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她真的是心亂如麻。大小姐真的有證據嗎,她到底該怎麼辦。到底該不該告訴大小姐實情?

白方芸和風雲柔也有些暗自著急,雖然白方芸現在拿捏著三姨娘的娘家,但是難保狗急了不會跳牆。但他們面上還是不動聲色!

風雲幽又打了一針強心劑:「三姨娘,難道你就真的甘心被人利用嗎?若是蕊兒有你這麼一個母親,你覺得她還能嫁個好人家?」

風雲幽說的這句話,如同一句重磅,就算再傻的人都聽出不對勁來了。

白方芸叫道:「我的大小姐,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還認為兇手不是三姨娘么?」風雲柔想拉住她,但已經來不及了。

風雲柔聳了聳肩,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二夫人,我說這話自然有我的思考,不過,你這般著急是為什麼!」

白方芸也意識到自己過於激動了,訕訕的一笑:「母親這不是關心你嗎?」

但大家也不是傻子,有些人也察覺了白方芸的反常。

風雲幽不再說什麼,只是定定的注視著三姨娘!

許久……

三姨娘撲通跪到風雲幽前面!

—— “不可能,我的根本祕法竟然失效了?”其中一人喊道。

“我的魂力消失了,被吞噬了,他到底是什麼魔物?!!!”

又一尊閻王忍不住失聲。

“大五行統御法,五行之力,唯我掌控!”

陳默淡淡開口,隨後,一掌拍出,匯聚五行之力的龐大手掌轟然拍下。

這手掌龐大至極,直徑超千米。

“不好,躲開!”

其中一個鬼帝臉色一變,快速呼喊一聲整個人徹底消失。

其他人見此也跟着後退。

“正立無影!”

又一尊鬼帝施展出了自以爲傲的大神通,這神通可將自己化爲元素體,因爲沒有實體,所以可以免疫實體傷害。

但他錯估了陳默對五行的掌控。

那巨掌中匯聚的五行之力何等的龐大?何等的狂暴?

轟隆隆!!!

一掌之下,大地震顫,無數狂奔而來的地府成員在這一掌下化爲灰燼,這一掌至少滅殺了數萬人。

而且,這一掌還未消散,落地之後,狂暴的五行之力瘋狂的肆虐周圍,直至周圍徹底化爲荒地。

一個巨大的掌印烙印在大地上,看的陳默身後的趙楓目瞪口呆。

“你在此等候片刻!”

陳默淡淡開口交代了一聲,隨後整個人憑空飛起,飛上天空。

轟!

快穿之反派來吃藥 一掌!

轟!

又是一掌!

轟!轟!轟!……

密密麻麻的掌印不斷的從天而降,如同一枚枚導彈一般轟向酆都城中。

“怎麼可能?”

釋放了神通的幾大鬼帝和十殿閻羅這一刻盡皆面露駭然。

“如此神通,對氣血的消耗必然極爲恐怖,他哪來的那麼多氣血?”

“可怕,這不是我等能夠對付的人,快,快去請東嶽大帝!”

“……”

‘早就聽宗主說過,五行之法,大五行統御法爲極限爆發,十倍戰力,可缺點是消耗極大,這就叫消耗極大?’

遠處,倒塌的城牆後方,偷偷摸摸的趙楓看着這一幕,目瞪口呆。

他卻是不知道,屠戮八荒之法,在快速恢復着陳默的氣血,每一次屠殺都可吞噬無盡煞氣和殺氣,在這其中,吞噬的氣血又少麼?

不少!

若無氣血吞噬,如何加持陳默越級戰鬥?

屠戮八荒施展到這個地步,給陳默加持的戰力何止是十倍?

那血色能量在陳默消耗氣血的時候,又何嘗不是在替代氣血使用的同時也在吞噬着那些逸散的血氣?

吞噬,替代,恢復。

錯愛成真 三合一之下,陳默體內的氣血源源不絕,根本用之不盡。

全力戰鬥之下,陳默終於是又找到了一套適合自己的戰鬥方式。

神屬性的融匯下,陳默遠超常人的戰鬥技巧再次暴漲一截。

屠殺!

無愧於屠戮八荒之名,這一刻,陳默就是在屠殺。

一掌接着一掌,來看熱鬧的人早已死絕,陳默還在屠殺的是那些到處躲藏的人。

……

“什麼情況?東嶽大帝爲何還未來?”

“我地府一脈被糟蹋成這個樣子,他爲何還不露面?”

