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我的心中竟然生出了一種油然的失落感,這一種失落感是伴隨着錦軒做這一件事而產生的。也許,在我的內心深刻,是希望錦軒得到家人的認可的吧,不過我明明知道,這些對我來說是那麼的不可能。

“錦軒,屍城是出了什麼事情嗎?”其實,我也想替錦軒分擔一些他的負擔,可是我也知道錦軒是什麼都不會告訴我的。

果然這樣,得到的是錦軒的否定的答案,“沒事的……你在這裏乖乖的……女人,照顧好自己,照顧好我們的兒子……”

一個冰涼的吻再次的襲來,而這一次卻是我落淚了。

眼角滴落下來點點的淚水,爲什麼他寧願把什麼事情都埋藏在心裏面,也不願意把事情告訴我呢?是不相信還是爲我考慮,怕我擔心?

我擦了擦眼角的淚水,想要出去……看看老爸老媽奶奶他們三個到底是遺忘掉了些什麼事情,可是就當我想要打開我的屋門的那一刻,我聽到奶奶對老爸老媽說着,“遙遙她爸媽,最近我總是做噩夢,夢中她爺爺總是督促我,說遙遙命中的劫難來了……要我們好好的保護遙遙……”

“媽,可您說,我們要怎麼做啊?”老媽十分着急的說着,我在心裏想着,莫非現在他們正在討論的事情,就是奶奶這一次來我家的目的?

可是,爲什麼我聽不明白他們在說些什麼呢?奶奶說爺爺總是給她託夢,說是我的劫難來了,可是我有什麼劫難啊?

怎麼我自己都不知道呢?而且我現在這不是活的好好的嗎,壓根都沒出什麼事啊!

這麼多年以來,奶奶一直很是思念爺爺,可能是因爲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緣故,所以奶奶纔會夢到爺爺吧。

我可不相信爺爺的什麼託夢,既然這事和我有着莫大的關係,爺爺卻怎麼不把這個夢託給我呢?從小到大,我和爺爺的關係是那般的親密,我可是他最疼愛的寶貝孫女。

“老爸、老媽、奶奶,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我剛剛在我的屋子都聽到了,可是你們……看我,現在多好,哪裏會像是有什麼劫難的樣子?”我快速的打開門,然後來到了他們三個的身邊。

奶奶一把拉住我的手,將我擁入她的懷中,好好的抱了我一下,然後鄭重其事的問了我一個問題,“丫頭,你現在有沒有和男人那個?”

奶奶上來就問了我這麼一個直白的問題,愣是讓我差一點沒有緩過神來。我假意咳嗽了幾下,“奶奶,你這是什麼意思?”

其實,對於奶奶的問題,我不是不明白。實在是我不敢去往那個地方想,怎麼會突然問我這樣的問題呢?而且現在老爸和老媽還在一邊,我多多少少會覺得不好意思。

瞬間,我的耳朵從耳廓一直紅到了耳根……

“丫頭,奶奶的意思就是你到底有沒有被男的輕薄?你的清白現在還在不在?”奶奶重新說了一遍,這無疑已經印證了我的答案。

果然就像是我所想的那樣,奶奶的意思就是這般的直白。

“遙遙,你奶奶問你話呢,快說!這事對我們來說十分重要……”老媽也突然加入了這個行列之中,她的神情看起來也有點不自然。

甚至我說的這個答案對她們來說,是那麼的重要。

我原本打算把有關錦軒的事情說出來,他們現在肯定是已經忘記錦軒了。我再說的時候肯定也不會透露錦軒真正的身份,只說他是我現在的男朋友罷了……而且我還想把我們兩個已經有過了肌膚之親的事情告訴她們。

但是,我轉念一想,老媽老媽奶奶都是那種十分傳統甚至還有點保守的人,我這麼說真的害怕她們會有點想不開,而且錦軒現在又不在這裏,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再會出現,真正到了這個時候,我竟一瞬間不想讓她們知道錦軒了。

“奶奶、媽,你們在說什麼呢!我當然……沒……沒有啊!你們把我看成什麼人了?我現在還是單身呢……”說謊話的時候,總覺得怪怪的。

每當對自己的親人說謊話的時候,心裏便會有一種深深的負罪感,甚至這一種負罪感深深的折磨着我。

可是,既然現在我都已經選擇了這一條路,那麼我必須繼續下去。

“那就好,那就好……這說明,遙遙的災難還沒有到來,我們只要是去做,還是會有所補救的,希望這一切都順利,遙遙她爺爺你可一定要保佑我們啊!”

