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爲了我的母親!菲莉拉!”吉克法特怒吼道。

聽吉克法特提到菲莉拉馬仕基先是一驚,然後眼神變的黯淡:“原來是你,難怪如此恨我……”

“我要殺了你!你害死了我的母親!也毀了我的人生!生下我卻拋棄我,我根本就不應該來到這個世界!”吉克法特已經近乎瘋狂。

馬仕基的眼眶這時居然紅了:“對不起,對不起,因爲菲莉拉是我交往過所有女人中最像斯卡蕾特的,所以我也特別在乎,對於你也是一樣,我覺得你跟着我一定不如跟着菲莉拉,所以纔沒有帶走你……我想我錯了,真的很對不起。”

“對不起!?對不起也沒用了!我一定要親手殺了你!”吉克法特現在的變節程度已經有90%了,黑暗魔力也已非常之高,他突然打破了綠水牢衝向馬仕基。

馬仕基一眼就看出吉克法特已經處在變節的邊緣,而且身上還有心靈契約詛咒,如果100%變節的話會立刻被詛咒之死。於是馬仕基先用解咒魔法破解了吉克法特身上的心靈契約詛咒然後又趕緊用時空魔法將馬仕基變離了皇城。同時馬仕基對斯卡蕾特說道:“和你的約定已經完成了,我的人生也走到了盡頭,說起來我真的是做了很多錯事,害了很多很多的人,不過我始終認爲我這一生唯一沒做錯的事情就是愛上了你……”

馬仕基說完這番話就閉上了眼睛,不過他在臨死前還用手結了印,這也是一個時空魔法的印。原來他早已在和他的兒子們來這裏之前就給他所有的兒子加上了時空魔法,只要他結出這個印他的兒子們全都會被瞬間轉移出皇城,這是爲了確保他兒子們的安全。

當然,此時和馬仕基一起來的他最年長的五個兒子以及蓮娜和珍妮弗那邊捉拿到的馬仕基兄弟們已經全部通過馬仕基的這個時空魔法逃走了。看到馬仕基結時空魔法印的這一幕白葉纔不由得感嘆道:“原來在和我交手之前消耗了這麼多魔力來做時空魔法印,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恐怕老夫的這一條老命今天就要不保了。” 馬仕基死後白葉走到斯卡蕾特皇后身邊問道:“皇后,您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只是見一面而已,我不可以來麼?難道您真的認爲國王陛下是那麼的冷酷無情,會連見馬仕基最後一面的機會都不肯給我嗎!”斯卡蕾特抱着馬仕基的屍體,滿眼淚光。

“哦,不,我並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我想您也該回國王陛下的身邊了,作爲我國的皇后您不能再這樣繼續待在一個通緝犯的身邊,傳出去的話會讓皇室以及我們四大貴族都顏面盡失的。而且當初您既然選擇了離開馬仕基嫁給國王,就應該已經做好了迎接這一天到來的心理準備。您做的決定非常偉大,我也一直很尊敬您,所以在這個時候您還是趕快回國王陛下身邊吧,馬仕基的後事我會好好處理的。”白葉說道。

聽了白葉的話斯卡蕾特慢慢放下了馬仕基的屍體,默默的離開了,斯卡蕾特皇后的背影是那樣孤單、那樣悲傷、那樣無奈。讓人不得不好奇白葉剛剛那番話到底是什麼意思,而這件事的背後又究竟還隱藏着多少不爲人知的祕密。

另外一邊,參加這次皇家法師的考生們已基本得到治療,亞萬、雅瑟、輕朵以及已經被救回的阿特都站在昏迷的傑諾身旁等着他醒來。當傑諾剛一醒來雅瑟就跪倒在了傑諾的身前:“對不起!傑諾少爺,我沒有好好保護您。”

傑諾連忙扶起了雅瑟:“喂,你這是幹什麼,不要說這樣的話,你並沒有保護我的義務啊,而且我不是沒事嗎。”

“不,老師說過我即使拼上性命也一定要保護您,請懲罰我吧!”雅瑟又提到了他那個神祕的老師。

“哎呀,我沒事拉,你不用這樣。對了,考生不是都被殺了嗎,怎麼又活了過來?”傑諾看到身邊很多的考生都沒有死感到很奇怪。

“聽說他們之前都只是假死,奧蘭德兄弟們將他們打傷或打暈之後用一種叫假死咒符的魔法道具讓他們呈現出假死的狀態。”亞萬向傑諾解釋道。

“哦!?”傑諾感到很驚訝:“這麼說奧蘭德兄弟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壞嘛,那麼他們做這樣的事到底是爲了什麼啊?”

