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當丫頭真的到了周瑩瑩跟前的時候,並沒有真的動手要傷害周瑩瑩的意思!

“多好的一張臉啊!這麼多年,你養護的也相當的不錯,要是我跟你一樣長大了,估計也不會比你差的!還有這身材,這皮膚,也都是保護的不錯,簡直就跟我的一模一樣!”

丫頭伸出手,像是要撫摸周瑩瑩似的,只是這手還沒等下去呢,就被周偉光給推開了。

“滾開!離她遠點兒!”周偉光呵斥着丫頭,那傢伙的目的現在根本就已經很明顯了。

她不是不想傷害周瑩瑩,而是覺得周瑩瑩的身體即將變成自己的,要是真的有所損傷,最後傷害的還是自己,這樣確實不太划算!

只是,這想法成立的前提是周瑩瑩真的被她弄死,回頭還能成功的借屍還魂!真的不知道她是哪兒來的自信心,想的還真的是好呢!

“呵呵,保護的還挺周全的啊!你是不是對她有什麼意思啊!只是可惜啊,人家肚子裏剛沒的那個孩子可不是你的呢!”丫頭陰陽怪氣的說着,還特意用眼神朝着張昊天的方向看了兩眼,這意思基本上已經很明顯了。

周瑩瑩心裏咯噔一聲,心說自己想了很多辦法不讓張昊天知道的,現在丫頭不會說出自己心裏的祕密吧!

要是這件事兒真的被她給說出來了,那自己以後要怎麼面對張昊天?

此時張昊天還在和那個臭氣熏天的傢伙纏鬥,只是,當聽到丫頭這句話的時候,心裏也是一顫。

這是什麼意思?周瑩瑩真的懷孕了嗎?還有,和周偉光沒關係嗎?

之前周瑩瑩住在婦產科的病房裏就是事兒了,並且當時周瑩瑩說的話,完全是可以找護士證實的,但是張昊天並沒有那麼做,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想來,應該是太相信周瑩瑩,或者說,是不願意拆穿這個謊言吧。

本來張昊天都相信了周瑩瑩的,可現在,這丫頭這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還有,丫頭爲什麼會選擇在這個時候說這樣的話?

一時間,張昊天像是明白了什麼,但是又不知道自己想的是不是正確的,只能再次朝着那邊的方向探看。

然而,這會兒的張昊天並不是閒着沒事做的張昊天啊!那邊的那個臭氣熏天的傢伙還在尋找機會,也好收拾了張昊天。

眼看着張昊天分神了,那個臭氣熏天的傢伙心裏一喜,開心的朝着張昊天的心口上拍了那麼一下!

這一下相當的重,張昊天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那種感覺就像是把魂魄從身體裏生生的剝離出來一樣。

也正是因爲這一下,張昊天原地趔趄了幾下之後,最終還是倒在了地上,捂着心口,疼的要命。

周瑩瑩心裏擔心,看着張昊天這個樣子,幾乎想都不想的就衝着張昊天的方向衝了過去,在看到張昊天的臉色已經變得白紙一樣的時候,眼淚幾乎都要掉下來了,“你怎麼樣?你還好嗎?”

“我,我,我沒事。”張昊天勉強的說着,只是,不管是這個聲音還是表現,全都在說自己有事兒,並且還是相當嚴重的事兒!

“你,你,你……”周瑩瑩帶着哭腔說着,後面的話根本就沒辦法繼續說下去了。

還好意思說自己沒事兒呢,這能沒事兒嗎?

抽泣了兩聲之後,周瑩瑩小心的掀開張昊天的衣服,想看看剛纔被打的那一下到底有多麼的嚴重。

可還沒等真的看清楚呢,周瑩瑩就覺得身後有一股力氣,把她直接拽到了半空中!

“呵呵,別費勁了,你終究是我的!”丫頭壞笑着說着。

不管是什麼時候,這目的是不能改變的!之前就是爲了周瑩瑩的身體,現在也還是!

