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這次秦凡卻來到了人群密集的中部區域,這裡早已亂作一團了,這些煉帝中級之境的武者的狂暴攻擊著四周的虛空,偶爾有幾人碰撞到一起就激烈的交戰起來,

「蒼天霸業拳,第一重:蒼殤拳,」

隨著,秦凡的聲音落下,無數的血色拳形的劍氣,在秦凡的血色斬龍劍揮舞下快速的生成,就像站在一個由幾百上千道血色劍氣圍成的球體之中,凌烈的劍氣四散開來,

緊接著,廣場上的那些拚命攻擊的人群頓時靜了下來,他們都感到一股巨大的威脅潛伏在他們的四周,一動不敢動,靜靜的觀察著四周的動靜,

「呵呵,去吧,」

隨即,那成百上千的血色劍氣如同獲得帝王的命令一般,爆射而出,瞬間將那密集的人群淹沒了,

「鐺、鐺、鐺,」

「啊,」

「快…快救我,」

「不要啊,」

隨著,一陣陣的碰撞之聲伴隨著此起彼伏的慘叫著與求饒聲遠遠傳來,血色的霧氣頓時變得更加濃密了,猶如液體一般,人群的速度也變慢了許多,

然而,那些煉帝之境的武者們不斷的掙紮起來,可是總有股力量固定著他們,

「秦凡,饒了我吧,是我鬼迷心竅了,」這時有幾個煉帝之境的武者已經跪在了地上高聲求饒喊聲,

緊接著,又有人求饒道:「我該死,可我還不想死啊,我再也不和你做對了,」

……

聞言,秦凡的身影慢慢的緊接他們,

「哼,求饒,晚了,我還需要血,」隨即,只聽得秦凡的冷哼,

說著,秦凡一劍揮了出去,一道巨大的劍氣,頓時將眾人攔腰割斷,血液依舊被血色斬龍劍吸收殆盡,

頓了頓,秦凡的身影不斷的穿梭起來,人群中的慘叫也此起彼伏,血色霧氣濃密的就如同固體一般,所有的血霧一陣收縮,籠罩區域的場景頓時顯現出來,

此時,只見得滿地的屍體和破裂的兵器,這些破碎的屍體全部都是渣白的顏色,

悠然,一點血色秦凡的身形再次顯現出來,那些倖存的煉帝之境的武者們在血色消失之時還未發現,還是保持著不斷逃跑和攻擊的姿態,

話說,現在缺少血色霧氣的包圍,他們的速度也發揮到了極致,霎時間那些煉帝之境的武者衝進了人群,對著四周的人群瘋狂的攻擊起來,

「TMD,住手,」

「哼,你們做什麼,」

然而,那圍攻秦凡的人群霎時間亂了起來,一道道源氣能量波動在這片廣闊的廣場上擴散開來,

「哼,TMD,你們找死,」

此時,那些進入圍攻人群的武者們這時瘋狂了起來,悍不畏死的攻擊著,另一些圍攻的人群也開始反擊起來,

「混蛋,你竟然攻擊我,」

隨即,一個本來攻擊著那在秦凡血色霧氣中倖存的煉帝之境的武者,這時候,一時不慎攻擊落錯了地方,直接擊中一個旁觀的圍攻的人的身上,

剎那間,那個被攻擊的武者,暴起攻擊起來,一時間場面混亂到了極點,廣場上到處都是交戰的戰場,之前還是由那些倖存的煉帝之境的武者挑起的戰場漸漸變成了這麼圍觀人群的戰場,

「轟,」


「轟,」

……

「啊,」

隨著,各種源氣與兵器的碰撞聲,慘叫與哀嚎聲不斷傳來,血液也四處飛濺著,

然而,那些飛濺的血液全部化作血色霧氣,緩緩的向著秦凡匯聚而去, 隨即,秦凡所站立的地方,方圓十丈之內沒有任何人敢涉足,

此時,只見得秦凡緊閉這雙眼,血色霧氣不斷的在他身上升騰著,空氣中的血色還在不斷的匯聚著,

「吼,」

猛然間,秦凡抬起頭大吼一聲,血色光芒更加的濃密了,他的身形頓時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時已經是幾十丈開外的人群之中了,