“聽說好像是爲了吸引皇城內的皇家法師然後爲他們的父親奧蘭德·馬仕基製造進皇宮找皇后的機會,因爲皇城內戒備森嚴,如果不製造些混亂即使是馬仕基也絕不可能通過層層防備進入皇宮內的,至於他爲什麼要這麼大費周折的見皇后就沒人知道了。”輕朵回答道。

聽到奧蘭德·馬仕基的名字傑諾下意識的想看看吉克法特,可這時他才發現吉克法特並不在這裏。於是傑諾便感到事情有些不妙:“奧蘭德·馬仕基也來了,那吉克法特他人呢?該不會又去報仇了吧!?”

被傑諾這麼一問,衆人都沉默了,這下傑諾就更着急了:“到底發生什麼了!各位!快告訴我啊!”

“吉克法特他變節了,現在已離開皇城不知去向。”阿特對傑諾說道。

傑諾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大叫道:“不可能!你一定是騙我的,吉克法特怎麼可能會變節!他一路上都和我們一起旅行,他絕對是個好人啊!”

“你冷靜點!我說的都是真的,聽皇家法師們說他可能是修煉了什麼非常邪惡的黑暗魔法然後加上他復仇心太強,在自己魔力已經耗盡的情況下還硬要再施展魔法這才導致黑暗魔力失控,最後終於變節了。”阿特把皇家法師的分析告訴了傑諾。

這下傑諾受到了很大的打擊,畢竟和吉克法特一起旅行了一年的時間,一路上相互照應還一起做過很多賞金任務,傑諾早已把吉克法特當作自己的哥哥一樣看待。可是現在吉克法特卻變節了,這讓傑諾完全無法接受。他的思維一下子停止了,他覺得他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是眼神呆滯的看着前方。

感到傑諾的情況有些不太妙輕朵忽然重重的給了傑諾一個耳光,傑諾這纔回過神來:“喂!你幹什麼!”

“這句話應該我問你纔對吧!你剛剛那一副意志消沉的樣子是什麼意思?吉克法特發生了這樣的事我們都很傷心,可是皇家法師的考試還沒有結束,我們不能因爲傷心就一直意志消沉吧!你看你現在的樣子,還怎麼繼續接下來的考試!”輕朵對傑諾說道。

雖然輕朵這麼說可傑諾依然無法從悲痛和自責中擺脫出來:“我不管,吉克法特會變節都是因爲我太弱了,如果我有足夠的實力幫他報仇就不會這樣了。”

“你成熟點吧!傑諾!奧蘭德·馬仕基可是死亡十人組中的一員,賞金一億金幣的超級通緝犯,今天要不是四大貴族朽楓家的前任家主朽楓·白葉親自出馬恐怕皇城內都沒人能攔的住他了。你不要把這麼大的一個責任放到自己的身上!”阿特也對傑諾說道。

“但是……吉克法特變節了,那是不是意味着即使我們碰到他也只能殺了他呢?”傑諾想起了以前做賞金任務時曾消滅過的變節魔法師,心中突然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你不要這樣,傑諾,雖然理論上完全變節的魔法師是無法恢復的,但其實是有一種特例的。這個世界上有五件從神魔宇芒時代遺留至今的魔法道具,其中有一件叫做大天使的眼淚的魔水晶,據說這是可以消除一切負面魔法的水晶,甚至可以讓變節的魔法師恢復到變節之前的狀態,如果我們以後能找到這個上古法寶說不定還能救回吉克法特。”輕朵向傑諾安慰道,其實輕朵心裏很清楚,能找到這樣法寶的機率幾乎爲零。

而輕朵的這番話卻讓傑諾恢復了精神,他激動的向輕朵問道:“你說的都是真的嗎?如果是真的那我一定要找到這個魔水晶然後救回吉克法特!”

