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辣美女氣結。

這是插手嗎?這是救人好不好。

再說了,他們進來的時間已經太久,三天的限制馬上就到了,到時候若是無法判定月靈所在,那這一次可就白費功夫,後果嚴重啊。

火辣美女正要繼續求助,突然黑貓喵嗚一聲,貓毛炸起,目光看向山谷的前頭。

公雞更是蜷縮了身體,似乎有些驚懼。

陳浩也面色凝重起來。

他感知到,一股龐大的陰氣從山谷深處浮現,然後慢慢的向他們這邊靠近。

“不是吧,又來!”正在打坐調息的龍大師心頭一跳,目光呆滯的看向山谷深處,那邊的氣息,讓他心驚肉跳。

“看來不救不行了,不過道友,這裏已經不安全了,我可以救你們,不過我要帶龍大師走,成不成?”陳浩認真看向火辣美女。

火辣美女沉默了。

好一會兒後,目光看向陳浩,表示了同意。

陳浩笑了:“果然上道,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嗯,祝你們好運。”

說完,陳浩伸手凝聚一顆雷球揮手間覆蓋向火辣美女一行,然後陳浩毫不猶豫的轉身架起還有些渾身無力的龍大師,直接向山谷外奔跑而去。

身後電光肆掠,噼啪亂響,似乎吸引的那股龐大陰氣也加速了起來。

不過陳浩顧不得那麼多了,天罡步邁動,身影一掠就是幾米,飛快向山谷外而去。

十多分鐘後,陳浩出了山谷,回首看看,火辣美女那些人還沒跟過來。

“龍哥,你對陰月山瞭解多少?”陳浩問道。

龍大師沒好氣的道:“以前是聽過一些片面信息,進來還是第一次,你說呢。”

嘴裏這麼說,不過龍大師心中還是暖暖的。

遇到危險,陳浩完全沒想過放棄他,這個道友,值得深交。

“那沒辦法了,咱們只能碰運氣,慢慢熬過這段時間了。”陳浩無奈,目光四處看了看,選擇了一個方向,飛快離開。

等陳浩走了不久,火辣美女一行終於出來,不過這時候,原本十多人也只剩下三個。

損失如此慘重,火辣美女心中簡直像是鞭炸了一樣,面色難看至極。

不過聽到身後山谷中傳來的嘶鳴聲,火辣美女眼中浮現驚恐,對跟隨的兩個手下道:“我們走。”

一路遠離山谷,避開一些感知到的潛伏危險,終於在一個山坡處,陳浩停下來。

把龍大師放下,陳浩鬆了一口氣道:“這裏應該比較安全一點,咱們就在這裏等吧。”

龍大師活動了一下身體,感覺好了許多,這才道:“陳道友,你就這麼放棄救他們,不怕引來麻煩?”

陳浩笑道:“什麼麻煩?我又不是他們部門的人,有義務非要拼命救嗎?能夠伸一把手已經是給臉了。”

“可是……”龍大師有些憂慮。

陳浩道:“好了,這些不要提了,本來聽說了陰月山的事,對他們的好感就降到了冰點,沒有讓他們躺死,已經是仁至義盡,其他的我不想說,如果想找麻煩,儘管來,我問心無愧。”

龍大師嘆息一聲,不再多言。

“對了,這月靈到底是什麼?”陳浩又問道。

龍大師道:“月靈是月華精魄。”

“月華精魄?你說的是千年有靈,萬年化形的那種?”陳浩瞪大了眼睛。

這月華精魄他知道,是天材地寶榜名列前十的一種,需要特殊環境,然後還要有天然陣勢,日夜不斷的汲取明月精華,千年積蓄方有靈,萬年之後可渡劫,度過就能成爲一種不死不滅的特殊存在。

而在月華精魄沒有渡劫之前,那就是最好的大補神物啊,哪怕是單獨服用,都能保送先天,如果培育的好,足以保證一個傳承千年不絕。

龍大師點頭道:“就是這東西,有高人推算出,陰月山中孕育了月靈,但是無法判定方位,我也是被坑了,這才幫忙尋找。可惜……”

