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雨聖劍士,大陸上一個女頂級戰士,脾氣古怪,好奇心極重,曾經有個人身上多長了一塊骨頭,可能是骨增生吧,她就飛要把人家弄個半死不活的研究,差點還要剖開肚子來瞧瞧。看着她上下打量自己的眼色,龍璇恐怕是惹了**煩。

龍璇猛的打了個寒顫,拉起她的手,說道:”老師,那團體比武大賽提前開始又是怎麼一回事?”

暗暗捏出一吧冷汗,火雨只是沉默了一會被龍璇的話題轉移了,小臉頓時泛起陣陣紅暈,羞澀的說:”這個,其實我,其實我是喜歡卡雷特,但他就是不大理睬我,從死亡沙漠跟着他來到皇家高級魔法學院,都是爲了他,可是他一見到我撒腿就跑,前幾天好不容易在樹林中發現了他,又是轉頭就跑,一時氣憤就跟他打起來,後來驚動了你的好老師勞迪那個老頭子,就是他想出來的鬼注意,搞得我的可愛的小藍冰走火入魔,等會一定要找他算帳。”

再也忍不住,狂笑起來:”哈哈,哈哈,卡雷特這下可走運咯,火雨老師,這個閒事我是管定了,你放心把,我一定會幫你搞定他。”卡雷特騙自己的仇還擱在心裏頭不舒服呢。

龍璇又是一陣大笑,不小心牽動了傷口,倒在牀上。

”你這小子跟你那師傅一樣,腦子裏不知在想什麼鬼主意。”圓圓的臉蛋更加紅了,喘息聲不時傳來。

慢慢的站起來,說道:”你好好休息吧,我走了。”所完轉身往外走。

忽然,龍璇把她叫住:”等一下,請問藍冰怎麼樣了。”

火雨沒有轉身,淡淡的說:”她的傷勢沒你的重,不過現在還昏迷着,就在隔壁病房。”

不覺想起了藍冰,她那可愛的樣子有使龍璇有點內疚,同時也有一種說不清的感覺,很想把她保護起來,不讓她受到任何的傷害.

自己同樣也是人類,爲什麼可以得到黑暗元素的認可,疑問不斷……. 葉峰剛飛出大雪山沒多遠,他的背後就突然有一股寒氣席捲而至!他的臉色不由一變,急忙轉身,釋放出靈魂念頭,符文漫天,演化成太極圖,擋住了席捲而至的寒氣。

太極圖瞬間就被凍結成冰!

「你不是天池聖宗的弟子!」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

葉峰凝目看去,出手對付他的人,居然是雪無垢!

「萬象境……」雪無垢美眸一閃,問道:「你究竟是誰?為什麼混入天池聖宗?」

「我只不過是個無名之輩而已,說出來聖女也不認識。」葉峰笑道。

「如果我偏要知道呢?」雪無垢淡淡開口。

葉峰剛想開口說什麼,臉色突然一變,朝著雪無垢身後看去,「雪無缺!」

雪無垢臉色微變,側目看向後方,她的後方根本什麼也沒有,她猛的轉頭看向葉峰,葉峰的人早已經消失不見,虛空中只剩下一枚枚符文。

「此人究竟是誰?樓蘭聖域,有這麼年輕的靈魂念師嗎?」雪無垢美眸一閃。

……

數十里之外,憑空浮現出一個個符文,一個人從符文中閃出,此人正是葉峰!

葉峰迴頭一看,自語道:「她並沒有追上來。」

「那個女人的修為不俗,她若追上來,你絕對不是她的對手。」

葉峰眉心金光一閃,金光散去之後,猥瑣道人赫然出現。

「她追不上我。」葉峰笑了。

猥瑣道人翻了翻白眼,「在我這個老前輩面前,你小子就不能低調一些嗎?」

葉峰一笑,「老前輩,現在偷不到天池雪參,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只能去紫電王谷了!」猥瑣道人搖頭道:「不過我們這次成功的機會幾乎為零,因為十幾天之後就是丹王大賽了,我們現在去偷的話,完全是自找死路。」


葉峰臉色微變,沒錯,由於丹王大賽馬上就要開始,各大門派的弟子和長老都去了紫電王谷,他們雖然好混入紫電王谷,可是想要盜取千年何首烏幾乎不可能。

因為,紫電王谷肯定已經做好了最強的防範。

「還有另外一個辦法。」猥瑣道人說道:「你自己去參加丹王大賽,只要你能拿到前三名,就有機會得到千年何首烏了。」

語氣微頓,猥瑣道人用很懷疑的目光瞧著葉峰,「忘了問你,你究竟會不會煉丹?」

「略懂!」葉峰笑著說。

猥瑣道人無奈的搖了搖頭,「那就沒有辦法了,老夫年紀太大,根本不能替你去參加丹王大賽。」

「無論如何,我也要去試一試。」葉峰一笑,其實,他對煉丹並非只是略懂,獅爺早就給過他有關煉丹的典籍,且還送給了他煉丹所用的「伏魔鼎」,他豈會只是略懂煉丹?

