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了撫養羅俊傑,他就帶着他到處走。最終來到這個城市。認識了不少民工,過得也還可以。羅富貴正值壯年,自然有着生理的需求。由於一直忙,對那檔兒事,有時去其他村花點錢解決也就是了,一直沒有怎麼上心。

在一個月前,他們接了一個項目。

西城有片荒地,現在規劃成了別墅村。他們工頭接到這個項目,他們有活幹,當然毫不含糊。羅富貴是大工,搞基建也能做。

爲了不耽誤工期,工期是晝夜進行。前個月前有天晚上,他們這一組,卻突然挖到一座墓。

中國是古國,在各省建房時,工地挖到古墓的事,可以說數不勝數。這事兒也沒什麼複雜,也就是停工,通知政府部門。至於後面再怎麼樣,對他們影響倒是不大。

他們就想打電話給工頭,但當時夜已深,加上墓挖開一條縫。他們實在好奇,就拿着電筒,鑽進去看了看。

這一看,倒是嚇了一跳。因爲這個墓,實在是大。光主墓室就有數十平,陪葬物無數。在正中間,擺了一個棺槨。

這些民工也就想看一看,看了也就出去了,畢竟早傳過拿墓裏的東西,犯法什麼的不說,也太缺德。他們都想退出去的時候,發現棺材居然沒有關上,大大打開。

大家很是好奇,商量後湊上去一看,立刻驚得呆了。

因爲棺材裏,躺着一名身穿斂服的女子。關鍵的還是,這女子皮膚雖有些幹,但保存得很完好。看眉眼五官,就知道是名美女。

這些民工嘖嘖稱奇,又討論了些雜七雜八的事,也就退了出去。

第二天,政府部門過來,連市考古隊也來了,工期只能停了。

羅富貴也沒往心裏去,回到家後,卻發生一件異事。

因爲家裏突然多了一名女子,生得那叫一個美。女子上前告訴羅富貴,道是她是清朝光旭年間的人,丈夫本是個武官。後來打仗死了,她憂傷過度,也一命嗚呼了。

她死後一直念念不忘,靈魂都沒有去輪迴。直到昨晚他們打開棺材,她發現羅富貴,居然是武官的轉世。她打算和他一起,續上一世姻緣。

若是常人,早嚇得魂飛魄散,就差沒跑出去了。

但羅富貴當時反應很奇怪,並沒有太過害怕。也不知是他多年沒個女人,見女子生得漂亮動了心思?還是長久以來聽這些故事太多,潛意識願意了。還是當真被鬼迷了心竅,就這樣接受了。

這女人確實也很賢惠,把他照顧得很好,就是第一晚兩人的房事,也讓羅富貴有着從來沒有過的享受。用他現在的話說,好像昇仙了一樣。

接下來幾天,事情和羅俊傑說的一樣,這女子似乎不太檢點,召那些無賴進來歡好,外面到處都是閒言閒語。羅富貴聽着這些很不高興,女子告訴他這些人好像蒼蠅,她把他們叫進來,只是給他們苦頭吃,讓他們不敢再打主意。

看到那些無賴的下場,羅富貴相信了,又再女子的建議下不去上工,天天待在家裏和女子歡好,日子別提有多幸福了。

直到幾天前,羅俊傑插下第一根銀針。當時女子悶哼了一聲,脾氣變得很是不好。羅富貴心裏突然一沉,感覺很悶,非常不舒服。第二天,女子脾氣變得更不好了,而且臉上隱隱有煞氣,對羅富貴開始發脾氣。

羅富貴胸口沉悶感覺越強,腦袋也有些不清楚了。第三日,女子已經不和他親近,羅富貴左右無事,就去上工了。但當天下午在吃東西的時候,就出了事。

照他現在的話說,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他突然控制不了自己,好像發瘋似的。等到晚上回來,羅俊傑貼符後,他就不知道發生什麼。再醒過來的時候,就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幾名幹警先把他擡走了。

趙法醫在離開前,回頭看了我一眼,留在外的一雙眼睛,目光蘊含恨意…… 蘇紫萱謹慎的看了一眼那個男人,她又看了看樂天,發現樂天居然在向她使眼色,蘇紫萱就更加知道對方的實力深不可測了。

來到了北山,樂天給開車的女人指路,這個女人從樂天和蘇紫萱看上車之後就沒有說過一句話,也沒有和他們有任何的神色表情上的交流。

「車上不去了,只能走路。」樂天說道。

「你留在這裡!」

羅剎對開車的女人說道。

女人看了羅剎一眼,她點了點頭。

蘇紫萱和樂天下了車,羅剎也跟著下了車,三個人開始往北山上爬,一個小時后三個人站在陰火熾局的面前。

羅剎看著面前的這一片寸草不生的空地,他看起來很平靜。

「這裡已經要控制不住了,因為有不少的人在暗中攻擊這座陰火熾局。」樂天說道。

羅剎點了點頭。

「的確要控制不住了!」他淡淡的說道。

他四下看了看,樂天拉著蘇紫萱退後了幾步,他突然覺得這個羅剎好像要做什麼東西……

羅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又看了看樂天。

「你們退後吧。」

樂天幾乎是毫不猶豫的拉著蘇紫萱後退。

羅剎突然從懷中丟出了一張大網,樂天看到這張網他倒吸了一口冷氣,蘇紫萱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張大網,人力怎麼可能甩得出這麼大的網?