輕朵點點頭:“恩,所以別再這樣沒精神了。”

傑諾他們正說着突然聽到珍妮弗中隊長對在場的所有考生說道:“大家請安靜一下,我有一些話要說。首先關於這場考試中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代表全體皇家法師向考生們致歉,是我們對考生的篩選不夠嚴密才導致今天這樣惡劣的事情的發生。好在沒有發生人員死亡的情況,這是唯一讓我們欣慰的一點。第二,我要說的是因爲這樣事情的發生,導致本來要捕捉巖獸的考題無人完成,所以我們決定就取之前沒有被假死咒符詛咒而堅持到最後的考生進入第二場考試。包括一開始就選出來的希瑞總共是15位,下面我來報一下入選考生的名字,玉瑪·傑諾、古赫·特、葛瑞芬·輕朵、亞萬、雅瑟、吉米……”

報完進入第二場考試的考生名單後珍妮弗繼續說道:“由於這次的事件很多考生都受傷不輕,所以下場考試將會被推遲到半個月以後進行,考試的形式也會到時候再公佈,請各位考生做好準備。屆時大隊長們也都回來了,會有一位大隊長作爲主考官親臨考場的,都明白了嗎?明白的話可以各自散去了。”


聽珍妮弗說完傑諾他們便準備回皇城第一區去,而這時他們身後突然有人叫道:“阿特,你過來一下,我有話要對你說。”

阿特回頭一看,叫他的竟然是姐姐蓮娜,姐姐居然主動叫他,這讓阿特激動不已,他連忙跑到蓮娜身邊:“是的,姐姐,什麼事情?”

“你讓你的夥伴先回去吧,你跟我來。”蓮娜說完轉身就走,阿特向傑諾他們打了聲招呼便馬上跟了上去。 蓮娜帶着阿特在皇城的第二區自由的穿梭着,一路上看到蓮娜的皇家法師都非常熱情的向蓮娜打招呼,可見他們都很尊敬蓮娜這位中隊長。阿特作爲蓮娜的弟弟有這樣的姐姐他也感到很光榮,阿特向蓮娜問道:“姐姐,你要帶我去哪呢?”

而蓮娜並沒有回答他,只是繼續走着。終於,他們來到了皇城第二地區紅色建築羣的這一塊。蓮娜帶着阿特進入了一幢深紅色的房子,這裏是蓮娜居住的地方,進屋之後蓮娜便很嚴肅的向阿特問道:“阿特,你爲什麼要來皇城?”

“爲了見你啊,姐姐,還有就是爲了成爲皇家法師。”阿特回答道。

蓮娜頓了一下繼續問道:“那你爲什麼要成爲皇家法師?”


“和你一樣啊,姐姐,你不是夢想着重振古赫家族的雄風麼?我想幫你!而且我也很熱愛魔法,皇家法師對於任何一個魔法師來說都是夢寐以求的吧。”阿特激動了起來。

蓮娜搖了搖頭:“不可能,我曾經也像你這樣想過,但是當我真正見識到四大貴族那深不可測的魔法實力之後我便不這麼想了。我們的祖先曾說過,在羅菲利特家族統一羅菲利特帝國的時候他們也爲羅菲利特家族立下了汗馬功勞,但我覺得即使我們的祖先沒有做這些也絲毫不會防礙羅菲利特家族統一羅菲利特帝國。因爲四大貴族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強大到在羅菲利特帝國沒有任何人能與他們匹敵。只要有四大貴族在我們古赫家族是無法獲得與他們同等的榮耀的,我想我們的祖先也是這麼覺得所以才離開皇城的吧。”