當然,雖然他懂得如何煉丹,但是他煉丹的次數並不多,至少沒有那些專門煉丹的武者多,也就是說,他最缺少的就是煉丹經驗!

「我們先回大葉劍宗吧,等丹王大賽正式開始了,我們就去紫電王谷。」葉峰說著,已經當先飛走。

「這小子如果參加丹王大賽,不知會是多少名……」猥瑣道人除了搖頭已經不知道說什麼。

……

幾個時辰后,葉峰和猥瑣道人回到了大葉劍宗。

葉峰一回到大葉劍宗,就把自己關在了練功房內,然後取出了聖皇圖,嗖一聲鑽入聖皇圖中。

聖皇圖內。

葉峰剛進入第二重天,獅爺的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第三重天的守關人,也略懂一些煉丹之道,你如果能進入第三重天,可以讓他親自指點你煉丹。有那老頭指點你,你的煉丹術估計會進步不少。」

聞言,葉峰朝著高空中飛去,很快就在高空雲霧中瞧見了一座黃金色的通天橋,這是第三段通天橋,也是通往第三重天的必經之路。

只有擊敗第三重天上的死靈,才能拿到鑰匙,繼而進入第三重天!

通天橋上,葉峰看到了一個死靈,這個死靈與先前他遇到了兩個死靈完全一樣,只不過,眼前這個死靈的氣息更強,實力遠非先前那兩個死靈所能相比。

感覺到有人來了,死靈緩緩睜開雙眼,眼中黑芒乍閃,攝人心魄。

「萬象境初期……」死靈笑了,「以你現在的修為,也想從我這裡得到第三重天的鑰匙?」

「既然你認為我不夠資格,那麼,何種修為才能夠資格?」葉峰也笑了。

「雖然我的修為已經大不如前,可是需要擊敗我,至少也要萬象境後期的修為。」死靈笑道:「即便你是楊聖選中的傳人,也不可能在萬象境初期的時候擊敗我。」

「那可未必!」葉峰眉心一閃,符文漫天,化作一隻巨虎,疾縱而出,撲向死靈!

「龍虎冥想功!」死靈目光一閃,整個人突然拔高,變成了數十丈高的巨人,伸手抓向了巨虎,巨虎瞬間就被他撕得粉碎,化作漫天符文。

然而就在這時,葉峰已經殺到他的面前,兩劍齊出,劈向他來。

「你居然還會武清揚的劍法!」死靈臉色微變,往後一退,手中迸發出無數黑色羽毛,黑色羽毛居然凝聚成一把黑色羽劍。

「刷!」

死靈握劍疾斬,擋住了葉峰的攻擊。

葉峰冷笑,使出奧義九劍,殺向了死靈,劍氣縱橫,橫掃八方。

「我神魔一族雖然不擅長使用劍法,不過對付你已經綽綽有餘!」死靈一笑,疾抖長劍,殺向了葉峰。

兩人大戰,劍與劍碰撞,激起漫天劍花,耀眼之極。

驀然,兩人殺到了通天橋之外的雲霧中,只見無數道劍氣從雲霧中穿出,擊向蒼穹。

很快,兩人又殺了出來,回到了通天橋上,葉峰催動迦樓羅之翼,極速遊走在死靈身邊,不斷出劍襲殺死靈。

死靈的速度絲毫不比葉峰慢,他也振翅疾馳,與葉峰游鬥起來。

「轟!」

一聲驚天巨響,葉峰被死靈一翅膀拍飛,若不是葉峰修鍊過佛門煉體功法,半邊身子早已經被拍成肉泥了,饒是如此,他的身上也劇痛無比。

葉峰咬牙穩住身形,把木劍插入了背後的劍鞘中,緊接著他祭出了大劍!


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氣突然朝著大劍席捲而去,被大劍吸收,大劍頓時變長,黑芒大作。

「雙道種!」死靈臉色微變。

然而下一刻,他的瞳孔忽然一縮,因為葉峰釋放出了毀滅氣場!

毀滅氣場凝聚成一股,如長虹貫日,直逼死靈而來,死靈急退,險而又險的避開了毀滅氣場的攻擊。然而他剛剛避開毀滅氣場的攻擊,葉峰已經從天而降,一劍劈向他的頭顱。

葉峰用的是大劍,攻擊力已經提升了至少五倍!

若不是他的肉身承受不起十倍以上的攻擊之力,他甚至可以瞬間爆發出十倍以上的攻擊力!

