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負面的情緒紛至沓來,就像絕提的洪水般涌進朱子琛的耳朵,擠入他的識海,令他橫生種種奇奇怪怪的想法。

這些情緒如同萬千箭影般,在他的識海內肆虐。

他警惕的瞪目掃視!

瞥見懸崖上有陡峭的天梯石棧,直通熔漿海上空一塊凸起的平臺,高達千仞。

朱子琛瞥一眼崖畔的石梯,下墜之勢越來越快,根本無力再次靠近崖壁,徒勞的掙扎間,腳下傳來越來越清晰的“吱吱”聲,極爲刺耳,令他心煩意亂,極端考驗着他的心理承受能力。

他警惕的打量着平臺下方暗紅的陰影世界,感到凶煞氣息轟然而起。

突然間,他臉色大變,只見一羣血紅的蝙幅自平臺下方振翼而起!

這羣火幅,血紅的肉翅上,一朵朵焰火在幅翼上流轉,如同一朵朵微妙的火雲,暗紅色的霞光升騰,千絲萬縷,極爲恐怖。

吱!

一頭振翼而起的火幅張開猙獰的大嘴,露出一圈細密如錐的牙齒,刺耳的衝擊波自幅嘴中衝出,一道道暗紅色的音波,如同一個又一個圓圈,呈喇叭狀撲面而來。

朱子琛感到自己的耳膜都被刺破,兩道鮮血自耳中汩汩涌出。

吱吱吱!

緊隨其後,如同一羣大雁衝向天空的火幅,盡皆張開猙獰的幅嘴,唳嘯連連!

喇叭形的衝擊波如同暴雨梨花般傾瀉而來,暗紅色一大片,層層疊疊,刺激得朱子琛眼耳口鼻中都溢出縷縷鮮血,神智模糊。

數十頭高階蝙蝠齊齊發出音波衝擊,強勁的衝擊波滾滾而來,衝擊得朱子琛渾身肉浪翻滾,雙腿寒寒生凜,獵獵飛揚的衣衫都片片崩碎,急速下墜之勢都爲之一頓。

危機陡然降臨!

躲無可躲!朱子琛爆喝一聲,雙臂一振,勢如大鵬展翅,借沉墜的身一頓之勢,身子斜斜飛起,雙腳狠狠踩向率先衝上來的幅頭。

砰!

他一腳踩爆幅頭,再次借力,身體前撲,雙手狠狠抓住翼根,急速墜落。

呼呼呼!

數十隻蝙蝠紛紛從他頭頂閃掠而過,暗紅色的翅膀鋒利如刀,帶起風雷之聲,呼呼作響。

咚!

朱子琛落地之時,驚見,數十隻蝙蝠斜斜衝向崖壁,掠過一道弧線再次俯衝下來。

有幾頭血幅捕獵之勢過猛,一側幅翼掃入崖壁,切入數米之深,斷口平平整整,隨即窄歪着翅膀,跌落熔漿海,激起一片片火浪,隨即“吱吱”怪叫間,雙翅搏擊火海,雙爪搏擊岩漿,受傷的翅膀急速牽引火浪,受損的幅翼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修復。

“噬火幅!”


朱子琛瞬間認出了這種蝙蝠。

史載,納米繭在引入火山熔漿時,曾經捕捉了大量噬火幅,拴縛在納米柱上,置於熔漿海。並在其識海內植入程序指令,以防止岩漿失控、噴涌毀滅繭內空間時,能夠振翼之間予以有效攔截,將損失降到最低。

這就是遠古後現代科技最輝煌的信息革命之一,這種技術至今依然惠及着混沌新世界倖存的人類。

那就是實現大腦和計算機芯片的移植。即可以依靠計算機實現電腦和大腦的信息交流,也可以將人腦或獸腦的記憶植入存儲芯片之中。

“難道這些吞噬火幅活了幾億年?”

朱子琛瞬間否定了這個想法,沒有什麼生靈能夠活上億年,如果有妖獸真的能活上億年,那絕對是舉世無敵的高手。

“這些肯定是噬火幅繁衍的後裔!”

不待他多想,看着崖畔俯衝而下的噬火幅,再次排成雁形陣,振翼撲擊而來,單手抓起腳下的火幅,渾身筋骨噼哩啪啦的炸鳴,扭腰橫掃,五萬斤的巨力勃然而發。

翼展七八米的火幅,被他掄得呼呼生風,狠狠咂向撲擊而來的幅羣,身形暴退之間,靈犀一指悍然發動。

轟!

