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他不敢有絲毫動作,免得被聖宗強者發現他的存在,

而那聖宗強者也沉得住氣,至始至終都沒有出聲,恐怕也是怕拓跋野發現他,

他們比拼耐心,還不知道要比拼到什麼時候,

時間流逝,轉眼過去了兩天,

這些冒險者盡量放慢了腳步,可他們離那些宗派強者還是越來越近了,

他們能夠聽到慘叫聲、廝殺聲,非常慘烈,聽得人寒毛都豎了起來,

「真是慘烈啊,這一場戰爭下來,還不知道要死多少強者,」有人感概起來,

聽到慘叫聲,想到他們接下來也有可能會死亡,不免有些悲涼,

那些想早點上前的冒險者,都冷靜下來,不敢要求快速衝殺上去了,

這樣的戰爭,傷亡太大,

他們也不想為了寶物,丟掉了性命,拿到寶物又如何,沒有性命,最終還是成為別人的,

想通了這一點,這些冒險者和散修強者樂得坐山觀虎鬥,

不過,他們沒有靠近去看,而是聽那些派出的探子彙報戰況,

鬼修強者開始瘋狂反撲,大量鬼修強者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給七路大軍造成了不小的傷亡,

七路大軍沒有停歇,他們衝殺地更猛了,

他們殺紅了眼,不管那麼多,猛衝猛打,殺得血流成河,

至於他們傷亡了很多同伴,已經沒有人顧及了,

得到消息,拓跋野有些坐不住了,

他悄然放出了魔通天,讓魔通天從地底過去,想辦法撈取一些死者的寶物,

七路大軍,夠魔通天忙活的,

不過,這種事情,也只有他能夠勝任,

生命聖樹也有這樣的條件,拓跋野卻不想放生命聖樹出去,

主要是生命聖樹一旦出去,生命能量太浩瀚了,很難隱藏,

他跟魔通天不同,魔通天擅長隱匿起來,也擅長逃遁,就算被發現了,魔通天也能夠輕鬆脫身,

何況,生命聖樹不能跟魔通天一樣,一直隱藏在地底,

拓跋野一直不敢放魔通天出去,還是怕聖宗強者發現,

他仔細思考了一陣,認為那名聖宗強者不可能時刻用神識力量查探,那樣會暴露他自己,

這樣,他才敢大膽把魔通天放出去,去撈取好處,

天宇盟處於發展期,寶物當然多多益善,

大戰期間,那些強者全身心投入戰鬥中去了,誰會去收取寶物,那是找死的行為,

這正好便宜了魔通天,他的藤蔓能夠瞬間收取很多屍體、寶物,一點都不耽誤時間,

就算是七路大軍,他也能夠忙得過來,

魔通天離開了,並沒有引起聖宗強者注意,拓跋野也算鬆了口氣,

魔通天出馬,意味著他將得到海量的寶物,絕對超乎想象,

死亡的強者越多,他得到的寶物越多,

而且那些鬼修強者也是有寶物的,他們的寶物雖然少,基本上都是靈魂類寶物,極其珍稀,

只要是沒來得及收取的寶物,那都是魔通天的,對他來說,就是探囊取物,而且能夠同時收取大量寶物,

到時候,那些宗派強者打掃戰場,會驚訝的發現,他們同伴的屍體都不見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曾朗長話短說把前因後果告訴了他們,震撼住了,肖琴待了幾天,看開了很多,雛佑告訴她好多好多,十分乖巧的她已經不再為此難過,她會過得開心點讓他看,曾朗欲要離開之際,她叫停了,「曾朗,不要費錢費人脈了,把欠下的還了,我覺得在牢里才是最安全的,不然就算弄出來,壞人依然會讓他再次入牢,除非將壞人繩之於法。」

曾朗思索再三,那麼這件事情再且緩緩,還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找習俊梟,他尊敬地點點頭,說道:「阿姨,我知道怎麼做了,別太傷心。」簡單說完兩句,便離開了。