“這不像你,姐姐!這不是你應該說出來的話!你以前不是這樣的啊,不管是怎樣的困難或者挑戰你都從來不會認輸的,我也是一直以這樣的你爲目標才努力到現在,所以我不相信你會因此就放棄重振我們古赫家族!而且即便我們古赫家族達不到像四大貴族那樣高的榮耀也沒關係啊,只要我們能爲這個國家做出我們的貢獻不就可以了麼!如果你不是這麼想的話也不會一直在皇家法師內留到現在吧,我說的對不對,姐姐。”阿特認真的對蓮娜說道。

蓮娜沒想到阿特會說出這樣的話,顯得稍微有點吃驚,她的語氣平淡了下來:“你真的長大了,阿特。你說的對,的確,我留在皇家法師部隊是爲了給國家效力,也爲我現在所處的唐傑柯特家族效力。因爲我熱愛着這個國家,也很尊敬唐傑柯特家族現在的家主唐傑柯特·阿卡娜。她是個了不起的女人,在她的父母死後唐傑柯特家族曾一度衰落,但她卻靠着一個人的力量讓唐傑柯特家族又振興了起來,我崇拜她,所以我願意一生爲她效力。但老實說,我並不希望你也成爲皇家法師。”

“爲什麼?我也希望能爲國家效力啊!”阿特不解的問道。

阿特說完蓮娜突然背對着他脫下了衣服,蓮娜的背上竟然是數不清的傷疤,阿特看到這一道道的傷疤眼睛一下子就溼潤了,他用顫抖的聲音問道:“姐……姐姐,這……這是怎麼回事?”

“皇家法師表面上看上去很風光,但實際上卻要承擔超乎常人的壓力,還要去執行很多必需搭上性命才能完成的任務。我成爲皇家法師已經快7年了,這7年裏我執行過無數極度危險的任務,不知道多少次都差點丟了性命,這些傷疤就是在戰鬥中得來的,所以現在你應該明白爲什麼我不希望你也成爲皇家法師了吧。”蓮娜對阿特說道。

阿特的確很驚訝,他向蓮娜問道:“所以姐姐之前纔對我那麼冷淡,爲的就是希望我能離開,不要考皇家法師。可是爲什麼他們總是要派你去執行那麼危險的任務呢?他們是不是故意要欺負你!?”

聽阿特這麼說蓮娜好像有些生氣:“注意你的言辭!阿特!你以爲只有我一個人這樣嗎?告訴你,皇家法師部隊裏的幾乎所有成員身上都是傷痕累累!即便是四大貴族的人也是一樣!你以爲四大貴族出生豪門,有着優良的血統就可以輕鬆的生活而不去考慮做這些危險的任務嗎?告訴你!阿卡娜隊長身上的傷疤比我還要多好幾倍!沒錯,或許四大貴族因爲有着良好的血統,隨便學一學,魔法程度就比一般的魔法師要高上幾十倍甚至幾百倍,但你知不知道這樣根本是遠遠不夠的!能力和義務是對等的,四大貴族既然有那麼強勁的實力就註定着他們也要承擔更多的責任!四大貴族的任何一代傳人的魔法修煉過程的艱苦程度都是你無法想像的,這也是四大貴族能長盛不衰的緣故。現在羅菲利特帝國內有很多新興的魔法家族也都非常的有實力,如果四大貴族不比別人更努力更拼命的話根本就無法站穩腳跟。那麼,既然四大貴族都需要這樣努力拼命,你如果想要成爲皇家法師就應該知道面臨的會是怎樣的處境了吧!”

聽蓮娜說完阿特沉默了良久,之後他慢慢開口說道:“我明白,我都明白。我知道不管是任何人想要成功就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即便是天才也是一樣。我也明白姐姐是害怕我承受不了這樣的壓力所以纔對我說這番話,但是我也要告訴姐姐,我已經長大了,再也不是小孩子。離開家鄉的這一年我付出的努力也是不會輸給任何人的,姐姐離開家之後家裏的人對我傳授魔法時都有所保留,不太肯教我,怕我也會像姐姐一樣離家出走。所以我離開家的時候只不過是一名什麼都不懂的高級魔法師,但是我只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就達到了現在的水平,那是因爲我也付出了很多很多。跟着安瓊老師學魔法的那段時間我每天只睡5個小時,其餘的所有時間幾乎都是在修煉魔法,爲的就是有一天能成爲皇家法師,能見到姐姐!現在我真的長大了,或許和姐姐的差距還有很大,但是我會越來越強!強到足以保護姐姐,所以姐姐請放心吧,我不但不會讓你擔心還會保護你的!請相信我,我已經長大了!”