當奶奶聽到我這麼說的時候,很是興奮。

只要她開心了,我的心情也自然會好。

其實有的時候,說些謊話能怎麼樣呢?這不過是一些善意的謊言吧,我們在很多時候,都會不得已做出這樣那樣的事情來,但是如果我們的出發點是好的,我們是爲了我們身邊的人着想的,那麼這一切的事情便是值得的。

“奶奶,你們這是要做什麼?你們是在擔心我會在外面不潔身自好嗎?我發誓,我並沒有……”我承認自己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好姑娘,對於男女關係我一向遲鈍……在遇到錦軒之前,我真的沒有交往過任何一個男生。

“丫頭,奶奶這次來是接你會鄉下去的……我要爲你破了這個劫纔是,不然我就對不起你地下的爺爺。”奶奶的眼睛裏面含着淚花,看到她這般難過,我的心中自然不是滋味。

打小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對他們兩個的感情自然深厚的不用說。身爲晚輩,看到奶奶這般落淚,我心中自然十分不忍心。

我本來打算今兒沒什麼事就回學校去的,可是奶奶來了……而且現在她又提出了這樣的要求,我實在是不忍心拒絕。

況且奶奶是真心爲我好的,我也想知道奶奶所說的我身上的這個劫……到底是什麼?而奶奶又會怎麼樣爲我破除我身上的這個劫?

猛然間,我想起了小時候我在院子裏面一個人乘涼,而奶奶則是爺爺在屋子裏面說話,我一個人閒的無聊,便偷偷的趴到了窗戶上,然後偷聽爺爺奶奶的談話。

“她爺爺,你給咱寶貝孫女算一卦吧!”

“好……”

“這卦象怎麼說?”

“凶兆,丫頭二十年後會遭遇一大劫,很可能會……”

“會怎樣?”

“不好說……”

爺爺奶奶的話,我當時並沒有放在心上,也許奶奶所說的這個事,我身上的這個劫,就和二十年前爺爺爲我卜的那一場卦有着很大的關係。 辭別了老爸、老媽,我便和奶奶踏上了回老家的路。

大巴車順着蜿蜒的山路,左拐右拐的,總算是回到了我的老家。我們村子很是偏僻,也許現在的你們都不曾聽過有這樣一個名字“月牙村”,自從我長大以後,真的很少很少來這裏了。

就算是過年的時候,自從爺爺過世之後,老爸和老媽便會把奶奶提前接到我城裏的家中一起過年。長大之後,我很少來這月牙村,因爲奶奶說,待我長大十八歲之後,命數便和這裏的風水犯衝,如果我在這邊,會不斷的生病。

我似乎也明白爲什麼我長大之後,爸媽便也不想讓我來這裏了,而想奶奶的時候,都是奶奶去我家看來看我。

可是,這一次,奶奶竟然主動要求讓我來這裏……真是有點不可思議,莫不是奶奶爲了幫我解了那個劫,便不顧我和這裏犯衝這事了?

