩個人在他面前,簡直跟紙糊的人一樣不堪一擊。我從來沒有這樣失敗過。說實話,他差點打消了我的自信心。後來我經過苦苦的思索,我算是明白了。”

“明白什麼?”

“逆境鍛鍊人,困難磨練人。只有通過殘酷的戰鬥,才能成爲一個真正的特種兵!刀疤有這樣的本事,是跟他的經歷分不開的,我問過其他的戰友,刀疤原來沒有這麼厲害!爲什麼他現在這麼厲害呢?那還不是在敵人的身邊臥底的緣故?他不變強,敵人就比他強!只有壓過敵人,纔有活下去的希望!”

孟鎮南看着雷諾,好像在看陌生人一樣。

他終於放心了。眼前的這個兒子,已經跟原來判若兩人。

這小子真的是成熟了!

孟鎮南在心底不斷的嘆息着,眼窩子有股溼潤的東西在涌動。 846:包圍敵人

我是在深夜十二點趕到阿拉古山一連的。

在這之前,也就是下午5點,我們的7308對第二股敵人發動突然打擊。

是突然打擊,不是襲擊。

襲擊是在目標存在的情況下,進行強大的火力壓制。

而打擊,是對設定的目標進行公開的火力壓制。

襲擊是一種敵強我弱的專用術語,而打擊則是在我掌控的情況下,進行的殲滅戰。

也就是說,敵人的第二股力量已經被我牢牢掌控。

敵人在我邊境地區流竄,空中有偵察衛星,無人機,地面有步兵,周圍還有特種部隊的情況下,想我們不發現他們,是不可能的。

可以這麼說,在東亞地區,我們的軍事技術與作戰經驗,都是一流的。甭提敵對勢力,就算有敵對國家輕舉妄動,也照樣會被我們迎頭痛擊,打得潰不成軍。這不是一種狂妄自大,而是一種血性。一支軍隊必須有這種的血性,有能打仗,敢打仗,打勝仗的血性。如果連軍人都沒有這種血性,註定會吃大虧的。

所幸的是,我們的7308,包括整個F軍區,都有這種殲滅敵人、志在必得的決心!

我們進入天目湖西邊的西陽崗,做好了隱蔽工作後,隨即啓動高空衛星進行地面偵察。

高空衛星對小股流竄的敵人進行偵察,有點大炮射蚊子的感覺,有力使不出,隨即我下達了禿鷲無人機升空的命令。

下午3點,我們就找到了這股敵人的蹤跡。

敵人在公主嶺以北2公里處。他們隱蔽在茂密的叢林中,一路向北。看他們的行動軌跡,就知道他們想進入境內地區。他們的方向是對準我們所在地天目湖。

我在電臺裏跟商部長調侃。

“老商啊!你真是諸葛亮再世,神機妙算,這回是掐準了,他們直奔我而來。我這次可是以逸待勞喲!”

商隱在那邊有點尷尬。大聲說道:“我的老鬼大隊長啊!你可別笑話我咯!這個計劃是F軍區的制定的,我只是起到了傳話筒的作用。”

“怎麼說?”我有些詫異。

“據F軍區的計算,敵人有三股。目前有兩股。一股被我消滅,另兩股沒有蹤跡。其中第二股,孟司令員認爲在天目湖一帶。所以我直接命令你們7308在那邊攔截。”

“他們是怎麼得知的?”

“程楓傳回來的情報啊!”

“程楓歸隊了嗎?”

“走了!”

“走了?”我大吃一驚。

“是的。走了,本來有兩個小戰士已經抓住他了,想把他帶回部隊,結果他把兩個兵打傷了,偷偷跑走了。”

天空之門 “去了哪裏?”

“境外!去了他想去的地方!”

“他想幹什麼?”

“我猜,他還是想找黑蜂報仇!”

“黑蜂不是打死了嗎?”

“那是假的!”

“假的?”

“對!假的!這些敵人都是那個假冒的黑蜂帶來的。”

聽了這樣的消息,我一屁股坐在小馬紮上嘆着粗氣。

這個消息太令人震驚了。我怎麼也沒想到,死去的黑蜂居然是假的。

下午我們的隊員出發的時候,就收到F軍區傳來的通報。通報上說,邊防團打了個大勝仗,已經消滅敵人90餘名,其中有惡貫滿盈的主犯—-黑蜂。

不用說,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雙目含淚。在心底不停的嘆息着。那個時候的我,難以抑制住激動的心情。

我望着深邃的天空,向白色的流雲喃喃訴說。我說弟兄們安息吧,黑蜂已經死了,是被我們的人給打死的。是戰友們幫你們報的仇。放心吧,我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接下來,我們要消滅殘餘的敵人。

下午4點,我們決定圍剿這股流竄在原始叢林的敵人。

據禿鷲無人機傳回來的影像資料,敵人有15個,是個小分隊,配備着狙擊手,火箭筒手,機槍手,突擊手,偵察手等等角色。他們的行蹤很隱蔽,走起路來,小心翼翼,但動作很快。一看就知道是經過特殊的訓練。或許在其它地區打過實戰。

本來,我計劃用地面的7308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用單兵手中的武器一個個消滅敵人。

腹黑總裁:拐個嬌妻來暖牀 我有私心,始終覺得用自動步槍、狙擊步槍、輕機槍幹掉敵人,才能發泄我心中的怒火。

那種用槍擊斃敵人的感覺,是最美妙的,也是最快意的。

我們犧牲了那麼多的戰友,都是那些敵人造成的。如果用手中的槍去射敵人的軀體,會獲得心理上的平衡。這對保持較高的戰鬥意志與士氣有很大的幫助。

然而,在最關鍵的時刻,我改變了主意。

7308去了30個特種兵,成合圍之勢接近敵人。聽李古力在那邊說:“離敵人不到200米的距離了,有很大的風,風吹的樹葉嘩啦啦的響,正好掩護了我們的行動。”

黃土坡通過無線耳麥也說:“趕到指定位置,敵人向北流竄,我們也保持距離,以同樣的方向行軍。”

我明白兩個小組的意思,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只要我一聲令下,李古力和黃土坡兩個組會突然夾擊敵人。或者,一組率先射擊,吸引敵人。另外一組在背後****一下。

這種戰術配合無需我安排,具體怎麼去做,由兩個小組的組長決定。他們已經是成熟的特種兵了,不需要每一步都要我去教他們。

帳篷裏的石英鐘在悄悄的行走,我看着時針分針,又看看電子大屏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