阿特說完之後發現蓮娜低下了頭,阿特走近蓮娜才發現蓮娜早已泣不成聲,阿特纔剛開口要叫姐姐蓮娜就忽然抱住了他,抱的很緊很緊。蓮娜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情感:“謝謝你,阿特,你長大了,真的長大了。之前對你那樣的態度真是太對不起了,我不會再阻止你成爲皇家法師了,我會與你一起重振古赫家的雄風。”

之後阿特又和姐姐聊了很長時間纔回到皇城第一區他們所住的旅館,蘭妮也知道了吉克法特變節的事情,心情非常差。阿特從小就很關心蘭妮,他不忍心看見蘭妮這個樣子便提議道:“大家都還沒吃飯吧,剛好我肚子也餓了。”

傑諾和蘭妮異口同聲的回答道:“不,我不餓,不想去了。”

“不要這樣,一起去吧,我肚子也餓了,就當是陪我們吧。”亞萬明白阿特的意思,也趕快拉他們一起去。

就這樣傑諾和蘭妮就被他們硬拉去了餐館,餐館裏人很多,他們好不容易纔找到一個空桌子。正點着菜,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走到他們這一桌坐了下來。這個人正是和他們一起來參加考試的吉米,吉米一坐下來便說道:“沒有別的空桌子了,讓我和你們一桌吧。”

傑諾看了吉米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你這個傢伙,按照你的作風想要位子的話應該去搶一個纔對吧。”

“快別這麼說嘛。”吉米說道:“其實我要坐你們這一桌是有件事想和你們商量一下,你們應該沒有發現吧,這次進入第二場考試的15位考生除了那個希瑞和我們在座的這些人,其餘的都是一夥的哦。” “一夥的?你的意思是除了我們和那個希瑞,剩下的8名考生是相互認識並一起來參加考試的?”阿特好奇的問道。

吉米點了點頭:“是的,我也是無意中才發現的,不過他們好像刻意隱瞞了他們相互認識這件事。”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的確是有些古怪。”阿特開始思考起來。


“不管是真是假,都不關我們的事,你幹嘛要特意跑來跟我們說這些。”傑諾對吉米這個人沒什麼好感。

“原因很簡單,因爲第二場考試將會如何進行我們還不知道,既然他們是一夥的當然會一起行動。在第一場考試中你也見過他們的表現,實力都不俗,萬一他們聯合起來對付我們那麼我們能通過考試的機會就會很小了。所以我希望加入你們,這樣的話就算第二場考試也像第一場考試那樣要以組隊形式來進行我們也不至於會怕他們了。”吉米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的建議倒是可以考慮。”阿特知道吉米很強,心想第二場考試如果真的還是以組隊形式來進行那麼吉米的加入對他們來說無疑是有好處的。

“我不同意!”傑諾突然對阿特說道:“和我們組隊的都是生死與共的真正的夥伴,我不能接受一個陌生人加入!特別是他這樣的,你忘記他曾經在試煉森林攻擊過你嗎!說什麼我也不想和這樣的人組隊!而且我們要參加的是皇家法師的考試,皇家法師是所有魔法師的夢想,是一種榮譽的象徵,它的考覈一定也會非常公正!不管是以什麼樣的方式進行,我想只要有實力就一定能夠通過考試的!”