管他什麼欺騙不欺騙的,只要能讓自己重新回到人世間,就是最好的了!

丫頭這會兒也想明白了,隨便誰說什麼話,只要自己能達成自己的目的就可以了,其他的,自己完全可以不聽他們說什麼了。

尤其是張昊天,自己爲什麼還要聽他的話?之前自己就是太聽話了,從來就不忤逆他們的意思,纔會壓制住自己心裏的想法的,現在,別指望了!

一想到這些,丫頭再次奔着周瑩瑩的方向衝了過去,像是要抓住周瑩瑩一樣。

然而,現在這種時候,不管是張昊天還是周偉光,全都會保護好周瑩瑩的啊!

眼看着丫頭快要衝到周瑩瑩身後了,周偉光想都不想的就直接衝了上去,擋在了周瑩瑩的前面。

“看看,還真是幫忙呢!”丫頭再次引言怪氣的說着。

“要你管!”周偉光也沒什麼好氣兒了,這丫頭管的還真是多呢,有管着這些事兒的時間,就不能好好的想想自己的處境嗎?就不能做一些好事兒嗎?

“我爲什麼不能管?這身體很快就是我的了,要是換成是我,你還會對我這麼好嗎?”這次丫頭還衝着周偉光眨巴了幾下眼睛,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爲對這個周偉光有意思呢!

“滾開!你不會得逞的!”這些放在周偉光的眼睛裏,簡直是噁心到不能再噁心了!

這丫頭腦袋是怎麼發育的啊!總是想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但是就算是這樣,周偉光的腦袋裏還是出現了丫頭變成周瑩瑩的畫面,周偉光甚至都不敢繼續想下去了,只是覺得噁心。

張昊天這會兒多少恢復了一些,但是還是覺得心口難受,咬着牙看着那邊的臭氣熏天,心裏開始合計着,要是真的跟丫頭和這個臭氣熏天硬碰硬,肯定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

她們兩個全都是厲鬼,還是那種相當厲害的,怨念相當嚴重的,要是真的拼上去,估計自己的性命還有周瑩瑩周偉光的性命也全都要留在這裏了,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兒!

所以其實接下來要是想得到好處,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讓他們兩個重新打在一起。

一想到這些,張昊天伸手抹了抹嘴角,“呵呵,這事兒還真的是很有意思呢!我現在就很好奇啊,之前的那些話,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這本書當初真的是搞錯了嗎?”

張昊天這麼一說話,房間裏的人也好,鬼也罷,全都把目光暫時定在了他的身上,想知道他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爲什麼要這麼說。

“我覺得當年的事兒應該是真的,那本書真的是搞錯了,這才耽誤了丫頭的成長,哎,要是當年那本書沒搞錯的話,丫頭你現在也應該長得很好看吧!估計追求你的男人也要排隊排出去很遠吧!只是可惜啊,當初都是那本書的錯誤!

其實你所謂的補救,所謂的改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好不好! 打造功夫巨星 因爲那本書的目的也是周瑩瑩,你覺得你是他的對手嗎?你根本就不是的!

就算是你厲害,你有本事,你隱忍了這麼多年,可又能怎麼樣呢?人家不也是一樣嗎?所以啊,我奉勸你一句,回頭別跟人家爭搶了,這個根本你就不能成功的,別再到時候弄得你魂飛魄散,到時候,還什麼美好的新生活啊,就連你自己本身都不存在了!”

張昊天這話說的,明顯就是在挑事兒,並且張昊天沒對着那個臭氣熏天說,而是對着丫頭說的,因爲丫頭的情緒更加的不穩定,現在可以隨時再次激怒丫頭!

這話一出,不等丫頭做出迴應呢,那邊的臭氣熏天倒是先開口了,“一派胡言!我至於忽悠你嗎?真是的,我要的是你,不是那個什麼周瑩瑩!”