“奶奶,我和這裏風水犯衝,萬一總生病怎麼辦?”我小聲的問着奶奶,自從進入了這村子之後,我便感覺這裏四處透着一點詭異。

這裏明明就是小的時候生活的地方啊,可是曾經的那一份熟悉感,卻有點蕩然無存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內心說不出來的恐懼。

“生病也比沒了命好,丫頭,你要知道,奶奶不管怎樣,都會保全你。”不知道爲什麼,我在聽到奶奶這句話的時候,心中有着一種說不出來的慨慷激昂來。

魔卡諸天 奶奶是最疼愛我的人,她對我的好絕對不亞於顧之寒和錦軒,或許這根本都無法相比。我相信奶奶,因爲奶奶的道行絕對不低於爺爺和顧爺爺,或許她真的有辦法幫我解了我身上的劫吧,就算我現在壓根都不知道這個所謂的劫難究竟是一個什麼東西。

“奶奶……咱們村子,怎麼越發的古怪了?”我一直緊緊的跟在奶奶的身後,不知道爲什麼,那一種莫名的恐懼一直盤旋在我的心間,久久的揮之不去。

我對奶奶簡直是寸步不離,時刻和奶奶保持着一個十分親密的距離。

“你這丫頭,不要亂說……”不知怎麼的,奶奶來到村裏之後,也變得越發古怪。

霸寵小助理:總裁大人在隔壁 這還是那個一向一來喜歡嘻嘻哈哈的奶奶媽?怎麼她的神情也是這般的嚴肅呢?或者我們村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可是如果真的有什麼事,爲什麼奶奶還要一直執意住在這裏呢?

老爸和老媽曾經一直規勸奶奶和我們一起住到城裏去,畢竟村裏也沒了地,奶奶一個人過活,和我們在一起多好?

可是不管老爸老媽怎麼規勸,奶奶就是不聽。非要一個人繼續留在這月牙村,說是這裏有着她要守護的東西……

奶奶要守護月牙村的什麼?奶奶又不是村長,什麼事還用的着奶奶這麼大年紀的一個老太太嗎?

況且奶奶的身子一年不如一年,就算曾經身子骨很硬朗,可是卻抵不過這光陰似箭,歲月流年。

有的時候,我總是在想,時間你可以慢一點走嗎,因爲我不想看到我最親愛的奶奶越來越老,甚至我真的不敢想象奶奶也會像爺爺一樣,有離開我的那麼一天。

可是,時間不會等人,時間並不可能聽我的話……我只能好好的珍惜和奶奶在一起的日子,儘可能的少讓奶奶爲我操心。

“奶奶,我們村子那月牙灣還在不在啊?我好想去看看……”既然都已經回到了村子,怎麼可以不去月牙灣看看呢?

說起我們月牙村,名字的由來正是從月牙灣得來的。因爲在我們的村裏的最北面,有一灣,形狀就像是月牙一樣。而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這月牙灣中的水一邊清澈見底,而另外一邊終年混沌不堪,就像是這裏面有着什麼不知的東西一般。

這麼久以來,都未曾有人知道這其中的奧祕,就連市裏省裏都曾經來過好多好多的專家,但是這些專家也沒有研究出來一個理所應當。

我們這一羣小夥伴並沒有覺得這月牙灣有什麼奇怪的,因爲水比較淺,我們小時候經常跳下去洗澡,有的時候還會捉魚摸蝦,但是……這都曾是記憶之中的事情了,這種詩意快樂的生活自從我長大之後就再也不曾享受過了。

都市全能系統 所以,既然這一次來了村子,自然要去那個曾經給我留下過深刻印象的地方去,畢竟那裏有着我童年的最美好的回憶。

可是奶奶的一番話,卻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不能去,先回家……”說完,便拉着我快速的向家的方向走去。

奶奶是小腳,本來走路不是很快的。但是當我提到月牙灣的時候,奶奶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像是拼命的不讓我說起有關那個地方的所有的事情。

莫非,在我回到城裏的這一段時間,發生了一些我所不知道的事情嗎?我本想問奶奶的,可是卻不知道怎麼開口。

況且,就算我問了,奶奶可能也不會告訴我吧。

不一會,就已經來到了奶奶家……熟悉的大門,還是小時候的那個樣子。木質的有點泛黃,上面各自安着一個雄獅子的鐵環,在大門的兩側也各自安了兩個水泥混合土製成的石獅子。

我還隱約記得,小的時候,我不是很老實,總是喜歡一個人趁着奶奶不注意的時候爬到石獅子上面去玩,可是每次都奶奶看到都會痛打一頓。

導致後來,我再也不敢這麼做了。

爺爺告訴我,這石獅子是神,不可褻瀆……當時的我似懂非懂,而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了爺爺所說的話。