“可惜這樣天地孕育的神物,擁有一份天地氣運,可不是誰都能得到的。”陳浩沒好氣的接話。

龍大師沉默,顯然,他雖然幫忙,但是也心中清楚,要找到月靈的孕育點,機會很渺茫。

陳浩正要繼續說,突然看向來路,一臉錯愕。 目光所及,一個身穿一身白衣,身姿妙曼,長髮披肩,肌膚如雪,氣質脫俗,唯獨臉看起來迷糊一片的女性悠然而來。

她漫步而走,看似很慢,實則很快,幾個呼吸的功夫,就來到了陳浩一行的面前。

陳浩嘴角一抽,勉強露出一個微笑,憨厚的道:“姐姐你好,我叫陳浩,是一個無害的小男孩。”

白衣女子沒說話,只是看着陳浩一行,靜靜地,無聲無息的。

陳浩心驚肉跳,連一點脾氣都沒有。

從這個女人身上,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幾乎比鬼婆婆給他的威脅都要大,有種只要伸出小手指,就能輕易把陳浩碾死的感覺。

可怕,太可怕了!

黑貓和公雞更是蜷縮在陳浩身邊,一個裝乖巧,一個裝傻雞。

龍大師呢,嗯,龍大師開始呻吟,有氣無力的,眼睛都閉起來了,就好像電療的效果還沒散去一樣。

眼看氣氛有些不妙,陳浩繼續道:“那什麼,姐姐你有事嗎?沒事的話,我們要走了,這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沒吃午飯呢。”

白衣女子依舊不說話。

陳浩遲疑了一下,對龍大師道:“龍哥,我們走吧。”

龍大師道:“我好像被你電的過頭了,啥也看不到,陳道友,你揹我吧。”

陳浩:“……”

臥槽,龍哥泥垢了,別遇到恐怖東西,就讓我一個面對啊,你這樣會失去我的。

不過看龍大師強行入戲,根本不管,陳浩也沒轍了,暗暗腹誹了一句,就把龍大師架起,然後招呼了黑貓和公雞,避開了白衣女子,快步離去。

白衣女子沒有追,只是轉身看着陳浩一行離開的方向。

一路跑遠,往後看,沒發現白衣女子跟來,陳浩鬆了一口氣:“艾瑪,嚇死我了,這女人到底是啥東西,看起來好恐怖。”

“呵呵。”龍大師發出了一聲冷笑。

陳浩沒好氣的道:“龍哥,剛纔你裝的過分了啊。”

龍大師淡定道:“不知道是誰說的沒危險的。”

陳浩:“……”

“不過你別說,這女人身上的氣息有點怪呢。”龍大師繼續說。

陳浩道:“怪?怎麼個說法?”

龍大師道:“我感覺,她和月靈很像。”

“哎……”陳浩愣住,詫異的看向龍大師:“龍哥,你別鬧,月靈這種,要渡劫之後才牛逼,沒渡劫之前,那就是天材地……額,龍哥,你別告訴我,這裏的月靈,已經渡劫了。”

陳浩想起什麼,面色大變問道。

龍大師道:“這我那知道,我就是看出她身上有月華之氣,非常濃郁,只是感覺,這月華之氣中,似乎蘊含了什麼古怪的東西,像是變異了一樣。”

陳浩無語。

“算了,不扯她了,這陰月山太特麼恐怖了,好東西遍地,但是危機更多,一不小心就會碰到一個,這次絕對是走狗屎運了,那女……”陳浩正說着呢,突然眼睛瞪圓,駭然的看着側面。

他又看到了那個女人,就在二十多米外的一塊石頭邊,亭亭玉立,優雅嫺靜。

咕嘟!