話說,秦凡此時也加入了廝殺的行列,不論是誰只要靠近秦凡就變成了秦凡的攻擊對象,場中所有的人都殺紅了眼睛,

此時,根本沒有注意到秦凡的到來,只是不斷的攻擊著四周的人群,一股股詭異的血色霧氣再次瀰漫開來,這些陷入攻擊的人群的眼睛也變得血紅起來,攻擊也更加狂暴起來,

此時,場中除了靠近封印的部分煉帝之境的武者外其他的煉帝之境的武者基本上都在交戰著,

隨著,那無數道狂暴的源氣將整個廣場都震裂出一道道裂縫,虛空中的封印也微微波動著,到處都是血液在飛濺,源氣在碰撞,秦凡身上的血色鎧甲更加的鮮亮了,

此時,那錦袍青年再也不敢嘲笑秦凡了…

隨即,那錦袍青年喃語道:「嗯,老大,那秦凡真的很恐怖,」

因為,此刻見識過秦凡的能力,所以,在他心中只有深深的顫慄,秦凡的手段太血腥,太恐怖了,

聞聲,那個被叫做老大的青年盯著人群中的秦凡,隨後冷冷的道:「沒事不要惹他,封印快要破碎了,別管其他人了,當然有人敢來放肆就給我殺了,」

悠地,此時葉無道微笑對著蕭白鳳道:「蕭兄,你怎麼知道那裡不安全,」

此時,葉無道也十分佩服蕭白鳳的判斷能力,如果剛才不是他提醒自己人群中不安全,此時他恐怕也會陷入那狂暴的攻擊中,

聞言,蕭白鳳表示很無奈道:「喝喝,直覺,我只知道秦凡不能惹,他不是我們可以惹的起的,」

說著,蕭白鳳的腦海中再次浮秦凡與那巨型晶體骸骨交戰的場景,

「吼,」

隨之,一道巨大的震天動地的吼聲從結界內猛然傳出,封印也在這股巨大的吼聲中劇烈的顫抖起來,陷入殺戳的眾人頓時猶如涼氣灌頂一般清醒過來,

悠然,也顧不得觀察四周的情況,眼睛直直的盯著那不斷波動的封印,

此時,秦凡本來充滿血色的雙眼在這道巨大的吼聲中也漸漸清醒了過來,只是他沒有注意到的是一道血色的光芒從那把漸漸恢復原狀的血色斬龍劍上竄了出來,瞬間進入了秦凡身體,


然而,就在這封印波動的一瞬間,那條巨大的街道之上,一群白色衣袍的青年飛躍而至,

「嘎嘎,那個妞不錯,本少要了,」

此刻,那群白色衣袍中間的一個青年隨手一指,他身後的一個冷麵青年頓時飛出,身形極快的靠近了陸妍馨,


陸妍馨此時已經無法保持她那高貴的氣質了,那破碎的衣裳下那白嫩的皮膚在加上滿是漏洞的面紗下那張絕世容顏,非但沒有破壞她的美感,反而給人一種柔弱之感,是人都想將她拉入懷中好好呵護一下,