這石獅子是鎮家宅的,萬萬不能動……而且每逢過年過節七月十四八月十五的,都需要點燃香燭、擺好祭品、燒點紙錢來祭奠。

用爺爺的話來說,這叫做“擺祭”,對於這祭品的東西也都是十分講究的。非得是活雞活魚不可,而且雞必須是笨雞,還是那種從未下過雞蛋的笨雞,而魚則必須是紅色的鯉魚,這本不多見,可是在我們的月牙灣中卻正好有這紅色的鯉魚。

“奶奶,我們家的石獅子,怎麼感覺怪怪的?”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這石獅子,感覺這石獅子之中多了一分戾氣,而不是小時候給我的那種威嚴感。

“丫頭,莫要胡說!”奶奶聽罷我的話,竟然雙手合十,給那石獅子像是在祈禱什麼……也許是說,什麼小孫女不懂事,還要請石獅子大人不要見怪什麼的。

曾經的時候,我反正聽爺爺這麼說過,所以就會這樣想。

奶奶的嘴裏還在敘敘唸叨着什麼,我聽不真切,索性一個人徑直走進了大院。

這一趟來奶奶家,我總體感覺這裏充滿了一種陰氣……本來,是不該會有這感覺的,畢竟奶奶是道婆婆,是專門和這邪祟陰氣作鬥爭的,這裏再怎麼也不會給人一種陰氣森森的感覺啊!

可是,明明給人那種徹骨的寒意,我絕對不會感覺錯了……我很冷很冷,像是那一陣陰風就能吹進我的骨頭縫中一樣。

“媽媽,我……不舒服……”肚子裏面的小鬼竟然和我說話了。

熙久,已經好久和我說話了。我曾問過錦軒,是不是熙久出什麼意外了?怎麼這麼久不和我說話呢?錦軒告訴我,熙久需要在我的肚中閉關修煉,所以每隔一段時間的時候,就會安靜沉默一段日子。

這就像是蛇冬眠一般……當時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寶貝,你怎麼了?哪裏不舒服?”我小聲的和肚子裏面的小鬼交流着,奶奶還在外面祭拜石獅子,所以還沒有進屋子。

不過,我依舊十分小心,生怕會被奶奶發現我的不正常來……

我懷鬼胎這事,絕對不能告訴奶奶。不然的話,憑藉奶奶的脾氣,她定然會不計一切代價的幫我把肚子裏面的鬼胎除掉。

可是,熙久是我的孩子,我對他由原來的憎恨、厭惡,已經開始慢慢轉變爲了關愛……我捨不得他,就像捨不得錦軒一樣。

他是我和錦軒共同的孩子,是我們愛情的結晶,將來,我想看着他出生,看着他和他的爸爸一樣成爲冥界的翹楚!

“姐姐媽媽,我也不舒服……”就當我還在糾結熙久的問題的時候,我書包裏面的玩偶,花芽的魂魄也悄悄的對我說了起來……

“花芽,你怎麼了?”我連聲安慰着花芽,又要照顧一邊的熙久,簡直都快要忙的一個腦袋兩個大了。

突然我想起了顧之寒曾經給過我的一個東西,一個鎮陰符,這符咒雖然爲鎮陰符咒,但是因爲經過了特殊的處理,對花芽和熙久這兩個小鬼是沒有害處的。

所以,我便把符咒放在了我的肚皮上一個,另外一張貼在了玩偶的身上,這樣一來可以暫時抑制他們兩個的這種不舒服。

果然,奏效了!

奶奶也在這個時候進來了,真是時候,幸好熙久和花芽都昏睡了過去,不然非得被奶奶發現不可。

也算是有驚無險,我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遙遙她奶,不好了,不好了……”一陣響亮的聲音傳來,很熟悉,難道是兒時我經常去偷她家花的大壯奶奶?

等到她走進來的時候,我定睛一看,果然是大壯奶奶……她火急火燎的,難不成出了什麼事?