說這話的目的其實就是想告訴丫頭,自己是不會成爲她的對手的,還有,現在下手,各取所需,多好啊!

“真的呢嗎?那你當初爲什麼要鬧騰出那些謊言?”張昊天繼續抓住關鍵,不停的問着那邊的臭氣熏天。

這傢伙的謊言是肯定的了,只是,現在的區別就是,到底是當年的是謊話,還是現在說的是謊話,反正總有一個地方是說謊話了,或許真的抓出來了,這傢伙的可信度就徹底沒有了!

果然,丫頭的情緒就是很好被帶動,被張昊天這麼一說,丫頭的雙眼再次變得血紅,死死的盯着那邊的臭氣熏天。

“這一切都是你的錯!” 為什麼我又重生了 丫頭像是想明白了什麼似的,忽然又覺得是這個傢伙傷害了自己,不然,自己的人生也會變得相當的美好的!

臭氣熏天還想解釋,只是丫頭根本就不給她解釋的機會,直接張牙舞爪的衝了上去,跟那個傢伙纏鬥了起來。

此時張昊天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剛纔被打的那一下,現在也開始隱隱的疼。

但是沒辦法,現在不是治病療傷的時候,還是趕緊解決了面前的這鏈各個傢伙再說!

眼看着丫頭越戰越勇,張昊天真的是沒想到啊,原來丫頭的潛力這麼大!

也是到這時候張昊天才意識到,三叔當初留下丫頭給自己是個多麼明智的選擇!

事實上,如果不是丫頭被那個臭氣熏天給蠱惑了,現在就肯定會好好的在張昊天的身邊,幫着張昊天的,她的本事這麼大,根本就不會是其他鬼能匹敵的!

果然,不多會兒,原本還能佔上風的臭氣熏天,這會兒已經開始敗下陣來了。

“行了,你放了我,以後我肯定會給你好處的!”那傢伙開始討饒,希望丫頭可以放過她,還說給丫頭什麼什麼好處,然而,丫頭貌似根本就不稀罕什麼好處,甚至連半句話也都聽不進去了!

就這樣,丫頭緊緊地咬着牙,又加快了一些速度,直接就把那個臭氣熏天打的魂魄全散!

空氣中瞬間出現了很多的亮閃閃,看上去就像是小星星一樣,然而,所有人都知道,這可不是單純的小星星!

這些都是形成那個臭氣熏天的分子,每一天看上去很好看的亮閃閃,實際上都是怨念,執念,還有各種不好的東西,也正是這些東西,才讓那傢伙變得臭氣熏天的!

張昊天看了一會兒,意識到不好,趕緊喊着周瑩瑩和周偉光,“小心一些,不要讓這些東西飛出去!”

這些可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要是真的飛出去了,沾到什麼人的身上,回頭肯定是事兒!

周瑩瑩和周偉光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趕緊衝到門口,也就是他們剛纔破壞的結界入口,想着要如何抓住這些亮閃閃的東西。 第15章我都會幫你奪回來

簡梓佑走進姜家之前聽到了姜南初的這句話,勾唇輕蔑一笑,這條命是桐兒給的,自己的真愛就是桐兒,怎麼可能會後悔呢。

從姜家離開,兩人回到悅龍灣,陸司寒立刻就吩咐徐管家拿來了醫藥箱,姜南初的手腕被潘曉曼抓開了好幾道血痕。

陸司寒看著很心疼,一邊為姜南初吹氣,一邊上藥水,已經蟄伏這麼多年,此刻暴露自己的實力並不是最佳時候,陸司寒只能在委屈姜南初一段時間。

「這點小傷沒什麼大不了的,潘曉曼被我抓的更厲害,而且還扇了兩個巴掌,我猜她明天臉頰都是腫的。」

陸司寒聽到姜南初這麼說,上藥的力氣重了幾分。

「哎呀,疼疼疼,你輕一點!」

姜南初痛的哼哼,這話只要稍微一聯想就覺得十分曖昧。

「不是說沒什麼大不了的嗎,下次你要是敢再和別人動手,我第一個饒不了你。」陸司寒嘴上是這麼說,但手上的力氣又輕了起來,自己也是擔心她下次沒那麼好的運氣,和別人打架吃了虧。

擁有一個比自己大八歲的未婚夫是一種什麼體驗,姜南初只感覺多了一個爸爸,感受到了父愛!

