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劉文芳已經被自己的幻想矇蔽了雙眼,她還以爲自己攀上了大樹,可不知這大樹已經快枯死了!別人都恨不得離這姓杜的遠遠的,她還奮不顧身的往上貼,真是無知害死人啊!

“好,既然你這麼有決心,我就把這個艱鉅的任務交給你!”杜子騰給狗子一使眼色,狗子會意,對劉文芳說:“我是杜哥的發小狗子,這件事我來給你交代!”

狗子說着把劉文芳拉到了一旁,開始給她交代任務。當然他一邊說,還不忘盯着她的那一片雪白使勁的看,眼珠子都差點掉出來!

狗子的猥瑣樣劉文芳當然看在了眼裏,好在她並不在意,反倒很有點沾沾自喜:“看來我還是很有魅力的嘛!”

劉文芳聽狗子說完,說:“原來就這事啊,我還以爲是多大的事呢!沒問題,我現在就去,肯定把所有的情況,都給你掏出來!”

說完,劉文芳就搖着她的大屁股,往韓母的病房走來!

此時在韓母的房間裏,韓峯和他的大房、二房、三房正在聊天。韓母經過這幾天的檢查,除了頭部的腫瘤外,身體的其他指標都很好,而且也已經開始用藥了。

這藥物就是馬醫生推薦的最新藥物,雖說還處在實驗室階段,但以研製團隊和馬醫生的經驗來看,這是目前最適合頭部腫瘤的藥物。

韓母用藥後只需在醫院裏觀察兩週,確認藥物的作用效果以及副作用的表現,如果沒有什麼特殊情況,她就可以回家用藥了。如果效果好,連續吃一到兩年,這個腫瘤就可以消除了!

這個消息,令大家都非常開心,正聊天的時候,林子瑜的電話響了一下,是韓俊發來的消息“我爸說隨時可以見面,讓韓峯定。”

林子瑜看到這個消息,不免激動了一下,韓峯父子終於可以見面了!她找了個藉口,把韓峯拉到了走廊上,說:“韓峯,你父親已經準備好了,什麼時候見面都可以,時間地點都由你來定!”

韓峯聽到這個消息,也是渾身一震,他終於可以見到父親了!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見他的父親,他不免有些心潮澎湃:“真的?!那太好了!”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什麼地點呢?”


韓峯想了一下,說道:“呃……這個,這樣吧!反正我也有時間,他作爲將軍肯定也很忙,還是由他來定,畢竟他是我的父親,還是由長輩來定,這樣也禮貌一些!”

“也好,那就讓你父親、我乾爹來決定吧!”林子瑜和韓峯商量完,就又回屋去了。

俗話說的好,無巧不成書,世上的事誰也說不準。就在林子瑜和韓峯說話的功夫,那個過來打探消息的劉文芳,正好就在隔斷這一側,把兩人的談話,一字不落的都聽了去!

這下她更興奮了,好像破解了島國密電似的。但她還不滿足,想趁着這個機會乘勝追擊,得到更多的情報,可是她剛要踏入隔斷的另一側,就見有兩個身着軍服,肩背配槍的兩個軍人走進了888房間!

劉文芳一吐舌頭,道了聲“好險!”,飛一般的跑去給杜子騰報告去了!


“看來他們是對我們已經有所防範,居然還加派了衛兵?真特麼的衰啊!”杜子騰聽完劉文芳的報告,不禁說到。

“杜哥,那可怎麼辦?難道你的這深仇大恨就不報了?”狗子問。

“報!怎麼能不報?就算是我死了,也要把他們都弄死!”杜子騰嘴上說的痛快,可是他腦子裏什麼計劃都沒有,只不過是空喊幾句口號罷了!

“那你有什麼計劃或者辦法嗎?就這麼幹等也不是辦法啊!”狗子也是一個腦子比豬還笨的傢伙,根本就不會自己想問題,甚至連一點眼色都沒有。他明知道杜子騰現在也沒辦法,還問!你說傻不傻?