我明白,凡是來找我奶奶的,肯定有詭異之事發生…… 大壯奶奶猛然間看到我,很是驚訝。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我的身上,用一種我讀不懂的眼神在一直看着我。

“遙遙她奶,這是遙遙那丫頭吧?想不到,都已經這麼大了……哎!可憐我的大壯……”大壯奶奶長長嘆了一口氣,然後便把話題從我的身上引到了大壯的身上。

“是啊,這是遙遙……”奶奶在一邊介紹着我。

“大壯奶奶,大壯現在還在讀書還是在工作啊?” 穿越異世獵攻記 其實,大壯奶奶姓李,可是因爲自小我和大壯的關係很不錯,可是後來我去了城裏之後,便斷了和他之間的聯繫。

這一次再見到李奶奶的時候,我首先想到的便是大壯,所以也一直喊她爲大壯奶奶……不過這也是我們這邊對老人家的一種稱呼,一般都是都是喊他們孩子們的名字……

像是別人喊我奶奶的時候,都是喊遙遙她奶,愛民他娘,當然,愛民是我老爸的名字……

“大壯……”李奶奶再次陷入了一種沉默之中,是不是我說錯什麼話了嗎?

這個時候,奶奶一把拉過我,然後問着李奶奶,“這事以後再說,你不是說有什麼急事嗎?是不是小寶又出了什麼事情?”

聽奶奶的意思,看來這個小寶已經出過不止一次兩次的事情了,而且恐怕李奶奶過來找奶奶,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情了……

這個小寶,是誰呢?

奶奶本來是想讓我一個人呆在家裏的,可是我非要鬧騰着和奶奶一塊去李奶奶家,畢竟,我也想要親眼見識一下奶奶的厲害!

李奶奶家和我家距離不太遠,只走了兩分鐘的路程就到了。但是,當到了李奶奶的家裏的時候,我感受到了比我奶奶家還要陰森恐怖的一種氣息來。

直覺告訴我,這裏不乾淨!肯定有惡靈,而且想必這惡靈還是一個十分厲害的傢伙。奶奶想必都已經來過這裏好多次了,可是仍然不能把那個惡靈完全出去,也許這事一定十分棘手。

我瑟瑟的躲到了奶奶的身後,我感覺在我的身邊,有一個十分可怕的東西在看着我……

“咯咯……咯咯……”一陣嬰孩一般的笑聲傳來,聽起來分明是一個小孩子,可是這裏面卻透露出來太多的詭異。

我扭頭一看,發現在西屋的門檻上,正坐着一個小娃娃,想必剛纔的笑聲是從他的口中傳出來的。

難道,這就是李奶奶口中的小寶?

“遙遙她奶啊,求求你救救我們家小寶吧!我給你跪下來了……”李奶奶看起來是那般的傷心,我招呼那個可愛的小娃娃過來。

那個叫做小寶的小男孩看起來不過三四歲的樣子,長得也十分討喜,我對他不知道怎麼的心裏有着一種油然的說不出來的喜歡。也許是我因爲現在肚子裏面懷着熙久,會母愛氾濫吧……

小傢伙甩着胳膊就找我過來了,然後在我的懷中磨蹭着……我認真的看着我懷中的這個像是陶瓷一般的小娃娃,他沒有一點生病的樣子啊,而且除了剛纔他笑起來的時候嚇了我一條之外,我實在是看不出小寶有什麼異常來啊。

“奶奶,這小寶是?”李奶奶的兒子兒媳在很早的時候就死了,家裏也只有大壯這麼一個孫子。現在我的面前又出來一個小寶,莫非這小寶是大壯的兒子?

“是的,這小寶是我的重孫子,也是大壯留在這個世界上的根兒,是我們家的根……不管怎麼樣,我一定得保護我我的小曾孫,就算豁出去我這一條老命,也要這麼做!”李奶奶說這話的時候,語氣是那般的堅決。

大壯留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根……李奶奶這話的言外之意就是大壯現在死了嗎?

