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尊笑吟吟的說道。

這也未免太過於誇張了吧?

陳默依然還是一臉懵,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他都是掌權者,因此從未去仔細觀察過房屋之類的價格。

而今聽王世尊一說,陳默整個人都被鎮住了。

看了看兜裏一百八十多萬年的壽元,陳默悄悄鬆了口氣。

“這個價格,有人會買麼?”陳默又忍不住問道。

“當然有!”

王世尊理所當然的說道:“根據樣式地段的不同,同品級的價格也不同,豪宅一般是一千年到一萬年壽元之間,丁成空買的那個小區的豪宅不算位置特別好,所以都是三千年左右就能買一套。而有些地段極品位置的豪宅,價格堪比別墅,上萬年的壽元呢。

而別墅是從一萬年打底,最貴的七八萬年,小莊園是十萬年起,最貴的是三十二萬年,前兩日剛被一個來自於十一省之地外的一個富商買走,那富商化境前就在區域邊界光膜哪裏倒買倒賣,化境之後更是生意大爆發,覆蓋三省之地,賺了個盆滿鉢滿。

前些日子,那富商看中了咱們星空的未來,賣掉絕大多數生意,來到豫州,硬是買了三十套豪宅和那一棟最貴的小莊園,花費了近五十萬年的壽元!”

“是個狠人!”陳默砸吧砸吧嘴說道。

“確實是個狠人,不過也算是有眼光!”王世尊笑道:“當時劉耕是不想賣的,畢竟那地段不錯,未來肯定升值,可我仔細一想,劉耕那老小子的腦袋完全想的是生意,咱們星空掌控的可不止是生意,限制了私人建造房子,那咱們還不是想往哪建往哪建?地段不好?那就整體往那邊發展不就好了?

所以說,房價這種東西,自然是越高越好的,因爲對於咱們來說,自家人不缺地方住,而外人來了,買房花的錢,全都是咱們賺的。”

還能說什麼?

陳默無話可說。

聽了王世尊的解釋後,陳默心知肚明,房間高到這種程度,這其中又何嘗沒有他們的功勞?

這是變着法子撈錢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還撈的理直氣壯,撈的合情合理。

“那你給玉帝他們的房子是怎麼回事?”陳默又問道。

王世尊聞言一愣,隨後想了起來,愕然道:“就是原本建了給極道軍住的房子啊,本來是按照二級權限建的二品帶院獨立房屋,類似於末世前的別墅,一人一棟,共計十萬餘棟,佔地面積極廣,而且地段位置也不錯,分屬五個小區中。後來因爲極道軍集體權限等級提升,再住那種房子就不合適了,所以便閒置了下來,前幾日您說建立神話軍團,我想了想便將地契給了玉帝。”

“周邊類似房子多少壽元一棟?”陳默問道。

“咱們內部人用的房子,無論是地段還是樣式都是最好的,大概八百年左右!”王世尊答道。

八百年?十萬棟?

總價值八千萬壽元的地契?

怪不得連玉帝都動心了,怪不得紫薇大帝和青華大帝對他如此不滿。

原來如此!

陳默眼神怪異的看向玉帝。

玉帝老臉一紅,隨後尷尬道:“畢竟是宗門分配的住房,我也不能拿去賣不是麼?真的,我就是感覺現在分配有些不合適,所以想着以後神話軍團人齊了之後再去分配。”

“算了!”

陳默無語的擺了擺手,隨後說道:“這個價值都是虛的,雖然的確是價值八千萬年壽元,可十萬套房子丟入市場上,那整體房價都會下跌,而且,這是分配住房,雖然到手之後是你們自己的,可以隨便按照自己的喜好去弄,但這種房子是不允許交易的,就算是你本人戰死到無法復活了,那房子也只能留給妻兒親人,是不可以變賣的。”

“啊?這樣麼?”玉帝有些失落。

“嗯?”

“哦哦哦,我只是有些感慨。”玉帝看到陳默的眼神,趕緊解釋道:“我們非本時代,死了就真的死了,而且我們也沒有親人,我身爲他們的老大哥,俗話說,長兄如父,我還是得多爲他們考慮的。”

“然後你的意思就是長兄如父,他們死了房子由你繼承?”青華大帝譏諷道。

“臭不要臉,本來以爲你當了天帝能改改性子,沒想到你還是這麼不要臉!”紫薇大帝也譏諷道。

“……!”