“東嶽大帝,有愧於界主之名。”

“……”

無論是逃亡的人還是赴死的人,盡皆悲憤的呼喊着,謾罵着。

縱然是五方鬼帝和十殿閻羅,這一刻也是臉色慘白,慘笑着看着酆都城的現狀。

而暗中,身穿黑色帝袍的東嶽大帝站在宮殿上方,靜靜的看着酆都城中發生的一切。

“呵,天道當真是不公啊!”

似是譏諷,也似是自嘲,東嶽大帝長吸一口氣,隨後嘆出。

“差不多了!”

身影一閃,東嶽大帝出現在虛空之中,隔空看着陳默,淡淡道。

“哦?”

陳默聞言有些驚訝,看向東嶽大帝,笑道:“我以爲你是真的對這些人的死活不管不問呢。”

“你要的是什麼我心知肚明,我要的是什麼你也心知肚明,何必說這些話?”

東嶽大帝淡淡開口,在他身後匯聚而來的五方鬼帝和十殿閻羅聞言盡皆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大帝,你和他?”

“這……!”

“大帝,這可是咱們地府一脈積攢幾個時代的底蘊啊!”

“怎可如此放棄?”

“……”

“好了!”

東嶽大帝伸手製止手下繼續開口,淡淡的說道:“天帝早前已經和我說過這件事,你們不懂便不要多說。”

說罷,東嶽大帝看向陳默,微微一嘆,道:“早前聽天帝所說後,我便已經明白,這個時代不同於任何時代,你們已經崛起,無人可攔,而我們這些被時代淘汰的人,只有兩個選擇。

一是獨立於世外,徹底封閉次元之門,這個時代再也不出世,可地府百萬人口,絕大多數都將要壽元耗盡,若不出世,縱然地府不亂,這個時代過去後依然要死去絕大多數人。

二是融入這一世,徹底出世,併入你星空一脈,我之前也有考慮,但唯一不得知的便是你的真正實力。

你能戰勝天庭,那說明你的戰力絕對不低,但我不知你的實力是否足夠統御地府,所以我在遲疑。

而今看來,不必遲疑了。

所以我便順着你的想法,讓你去實施你的計劃。

現在地府人員十之七八都已經死去,剩下的人都是精銳,所以,我露面了,想必你等的也是這個時刻吧?”

契約小萌妻 “不錯!”

陳默靜靜的聽着東嶽大帝開口,待到東嶽大帝說完後,陳默微微點頭。

隨後,陳默輕笑,看了一眼幾乎成爲廢墟的酆都城,又開口道:“不過,地府一脈的人還是太多,三十萬,不可,最多二十萬人,剩下的人,便由你來選擇生死,如何?”

“你莫要欺人太甚!”東嶽大帝聞言臉色一變,暗壓怒氣,沉聲開口。

“廢話少說,接我一招再說!”

陳默見東嶽大帝不願,眸子中閃過一絲寒光,隨即屠戮八荒加持到極限,體內氣血全面爆發,直接大五行五帝戰法爆發出十倍戰力。

隨後,巔峯狀態下的陳默,匯聚無盡金之元素,一拳轟向了東嶽大帝。

嗯?

東嶽大帝本還有些不解,但這一刻,他的臉色徹底變了。

“世界之力,加持吾身,移星換斗!!!” 「大小姐,請您為奴婢做主啊!」

整個大廳的人都盯著她,豎起耳朵聽接下來她會說什麼話。旁邊風雲柔母女臉色一下子變得不好看。

三姨娘後悔說道:「大小姐,此事是奴婢的錯,但是不是奴婢所願啊!都是夫人指示我的!」

「你胡說!」白方芸一下子跳起來。「三姨娘,這明明就是你自己乾的好事,憑什麼誣陷到我頭上啊?」

三姨娘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直接憤怒的站起來對著白方芸質問道:「我沒有胡說,是你,拿我娘家人要挾我,逼我僱人暗害大小姐。就是為了不讓人查到你自己身上!要不然,我為什麼要去害大小姐?這一切,你敢說不是這樣嗎?」

「大小姐,老爺,將軍,這一切都是夫人逼我做的啊」。

大堂的人臉色各異,不知道到底誰說的是真的。風浩天憤怒的問白方芸:「白氏,是這樣嗎?」

白方芸急著否認:爹,你不要聽她胡說,她就是不想自己擔這罪名,所以陷害我呢!你們不要被她迷惑了啊!」

風雲幽冷冷的聲音傳來:「夫人,你既然說此事與你無關,我倒是要問問你了。你與三姨娘從來都不對付,為何此前卻幫她說起話來了?」

白方芸心裡恨得牙痒痒,面上卻說:「幽兒,這平時的矛盾是一回事,但我這不是不相信她會做出這種事來么!」

風振海也說道:「是啊,你母親是個識大體的人,這種事她能隨便指責別人嗎?」風振海總算知道他感到的那股不對勁從哪來了,原來他這個女兒的目的原來是方芸!

