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傻逼的藍玉顏並沒有察覺到,她的全部精力都在藍曦若的身上,一直在不停的想著什麼,妖媚的眼中閃著算計的陰毒光芒。她一會看看藍曦若,一會又看看黃穎黎,似乎是想要黃穎黎直接殺掉藍曦若才好。

藍曦若現在是一有機會就開始跑,迅速接近夢落草。然而黃穎黎卻是寸步不讓,步步緊逼。

藍曦若有些著急了,因為她的餘光看到藍夭澈和沉月已經被紫月離和橙澤式逼的節節後退,很快就撐不住了。

到底該怎麼辦呢?

藍曦若心裡著急,餘光不住的在周圍環視。忽然,她的嘴角詭異的勾了兩下,不知道想了些什麼,下一秒,她的身形晃動了兩下,忽然消失。黃穎黎正著急呢,眼前忽然又出現了一個人。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是一頓攻擊。

絕對不能把藍曦若放走,黃穎黎心裡這麼想著。只要今天打傷了她,或者讓她靈力耗盡就好了。自己現在也要去摘那株靈草呢!

然而呢,真正的藍曦若早就已經溜掉了,至於藍曦若以前的位置上是誰——只要你環顧四周,就會發現,藍玉顏不見了。

沒錯,藍曦若現在已經是在空間里了,她神不知鬼不覺的飛速靠近夢落草。而藍玉顏,在還陰狠的算計著藍曦若的時候,就被直接一頓狂揍,而且還是沒有還手之力的那種,連話都沒法說……

所以……誰能告訴她這是什麼情況?

藍曦若心情極好,她感知著四周,已經到了夢落草的旁邊。她再次環顧四周,終於深呼吸,然後,伸出手,直接將一塊地皮一起移植在了空間里。

對於藍曦若來說,這些東西越新鮮越好,等他們逃出這裡再說吧。

摘了夢落草,因它而起的一系列異常現象自然也就全部消失了。藍曦若早就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在眾人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迅速讓赤玄和冰茉微進了空間,他們腳底抹油,溜了!

夢落草所造成的異象消失了,紫月離他們瞬間住手,盯著夢落草的方向皺眉。

紫月離速度最快,直接幾個閃身就過去了,臉色一變:「不見了。」

不見了?!

幾個人的反應都是:被誰拿走了?

他們都在打鬥,難道有人渾水摸魚?

「啊!」黃穎黎忽然大叫起來,看著眼前慘到極點的人目瞪口呆,「你你你,你是誰?曦若呢?你把曦若弄到哪裡去了?」一邊說著,她激動的搖晃藍玉顏的肩膀,聲音有些震驚。

這是什麼情況?這簡直太驚訝了吧?

和她打的對象不一直都是藍曦若嗎?什麼時候換了人?

紫月離和橙澤式同時皺起眉來:藍曦若不見了,那株靈草也消失了。所以……結果很明顯,是藍曦若摘走了。

但是……具體是什麼時候,他們還真都沒有發現。

藍玉顏本來就被莫名其妙的暴打了一頓,還被猛烈的晃動,現在的感覺簡直是欲仙欲死,連話都說不了了。好不容易緩過來,她一把推開黃穎黎,劈頭蓋臉的就罵:「你有毛病啊,不看清楚是誰就打,真不知道你是怎麼被稱作天才的,氣死我了。」

「現在好了,都是你這個女人,藍曦若鑽了空子跑了。真是笨死了,真不知道你這樣還能不能嫁出去。」藍玉顏一邊氣沖沖的說著,一邊整理自己的衣服。她的樣子一定不好看,但是現在誰還管那麼多?

倒是藍夭澈和沉月,對視一眼,終於鬆了一口氣。只要藍曦若拿到了,他們就放心了。

黃穎黎被突如其來的一頓臭罵給罵暈了,半天才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她看看藍玉顏那張臭臭的臉,又看看一臉嚴肅的紫月離和橙澤式,不說話了。

罵完之後,藍玉顏倒是舒服了,她轉轉眼珠,笑嘻嘻的看著三個人:「怎麼樣?現在是不是覺得看錯了藍曦若?我告訴你們,我這個妹妹呢,心機可是重的很。雖然表面看起來我比較壞,實際上啊,她可是更厲害。」

見幾人不說話,藍玉顏就更得意起來。這次終於讓她找到機會敗壞藍曦若的名聲了,她要是不好好發揮,怎麼對得起這次機會呢?

