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齧選擇的課題的確相當磨人,一開始還好,到學期末就越來越感覺到時間不夠用了。小豆向來敬業,雖然好感還是得刷,正業也不能不務,跟着一起啃書。

小豆早就想過了,既然不知道還要在這個世界裏呆多久,就得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總不能談上二三十年戀愛談傻了之後回去吧?窮極無聊,學點兒技能也是好的。

夫人在拯救世界 目前爲止豆神已經有幾個稱號啦?嗯,劍術小能手、專業賣隊友(……)、槍神、心理學家……

話說回來,學心理多實用啊。以前豆神打競技悟人性是業餘的,現在直接步入專業殿堂,多麼便利!回頭世界聯賽的巨型獎盃怎麼也得拿上它兩三個回家玩玩,饞死舌毒愛嘴炮的死大豆……

打住,話題岔回來,免得思鄉病犯。

剛纔說到死線將近,課業任務越來越繁重……由是,兩人漸漸開始同時掉形象了。

從一開始一人踞一桌猛做筆記的日常畫面,到後來逗留愈晚、翻到資料後馬上就地坐下開始奮筆疾書,時不時咬筆桿苦思畫花臉什麼的。

當然了,豆神就是席地而坐、挑燈夜戰,也是辣麼地富有美感。

比方說——

偷偷摸摸在藏書室裏熬夜的兩人,在溫暖的橘黃燈光照射下……

鶴留妹紙那美膩的側臉被鍍上一層柔膩的色澤,睫毛和眼窩的陰影濃淡相宜、彷彿油畫美人;下巴一點一點地打瞌睡,耳際的碎髮便跟着緩緩垂落下來,增添幾分稚澀的可愛。

半夢半醒之間,肩膀一暖、被蓋上了什麼東西……

不用睜眼,也知道第三個校園戀愛要素入手了——“夜半的藏書室,爲同桌的她披上你的外套吧”。

又一夜過去,次日清晨。

小豆打着哈欠醒來,發現身上還蓋着狡齧的外套。剛睡醒體溫低,小豆打了個寒戰,將外套拉高一些直接穿在身上,爾後茫着眼神兒四處尋找狡齧的蹤影。

有窸窸窣窣的響動從室內東側傳來。

小豆循着聲音找過去,發現東側書架旁邊平時一直鎖着的房間被打開了,裏面居然還放着滿滿幾架書。她走進去,立刻就看到第二排書架過道處晃動的人影。

“狡齧君?”她一邊喚着一邊走過去。

響動停頓了片刻,狡齧的聲音遠遠傳來:“啊,你醒了?”

“……你怎麼把這個房間的隔斷打開的?”小豆掃了一眼身邊的高聳書架,“這裏居然還放了書嗎……”

狡齧的語氣很愉快,“早上起來的時候一時興起猜了猜隔斷的密碼,結果猜對了。”頓了頓,伴隨着沉悶的拍打聲,“這裏好像都是被老頭子們鎖起來的珍本。”

說話間小豆已經繞過了書架,看到了狡齧正在幹嘛——登時臉色一變。

這裏的書架比外面的整整高上一米,狡齧正站在一個搖搖欲墜的木製長梯上、伸手去夠書架頂端的大部頭。

梯子一看就相當不中用了,小豆看得捏了一把汗:“喂,等等……太勉強了,下來吧?”

“安心,”狡齧繼續忙他的,“問題不大。”

梯子咯吱咯吱搖晃得更厲害了。

小豆趕快上前幫他扶住梯子:“不是安心不安心的問題,掉下來的話就糟糕了啊,太冒險了!”

“賀扎斯說過,人類在冒險中增長智慧……”狡齧艱難地儘量伸長手臂,幾乎大半身體已經懸空了;由於雙臂擡高,背心的下襬撩了起來,露出一截清瘦的腰腹。因爲要兼顧說話,語聲中帶了幾分氣音,“所以說我不是正在取得智慧嗎?”

小豆哭笑不得:“我看在你取得智慧之前,搞不好會先把用來盛裝它的腦袋給摔壞。下來啦!”