雛麗麗心疼地看著妹妹,如今她也是做媽媽的人了,她知道無論如何都要堅強,你不堅強誰替你堅強,已經不能再孩子氣了,慢慢地逐漸會思考利弊,分得清事情輕重。

肖琴感嘆一下,有感而發:「麗麗,人呢,沒有經歷過酸甜苦辣都是不完整的人生,媽咪現在覺得什麼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大家還好好的活著,千萬不要動邪惡的念頭,因為作惡多端的都不得善終的。」


雛麗麗認同地點頭,「是啊,我現在就想肚子里的寶寶平平安安地落地,什麼都沒有生命要重要,我們都還沒看夠世界。」

嚴秉走過來將手搭在她的腰部,凸起的肚子上一雙溫熱的手,堅定不移地說:「放心,有我在呢。」

他們將雯雯安頓在一間小房子里,悉心照料,在她昏睡中,熬了薑湯,慢慢灌入她的口中,驅寒,以防她感冒。

良久,雛雯雯才迷迷糊糊清醒,已經是第二天了,被自己的肚子餓醒來,一個陌生的房間,簡單的可以說得沒布局,身旁有人趴在桌上,她定眼一看,是媽咪,媽咪一夜未眠地照顧她,黑頭裡無數根晶瑩剔透的白髮埋藏,黑髮乾枯沒有光澤,手還緊緊摟在她的肩上,生怕她摔下床,雙手斑斑點點出現老人斑,比起和她同齡的女人,她母親看上去會年長好幾歲,整體瘦弱極了。


她才18歲,可是她感覺她的媽咪老了,她緩緩坐起身,肚子咕嚕咕嚕地抗議,心裡慌亂不停,她也忘了有多少頓沒吃了,她看向窗外,隱隱作痛的心,想著:『梟哥哥,你在哪兒?你捨得讓我一個人孤苦伶仃嗎?沒有你的世界我快要窒息了,說好的幸福呢?』

兩行眼淚徐徐而下,傷感浮在心頭,肖琴突然覺得手下一空,猛地抬起頭,驚奇地看著她,「雯雯,你醒了。」

一把抱住她,她靠在媽咪的肩上,媽媽很瘦很瘦,太過操勞,她回以雙手擁住,柔柔地說:「媽咪,習俊梟不要我了。」

肖琴聽得很心疼,「怎麼會?他只是消失一段時間,耐心等待好嗎?就算為了你肚子里的寶寶。」她聽到寶寶兩字,愣住了,急於問清楚:「媽咪,你說我懷孕了?」

肖琴微笑很有魔力,笑得和她如出一轍,「真的,習俊梟給你留下的禮物,你要不要好好珍惜?」

她笑哭了,從不知道作為母親的心情是那麼奇妙,將手放在自己平坦的肚子上,「要,習俊梟說過要和我生兒育女,過幸福的日子,就算他走了,我也要把孩子生下來,等待他。」

這是支撐她唯一活下去的動力,如果什麼都沒了,就如同行屍走肉,半點兒閃失都不可以,她擦乾眼淚,這些天來天天都以淚洗面,健健康康的寶寶遲早和她一樣鬱鬱寡歡,她要振作,她不能垮,吸吸鼻子,呼吸外面拂來的清新空氣,紅彤彤的眼睛經過風的洗滌,慢慢恢復炯炯有神的,她潤潤嗓子,「媽,我要吃飯。」

雨後的太陽特別耀眼,倒映出她的影子,格外炫目,肖琴似乎看到重生后的雛雯雯,她們是女流之輩,也是男人背後強大的後盾。聽到女兒要吃飯,所有憂傷都隨風煙消雲散,微笑道:「好,吃飯。」