「我下次不會那麼衝動了,我還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司寒,你知道D.E集團的總裁嗎?」

陸司寒上藥的手停頓了幾秒,眸子微眯。

「我猜你也不知道,那可是一個大人物,不過呢,我是真的好感謝他。」

「哦?難道你認識他?」

陸司寒饒有興緻的問。

「我一個藝術系的窮學生怎麼可能認識那種高大上的人物呢,我是聽姜國峰和徐美慧說起,他們得罪了D.E集團的總裁,幾天時間虧了好多錢,想想我就覺得解氣!」

「如果D.E集團是看上你了,替你出氣,但是要求以身相許,你願意嗎?」

姜南初聽到這個問題,表情嚴肅起來,抬起手指戳了戳陸司寒的額頭。

站在一旁的徐管家看到姜南初這個動作,一顆心提了上來,南初小姐膽子也太大了,怎麼敢對先生做這種動作,這是大不敬。

「陸司寒,你把我當做什麼人了,先不管我和那位大總裁根本不認識,就算認識我也已經是你的未婚妻了,我們應該對彼此保持忠誠,只要你不做對不起我的事情,我就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陸司寒一顆心就這麼驀然柔軟了下來,俯身靠近姜南初,在她的耳邊說了一句話。

「所有屬於你的,我都會幫你奪回來。」

「哎呦,耳朵好癢呀,你在說什麼呢?」姜南初咯咯笑著說。

「以後你就懂了。」

陸司寒為姜南初上好葯,摸了摸她的頭髮,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看了眼來電顯示是沈承,陸司寒走到一旁接通電話。

「先生,簡梓佑目前正在集團會議室內要求見您,他是為了姜氏,以及簡氏地皮的事情來的,我已經說過您不會見任何人,但是他不肯走。」

「好,我去會會他。」 然而,那些都是細沙一樣的,哪兒就能輕易的被抓住啊!

周瑩瑩和周偉光着急到不行,這種事兒,從前也沒經歷過,哪兒就有什麼好的辦法解決啊!

就在這時候,已經勝利的丫頭慢慢的從半空中落了下來,恢復到了以前天真可愛小女孩的樣子,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三個人,那樣子就好像是在問他們爲什麼在這裏一樣。

張昊天看着丫頭,定了定心神,朝着丫頭的方向走了過去。

周瑩瑩看到張昊天這麼做,趕緊提醒張昊天要小心,丫頭現在還很危險,要是靠近了,還不知道要做出什麼事兒呢,萬一要是再傷害了張昊天,那這事兒就不好辦了!

可張昊天根本就不聽周瑩瑩的話,還衝着周瑩瑩輕輕地擺了擺手,那意思就是在告訴周瑩瑩,沒事兒的,放心好了,肯定沒事兒的!

周瑩瑩心裏擔心,但是這會兒那些亮閃閃的東西也已經到了近前了,周瑩瑩分身乏術,只能暫時捨棄張昊天那邊,跟周偉光一起,小心的收集着那些亮閃閃的東西。

眼看着張昊天離着自己越來越近,丫頭好奇的歪了歪腦袋,像是要對張昊天說什麼,可終究還是沒開口。

“我知道,這一切都不是你的錯,你就是心理太單純了,纔會被利用的,那傢伙就喜歡操縱你這樣的,因爲你單純,因爲你沒經歷過很多的事兒,你比較好騙。”張昊天輕柔的解釋着,語氣輕微的簡直就像是真的再哄小孩子。