冰火珠炸烈開來,空中瞬間出現一個巨形的黑洞,方圓約有近百丈,將數十隻翼展七八米的火幅,全部毀屍滅跡,一掃而空。

這些火幅,翼展盡皆七八米,至少都是七階以上的荒獸,磅薄的生命精華如同瀑布般自黑洞內飆射而出,瞬間衝入朱子琛的體內。

剎那,他的肚子鼓如圓球,體內的奇經八脈如同怒龍翻騰,十萬八千個毛孔都在急速蠕動。

這就是冰火珠的詭異之處,蓋因爲他激發靈犀一指的運行線路,恰好能夠激活一縷朱雀之炎,朱雀之炎作爲至陽天火,本身又含有至陰之氣。

所以,但凡朱子琛激發冰火珠滅殺的妖獸,所有的生命精化,有如水火摶煉一般,都會被朱雀之炎神祕的氣機牽引入體。

伴着噬火幅的先鋒小隊全軍覆滅,平臺下萬千沉睡的噬火幅,紛紛紛發出“吱吱吱”的唳嘯,撲簌簌的翼展聲恍若萬千機羣轟隆隆的即將飛上藍天。

他顧不上那種快要被撐死的痛楚,連忙扭身撲向崖壁,雙手翻飛,彎曲成爪,迅速開掘出一條狹窄的石縫,將身體擠入其中。

……

吱吱吱!

成千上萬的噬火幅沖天而起,無數喇叭狀的刺耳聲波,層巒疊障的衝擊而來,將崖壁衝擊得石屑橫飛,簌簌跌落。


朱子琛扭頭見幾十隻噬火幅爭先恐後的將腦袋擠進來,衝着他唳嘯連連。

噗噗噗!

噬火幅振翼之間,雙爪翻飛,幾爪下來,就將狹窄的石縫抓出一個開闊的門戶。

幾頭實力強大的噬火幅併攏翅膀,探入腦袋竭力往裏鑽,後面更多的噬火幅繼續揮爪開拓石洞。

這幾頭火幅,探頭之間,唳嘯連連,超強聲波刺激得他眼耳口鼻中都開始流黑血!

沒奈何,朱子琛不顧體內磅礴到要死的生命精化,再起一指,冰火珠暴裂開來,瞬間將幾百頭噬火幅消滅一空。

……

幾百頭高階荒獸的生命精化,如同浪潮般將他淹沒。

嗤嗤嗤!

他渾身十萬八千個毛孔瞬間炸裂,一股股強橫的生命氣息幾乎要將他撐爆!

與此同時,他翻卷的血肉上出現一道道裂痕,一塊塊血肉開始脫落。

這就是虛不受補,他瞬間吞噬了幾百頭高階荒獸,無盡的生命精華涌動之間,彷彿千百條絕提的洪水,將他渾身的毛孔撐爆撐裂,沖刷他的筋骨血肉,就連“裸”露的五臟六腑都急速擴張,如同充足氣的皮球般。

爲了急速消化磅礴的生命精化,他連連施展靈犀一指,在崖壁中單兵掘進,不斷炸出一個個深邃的石洞,很快就深入山腹幾百米。

徘徊在生死邊緣的朱子琛,感到渾身的精氣都在瘋狂呼嘯流失,如同浩蕩天風般在石洞內呼嘯,就連五臟六髒都佈滿裂紋,揮動的雙爪已然骨節嶙峋。

“哥們不會將自個撐死!”

朱子琛爆喝連連,骨爪揮舞,冰火珠如同連珠般炮激速發射,透體而出的冰火珠,一顆接着一顆,居然發出機關槍射擊的聲音,簡直是勢如瘋虎,與死亡賽跑!

終於,磅礴的生命精氣開始緩緩回落,鼓脹破裂的五臟六腑也緩緩收縮,爆體而亡的危機終於避免。

他這才軟軟的癱坐在地,氣喘如牛,伸出一根中指,罵罵咧咧的道:“老子差點被撐死,比起餓死鬼來說,哥們到底是命好命歹,他奶奶的!”

……

“咦!幅羣怎麼沒有跟進追擊?”

朱子琛感到百米外的崖壁口突然靜悄悄的落針可聞,除了火山岩漿的呼嘯之外,安靜得令人可怕:“難倒被哥們冰火珠強悍的殺傷力驚震了!”

他搖了搖頭,看着自己再次恢復入初的身體,先前的遭遇雖然極爲兇險,雖然死裏逃生,但再次將他撐成了大圓球!

而且,比上次更加生猛,更加慘不忍睹!

但見他圓球般身體上,密密麻麻鼓凸而起的肉瘤,如同癩哈瘼一般。

“蛤蟆神功,西毒歐陽峯!”

朱子琛打量着自己非人的醜陋皮囊,欲哭無淚!

那是磅礴的生命精化將他毛孔細胞都撐得鼓凸,但如果內視的話,就會神奇的發現,他渾身十萬八千個毛孔,如同墜在天幕上的羣星一般,極爲耀眼,而奇經八脈更是如同八條怒龍般蟄伏在身體之內。

他苦中作樂的想:“哥們現在體內鬱結的生命精華之濃郁,即便被黃金境高手轟上一拳,也可能僥倖存活吧!”

“操,哥們這是鐵鐵在向打不死的小強轉變”。


……


他艱難的站起,努力的睜開眼睛,勉強睜開一條細細的縫,吭哧吭哧的邁動幾步,感受着自己直徑足足五米的圓球狀身體,徹底無語!

吱吱!