狡齧嗤地一笑,“已經爬上來了就必須拿到。”

“到底在執着什麼!……”

“男人的自尊?”

“……夠了。……喂!?”

梯子終於承受不住狡齧的重量,原本就鬆脫的老化螺鈕咔吱一聲斷裂,整個梯身不自然地折了下來!

狡齧反應極快,在梯子倒下前借力躍起、單手扒住了書架的頂端,長腿一卡書架的承重板、整個人掛在了書架上!

兩人心驚膽戰地同時閉上了嘴巴。

重生之進擊的受氣包 狡齧的腳懸空晃盪着……

片刻之後,他吁了口氣:“……安全上壘。”

小豆張了張嘴正要吐槽,倏地又是一陣讓人牙酸的咯吱聲……

書架整個傾斜着倒了下來!

“我去……!”小豆忍不住迸出天朝語——緊接着被紛紛落到身上的書砸得七葷八素,仰面跌倒在地!

狡齧面朝下朝她墜下來,眼看着就要多加一份人肉砝碼!

危急關頭小豆只來得及側了側身、免得仰躺直承衝擊。

書本撲簌簌落下、帶起大片灰塵,兩人很快被掩埋在書堆之中。

碰的一聲悶響,書架似乎是卡在了什麼地方、停止了傾倒。

小豆下意識地護着頭臉,意想之中的重壓卻並沒有到來。

灰塵太多,她忍不住閉上眼睛猛地咳嗽起來。好不容易鼻子好受了點,睜開被迷出淚的眼睛,這纔看清眼前的場景。

狡齧弓着腰雙膝跪地,兩手撐在她肩膀旁邊的地上;書架整個倒在了他背上,倒是給他身下的小豆撐起一小片安全空間。

狡齧齜着牙一臉痛苦:“疼疼疼……”

小豆呆了一下,第一反應是撥掉狡齧肩頭將將滑落的一本超巨大古語字典:“……喂,你沒事吧?”

狡齧咳嗽起來,滿臉挫敗:“誰知道啊,總覺得智慧的脊樑要折斷了……”

小豆:“噗。”

狡齧:“喂……”

小豆別過頭笑了起來。

狡齧:“……有空笑的話先幫我把這玩意兒扶起來吧。”

小豆:“哈哈哈,就一直保持那樣也沒什麼不好,那是智慧的重量不是嗎?”

狡齧:“喂喂……饒了我吧。”

惡魔的女僕 小豆一邊笑、一邊用手肘撐地、支起上身。

兩人的臉頰驟然貼近;狡齧微微一怔。

呼吸近在咫尺,幾可感知。

她還在笑,眼角眉梢盡是快樂,雙眸鮮活明亮得讓人不禁看得住了。

片刻之後,她的笑聲漸趨輕緩。

“狡齧君。”她說,“叫你慎也可以嗎?”

“啊?”又被虛晃一槍,狡齧完全跟不上節奏了,怔了一下後才道:“那種事無所謂吧……”

聞言,少女的神情產生了一絲得趣,又有一絲好奇……然而這些情緒都只是淺嘗輒止的,更多的則是彷彿隱在霧中的什麼東西……一瞬間讓氣氛發生微妙且朦朧的改變。

片刻後她微微啓脣。

“……慎也。”

狡齧覺得胸口像是被那聲音輕輕撓了一下。

她輕笑一聲,“……交往吧?”