可是這張網不但被甩出去了,而且還特別的規整。

這張網直接罩住了這一片寸草不生的空地。

樂天驚訝的發現周圍的溫度突然降低了許多,陰火熾局的威力被壓了下來!

這怎麼可能?

這個人到底是什麼實力?

這張網是什麼東西?

「好了,有了這張網……這個陰火熾局至少還可以維持十年!」羅剎淡淡的說道。

「你不想進去看看嗎?據說這地下有一座帝王墓。」樂天問。

羅剎笑了笑。

「盜墓這種事我可沒有興趣。」他看了一眼樂天。

「可是我懷疑這裡面可能有帛簡。」樂天也看著他。

羅剎的眼中突然閃過一道光芒,看樂天的視線中也有了一絲若有所思。

「我知道施紫竹他們四個人偷了我的東西,那些東西就是為你偷的吧?你既然對帛簡這麼有興趣,我相信你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樂天繼續說道。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樂天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要和這個羅剎挑破那層窗戶紙嗎?

對方的手裡有暗部這個龐大的力量,這根本不可能是樂天一個人可以抵抗的。

羅剎笑了。

「我很好奇……為什麼你明明知道施紫竹偷了你的東西,你還要繼續教他們?」他問。

「因為我想與你合作。」樂天回答。

「哦?你有什麼資格與我合作?」羅剎彷彿根本不在意。

「施紫竹說過,你是一個很恐怖的人!我看出來了……與你合作等於與虎謀皮,但是我的四周都是群狼,與虎謀皮、與狼共舞我覺得沒有什麼區別。」樂天依舊很淡定的說道。

「哈哈……好!施紫竹說你是一個很奇怪的野生高手,我現在終於有點信了,你想不想進入暗部?」羅剎哈哈一笑。

「我女人不進去,我就不進去……我隨她。」樂天指了指蘇紫萱。

羅剎看了一眼蘇紫萱,他點了點頭。

「你拿什麼與我合作?」他正色的看著樂天。

樂天想了想。

「我認識三個對帛簡有興趣的高手,我和他們都達成了協議,如果他們得到了帛簡的消息,我可以幫忙,但是帛簡的照片我需要留一份,他們都答應我了!我可以和你分享這些照片……」他說道。

羅剎點點頭。

「那我需要付出什麼?」他問。

「你進入這座帝陵的時候……帶上我,或者我和別人進入的時候,暗部不要干擾我的行動,必要的時候……幫我滅了巫門。」樂天回答。

羅剎上下打量樂天。

「帶上你……你進入這裡有什麼目的?」

他也算看出來了,樂天的目的絕對不去帛簡。

「我的一個朋友受到了一種奇怪的詛咒,我猜測可能這座古墓裡面有破解的辦法!」樂天回答。

羅剎點了點頭。

「巫門……其實他們還有點用處,如果直接滅了,對我的損失很大……」他慢慢的說道。

「你想收了巫門?不可能……」樂天直視這羅剎。

「是嗎?你覺得不可能?即使對方是傳承悠久的巫門……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他們也沒有任何辦法。」

羅剎伸出手,他和樂天之間的一些細小的石頭突然開始震動,樂天退後一步,這些石頭突然直直的浮了起來,看起來這些石頭像是突然失重了一般。

「超能力者……」樂天驚訝的看著羅剎。

「哈哈!我的實力可不就僅僅是一點點超能力而已。」

羅剎微微一笑,伸出手突然握成了拳頭,這些細小的石塊突然合到了一起,變了一塊完整的石頭。

「咚!」

石頭直直的飛了出去,砸斷了一個大樹……

蘇紫萱看著這一幕,她突然感覺自己在這樣的力量面前是根本沒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怪不得施紫竹會說這個男人非常的恐怖。

很明顯樂天也驚到了。

「所以……巫門的事情不在合作的條件之內。」羅剎看著樂天。

樂天想了想。

「你會後悔的,巫門的危險也許超過了你的控制。」他說道。

「哈哈!我羅剎這一輩子,除了一件事後悔之外,還從來沒有後過悔!即使是那件事……最後證明我的做法也是最正確的!」羅剎完全不在乎樂天的警告。

「那好!巫門的事就不勞煩你出手了,但是我如果遇到了他們,我會出手現在消滅他們。」樂天退了一步。

「如果你有這個能力……你完全可以消滅他們!」羅剎滿不在乎的說道。

樂天不說話了,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該說的話都說了,該做的事都做了,該看的也都看了。