突然,洞 穴 外面地獄鬼音一般幅叫聲響起,更加攝人心魄,然後是火浪澎湃的聲音,還有鐵鏈嘩嘩啦啦的拽扯聲,響起一聲穿雲裂帛的怒吼!

這肯定是一頭強悍至極的妖獸,或許就是一頭極爲恐怖的幅妖,實力驚天動地!

朱子琛瞬間通體發涼,一種本能的恐懼使得他渾身顫抖,抖若篩糠! “妖”雖然邪性未斂,傲視人類,一頭天品殖裝境的通天彌猿,就能攪得人口億萬的小鎮級納米繭雞犬不寧,但極有智慧!

死而復生的青銅妖獸,化身三米壯漢,肩寬背闊,根根大筋鼓凸在皮膚上,渾若銅鑄鐵澆一般,極爲恐怖,就連盤繞着大筋的血管都清晰可見,周身如同綴滿了花花綠綠的毒蛇。

它奔行如風,一道銅影順着彎彎曲曲的巷道閃掠出一道銅光,勢若離弦的箭,所過之處,空氣啵啵啵的爆鳴不休。

看看衝近懸崖,一式鐵橋硬馬,身體後仰,雙腳深深的蹬入岩石之下,直沒腳踝,蹬出兩個深深的槽跡,碎石橫飛,瞬間又如風擺荷柳般,渾身筋骨噼哩啪啦的爆鳴,宛若點燃一串鞭炮,腰身一挺,居然神乎其技的站定在懸崖邊上,有如老樹盤根,探出大半個身子,銅鈴般的大眼宛若血淵,血霧繚繞的目光,如同蒙着紅綢的兩道電筒光柱,直抵萬丈深淵。

血色繚繞的瞳孔中,映射出朱子琛急速墜落的身影,包括振翼而起的噬火幅都清晰的映射在它的眼中,顯得很是詭異!

更加詭異的是,就連平臺下方暗影中成千上萬的噬火幅,都出現在他的血眸中,那石砌的寬闊平臺彷彿不存在一般,根本不能阻擋它詭異至極的血瞳。

更加詭異的是,它見萬千噬火幅鋪天蓋地的撲擊向朱子琛,居然翻卷着石頭一樣的厚脣,發出嫵媚至極的笑聲,笑聲極其歡娛,銅影一閃,踏踏踏的踩着天梯石棧急速下落。


它的步伐極大,每一步都跨越上百階陡峭的石梯,如同滾木擂石一般,直達千仞之下的平臺,陡然自幾百米高空悍然墜落,勢如鷙鳥撲擊,閃電般墜入翻飛的幅羣之中。

但見銅影閃爍,所過之處,屍橫遍野,無數只噬火幅沖天而起,吱吱亂叫,但更多的噬火幅被它沉凝厚重有如銅鐘虛影的氣場壓制,將千百頭噬火幅層層疊疊的擠壓一處,疊牀架屋般匍匐在地瑟瑟發抖,寬大的幅翼上銅光流轉,如同粘稠的銅漿,又似梅雨季節氈子一般潮溼的水汽,極速蔓延,將一頭頭振翼飛空的噬火幅壓制落地,動彈不得。

砰砰砰!

銅妖閃掠如飛,手舞足蹈,拳腳落處,皮燥肉厚宛若精鐵的噬火幅紛紛爆體而亡,碎肉橫飛,張嘴一吸,無數暗紅色的幅影,呼嘯飛掠,滾滾如潮的涌入它翻卷的石脣之中。

這些都是噬火幅的不滅真靈,暗紅色的幅影和噬火幅一模一樣,栩栩如生,不過體型小了千百倍。

“噬靈!”

如果朱子琛看到這一步,鐵鐵的亡魂皆冒!

因爲能夠這樣噬靈的妖獸,那絕對跟神品高手是一個級別,神品高手靠吞噬周天星力茁壯識海之內的不滅真靈,最終星橫於野!

相當於神品殖裝實力的超級大妖,依舊靠吞噬成長,不過不再吞噬血肉,而是噬靈。

難道這頭銅妖和星橫於野的恨水真人是一個檔次的高手。

“好餓!”

銅妖翻卷着石頭一樣的厚脣,涎水橫流的看着熔漿海上驚惶逃躥的幅羣,邁步間,勢如瘋虎,沖天而起,蹈火狂歌。

每一次騰空,都能將火海之上驚叫連連的噬火幅抓攝而下,它不停的飛躥,如同狼如羊羣,雙手不停的抓住一隻只渾身瑟瑟發抖的噬火幅,銅箍般猙獰的大手“吧唧”一聲捏爆幅頭,張嘴一吸,就見一頭頭拇指大小的火紅虛影透體而出,被他吸入腹中,然後就像丟破布般死翹翹的幅妖丟入岩漿海。

幾息之間,熔漿海上,數之不盡的噬火幅屍橫遍野,漂浮在岩漿之上,隨波逐流,無數殘存的噬火幅驚叫連連,要麼振翼遠遁,要麼在熔漿海上劃過道道弧線,返身衝入凸出懸崖的平臺之下,如同乳燕歸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