“我也同意傑諾的看法。”輕朵也站在了傑諾這邊。

“傑諾少爺說什麼就是什麼。”雅瑟更是完全的支持傑諾。

阿特眼看衆人都不願意讓吉米加入便只好衝着吉米攤了攤手:“你都看到了,看來你只能一個人孤軍奮戰了。”

“沒關係,這位小哥哥說的好像有些道理呢,哈哈,有實力就能通過,這句話我喜歡。”吉米一邊說着一邊離開了餐館。

吉米剛離開餐館,他剛剛所坐的位子上竟不知何時又冒出了一個陌生人。這個人大約二十七、八歲,有着一副英俊的臉龐,而且因爲有鬍子所以顯得特別有男人味。另外他穿着一件大紅色的衣服,非常顯眼,這樣顏色的衣服一般不太適合成熟的男人穿,可穿在他身上卻非常的好看。

他的到來着實讓衆人吃了一驚,因爲他是憑空出現的,上一秒吉米的位子還沒有人,而下一秒他就出現了。這讓衆人不得不聯想到一種高深的魔法,也就是時空魔法。這個人衝傑諾笑了笑:“你剛剛說的話我都聽到了,很有意思,你真的認爲皇家法師是那麼的偉大嗎?”

“當然!皇家法師是最厲害的魔法師,正因爲有他們才讓我們羅菲利特帝國如此穩定安寧!你問這話是什麼意思?”傑諾向這個陌生人問道。

“哦,我沒什麼意思,只是……既然你把皇家法師說的這麼偉大,那麼以你的實力可以考上皇家法師嗎?”陌生人繼續問道。

傑諾打量了一下這位陌生人然後大聲說道:“當然可以!我可是很厲害的!”

“哈哈哈,是麼,那麼你可以施展一下你拿手的魔法讓我看看嗎?”陌生人說道。

“你也是魔法師嗎?好啊,那我就讓你看看,這裏地方小,我就做個合成魔法吧。風系召喚,火系召喚,合成魔法風火輪!”傑諾說完分別召喚出風團和火球,然後再將兩者擠壓在一起製造出了合成魔法風火輪。

傑諾的這一舉動讓陌生人吃了一驚,他瞪大了眼睛:“你……你剛剛是分別召喚出風系和火系的元素然後在強行將它們融合在一起完成合成魔法的!?”

“是的,有什麼問題麼?”傑諾覺得陌生人的反應太誇張。

陌生人露出了非常好奇的表情:“可以讓我感受一下你的魔力嗎?”

“感受我的魔力?你要對我做什麼啊。”傑諾不太想讓一個大男人碰自己。

“我只是對你的體內的魔力感到很好奇,沒有惡意的,如果你同意讓我感應你的魔力我就把這個送給你。”陌生人指了指自己腳上那雙白色的靴子,這雙靴子做工很精緻,上面還繡了很多雲彩的圖案,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

可傑諾卻很不識貨:“一雙靴子?我要它幹嘛。”

“這可不是一般的靴子,它是魔法道具,只要你會一點點風系的魔法然後有着一點點對自身魔力的掌控能力就可以用這雙靴子在天空自由飛翔。”陌生人對傑諾說道。

陌生人一說完衆人都吃了一驚,輕朵更是叫了出來:“這難道是A級魔法道具,翔雲之靴!?這可是超級珍貴的魔法道具!價值上百萬金幣!”

陌生人看了輕朵一眼:“這位小姐倒是知道,沒錯,這雙靴子就是翔雲之靴。”

“這麼貴重?那我不能要,你想感受我的魔力對吧?好吧,就讓你感受一下好了。”傑諾雖然覺得能讓自己在天空自由飛翔的靴子很好,但他可不是一個會隨便接受陌生人送的貴重東西的人。

陌生人笑着將手放在了傑諾的胸口:“那麼我開始了,心靈之鏡。”

陌生人一用力,傑諾就感到胸口聚集了大量的魔力,接着傑諾心臟的部位竟盪漾出了波紋。過了一小會陌生人放開了手,露出一副很開心的樣子:“真是有意思,你體內的魔力居然如此之深厚,而且你的魔力並沒有被完全釋放出來。你的魔力彷彿被一個奇怪的魔法封印給封住了,不過這個魔法封印好像又不是很完全。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聽陌生說完這番話輕朵突然想到了上次他們遇到馬仕基的時候,馬仕基也說了類似的話,而且這位陌生人說這個封印不完全應該就是因爲馬仕基曾經打開了傑諾一半的封印。不過,當時馬仕基打開傑諾一半封印的時候可差點要了傑諾的命啊。輕朵想到這裏連忙叫道:“喂,你該不會是想把傑諾那剩下的封印完全打開吧?”