一想到這裡,藍玉顏就滔滔不絕起來,講藍曦若在藍家如何欺負她,如何如何的作威作福,如何如何的對待嚇人,如何如何的趾高氣揚……總之,只有他們想不到的,沒有藍玉顏說不到的。

藍玉顏簡直是越說越起勁,再加上幾個人一直沒有反應,她就覺得他們一定是聽進去了,就差沒手舞足蹈了。

「閉嘴!」紫月離第一個開口了,聲音依舊冷冷的,但是一直沒有表情的臉,竟然罕見的有了怒氣。

哈?

藍玉顏懵逼:這是什麼情況?

藍玉顏有些不死心,笑嘻嘻的看著紫月離,有些諂媚的說道:「紫少爺,你是不是也覺得妹妹做的太過分,所以聽不下去了呢?」一邊說著,還帶著幾分柔媚的音調。這聲音,像是貓一樣,撓得人心裡痒痒的。

「我再說一句,閉嘴。」紫月離再次開口,聲音更冷了,幾乎要把空氣都凍成渣渣。

好……冷……

藍玉顏縮縮脖子,雖然不甘心被說,但是更不敢反抗紫月離。這人實力太變態了,她絕對打不過。

「我們都沒說話,你說什麼?」橙澤式也冷哼道,「藍玉顏做了什麼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她在藍家就算是翻了天也是你們藍家的事情,你說出來是想表達什麼?」

橙澤式的氣場也很足,盯著藍玉顏的眼睛,步步緊逼。

他是對什麼都無所謂,但是卻討厭聒噪的女人。

至於藍玉顏說了藍曦若什麼壞話,不好意思,他自動過濾了,因為藍玉顏實在是太吵了。

藍玉顏再次懵逼:這都是什麼反應?

橙澤式不是一向對什麼都漠不關心的嗎?怎麼今天還替藍曦若開口了?

其實,橙澤式只是單純的嫌藍玉顏吵而已……並沒有其他的想法。

黃穎黎也有些不滿:「你凶什麼凶?真不知道你這女人有什麼好的,太子殿下能看上你!」一個不小心,黃穎黎說漏了嘴,臉色微紅,後退兩步,不再看藍玉顏。

沒錯,她是一丁點都不喜歡藍玉顏的,真不知道這個女人哪裡好,太子能對她另眼相待。反觀自己,還真是有些……凄涼。

。 「許姐,你找我?」

「噢,你來了,坐吧。」

周正進門就見許月華坐在進門處的單人沙發上,他點點頭就坐到另一邊的沙發。

「喝茶!」

「聽說你今天還客串了一次分析師?」許月華笑眯眯看著他道。

周正苦笑著搖了搖頭,他就知道許月華估計是因為這事找他來的,果不其然。

證券市場營業部對這個還是很忌諱的,畢竟萬一出點亂子就得他們背鍋,怎麼可能對中午的事漠不關心,他解釋道:「我算哪門子的分析師啊,本來是給別人介紹的,沒想到被大廳的股民們給聽見了。」

許月華眼眸輕輕瞥過,笑道:「你先別急著否認,其實我倒覺得你在股市上的感官十分敏銳,比那些真正的分析師也不差什麼。」

周正嘆了口氣。

他以為許月華這麼說,是因為她從別人口中得知自己今天在交易大廳說的那些話,卻不知,後者看過自己的交易記錄才這麼說。

「許姐您可別捧殺我了,以後我保證不會在交易大廳亂說話了。」

許月華卻道:「你又沒有說錯,怎麼能是亂說呢?」

「我們市場的兩名分析師都不定有你的見識,還有你精準的……」

說到這兒,許月華突然停住。

再說下去不是當面給這小子承認了,自己看過他的交易記錄嗎?