作者有話要說:昨天沒更,今天補上雙倍字數!我愛你們麼麼噠猛搖尾巴=////=

……嗯,開學了沒有留言。

嗚嗚嗚。分泌觸淚蹲牆角。

(:3? 仙子請自重 っ?)3?3?3留言嘛。

留言請你們吃肉渣。 [綜漫]豆豆你不懂愛

“……交往吧?”她輕笑一聲。

狡齧的眼睛微微睜大了一些,似乎完全被神邏輯給震了。

他遲遲沒有迴應,兩人之間便陷入沉默之中。

沉默不要緊,反正豆神要的不是答案……心裏掐着點兒算夠了時間,小豆嗤地一聲又樂了、打破了沉默——

然後她擡起一隻手肘轉而用手掌撐地,支起上身。

在狡齧反應過來之前,她已經擡起另手手臂、越過他的肩頭,似乎要抱上來——

狡齧反射性地往後靠了靠,結果身後的書架立刻又發出一聲危險的咯吱聲。

“別動,不會非禮你的。”她笑得更厲害了,接着一側頭……臉頰若有若無地擦過他的。

她腦後的髮絲拂過他鼻端。

……頭輕輕埋進他頸窩。

小豆:感覺到妹紙身上淡淡的香氣沒,慎也菌?

——狡齧僵住了。

倏地覺得壓在背後的書架重量一輕——他這才苦逼地反應過來她是要把書架上頭的書撥開。

這個姿勢狡齧看不到她的表情,小豆也就回復了淡定臉。感覺到狡齧身軀的僵硬,豆兒心裏這個得瑟啊~

小夥伴們喲,知道青少年英雄死在美人關的頭號原因是什麼嘛?

——“想太多”。

給青少年的腦洞鬆鬆土神馬的,豆神最擅長了yo!~

書架本身重量尚可,在小豆把剩餘的書清好之後,狡齧就順利地把架子扶了起來(壯哉我大腎爺的肱二頭肌和三角肌)。沒等兩人復位書籍,藏書室的管理員就已經滿臉火氣地站在了門口,把兩人趕了出去。

狡齧的脊背被書架承重板的尖銳棱角劃破了一些,於是接下來轉換地圖又去了醫務室。

時間太早、校醫還沒打卡,兩人又分頭找藥。

小豆在立櫃裏找到外傷藥物之後,回到隔壁的病室去找狡齧。一到走廊,就看到狡齧正站在病室門口、把劃破的罩衫脫掉後捲成一團,撲打身上剩餘的積灰。他身上只穿一件背心,手臂線條相當給力,隨着曲肘的動作肌肉便恰到好處地賁起一些;背心相當貼身,又勾勒出緊窄腰腹堪稱完美的線條。

小豆的呆毛天線立刻就豎起來了:成功錄入醫務室福利CG一張,按照乙女遊戲的尿性,豈能不配上回想?當下立刻翹着尾巴開始調戲:“找到藥了……”

聞言狡齧擡頭看向她。

剛纔的衝擊性告白過後尷尬未消,一路上他都沒怎麼主動跟小豆說話,這會兒臉色仍然相當不自然。“啊,謝了。”

小豆:“……所以脫吧。”

狡齧:“?!”

小豆一臉正氣地繞過他往門裏走,“我幫你上藥。”

狡齧運動神經發作,反射性地擡起手……

手剛一動起來,狡齧就意識到……要是平時還好,眼下這種狀況這麼做相當危險。

手掌不由懸了一瞬,最終卡着安全係數落了小豆的頭頂(連帶着壓垮正處於攻擊模式的豆呆毛),微微施力帶得她頓住了腳步。

他另手順走小豆手上的噴劑、同時迅速鬆開了覆在她頭頂的手,“……我自己來。”

說着回頭帶上了門。

如是,遺憾地沒有入手背後療傷CG……不過豆神會說豆神後背位着地的時候,上臂後頭也有少許擦傷麼?這個位置,也是自己相當難夠到的呢呢呢。(?→3→)

五分鐘後,狡齧把自己打理好走出病室,就看到小豆巴巴兒地等在門口、指着自己的傷口一臉正氣(……)的模樣。

綜上,最後體位(?)就變成了狡齧坐在小豆身側,拉着她胳膊幫她上藥的情況。

話說回來,還真挺疼啊叉!——狡齧下手有點重,小豆疼得反射性抽手,“嘶,輕一點!”

