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墨風一把挽住了雲舒的胳膊,笑眯眯地看着李佳楠:「李佳楠,你離我姐遠點,你這個弱雞!」

李佳楠一下就炸了,反手操起鍵盤:「墨風,有本事solo一把!」

「就這?」

墨風早就看不慣李佳楠了。

一把扯過椅子:「來啊!」

兩人年輕氣盛,說干就干,很快就打的熱火朝天。

雲舒對這些沒什麼興趣,坐在一旁,淡定的刷微博。

另一側,慕容域和尚晉也到了電競館。

看到這一場進行的如火如荼的遊戲,尚晉饞了。

「域哥,你今天要不要和我一起solo?」

慕容域挑眉:「就你?」

尚晉覺得自己被挑釁了。

「域哥,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我現在很厲害,我在遊戲世界也算是小有名氣!」

最後這幾個字,尚晉說的有點沒有底氣。

他確實小有名氣。

只不過是在他們菜雞群里,算是最菜的那一個。

慕容域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

尚晉覺得自己心裏還是要有點B數,「域哥,你說雲舒天賦這麼好,為什麼不去打職業?」

上次的單挑,徹底讓尚晉見識了雲舒的能力。

「不知道。」

慕容域有些嫌棄的看着他:「有時間關心別人的八卦,還不如想想,怎麼提高你的技術。」

尚晉:「……」

域哥,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幽默?

慕容域抬腳走向了另一側,尚晉跟在身後。

solo的結果是,墨風勝出。

李佳楠頓時就萎了:「老大,我居然被一個中學生秀了。」

這委屈,誰能忍?

雲舒抬眸:「你要慶幸,他至少不是小學生。」

李佳楠嘴角一抽。

墨風笑的得意:「姐,我只用了三分功力,他就不行了。」

李佳楠白眼一翻:「墨風,你看牛在天上飛,都是因為你在地上吹!」

墨風怒了。

眼瞅著兩人都快打起來了,雲舒擰眉:「好了,別鬧了,馬上開始比賽了。」

兩人對視一眼,就此罷了。

「姐,你來了。」

雲舒抬眸,看到宋城站在一旁,身後跟着幾個少年,估計也是參加這次比賽得人。

「嗯。」

宋城指了指身後的少年:「這是Z,現在在打職業,這次比賽也是他辦的。」

雲舒起身,「你好,我是雲舒。」

少年面色沉鬱,穿着黑色帽衫:「你好。」

沉默寡言。

不好接近。

正在此時,一道嬌軟的聲音響起:「各位,我是不是來晚了?」

聽到這聲音,雲舒眉心一蹙。

墨風立刻湊了過來:「姐,那個討厭鬼怎麼來了?」

「據說是Z親自邀請的。」

李佳楠可算是找到了揚眉吐氣的時候,雙手一叉腰:「畢竟,她現在也算是晉城的名人。」

天才黑客少女。

這樣的名聲就算是掛在一頭豬身上,都能得到別人的追捧。

墨風呵呵一笑。

「別說了。」

雲舒低聲道:「等會好好比賽,別出岔子。」

Z看到雲瑤來了,臉上閃過一絲笑意,「歡迎。」

雲瑤挺直了背脊,「路上堵車,來晚了。」

「沒事,你能來就好。」

看到雲舒也在這裏,雲瑤的臉上閃過一絲詫異:「你怎麼會在這裏?」

「比賽。」

雲舒回答的簡單。

反倒是墨風有話要說:「怎麼,這裏是你的地盤?我們在這裏還需要你批准,還是你覺得你有資格管我們的事情?」

雲瑤算什麼東西?

不過是披着人皮的小丑罷了。

雲瑤被懟了,臉色微變,但礙於現場人多,不敢暴露自己真正地情緒:「姐姐,你別誤會,今天這裏是正經比賽,你的實力……難道你是想來體驗生活?」

她說的話很簡單。

但話里表現出來的意思不簡單。

無非是在映射雲舒打遊戲很菜,來這裏只是混時間罷了。

宋城聞言,蹙眉:「雲瑤,閉嘴。」

「阿城,好久不見。」

雲瑤笑的溫婉:「我知道你和姐姐關係一向不好,但這種場合,你別意氣用事,如果姐姐表現很差,到時候丟臉的還是她。」

墨風聞言,蹙眉。

一開口就是老綠茶了。

宋城一向不喜歡雲瑤,總覺得她好像是一隻笑面虎,看起來溫溫柔柔的,但耍小心思,從沒輸過。

「這裏可是比賽,技術不好的自己回家玩!」

「就是,這不是浪費大家的時間嗎?」

有人憤憤不平。

雲瑤聞言,嘴角輕勾,心下掠過一絲快感。

「你說誰會丟臉?」 清晨,新人靈師一批接著一批,湧向大典的會場。

無數張青春洋溢的面孔,興奮不已,莫羽幾人也在其中。

人群中,呼喊聲開始高漲,一隊人馬從後方走來。

走在最前面的,是兩匹昂首闊步的五角白鹿,一身魂識涌動著,向所有人昭示著它們的不凡。

五角白鹿身後,拉著一頂滿是寶石的車輦,風揚起的帷帳下,坐著一名面容清麗的美人,正巧與庭軒對視。

他自然認得這位美人,這隊人馬是天夭的車隊,今日沒有被面紗遮蓋的她,氣質更顯不俗。

周遭的年輕男子,推搡著彼此,只為目睹她的芳容,生怕自己看少了一眼。

幾個膽大的,還當眾向她表達自己的愛意,一些婦人穿梭其中,各自訓斥著自家丈夫。

年輕的姑娘們,也看不慣這些男子的行為,但在親眼目睹天夭的容貌后,倒開始不自信了。

「樂姬姐姐,你要能精心打扮一番,可比那什麼郡主美多了。」庭軒自從聽到天夭的談話內容,就對她沒了什麼興緻。

「再多說一句,看我不把你的舌頭拔了。」樂姬瞪了庭軒一眼,生怕他暴露自己的身份。

「是是是,姑奶奶。」

人群擁戴下的車隊,從面前走過,庭軒還是忍不住看了兩眼。

車隊後方,有六名身份尊貴的青年男女,各自騎著異獸,他們是本次大典的參與者。

樂姬認得出這幾位,為首的,是天夭的親弟弟天關。

在雲峰國,天字一輩是王公貴戚的子弟,其他五位也是如此。

這些人在繼承家族榮耀的同時,也繼承各自父輩的魂修實力。

雲峰國此次大張旗鼓而來,又派遣貴族子弟參與,想必是為了某樣東西而來,這是樂姬心中猜測的。

車隊進入會場后,所有人情緒高漲,畢竟這隊人,都是難得一見的魂修天才。

大典的場地,是一個浩大的圓形演武場,四周足有上萬個席位。

場地邊上,立著六根參天的白玉柱子,每根柱子的頂部,各懸挂著一枚金鐘。

今天只是資格賽現場,所以落座席位的人,基本是本屆大典的參與者。

每個人激情澎湃,隨著六枚金鐘接連響起,會場的氛圍也達到了最高潮。

鐘聲響徹雲霄時,演武場的考核官席位上,也坐滿了數位學府長老。

第一排落座的,皆是天宸國內的學府長老,藉助東道主的優勢,他們可以親臨現場,直觀挑選到更多的弟子,陸雲塵就在其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