這一劍斬下,石破天驚,整個虛空都是一震。

死靈臉色劇變,急忙祭出黑色羽劍抵擋,碰的一聲,大劍瞬間就把黑色羽劍斬成了兩截,緊接著,大劍斬在了死靈的肩膀之上,把死靈的右臂砍斷了,黑血飛濺。

葉峰揚起左手抓向死靈,吞噬之氣順著他的手掌釋放而出,嘩一聲撲向死靈,把死靈整個人都籠罩了起來。

嗖的一聲,死靈忽突然從吞噬之氣從倒飛而出,落在了數十丈之外。

此刻的死靈,全身血肉模糊,血肉已經被吞噬之氣頓時了很大一部分。

「三道種!」死靈抬頭看著葉峰,吐出了三個字。

葉峰壓住體內狂躁的力量,他的紫府內充滿了力量,全是剛才吞噬死靈之後產生的,壓住體內的力量后,他冷冷對死靈說:「把鑰匙交出來吧!」

…… 夜風清冷,從遠處吹來,整個校園之內,一時悄無人聲,甚至連常見的蟲鳴都沒有,一片寂靜。

漫步在青青的草坪上,碎裂的星光揮灑在地上,一切都彷彿很正常不知怎麼的,龍璇忽然掠過一絲不安。

“沙沙沙……..”矮樹林中傳來嘈雜的摩擦聲,龍璇知道是有人朝這方向過來,校園裏不會有人從矮樹林經過,凝神望向樹林深處,強忍身上的劇烈痛楚,勉強運起刃剛訣,可是他的長劍還在病房裏,感覺心裏不塌實。

樹枝搖晃的越來越激烈,發出的聲響打破了夜空的寧靜,忽的,一個黑色的身影快速的竄動,”咻”的一聲,又再次融進森林中。

早在黑影躍出那一刻,龍璇就想追上去,無奈身上的紗布使身體動彈不得,夜幕深沉,隱隱迷漫着一股肅殺之氣。

雖然他無法靈活自如的運動,但靈敏的感應能力還完好,清楚的感覺到一個急促的喘息聲傳來。

皺了一下眉頭,大步踏前,寒聲問道:”什麼人,快點出來。”身體血氣一陣翻滾,大腦狂暈不已,臉色變得微微蒼白起來,踉蹌一下,不自覺的往後倒退幾步。

樹林向被驚動了似的,一聲嬌豔的驚叫聲過後,樹林中竄出一個黑影,向他撲來,一隻細嫩的小手將之扶穩。

定睛看去,原來是菲菲,一身黑色的連衣短裙,原先盤起的長髮飄散開來,幽幽的髮香闖進心扉,由於過於倉促,她柔軟的肉體緊緊的貼在身上,雖然擱着厚厚的紗布,但也能清晰的感覺到她高高挺起的胸部。兩人沉醉在這一刻的擁抱。

”菲菲,你怎麼會在樹林裏出現呢。”龍璇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兩人依然緊貼着身子,感受着對方的心跳。

”我,我只是路過…………”她臉上一陣發燙,聲音便漸漸小了下去。

”哦,是嗎?那你爲什麼跟着我,是不是喜歡我了!”龍璇奸笑道,用他那強而有力的臂彎輕輕的摟住菲菲的細細的腰部。

肌膚微微的觸碰,使菲菲不禁的怔怔,然後撇嘴說道:”誰喜歡你,我纔不會呢。”同時用力掙脫了龍璇的懷抱。

咳咳………,龍璇假裝咳嗽了幾聲,似乎有些喘氣,逗着菲菲道:”這麼用力,把我的傷口的弄疼了。”

聽了龍璇的話,菲菲趕緊跑回來抱着受傷的身體,輕輕的撫摩着胸口,擡頭看着,驚慌的道:”怎麼樣,哪裏不舒服吧。”

她的樣子使龍璇的傷痛早就九霄雲外,哈哈大笑道:”小傻瓜,還說不是喜歡我。”

菲菲這才反應過來,正要發怒之際,小嘴卻被堵上,貪婪的允吸着她甜美的香脣,好一會兒,她才推開,羞澀的說道:”龍旋,我希望以後都能這樣子下去。”

彷彿世間一切都不再重要,只想着懷中的寶貝,好好的享受靜謐的時光,龍璇微笑的看着她道:”菲菲,你爲什麼喜歡我呢?”

菲菲眼中充滿了複雜的神情,似乎在回想着往事,頭緩緩的貼在龍璇的胸口,淡淡的說道:”也許你忘記了,其實4年前我們就認識了。那時我生活在一個偏僻的小村莊,日子過得無憂無慮。可能是遠離城市,軍隊無法顧及到我們,強盜經常來打劫,不過都不會傷害任何人,直到那天,一羣陌生的強盜的到來,不僅把所有的財物都搶走,還要把我們關在一個鐵牢籠裏,把我們當野獸卷養着。”

龍璇怒嗔一下,準備發作,不過被懷中的菲菲制止了,並且示意靜靜的聽她說 。

強壓着心中怒氣,點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