剛一掙扎,又被他毫不費力地抓了回去、再也掙脫不得分毫。狡齧一時忘了先頭尷尬,嘆了口氣主動說話,“忍耐一下吧大小姐。”

狡齧主動開腔,小豆本能地順杆爬,“好吧,既然執事先生都這麼說了……”

“……”狡齧不接茬了。

豆神表示,一切盡在掌握中——嗯,校園戀愛要素其四,“醫務室的上藥事件”。

要開腦洞,沒有肢體接觸腫摸行?

溫暖粗糙的大掌握住纖細的胳膊……甚美、甚美。

於是小豆也不說話了……改爲輕聲痛哼、外加睫毛猛顫。

狡齧握着她手臂的手,便隨着她的痛哼,幾度鬆鬆緊緊……

等到傷口處理好,狡齧已經一臉打了硬仗後的疲憊,吁了口氣,“好了。”

小豆按摩着剛剛被狡齧抓着的地方,虛着眸光道謝;於是喜聞樂見地看到了狡齧更加微妙的表情變化——在最後入手一張“黃昏下的告別”CG後,愉快地和狡齧互道再見、爲攻略進度條突飛猛進的一天畫上了完美的句號。

……

藏書室事件過後,狡齧和小豆的相處模式就變得不自然起來。

小豆很淡定,不自然正好,不自然才代表腦洞開始打開了有木有?要是一直都這麼自然,豈不是要自然到一輩子走大親友路線?

就有讀者妹妹要問了,豆神豆神你就不怕這是對方的抗拒表現?萬一對方對你沒意思,那不就玩兒脫了麼?

AU,天真了啊妹紙們。別忘了豆神有掛,看得見腎爺頭頂的……好感度呢。

豆神可是記得清清楚楚,事件前好感是40,事件後……就變成了68呢呢呢。(←w←)

68~68~又順~又發~♂

很快兩人合作的課題就收尾完畢,一週後順利上交。如此一來,兩人就沒有理由再像以前一樣一起出入各大場景地圖、以便隨時討論學術問題了。

不過相信這倆人是蓋着棉被純聊天(……)的,全日東學院也找不出幾個人來——所以交完課題的第二天早上,當衆位同窗們發現狡齧慎也和鶴留凜分開吃飯之後,全都燃(?)起來了。

首先是女生組:“凜醬,跟狡齧吵架了嗎?”

小豆正等着這一問呢,“誒?沒有……”

“別騙人了,明明以前都在一起吃飯的啊!”軟妹A嘰嘰喳喳,“交往的時候就算吵架也不要冷戰呀,超傷的……”

軟妹B:“肯定是狡齧那傢伙的錯吧?平時看起來就是相當冷淡的類型,會這樣做也不奇怪。”

小豆捏着叉子的手顫了顫,苦笑着反駁道:“不是……沒有在交往,只是一起做課題而已……”

說着,擺出了“空茫憂鬱”的眼神,若有若無地瞥了一眼狡齧的方向。

——完美地坐實了這個誤會。(?→3→)

而那頭狡齧受到的騷擾就比較野蠻了,連續遭受諸位熊青年的卡脖子、拍打犬首等襲擊:“吵架了?分手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狡齧利索地剪了數只作亂的手,收穫一批慘叫:“都說了從來沒有在交往過啊!”

民國三十年靈異檔案 “嘶……那麼就是說我們可以自由出手了?”

狡齧滯了一下。

片刻後,淡淡地應了一聲“嗯”,神情有些冷漠地站起身:“吃飽了。”

那頭小豆敬業地目送着狡齧的背影直到其消失在門口,這才低下頭收回呆毛天線、繼續往嘴裏送食物。

課題評分周很快過去,期間豆兒完美地使出“若即若離”神技,時不時在狡齧面前刷一下存在感、卻沒有進一步的表現;順帶履行學園女神的職責,收到了定量的熊青年告白,讓狡齧鬧一鬧心。

一切有條不紊,直到某日的課堂上,鴨原正式宣佈狡凜組合取得頭籌,拿到了全A的成績。

鴨原教授完全就是傾情配合,課下拍着狡齧肩膀說合宿時一定要好好玩個痛快。再加上這次課題一席的獎勵是合宿費用全免,狡齧就是想推也推不成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