“急什麼急,辦法總會有的!我現在不是正在想嘛!”杜子騰對於狗子的不開竅着實惱火,沒好氣的說。

“我倒是有一個辦法,不知……”劉文芳見兩個人都沒了主意,便賣起了關子。

她認爲只有這樣,才能顯出她的聰明才智。 杜子騰聽劉文芳說,她有辦法,連忙問到:“你什麼辦法,快說!”

“是這樣的,既然在醫院這面他們有所防備,那我們就給他來個意想不到的,打他們個措手不及!”劉文芳說。

“說得到輕巧,怎麼才能意想不到?怎麼才能措手不及?”狗子對於劉文芳的這個說法,顯然不滿,他很反感這個娘們的故意賣弄。

“是啊?那該怎麼才能做到呢?”杜子騰也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呵呵。”劉文芳倒不急着說,反而笑了兩聲,看了看杜子騰,又看了看狗子,這才慢慢的說:“現在我們考慮的只是在韓峯這面下手,如果我們在那個韓將軍那裏打打主意的話,肯定能達到我說的效果。”

劉文芳的話一說完,立馬遭到了杜子騰和狗子的質疑。這怎麼可能?連這麼兩個衛兵都搞不定,還想到人家將軍府裏耍大刀,這玩笑開得有點大了吧?

“你們不要急嗎?聽我細細說來!”劉文芳見兩人不相信,只好把自己的想法,從頭都到位都跟他倆說了一下。等杜子騰和狗子聽完劉文芳的主意,都改變了之前的看法,認爲這個計劃肯定可以達到他們的目的。

“好!既然這樣,咱們就這麼幹!”杜子騰一揮手,最後下定了決心。不過,他忘記了自己的胳膊是不能動的,這一下又扯動了他的傷口,他又大聲的慘叫起來。

狗子和劉文芳見杜子騰已經決定,就開始分頭行動了!

…………

此時的韓鈞烈正在家裏換衣服,他的衣服大多數是軍裝,還有少量的便裝和訓練服,大腳把所有的衣服都找出來了,但是韓鈞烈還是不滿意。此刻他才發現,自己不知道該穿什麼衣服,去見二十幾年沒見的兒子。

他在幾天前,甚至還不知道有這個兒子的存在!

“要不,你就穿軍裝去吧,反正他知道你是軍人!”大腳見他折騰了半天,也不知道穿啥,不禁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行,穿軍裝顯得太刻板,萬一要是給他嚇壞了呢!”韓鈞烈否決了。

“那就穿這件休閒裝吧!”

“不行,那會不會顯的太隨便了,要是他覺得我不夠重視他怎麼辦?”韓鈞烈又給否決了。

“那就穿着個西裝吧!這可是牌子貨,不說高端大氣吧,怎麼也算上檔次,這回夠正式了吧?”

“這會不會顯的我太落伍了,萬一他要是不喜歡怎麼辦?”韓鈞烈還是不滿意。

“哎,我說你個老頭子!”大腳剛說到這,像是想起來什麼,連忙打住,又開始給他選衣服。

“爸,你的衣服選好了沒有?你可折騰一下午了!再要磨蹭一會,可就來不及了!”韓俊開始的時候,還幫父親參謀參謀,後來實在受不了,便跑到客廳裏看電視去了。可是他三集聯播的電視劇都看完了,韓鈞烈的衣服還沒選好呢!

“你小子叫什麼叫,快過來給我參謀參謀!”韓鈞烈對於韓俊的催促很是不滿。韓俊可不想過去,但是老爸發話了,他又不敢不去,他正磨蹭呢,正好電視出現了廣告,剛好是男裝的。韓俊就這麼瞅了一眼,發現電視上的那款立領短款夾克,簡直就是爲老爸定做的一樣,韓俊這下趕緊跑過去了!