剩下的東西就只剩下了聽天命盡人事了。

羅剎又在他布下的那張網的四個角落各自擺上了一個石柱,在石柱的四周又擺上了一些看起來很奇怪的石頭,然後用泥土掩埋了起來。

樂天眯著眼睛看著他做這一切,對這個人的實力又認清了一層。 羅剎看了看樂天和蘇紫萱,他的臉上一直掛著一種很奇怪的笑意。

「祝我們合作愉快!另外……施紫竹他們就給你了!你回去和他們說……他們就是慶祝我們合作成功,我送你的禮物。」他說道。

蘇紫萱聽了心中非常不舒服,將自己的手下當做禮物?

樂天聽了倒是嘿嘿一笑。

「那就多謝了,有這四個人我還真的是挺順手的。」

羅剎點點頭。

樂天和蘇紫萱看著離開的車子,兩個人靜靜地站了很久。

「你說……這個傢伙是什麼意思?」蘇紫萱問樂天。

「不好說……不過這個人我們現在還真的是惹不起。」樂天回答。

「惹不起?我看你非常想惹一惹……」蘇紫萱看了樂天一眼。

「是嗎?那看起來我做的還是太明顯,居然連你這樣的傻妞就能看清楚我的意圖。」樂天笑呵呵地說道。

他招招手,示意兩個人回去再說。

蘇紫萱無語,兩個人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天色已經黑了。

「回家嗎?」她問。

「回吧……反正今晚應該也沒有什麼事。」樂天點點頭。

兩個人一拍即合,果斷的就下班了。

回到了海邊別墅,施紫竹晚飯已經做好了,看到樂天的車子回來,她馬上過來招呼樂天。

「這麼好?回家就有飯吃?」樂天笑呵呵的問。

「那能有什麼辦法,包子這小子回來就喊餓,也不知道他跟著徐老做什麼去了。」施紫竹笑著說道。

樂天點點頭。

蘇紫萱也下了車,幾個人走進了別墅。

「樂天哥!」

樂包喊道。

這小子幾天沒見到樂天,看起來親熱得很。

「喲呵?幾天沒見你小子好像有點什麼變化了。」樂天仔細地打量著樂包。

「是嗎?這個徐老怪是個老變態啊……天天折騰我,說什麼想學中醫就要先鍛煉自己的體質,我現在除了每天跟著他背誦各種藥物的名稱、產地、形狀、藥效……還要每天長跑兩公里!」樂包幽怨的說道。

「哦?是嗎?很好啊……」樂天點點頭。

樂包就是發發牢騷,其實跑步兩公里對他來說簡直是小意思,他可是純野生的,那可是天天在外面爬樹跳牆的主。

「樂天哥……」

顧小冷也跟著喊了一聲。

樂天看了她一眼,點點頭。

「跟著李光明學到了什麼?」他問了一句。

「唔……很多東西,蠻有意思的。」顧小冷回答。

她其實沒想到做實驗會這麼有意思,看著兩種普通的東西混合出現其他的成分,這種新奇感馬上吸引住了顧小冷。

李光明這傢伙還真的是一個做老師的料,他的教學方式既不老土有很有趣味,顧小冷現在每天都盼著下午去警局呢。

「樂天哥,我在警局裡面怎麼很少看到你啊?」顧小冷奇怪問。

「你能看到他還奇怪了呢。」蘇紫萱笑著回答。

「為什麼啊?」顧小冷問。

「因為你樂天哥一般只會去兩個地方,一個是我的辦公室,另一個就是解剖室!」蘇紫萱回答。

「瞎說,我不是還去局長辦公室了嗎?」樂天反駁。

「你可拉倒吧,哪次去局長辦公室你不是去打架的?」蘇紫萱笑著問。

樂天無語。

「解剖室?聽說那裡非常的恐怖啊……」顧小冷眨了眨眼好奇地問。

「對了,小冷你其實也可以去解剖室看看的,在那裡你可以更加直觀的了解人體的構造,甚至可以親自動手,這對於你學醫有很大的幫助。」樂天突然說道。

「是嗎?可以嗎?」

顧小冷下意識的看了看是蘇紫萱。

「這個你可別看我,法醫室我可管不著,你直接去找韓妮妮……」蘇紫萱搖搖頭笑著說道。

顧小冷點點頭,打算明天去問問。

「對了,你們四個一會吃完飯過來找我。」樂天看著施紫竹四人說道。

「是,老大。」施紫竹四人齊聲回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