丫頭的臉上多少出現了一些動容,像是十分贊同張昊天的話一樣。

張昊天看着丫頭多少有些反應了,也知道自己說的話起了作用了,繼續小心翼翼的往下說,“所以,你是可以回頭的,只要你想,其實我們還是很歡迎你的。”

這話說的要多誠懇就有多誠懇,只是,張昊天這些話根本就不是出於真心。

還什麼迴歸大家,別指望了!這麼危險的一隻鬼,估計換了是誰,誰也不能繼續養着下去了,現在不過就是緩兵之計,希望丫頭可以安靜的回到骨灰罈裏,再之後的事兒,就由不得她了!

丫頭顯然也知道這一點,在她看來,不管張昊天這話是真的還是假的,自己都會不去了,還有,剛纔收拾那個傢伙用掉了自己的全部力氣,甚至還用掉了自己的一部分魂魄,自己的時間也不多了,還有什麼意思呢?

看着張昊天,又看了看那邊的周瑩瑩和周偉光,丫頭再次慢慢的漂浮了起來,張開大嘴,對着房間裏一頓吸。

張昊天,周瑩瑩還有周偉光開始還小心的堤防,不知道丫頭接下來會做什麼事兒,要是她還是不肯放棄執念,那接下來,可就要惡戰了!

然而,丫頭吸的並不是其他的,而是那些亮閃閃的東西!

開始的速度還很慢,只有其中一部分亮閃閃的東西被丫頭吸收了過去,但是很快的,那些亮閃閃東西,就飛速的朝着丫頭的嘴巴衝了過去!

張昊天,周瑩瑩,還有周偉光看到這一幕直接驚呆了。

這樣的穿越你hold的住嗎 天啊!丫頭這是想幹什麼啊!這是要把那些不好的東西全都收集起來嗎?

可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後果會是什麼樣的?

想來,要是丫頭打算通過這種方法提高自己的本事,那她想的還真是少呢!

就不說那些東西到底是好的還是壞的,就說她能不能融合掉那些東西,這個就是一件相當大的事兒了!

那些東西就算是再厲害,丫頭要是融合不掉,吸收進去之後,也會變成有毒的東西,所以這麼做與其說是想提高自己的能力,倒不如說是在自殺!

周瑩瑩看着丫頭這個樣子心裏也相當的擔心,雖然丫頭做了很多的壞事兒,甚至還傷害過人,串通了李不忘來做一些壞事兒,但是本質上丫頭並不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壞鬼,爲什麼要這麼想不開啊!

就在三個人想着這些的時候,房間裏原本散落的到處都是的那些亮閃閃的東西,基本上已經被丫頭吸收的乾乾淨淨的了,要說還剩下什麼,也就只剩下周瑩瑩和周偉光剛纔抓住的那些了。

眼看着丫頭的臉色越來越差勁,越來越發黑,周瑩瑩和周偉光,再就是張昊天,直接就明白了,丫頭根本就融合不了那些東西,並且現在丫頭隨時可能被那些東西鬧的魂飛魄散!

“你要是想魂飛魄散,大可以不用聽我說的話,但是你要是想要繼續保留魂魄,最好趕緊把那些東西吐出來。”張昊天看着臉色越來越黑的丫頭,心裏也開始糾結。

就不說其他的,就說丫頭是三叔的遺物,就這一點,自己就必須好好的照顧着!現在要是丫頭就這麼魂飛魄散了,回頭自己見到了三叔的鬼魂,自己要怎麼跟三叔交代?

還有,丫頭你本來就是周家的孩子,要是就這麼沒了,回頭自己又怎麼跟周家的人說?