衆人無言。

“好了!”

陳默無奈的擺了擺手,說道:“房子肯定是不缺的,未來神話軍團晉級了權限,房子肯定會重新分配,這房子只是讓你們先住一段時間,並非就是真的給你們了,或者說,現在給你們了,以後不給豪宅了,你們原因麼?”

“不不不!”

“我們還是等等吧!”

“不着急不着急。”

玉帝三人互相對視,隨後三人齊齊搖頭。

開什麼玩笑,那可是十萬套房子,上升一個品級就是十倍價值的提升,那可是價值八億年壽元的房子啊。

……

“好了,言歸正傳,玉帝,你繼續說,先打下天界,隨後呢?”陳默問道。

“次元空間沒有你們想的那麼簡單。”

玉帝臉色凝重,認真道:“表面上有宗主在,碾壓任何次元空間,可事實上,若宗主你親自進了次元空間,那你根本無法發揮出自身的戰鬥力。

次元空間是帝境強者自身空間烙印天地形成,它是繼承了帝境強者自身一些意志的,也就是空間內的小天道。

唯有得到了小天道認可的人才能成爲界主。

而界主是有能力封鎖次元內元素力量的,到時候宗主你自身戰力無損,但卻無法藉助元素力量,整體戰力憑空損失一大截。

而界主本人則可以掌控次元內元素力量對敵,戰力十倍增長,可以說,在次元之中,他就是無敵的。

次元越大,元素越多,界主越強!” 旁邊雅蘭苑中,白氏在自己女兒風雲柔房中,屏退了所有下人,坐到方雲柔身邊。

「柔兒啊!」

愛你,此生不變 「母親,這麼晚你怎麼突然來我這邊了。」風雲柔有些詫異。

白方芸看著自己亭亭玉立的女兒,一臉的滿意。但還是正經問道:「柔兒,還有不到半個月就是蓮花會了,你準備的怎麼樣了?」

風雲柔微微一笑:「母親,我的能力你還不清楚嗎?為了蓮花節會,我已經作了充足準備,無論是詩詞還是舞蹈,我一定會像往年一樣勝出的!」

荒誕劇場 白方芸寵溺的拉起她的手:「母親當然知道你很優秀,但你切不可大意,尤其今年還是你的及笄之年,等及笄之後,你的婚事也該提上日程了,你可要把握機會啊!」

「母親……」風雲柔無奈的阻止了她繼續說下去,「我還小呢,這事還不急!」

「哎,母親知道你是個有主見的人,所以才沒有催你啊。不過柔兒……」

白方芸遲疑了一下,不過還是問出了口:「柔兒,母親知道四皇子一直對你有意思,你覺得他是不是真的有娶你為皇子妃的意思?」

方雲柔楞了一下,顯然沒有想到白氏會把話題引到楚哲宇的身上。

對於這個四皇子,方雲柔自然知道他對自己是真的有一份真心的。但是……她搖了搖頭。

「母親,這事還是以後再提吧。現在我反而擔心另一件事。母親,你有沒有發現風雲幽這次醒過來好像變得不同了!」

白方芸:「對了,柔兒,這件事也是我要跟你說的。這風雲幽醒來就像換了個人似的,這小賤人也不知道中了什麼邪」。

說道風雲幽,白方芸立馬像變了一個人,變得兇狠起來。不過……

想到什麼,轉而說道:「不過不管她變成什麼樣,馬上就跟我們無關了!」

風雲柔蹙眉,「母親,你說這話的意思是?」

白方芸走到門窗口,望望沒發現什麼,關得更緊一些,走迴風雲柔旁邊,嘴湊到她耳邊,小聲說:「昨天……」!

風雲柔大驚失色,著急的問白方芸:「母親,您怎麼這麼衝動呢,在這個節骨眼上,你這麼做,萬一引得爺爺懷疑怎麼辦!」

白方芸:「柔兒,母親還沒這麼蠢呢!」說完,她神秘的一笑。

風雲柔不知道白氏是什麼打算,微微凝眉看著她。

白方芸:「柔兒,這件事你不用管,而且這事就算查也查不到咱頭上來,你就放心好了!」

風雲柔看著她母親嘴角的笑意,似乎,明白了什麼……

——

第二天,風雲幽就在深思,到底是誰在害她呢:按理說,現在自己最大的敵人就是風雲柔母女,但是風雲柔也不是個蠢得,現在這個敏感的時期,她會對自己動手?或者說……只是白氏自己的計劃?