韓鈞烈爲了給韓峯留下個好印象,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從頭到腳從上到下,哪一樣都是經過精心挑選的,還一舉打破了自己的習慣去理髮店染了發,他當年結婚的時候都沒這樣緊張過!

其實韓峯爲了這次見面也沒閒着,他在幾個準老婆的幫助下,也是從裏到外都捯飭了一遍,最後還去超市買了個刮鬍刀,作爲送給父親的見面禮。

看來兩人都是極爲重視今晚的父子相會,這要是有人來譜寫,肯定又是一段千古佳話!

韓峯看了看時間,距離七點還有一個多小時,正常路上只需半個小時就到了,就算加上堵車,這也綽綽有餘了。韓峯爲了留給未曾謀面的父親一個好印象,他早早的就出發了,林子瑜則坐在他旁邊,陪着他一起。

此時,韓鈞烈也已經出發了,他比韓峯更急,現在已經到半路了!

就在父子兩人都懷着忐忑緊張的心情,往預定地點趕的時候,有一夥人七八個人,也悄悄的跟在韓峯的車後。由於韓峯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見面的事上,根本就沒有察覺後面還有人跟着他!

來到了約定的酒店,韓峯擡頭看了看碩大的招牌,“神龍酒店”四個字赫然映入了韓峯的眼簾。看來,現在是流行連鎖,不管你是餐飲還是酒店,還是洗浴會所都搞這一套。就像很多的城市都有萬達廣場,是個城市都有麥當勞一樣!

韓峯走了進來,發現連裏面的佈置都是一樣的!如果不是提醒自己這時燕京的話,還以爲這還是在中州呢!

“歡迎光臨,裏面請。您有預定嗎?幾位?”迎賓小姐微笑着,很客氣的問道。

“258房。”韓峯簡潔的回到,走了幾步又問:“有客人到嗎?”

“有位先生剛進去!”

“好,謝謝你!”林子瑜道謝後,緊走幾步跟上了韓峯。

看來,韓峯很迫切的想早點看見自己從未謀面的父親,他該是什麼樣子呢?韓峯邊走邊想。

不知不覺就走到了房間門口,他又站住了,他有些緊張的問:“子瑜,你看我的衣服還行吧?”

林子瑜看着韓峯緊張的樣子,不免笑了:“沒問題,很好!”

“那,那我能進去嗎?”

“走吧!沒問題。”

шшш▪ttκá n▪¢ ○

韓峯在林子瑜的鼓勵下,終於打開了門。

這是一間不大的豪華包房,沙發茶几電視一應俱全,一位器宇軒昂的中年男子,正在筆直的坐在沙發上,堅毅的神態和棱角分明的臉型,使他具有了強大的氣場,走近他的人都會不免的感受到巨大的壓力!

但是今天此時的他,卻又融入了不少的慈祥和柔情,他,似乎也很緊張。見房門被打開,條件反射般的站了起來!

“韓峯?你就是韓峯吧?!”韓鈞烈徑直朝韓峯走了過來。 但是韓鈞烈剛走了兩步又站住了,怔怔的看着韓峯,他彷彿好像看都了年輕時的自己。這時,韓峯也看了過來,四目相對久久的凝視着。兩人如被施了定身法,都站住不動了!

二十幾年,二十幾年的所有情感,都凝聚到了這一刻!

“你,你就是我兒韓峯?”韓鈞烈緩緩的擡起了雙手,似乎想把韓峯抱在懷裏。

“父親?你就是我父親?!”韓峯本應叫爸爸,但是出口的時候,卻變成了父親。一般人的感覺總是叫爸爸比叫父親親切,可能現在韓峯還是感覺有點陌生吧?


“我的兒!”

“父親!”

兩人緊緊的相擁在一起。

林子瑜跟在韓峯身後,見此情景悄然的關上了包間的門。

就在林子瑜退出了房間,剛到大廳坐下的時候,三四個身着黑衣的男子突然出現,猛然踹開了258包房的門!