陌生人看了輕朵一眼,然後搖了搖頭:“當然不會,以他現在的能力不足以承受那樣大的魔力,如果我強行打開他的封印那他恐怕會有生命危險。還是等他成長了以後自己再打開這個封印吧,哈哈哈。”

陌生人說完又突然不見了,而傑諾他們的餐桌旁則留下了那雙翔雲之靴。來無影去無蹤,這個陌生人的實力真的深不可測,阿特驚歎道:“這麼厲害的人物,到底是誰啊。”

話說這個陌生人離開餐館之後竟來到了皇城第二區蓮娜的住處,他一看到蓮娜就笑着說道:“哈哈,太有意思了,蓮娜,我今天看到了很有趣的人。” 蓮娜看到這個人彷彿吃了一驚,她慌張的問道:“灰夏隊長!?你怎麼會回來?魔法交流會不是還有3天才結束嗎?而且……你怎麼沒穿鞋子?”

“因爲魔法交流會實在是太無聊了,而且我又沒什麼事情做,所以就提前回來了。至於鞋子嘛,則是送給了有趣的人。”這個男人正是蓮娜所在大隊的大隊長,唐傑柯特·灰夏。

“你真是太胡鬧了!灰夏隊長!阿卡娜隊長回來一定會狠狠教訓你的!”雖然灰夏是蓮娜所在大隊的大隊長,可蓮娜對灰夏說話的語氣更像是朋友。

灰夏攤了攤手露出調皮的表情:“我才懶的管這麼多,如果我沒提前回來哪碰的上這麼有趣的事情,而且,不早點回來也看不到這麼性感的蓮娜了啊。”


因爲現在已經是晚上,而灰夏又是突然到來,所以蓮娜只穿了件單薄的睡衣,剛好突顯出了她那玲瓏有致的身材。被灰夏這麼一說蓮娜臉一下子就紅了,她狠狠的推了灰夏一下:“不要胡說了!灰夏隊長!”

浩月當空,在同一片夜空下有着另外一羣人正聚集在皇城第三區的一個旅館裏商量着一些隱祕的事情。這些人正是吉米之前所提到的八位相互認識的考生,其中一個皮膚黑黑的人有些不耐煩的說道:“賈梅拉怎麼還沒來,也太慢了吧。”這個人叫做佐馬利,是一名高級召喚師。

佐馬利身旁一個一直在畫着魔法陣的人說道:“賈梅拉一定是怕被別人發現他來和我們見面所以才一路上都走的很慢。”這個人叫庫米奇,是一名高級結界師。

“他來了。”這時一個長相甜美,衣着鮮豔的女人說道。她叫做艾希莉,是一名高級淨化師。

果然,艾希莉話音剛落就有人敲他們所在房間的房門。佐馬利立刻起身打開了房門,進來的是一箇中年人。中年人一進屋就說道:“蘭斯那個沒用的傢伙,因爲往年皇家法師考試通過最多的一次也沒達到過十個,所以我這次特意挑選了你們九個人來參加考試,希望你們都能通過考試成爲皇家法師,也藉此壯大我們的力量。沒想到蘭斯第一輪考試都沒有通過,真是廢物!什麼都做不好!當初讓他尋找魔水晶花了那麼多人力、物力和時間,結果什麼也沒找到,一想到他我就來氣!”

“他的確是愚蠢,剛到皇城還向我們炫耀找到了厲害的同伴,結果沒想到都是奧蘭德·馬仕基的兒子,他不栽纔怪呢!”一個年紀較大的男人說道,這個人叫做諾伊普拉,也是一名高級召喚師。

“對了,和我們一起通過第一場考試的人當中有幾個好像也是一起的,要不要先殺了他們?”一個短頭髮的男人向賈梅拉問道,這個男人叫羅龐,同樣是一名高級召喚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