想到此,風雲幽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看了眼手上纏著傷口的布,走出房門,大相徑庭的朝著風浩天的院子走去。

走到院子門口,門口站著的小廝攔住了她,「大小姐,您今兒怎麼突然來將軍這兒?」

風雲幽:「我有事找爺爺,你去跟爺爺說。」

「是,大小姐,您稍等!我這就進去稟告將軍!」在將軍府中,雖然這大小姐不受人待見,但是卻十分受將軍的喜愛!小廝當即不敢怠慢就去找風浩天去了。

——

風浩天書房內,主座上上坐著一個身形高大的男子,穿著黑色微微帶點紅的衣服,容貌俊美絕倫,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精緻卻又不乏稜角的俊美異常! “因爲次元中的元素之力是被界主直接掌控的,所以元素多樣化,什麼元素都有,甚至都不需要界主本人去感悟去修行,直接就能掌控所有的元素。

種種元素混合起來組成了次元世界,那些混合起來的元素力量也被稱之爲世界之力。”

玉帝侃侃而談,說着自己熟悉的領域,他格外享受陳默等人認真聆聽的表情,特別是陳默。

看着陳默認真的模樣,玉帝心中有些得意。

打不過你又如何?現在你還不是要老老實實認認真真的聽老子來講解次元之謎?

“也就是說,身爲界主,在次元之中輕而易舉就能得到世界之力的增益?而其他人則是受到限制,如同一個負面buff?”陳默問道。

“不錯!”

玉帝點頭,“我曾追隨過鴻鈞,在神話時代,也正因此,鴻鈞他們在玄女所在的時代離開地球時將權柄轉移給了我,我那時實力還很弱,僅僅是祖境罷了,便是依靠着世界之力才能壓制其他人維持住自己的地位。直到後來崛起後,才真正力壓衆帝,登臨天帝之位。”

“增益有多強?”陳默再次問道。

“十倍!”

玉帝沉吟片刻,說道:“在次元之中,藉助次元的力量能增強自身十倍戰力,當然,這是對於現在這種狀態來說,在我們巔峯時期,也就是帝境時,世界之力頂多增加個一兩成的力量,意義不大,畢竟次元本身也只是一尊帝境強者的體內世界烙印天地形成,所以,次元世界之力只對帝境之下的境界意義重大,因爲隨隨便便,即可增加十倍戰力。”

十倍麼?

陳默聞言皺起了眉頭。

若是增益少的話還好說,可增益十倍,那絕不少了。

這十倍增益就算加在五老身上陳默都不怕,畢竟差距有些大,五老不過是相當於血肉重生一階的戰力,就算增加十倍也不過是三四階,甚至是加持在青華大帝和紫薇大帝身上陳默也不虛。

畢竟他們也才二階,加持之後也不過是和陳默半斤八兩的戰力。

但事實上無論是佛主還是地府的老大,都是戰力堪比玉帝的,十倍加持後,碾壓陳默談不上,但絕不是陳默能夠對付得了的。

他們不像始皇帝那樣只有力量什麼都不會,身爲活了幾個時代的人物,他們自身的戰鬥經驗本就不比陳默弱多少。

當然,未曾交手,到底怎樣陳默還沒法去判斷。

自信比他們的戰鬥技巧強的多完全是因爲陳默的戰鬥技巧除了前世累積之外基本靠的便是【神】屬性。

【神】屬性經過陳默的開發,在戰力上來說,也是增加陳默好幾倍戰力的關鍵。

有了【神】屬性,陳默對於自身力量和元素力量的掌控已經達到登峯造極的程度,任何力量到了陳默手中,都會被陳默利用的百無一漏。

完美,完善,大圓滿!