韓鈞烈父子正沉浸在父子相認的情感中,哪曾想到會有人衝到房間裏來。但是他父子二人都是高手,很快便反應過來,韓峯怒喝:“你們是什麼人!”

“韓峯,別裝了!你以爲躲到這裏我們就找不到你了嗎?快把我們的貨交出來!”

韓峯被這一問,給問懵了。說他們認錯人了吧?他能叫出名字。說他認識韓峯吧,怎麼會說出這種無頭無腦的問話來。

“我不認識你們,你們認錯人了吧!”

“哈哈,裝的挺像的嘛!你難道和這個男人在搞基嗎?你是不是怕他知道了傷心?”

“你們胡說些什麼?我怎麼聽不懂!”韓峯徹底被搞懵了,也有點動怒了!這不僅打擾了他們父子相會,還會給父親留下不好的印象。

“哼!你可真是健忘啊?難道偷偷拿了我們一包粉,我們就發現不了嗎?那可是幾十萬塊錢呢!你要是交出來還則罷了,否則就別怪我們兄弟翻臉不認人了!”

“什麼粉?我壓根就不認識你們!趕緊給我滾出去,否則我就不客氣了!”韓峯火了。

“裝的挺像的,但是你蒙的了別人,可蒙不了我們!看來不給你點顏色,你是不打算吐出來了!”

“到底是是怎麼回事?”韓鈞烈通過他們的對話,基本猜出了是怎麼回事。無非是韓峯偷偷拿了人家的白.粉,被人家發現後,追到這裏來,而韓峯則是死不承認。

“少廢話,沒你的事!”一個黑衣男子,衝着韓鈞烈吼道。

“韓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韓鈞烈又問韓峯。

“我也不知道啊!”韓峯看了看韓鈞烈,剛說一句話,那幾個人就撲了上來,對着韓峯發起了攻擊。

可以看的出來,這幾個人也是高手,招招都是奔着要害去的。韓峯也不示弱,左右騰挪一時倒也分不出勝負。

韓鈞烈剛開始的時候,還很擔心韓峯,但是當他見到韓峯的身手時,還是不免驚歎:“這孩子的身手如此了得,簡直跟我有一拼了!”

但是那三四個黑衣人顯然也是有備而來,都是絕世高手。韓鈞烈看了幾個回合,他怕韓峯吃虧,也加入到了戰團!

現在雖說還不能確定韓峯就是做了壞事,但看這情況也是八九不離十,即使這樣韓鈞烈也不能坐視不管,畢竟韓峯可是他的兒子,還是二十幾年都不曾相見的兒子!

由於韓鈞烈的加入,戰況很快就發生了轉變,那幾個男子很快就露出了敗象。他們也不糾纏,只喊了句:“韓峯,今天算你走運,等哪天落了單,我們在收拾你!”

那幾個人說完,迅速的跳出戰圈,逃離了包房!本來韓峯還想追,被韓鈞烈攔住了。

別看說的時候一大堆,好像時間挺長,其實也就兩三分鐘的時間。等林子瑜發現異常,過來查看的時候,那幾個人早就跑出神龍酒店不見了。

“乾爹,韓峯,發生了什麼事?”林子瑜進屋後,發現屋裏一片狼藉,連忙問到。

“這你要問他!”此刻的韓鈞烈臉色極其難看,在他的心裏已經認定韓峯肯定是幹了壞事,否則怎會有人來找他的麻煩?雖然他在意父子情分,但他也是正義的守護神。在他眼裏,是揉不進罪惡的,尤其是跟毒品沾邊的!

韓峯見兩人都看着他,很無辜的說:“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們是不是認錯人了。”

對於如此的解釋,林子瑜是完全相信韓峯的,她太瞭解他了。可是韓鈞烈卻不這麼想,這麼多年的經驗告訴他,什麼事都是有可能發生的。何況他經常與罪惡打交道,已經習慣的把人往壞裏想,這就是思維定勢!

韓鈞烈也不說話,只是用利劍一般的目光盯着韓峯,彷彿要把他看穿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