她走出房門,曾朗就來到,四目相對,他發覺她有點兒不一樣,沒有想象中的脆弱,如同第一次見到她時那麼勇猛,用手龍頭沖撒自己時那麼憤憤不平。

對待嫂子,藍色眸子低下,畢恭畢敬地說:「嫂子,老大之前讓我把梟邦拍賣了,這筆錢補償虧損的客戶,如果客戶執意控告雛先生,將面臨坐牢5年的刑法。邪魅的兄弟們老大執意解散,保證他們安全,估計當時老大不想太多兄弟為他犧牲了,現在嫂子安胎要緊,盡量低調,韓在熙和卓凱我會盯緊,不讓他們有機可乘,濟公讓它留在俊漫那兒保護他們,等待黑子檢測報告下來,我便好好安葬。」

雛雯雯仔細聽著一字一句,她不敢疏忽,沉思一會兒便說:「好,就按照你說的辦。」

曾朗看到她沒事,也認同他的做法,便安心離開了,趕往習俊漫家裡。龔娜執意要看電視,習俊漫怕瞞不了,便將電視活生生拆卸了,惹得母親成天又吵又鬧,直到發怒:「習俊漫,你告訴我,昨天的新聞說的是不是真的?你不要欺騙我。」

這時,習俊漫忍不住要告訴她真相,還來不及說,就被曾朗插話了,「阿姨,對不起,老大真的失蹤了。」

兩人看著她,龔娜的表情太過激動,整個人彈起來,眼睛一沉昏倒下去,「媽~」

習俊漫歇斯底里地喊著,她媽媽肯定受不了刺激,曾朗馬上抱起龔娜趕往醫院,濟公從裡頭出來幫忙,全程跟著奔波,直接跳上曾朗的車,曾朗開動車子,飛奔離去,習俊漫憂心忡忡,心裡滿是焦慮,哥哥不在了,媽媽如果也離去,她真的什麼至親都沒有了,一直撫摸著她的胸前,讓母親的氣下得去,感覺車速飆得很快,曾朗真怪自己太多嘴,心裡恨極了自己的愚昧。


很快到達醫院,推進急診室時,當燈亮起的時候,心裡忐忑不安,全身沒力地坐在凳子上,曾朗心裡也不好受,他總覺得自己是否太過輕浮,在習俊漫面前總是出錯,怪自己太幼稚,他低下頭蹲在她面前,真誠地道歉:「俊漫,我太多嘴,我不應該……」

習俊漫擺擺手,這事情不怪他,紙包不住火,遲早也會知道,她的話語出乎意料,「這事不關你事,祈禱媽媽平安,我願意用十年壽命換取母親長壽十年。」

她的眼淚已經哭幹了,任由怎麼擠也擠不出,只能默默地等待,她擔心嫂子的情況,便問道:「嫂子好點嗎?」

她知道嫂子也是最難受的一個人,和她一樣,一時間所有人都有事,都不在,她能好受嗎?

曾朗看著她不哭不鬧的樣子尤為心疼,寧願她可以打他罵他出出氣,濟公至始至終都跟在身邊沒有開口,他比人類更懂,如果他現在沖著卓凱咬一口多好,大不了死掉,他不想看到善良的人類哭泣,可是現在這樣做會讓他們更難過,雖然他是狗,他知道自己出事了,他們都會傷心,他不能冒然行動。

燈在一瞬間滅了,習俊漫站起身,曾朗也跟著站起身,只見醫生紛紛搖頭出來,她瞪著大眼睛盯著醫生,那無可奈何的樣子說明了什麼?她不管三七二十一,揪著醫生就問:「怎麼樣了?你搖頭是什麼意思?」

曾朗拉開她,讓她別激動,「別這樣,聽醫生說話。」

醫生扶著眼鏡,語重心長地說:「病人有高血壓,一下子血液升高,剛剛發現四肢全部沒有知覺,我們會儘力讓她蘇醒,情況好的可以康復,如果三天內醒不來,你們做好心理準備,或是植物人。」