當時我並沒有直接問出口,而是後來奶奶告訴我,大壯在結婚的第二天就死了……而恰巧大壯的妻子隔了一個星期就有了身孕,後來生下了小寶……

可是,在生下小寶沒多久的時候,大壯的媳婦卻失蹤了……後來,小寶便一直由李奶奶一個人照顧着。

突然,我懷中的小寶像是瘋了一般……他的眼睛開始變綠,而且臉上開始出現一種不符合他這個年紀該有的神色。

我嚇得一下子跑到了奶奶的身後,遠離了這個可怕的小鬼。

“奶奶,小寶這到底是怎麼了?”面對突然轉變的小寶,我的確有點措手不及。

奶奶不緊不慢的拿起了一道符紙,然後將那符紙貼到了小寶的天靈蓋上。立刻,小寶綠色的眼睛開始閉上,他瘋狂揮舞的四肢也開始慢慢的靜止下來,他莫非是被某種鬼物控制了嗎?

小寶不過是一個可憐的小孩子罷了,到底是什麼樣子的鬼物想要害他?

“小寶的身子已經被那鬼物侵佔了,因爲他只有三歲,當鬼物第十次上他的身的時候,他必回必死無疑!”奶奶小聲的說着,不時還發出一種感嘆的氣息。

這事李奶奶也是早就知道的,甚至她一直在注意着小寶的每一次變化,細心的數着……李奶奶一直在求奶奶,這事不是奶奶不想救,而是奶奶根本無法救。

因爲,奶奶找不到究竟是哪個鬼在作怪……而且,奶奶一直問李奶奶到底有沒有做過什麼虧心事,或者得罪過什麼人,奶奶本想是從這兩個方面下手開始調查的,然後最終李奶奶卻什麼都不說。

莫非是李奶奶在隱瞞着什麼事情嗎?

救小寶說來簡單,但是又不簡單……只要找到了那個鬼,只需要將小寶的三滴血滴到她的魂魄上,奶奶便可以到時候用術法來對付那鬼,讓那鬼魂飛魄散了。

現在小寶已經和那鬼物二者合二爲一了,奶奶實在是沒有什麼別的辦法……如果想要殺了那鬼物,那麼小寶也便會死。

這中間要是能夠有一個兩全之策,該會有多麼好啊!

“遙遙她奶,我們村子只有依靠你了……除了你,我實在是想不到其他人還可以救我們家小寶。我求求你,這已經是是第九次了,再有一次,我們小寶……命都會沒了啊!”李奶奶的樣子特別傷心,但是我卻感覺她的神情之中有着一種不自在。

“大壯奶奶,你起來……我也想要救小寶,可是我卻無法找出那女鬼……不管我用盡什麼辦法,那女鬼會在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也許能夠救大壯的,只有你了……”聽完奶奶的話,我自然知道那鬼物不是一般的狡猾、厲害!可是,同時我又有點不明白奶奶的話,爲什麼她會說現在能夠救小寶的只有大壯奶奶自己呢?

大壯奶奶不就是一個普通人嗎,就連奶奶都做不到的事情,她怎麼會做到呢?

“我……怎麼能救小寶?如果可以用我的命換小寶的命,我自然是願意的……除此之外,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了。”李奶奶的眼神有點閃躲,我感覺她彷彿在隱瞞着什麼祕密。

或許,李奶奶所隱藏的這個祕密就是導致現在小寶所遭受這一切的最終原因。

可是,這個祕密到底是什麼呢?

看到被符咒鎮壓着的小孩子,我多少有點於心不忍……猛然間,我聞到了一股特殊的味道……這是死亡的味道,是死屍的味道,自從懷了熙久以來,我的鼻子就變得格外的靈敏,對於這一種味道更是敏感的了不得。

我順着那一股特殊的味道走去,最終在一面牆前停了下來。直覺告訴我,那一種特殊的味道,就是從我面前的這一面牆中傳出來的,可是這不過就是一面普普通通的牆嗎,阻隔着兩戶人家,算是一個分界線吧。

“大壯奶奶,如果到了現在你還不說實話的話,那纔是真的會害了小寶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