周正聽她話只說了一半,便疑惑的問道:「精準的什麼?」

許月華不動聲色道:「精準的分析。」

周正微笑道:「精準不至於,我自己操作還有幾次損失,股市上衝浪,誰能不被打濕衣服呢?」

「衝浪?」許月華抬抬眉,「這個形容倒挺貼切,損失大嗎?」

她說出損失二字的時候,是強壓著想要撇嘴的衝動,別人不清楚,她還不知道嗎?

這小子壓根兒沒失誤一次。

次次都命中標靶紅心,比筷子夾菜還要准。

周正只是感覺許月華表情有些奇怪,卻沒有多想,繼續道:「呵呵,損失倒是不大,有賠有賺很正常。」

「炒.股考驗心態,你這個態度就很好。」

「行事在人,成事在天嘛。」周正呷了口茶道:「許姐,你找我來不會就是說這個的吧?」

「要不然呢?」

「呃……好吧,我保證不會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了,那如果沒事的話我就先下去忙了?」

「等等!」

就在周正準備轉身離去的時候,許月華才喊道:「聽你這樣說,還真有一件小事。」

她看不見的角度,背對著她的周正正不住地翻起白眼,為什麼有種買東西砍價即視感。

賣家作勢要走,買家出口挽留。

這死女人,到底有沒有句真話。

「你上次說要請吃飯,還作不作數?」

「啊?」

周正都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這個小傢伙,不要胡想什麼亂七八糟的。」許月華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接著道:「是有些事要跟你談,等下午下班在外面等我,晚上一起吃飯。」

「這樣呀,得,能請許姐吃飯是我的榮幸啊,今天您就當宰肥羊吧。」

周正之前想請許月華吃飯也是別有用心,既然她主動提起來,怎好放過這個機會。

許月華單薄的紅唇貼在茶杯上,話裡帶針:「嘖嘖,就你這張嘴不知道騙過多少小姑娘。」

周正咧著嘴笑的燦爛,道:「那您就冤枉我了,其實我到現在才騙了一個,而且還不是小姑娘!」

讓周某人高攀不上的許大姐頓時就感覺到他話里的惡意滿滿。

這小子分明是在內涵自己年齡大呢。

「啪!」

可憐的杯子又被她狠狠地拍在桌上。

「你給我滾!」

「您老息怒,生氣對身體不好。」

「啪嚓!」

「滾出去!」

玻璃碎裂聲夾雜著許月華的咆哮聲。

周正這才訕訕退了出來。

這大姐著實有性格,不過年齡大確實是硬傷,都三十齣頭了還在談戀愛,她那個男朋友八成是真愛。

雖然人品不怎麼樣,但是會疼人呀,上次不是還提著雞湯來的嘛。

就是不知道徐大姐究竟有什麼事情要跟自己談,神神秘秘的,大齡剩鬥士的心思果然難猜。

心想著,他又突然笑出聲來。

他針對徐大姐年齡,其實也只是跟她開玩笑而已,畢竟他實際年齡可比人家還大呢,自己剛才的行為分明就是在調戲小妹妹嘛。

櫃檯都是開盤前半段生意火爆,後面就只剩摸魚了。

等他回到櫃檯的時候,就見二姐夫王根三人正倚在櫃檯上閑聊。

「三子,你回來了。」

「許經理找你幹啥?」

二姐夫好奇問道。

他見過那個許經理,像是熟透的水蜜桃,每次路過櫃檯,冷冷的臉上都寫著生人勿近。

「沒事,就是叫我晚上一起吃個飯。」

「吃飯?還是晚上?」

二姐夫瞪大了眼睛道。

其餘兩人表情也沒好到哪兒去。

周正無奈對他們道:「別瞎想,我們清清白白的,有正事要談。」

「嗯,我們都明白。」

三人交流下眼神,紛紛說道。

……

下午。

收攤后,周正並沒有跟著他們回去,而是在證券市場外等待許月華。

沒等來許大姐,倒是把她男朋友等來了。

「刺啦!」

張揚遠遠就看見周正的身影,所以他乾脆坐在車上沒下去,眼不見心不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