還有,雖然自己不想養着丫頭這隻鬼了,但是也不至於讓她魂飛魄散啊!直接送走了進輪迴也就是了。

然而,丫頭顯然沒有要吐出來的意思,看了看身邊的張昊天他們,微微的扯了扯嘴角,“我想明白了,我早就不是那個身體的了,更不是那個人了,就算是我重新回到人世間,也還是不能很好的和正常人相處,和正常人一樣,甚至有可能必須長時間生活在黑暗當中。

與其這樣,我還不如不要了,還不如做鬼來的自在了!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至於投胎什麼的,我也不打算了,我做鬼都很失敗了,還去做人?不敢想啊!再說了,人世間有什麼好的,我太累了,所以就當我用這種方法跟你們道歉了,也算是感謝你們這麼長時間的照顧。”

這些話說完,丫頭的臉色更加差勁了,黑的簡直就像是抹了一層鍋底灰了。

周瑩瑩還想再說一些什麼話的,可這會兒,丫頭根本就已經沒辦法聽進去了,衝着周瑩瑩微微一笑之後,就這麼消失不見了。

隨着丫頭的消失,周瑩瑩的眼淚終於忍不住了。

或許在這之前,周瑩瑩和丫頭並沒有什麼太多的感情,甚至在見到丫頭之前,周瑩瑩都已經不記得自己還有這麼一個姐妹了,並且在之前,周瑩瑩還相當的堤防丫頭,覺得她就是個危險,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做出傷害自己的事兒來。

但是現在這一刻,周瑩瑩沒有了更多的想法,有的只是丫頭爲了救自己,周偉光,張昊天,甚至更多的人,犧牲了自己。

她這是屬於魂飛魄散了,根本就沒有所謂的轉世投胎,所以……

周瑩瑩不敢繼續想下去,眼淚已經不由自主的掉了下來了。

原本週瑩瑩就是剛做完手術,身體虛弱的不行,剛纔又這麼一折騰,現在更是雙腳發軟,還沒等怎樣呢,就開始搖晃起來,像是隨時可能摔在地上一樣。

張昊天和周偉光不約而同的伸手去扶周瑩瑩,但是當兩個人全都覺得尷尬的時候,張昊天自動放開了手,“那個,你送她去臥室休息吧。”

周偉光稍稍一遲疑,張昊天就已經鬆開了手,起身幾不可聞的嘆氣之後,轉身離開了周瑩瑩的家。

目送着張昊天離開,周偉光又看了周瑩瑩一眼,想要說些什麼的,但是這會兒周瑩瑩根本就沒什麼心情聽了,直接衝着周偉光揮了揮手,“行了,別管他了,還是先扶我進去好了。”

現在這種時候,傷心難過還來不及呢,哪兒就還有時間想更多?

周偉光按照周瑩瑩的要求把她送回到房間裏,在確定周瑩瑩沒什麼大事兒之後,轉身出了房間,開始在房間裏“大掃除”,避免再有那些“不乾淨”的東西剩下,那些東西可不是什麼好東西,要是真的留在周瑩瑩家裏,或者是跟着空氣散播出去,那就不是愛好辦了!

張昊天在離開周瑩瑩家裏之後,心裏總覺得各種不舒服。

今天這事兒,如果當時不是周瑩瑩打錯了電話,估計到場的就應該是周偉光先了,他會怎麼處理今天的事兒?

想來想去,張昊天又把重點落在了周偉光和周瑩瑩的身上。

剛纔周偉光伸手去扶周瑩瑩時候的樣子,絕對比自己還要着急,看的出來,周偉光肯定也是對周瑩瑩有意思的,不然爲什麼那種下意識的動作那麼快?

只是,自己爲什麼會介意這些?按說他們兩個要是真的好上了,那自己應該替他們開心纔是啊,爲什麼會覺得心裏悶悶的?

還有,貌似自己喜歡的一直都是夏小沫吧,可爲什麼今天自己眼看着最後剩下的夏小沫魂飛魄散,自己心裏無悲無喜,竟然沒什麼感覺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