這就是【神】屬性給陳默帶來的永久加持。

也因爲這個屬性的存在,所以陳默纔會動了打入各界的心思,因爲那世界之力頂多可以給界主增加戰力,卻無法削弱陳默的戰力。

說到底那種壓制只不過是次元意志擾亂次元中的元素力量,讓人無法輕易去捕捉和利用。

這種壓制對別人有用,對陳默來說毫無意義。

以【神】屬性的加持,無論多麼混亂的元素力量,陳默都能找到源頭並將之完美利用。

唯獨次元對界主的加持,這一波陳默是毫無辦法的。

畢竟神屬性再強,那也不可能去攔着別人無法加持。

沉默許久,最後陳默擡起頭來,向玉帝問道:“天界的事情我可以交給你們,以你的戰力得到加持,輕而易舉就能碾壓天界其他人,再加上青華和紫薇,還有那五老之三,你們六人足以橫掃整個天界,我想知道,地府和西天,入口分別都在哪裏?”

“地府在泰山,西天在靈鷲山!”玉帝回答道。

“嗯?”

陳默微微一愣,隨後看向王世尊和丁成空,問道:“泰山我知道,地府的次元之門所在地也在我的預料之中,畢竟自古以來便有幽冥入泰山的說法,那地府的界主掌控者更是號稱東嶽大帝,可靈鷲山,是什麼地方?你們聽說過麼?”

“莫非是靈鷲宮所在的天山縹緲峯?”丁成空遲疑道。

“滾!”

王世尊一巴掌拍在了丁成空的腦袋上,笑道:“那是武俠小說裏的,假的,靈鷲山我還真就聽說過,而且還去過。”

“在哪?”陳默和丁成空驚愕。

wWW•тTk Λn•¢ o

“阿三國!”王世尊淡淡道。

“國外?”陳默皺起了眉頭。

機甲天魔 “不錯!”王世尊點頭,眼中閃過一絲回憶,說道:“當初末世前有個幾年,我一次度假便是去的阿三國,我老婆信佛,硬要拉着我和閨女一起去,只是沒想到,佛主終究是保佑不了她呀……!”

說到這裏,王世尊忍不住嘆息。

陳默和丁成空對視一眼,眼中都閃過一絲無奈。

兩人都知道王世尊的事情,末世來臨,王世尊因爲身在南州所以追隨了陳默,後來陳默一路打遍了全省,星空宗也成爲龐然大物,但王世尊尋遍了豫省,終是未曾找到他的妻女。

半年了。

而今還未有消息,那想必是已經……!

“老哥節哀,待到宗主帶我們打入西天后,兄弟我親自幫你找那佛主出口惡氣,親口問問他,爲什麼不能保佑好嫂子和侄女!”丁成空勸慰道。

這是什麼話?

王世尊眼珠子一蹬,可他還未開口,青華大帝忍不住插嘴了。

“還別說,那如來還真有法子幫你找到親人,據我說知,那如來有一種往生極樂之法,可幫亡魂尋找歸路,只要你妻女不是受規則限制變成了喪屍怪物之類的,只要是正常死亡,那他還真就能幫你找回來妻女的亡魂,到時候搭配地府的六道輪迴之術,輕而易舉就能將她們復活。”

“此話當真?”

“臥槽,真的假的?”

“什麼?”

這一刻,不止是王世尊,連丁成空都激動了起來,特別是趙楓,本沉默寡言一直未曾開口的趙楓直接站起身來,眼冒精光的看着青華大帝。 扣扣扣……這時門外傳來了小廝的敲門聲。

風浩天不悅的對著門口說道:「什麼事?」

「將軍,大小姐突然來您院子中,說是有事找您呢!」小廝在外面小心的說著。

「幽兒?」風浩天疑惑:這個時間點幽兒過來做什麼!

看了眼坐在主座上氣場強大的某位,風浩天便想著讓幽兒先回去,等回頭再去找她。

剛想開口,旁邊就淡淡的傳來一句:「既然將軍府中有事,將軍便先處理吧!」說完,端起一杯茶,開始細細的品味!

風浩天抽了抽嘴角,這位爺是打算坐在這看著他處理家事嗎?他什麼時候有著興趣了!

咳咳,無奈的咳了兩聲,對門口說道:「讓大小姐進來吧!」

——

風雲幽來到爺爺書房中,看到座位上坐著的玄色男子,微微一愣,似是沒想到爺爺房中會有外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