「這位小姐,我家少爺請你過去,」那冷麵青年飛快的站定在陸妍馨面前恭敬道,

聞言,陸妍馨只是冷哼道:「哼,不去,」

話說,此時陸妍馨的眼睛緊緊的盯著秦凡,哪有閑功夫去見什麼少爺,

隨即,那冷麵青年也冷哼道:「哼,不去,那就別怪我不可氣了,」

說著,那臉面青年渾身冰寒的源氣暴涌而出,瞬間就將陸妍馨給制住,輕輕一提縱身回到那命令他的白色衣袍的青年身邊,

緊接著,那個自稱少爺的青年大聲笑道:「哈哈,好,沒想到,在這靈力稀缺的偏僻之地還能有如此美人,」

說著,手也摸向了陸妍馨那張白皙的粉臉,

「流氓,滾開,別碰我,」

聞言,那個自稱少爺的青年笑道:「哦,呵呵,還夠辣啊,本少喜歡,不知道呆會你還能不能這麼辣,本少會讓你yu仙yu死的,」

說著,那青年更加的得意,這如此靈力貧瘠之地都能找到如此傾國傾城的美人,不由得心情大好,

「啊,秦凡,救我,」

陸妍馨此時心中更是委屈到了極點,都怪自己實力太差,平時沒有那麼認真的修鍊,

以至於現在動不動就被人制住,但是沒有辦法,她也只能向秦凡求救,在她心中秦凡是最強的,沒有任何人可以比的上,

「嗯,馨兒,」

然而,秦凡聽見陸妍馨的呼救聲,

剎那間,從那封印的景象中醒了過來,猛然轉身只見一個白袍青年手摸向了陸妍馨的臉蛋,

隨即,秦凡心中忍不住湧起一股怒火怒吼道:「TMD,給我住手,」

說著,秦凡身影快速的消失在原地,全力賓士,

隨即,秦凡的動機也引起了那白袍青年的注視,他看了一眼秦凡的身形,臉上不禁的露出了不屑之色,喝道:「嘿嘿,那個小子,你給我站住,難道想過來受死麽,」

然而,秦凡哪裡聽他的話,速度更加的快了,見到秦凡的速度如此之快,白袍青年立即面露冷笑,

隨之,朝著秦凡朝著四周笑呵呵道:「呵呵,有誰能給我擒下他,我送他一百枚六級魔核,」

說著,隨手一揮地上多出了一堆高級魔晶,

聞言,那冷麵青年請示道:「嗯,少爺,不如我去…,」

緊接著,那自稱少爺的青年道:「嗯,不用,對付這種垃圾用不著你們出手,我們不差錢,保留實力,你們的任務是那麒麟宗,」

常言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此時,在那白袍青年的聲音剛剛落下,立即就有人挪動身形,攔到了秦凡的前面去路,

突然間,攔在秦凡前面的人,乃是一個剛剛趕來黑衣大漢,看其面孔恐怕很難將他與十幾歲的青年相提並論啊,

「嘎嘎,小子,有人讓你停下來,你就乖乖的給老子停下來了吧,這裡也是煉皇境界的垃圾能來的地方么,」此人濃眉狗眼,隨意揮舞著手裡的大斧,朝著秦凡獰笑道,

聞聲,秦凡冷笑一聲,手裡的斬龍劍驟然的展開,化成了一道血色的劍芒斬出,


「嘶,」

此時,凌厲之極的劍氣瞬間撕裂了空氣,那個黑衣大漢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秦凡這一劍劈成了兩截,當場身死,

「嗯,…」

然而,在看到那黑衣大漢這麼威猛的一個人,

竟然,連秦凡的一劍都接不了,後面趕來的沒有看到過秦凡之前表現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咦,那黑衣大漢至少也有煉帝四重之境的實力,想不到被人一劍就斬成了兩截,這小子到底是誰,」有人喃喃自語道,

「呵呵,不管他是誰,有人出這麼多了,這傢伙這一關恐怕不好過了,看,又有人上來攔他了,」另一個與他一起來的煉帝之境的武者搖了搖頭,嘟囔道,

然而,在二人的說話之間,秦凡的前方人影閃動,

緊接著,有五六條的身影驟然間攔在了秦凡的前面,

隨即,秦凡眼神一冷,隨即喝道:「TMD,不想死的給我讓開,擋我者死,」

儘管,秦凡此時殺氣騰騰的喝聲,但是,攔在秦凡前面的幾個人,每一個都有著煉帝之境的修為,在上千塊魔核的誘惑之下,那五六個人沒有一個退縮的,

此時,甚至有一個人還出聲譏笑道:「哦,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殺我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