風雲幽諷刺的看著他們,說:「那現在夫人又說這事是三姨娘做的呢?」

白方芸閉嘴了,這事本來就是她指示的。難道讓她說文蘭那個賤人要誣陷她,所以她只能把這個不定時炸彈扔回去嗎?

於是,她又轉頭,眼中含著淚光向風振海弱弱開口:「老爺,我真的沒有!」

風振海憤怒的指著風雲幽鼻子說道:「她是你母親,她怎麼會來害你?你還懷疑她,給你母親道歉!」

偏偏這時,一時沒有出聲的風雲柔也開了口:「姐姐,你遇到了這種危險的事,我們大家也都很后怕不已!」

頓了頓,又柔柔的開了口:「俗話說,防人之心不可無,姐姐對母親有所懷疑也是正常的。但是,姐姐也不可憑三姨娘一面之詞而定母親的罪啊。姐姐是將軍府嫡女,母親哪怕不喜你,又怎麼會做這種殘害嫡女的事呢!」

風雲柔的一番話,說的於情於理,也是挽回了幾分大家的信任。畢竟剛剛他們其實心裡也是懷疑白氏了的。

風振海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你看看,你看看,你妹妹都比你懂事!」

……

風雲幽就這麼無聊的看著這三個人自導自演,當真是見識到了無恥的最高境界。她風雲幽說出來的話就是混賬,風雲柔說的話就是懂事?真不知道這原主的渣爹到底是太不喜歡原主,還是太喜歡風雲柔母女。

突然,風雲幽笑了起來。

一時間,眾人也不知道她在笑什麼,風振海和白方芸母女也愣愣的看著她。

風振海皺眉問她:「你笑什麼!」

風雲幽卻是沒有看他,而是轉頭望向風雲柔,也學著她柔弱的聲音細聲細氣的說道:「妹妹,你要為你母親擺脫嫌疑呢,我也能理解。」 隨着東嶽大帝的咆哮,地府之中,一道道神華自天地間匯聚,照亮了整個地府,光華無盡,蕩平幽暗,融入東嶽大帝體內。

東嶽大帝渾身氣勢爆發十倍有餘,而他隨後用出了三十六天罡中排名第三的強大神通。

移星換斗。

匯攻擊,防禦,陣法,天地之力爲一體的無上神通。

他沒有用來攻擊,而是全數用來防禦。

他借天地之力,借陣法之力,來抵抗陳默這一擊。

但,結果卻依然不理想。

轟隆隆!!!

凝聚如實質的拳印轟了過來,光耀十方,移星換斗產生的防禦大陣剛剛形成便徹底破碎,化爲漫天破碎光點,如同星河。

而餘下的拳勁則盡數轟在了東嶽大帝身上。

大地開裂,一道道裂痕佈滿了整個地府,酆都城徹底倒塌,又是近萬人被這一擊的餘波震死。

天空在搖晃,大地在崩潰,彷彿陳默這一拳動搖了地府的根基。

但事實上無論陳默還是東嶽大帝,兩人都知道,這動搖的不過是周圍這一塊的大地罷了。

世界之力是帝境所有,陳默縱然現在再強也沒辦法動搖整個地府。

可,在東嶽大帝同樣只能和陳默同等級的情況下,對付東嶽大帝,足夠了。

這一擊,東嶽大帝倒噴鮮血,不斷的在空中施展神通法術,但最終還是被錘入大地。

“咳!”

煙塵四散後,東嶽大帝咳血而起,緩緩的從深坑中站起,渾身都在顫抖。

“地府併入星空,屬下會在三日內確定二十萬人選!”

聲音有悲涼,不甘,但最終只能化爲無奈。

“大帝!”

“帝君!”

報告CEO:奴家有喜了 “界主!”

五大鬼帝,十殿閻羅,十五人快速衝上去站在東嶽大帝身邊。

“無需多言!”

東嶽大帝苦笑,說道:“無論是我們還是他們,都是失敗者,失敗者早已應該死去,能苟活到今日,能平白多活百萬年,足矣。

而今時代變遷,我們任何一人活着都是消耗這個時代的資源,透支這個時代的潛力,陳宗主能允許二十萬人繼續苟活,那已經是給足了我們地府面子,接下來,誰死誰活,便看各自的價值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