曾朗急忙摟著腳軟了的習俊漫,她失去支點,整個人倒入他懷裡,「不要。」

曾朗拍拍她的後背,「沒事的,我們跟阿姨好好聊天,希望能在三天內醒過來。」

習俊漫微微點頭,在醫生護士離去時,衝進裡屋,一直嘀咕嘀咕,「媽,你心裡素質怎麼那麼差?一點兒事情都經不起,怪不得哥哥嫌棄你,你起來,這樣睡著一點都不好玩。」


龔娜蒼白的面孔,安詳地躺在床上,似乎平靜的心,沒有一點波瀾,她就像個睡美人,看不出容顏的衰老,習俊漫繼續說道:「媽媽,還有我,你捨得留下我嗎?你真是偏心,哥哥的事情就讓你這樣,如果換做我你肯定開心得飛起來了。」

曾朗撫摸著習俊漫的頭髮,她趴在床前特別無助,想也沒想摟入懷裡,她沒有感覺到他的擁抱,靜靜地跟母親說:「媽,我告訴你如果你不醒來,我一輩子做老姑婆,不婚嫁,讓我孤獨終老沒人送終。」

曾朗一怔,她不婚嫁,讓他整顆心抖了抖,他接著說:「阿姨,如果俊漫一輩子不嫁,我也一輩子不娶老婆,這樣你捨得嗎?」

習俊漫才發現身後的人,他的話像是在間接的告白,又像兒戲,讓人不知道那句話是真是假。

她猛地扒開他的手,離他一米遠,兇巴巴地對他說:「曾朗,我警告你,放尊重點,別對我有什麼奢想。」 第九百零三章排擠在外

魔通天很快到了戰場,他到了那邊,拓跋野也就能夠知道那邊的情況了,

他先到的是玄魔宗跟鬼修強者大戰的地方,到處都是屍體,有鬼修強者的,也有人類強者的,

遍地是屍體,卻沒有人敢去收取屍體上的寶物,因為他們都在激烈大戰,稍微分心,就有可能送掉性命,

魔通天到了之後,興奮無比:「這麼多寶物全部是我的了,」

無數藤蔓瞬間冒了出來,把那些屍體捲走了,灑落一地的寶物也被捲走了,

他有仙府,收取這些寶物、屍體自然很容易,

滿地的屍體,魔通天竟然用了不到一分鐘,就全部收走了,

然後他遁走,去另外的戰場了,

七路大軍,七大戰場堆積如山的寶物和屍體,很快就被魔通天全部收走,

他還有工夫休息一下,然後繼續行動,輪番收取寶物,絕對不錯過任何寶物,

當然,要是遇到受重傷的強者,他也會順手鎮壓了,

他跟拓跋野時間長了,知道如何做才是最好的,

拓跋野通過魔通天了解到了七路大軍的情況,他心中有底了,

不過,他始終覺得奇怪,那些鬼修強者絕對有陰謀,因為他們看似很兇悍的反撲,其實並沒有出動太多鬼修強者,一切都是假象,

拓跋野已經不是第一次跟鬼修強者打交道了,他很了解這些鬼修強者的實力,遠不止此,

敵人都進入他們的老巢了,他們還隱藏實力,肯定是別有居心的,

他清楚知道戰場的情況,心中更加不急了,

不管聖宗最終的計劃是什麼,拓跋野都先搶奪更多的寶物再說,

就算最後他們無功而返,他也是收穫最大的,

他是贏家,這就足夠了,

當然,他也會全力阻止聖宗的計劃,這樣他不會因為阻止聖宗強者的計劃,而耽誤任何事情,

有魔通天在外面,比他自己在外面還要有用處,

「諸位,經過我們多番打探,宗派七路大軍還在跟鬼修強者廝殺,雙方傷亡都很慘重,我看他們還會相持一段時間,大家抓緊時間休息,兩個時辰之後,我們也要開始行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