陳浩吞嚥了一口口水,有種遇到了大麻煩的感覺。

“哎呀,我的眼睛,我又看不……”龍大師正要說話,陳浩瞪眼道:“少扯淡,趕緊走,這次要是跑不掉,我可不會再救你了。”

龍大師無語,隨後動作麻溜的跑在了陳浩的前面。

陳浩:“……”

少時,一行再次跑遠。

而女人輕易腳步,幾步之後,消失在石頭邊。

等女人一走,那石頭突然伸出了四條腿,然後吧嗒吧嗒的跑遠,鑽入一處草叢中。

隨後的時間內,不論怎麼轉向,怎麼跑,一旦停下,不超過一分鐘,陳浩總能看到女人出現。

這種如影隨形,卻什麼也不做,就這麼靜靜的跟着的情況,簡直嚇死人。

“龍哥,你說這女人和月靈有關係,難道月靈化形之後,喜歡跟蹤人嗎?這是什麼愛好?”陳浩看甩不掉女人,忍不住吐槽。

龍大師道:“你問我,我問誰,我也只在師門古籍之中才知道月靈的一點信息好不好。”

“你說她是不是把我們當成了獵物,現在還不餓,等餓了的時候,再把我們吃了?”陳浩問道。

龍大師:“呵呵,陳道友你就放心吧,別的不說,月靈吃人,這就是笑話,人家可是月華精魄,精純至極,我們人身雜質,除非進入先天之境,否則對她來說,那就是一坨屎。”

“咦……你纔是一坨屎。”陳浩嫌棄道。

龍大師嘿嘿一笑:“陳道友,告訴你一個不好的消息。”

陳浩一愣:“難道你想起月靈的什麼可怕之處?”

龍大師道:“不是,是關於我們的,我進入陰月山,今天就是第三天了,估計要不了多久就能離開。”

陳浩不解:“這是好事啊,怎麼就不是好消息了。”

龍大師意味深長的道:“但是你今天才進來。”

陳浩:“……”

MMP,差點忘了這點,老子不是一起進來的啊,龍大師能走,但是我不行啊,我特麼還要在這裏熬兩天!

一瞬間,陳浩心中無數草泥馬奔跑而過,目光幽怨的看着龍大師。

龍大師心中美滋滋的。

坑吧,被你坑了幾次了,這一次總算是扳回了一局。

“咳咳,陳道友放心,雖然我可以離開,但是離開前,我會寸步不離,和你同甘共苦,哪怕我離開了,我也會在外面祈禱,等你回來,然後給你接風洗塵。”龍大師安慰道。

陳浩呵呵一笑:“龍哥,說真的?”

龍大師義正言辭道:“我輩修士,一言九鼎。”

“那好,前面的事,交給你了。”陳浩腳步一頓,幽幽開口。

咦……

龍大師一愣,然後舉目看去,旋即……傻眼。

在他們前面,一個人擋住了去路。

這是一個老婆婆,頭髮稀鬆,滿面皺紋,身上的衣服破爛一片,手持一根柺杖,正驚喜的看着他們。

“你居然進來了!很好,我家主人,會很喜歡的。”

沙啞尖銳的聲音透出濃濃的喜氣,隨後老婆婆嘴中唸唸有詞,一股黑氣快速從身體中瀰漫而出。

然後,老婆婆出現了變化。 黑氣之中,老婆婆突然開始變身。

兩隻耳朵快速拉長,鼻子開始鼓起,嘴開始變形,渾濁的雙眼,一下子變成了綠色。

特別是老婆婆的背後,一條尾巴突然冒了出來,輕輕擺動。

嘴中發出了一聲喵嗚的聲音,老婆婆就好像剛睡醒一樣,伸展了一個懶腰。

陳浩:“……”

龍大師:“……”

臥槽,老婆婆變成了貓耳娘!

不對,這特麼是貓耳老太太啊,真特麼醜。

不過黑貓卻沒有絲毫的驚訝,反而目光灼灼,凌厲無比。

公雞也很淡定,完全沒有面對白衣女人的那種慫逼狀態。

伸展懶腰之後,貓耳老太太看向了陳浩一行,目光轉動,很快鎖定了黑貓,那綠色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靈貓!沒想到在這鬼地方還能遇到這麼好的軀殼,天不絕我!”貓耳老太太開口了,語氣十分驚喜。

哇嗚!

黑貓尖叫一聲,貓毛炸起,很是氣怒。

“嘻嘻,生氣了?沒關係,等下你還會死喲。”貓耳老太太怪笑一聲,身影直接衝了過去。

哇嗚!

黑貓絲毫不慫,一躍而起,完成變身,衝向貓耳老太太。

兩道身影閃電般接觸,跳躍,快的讓人看不清楚。

公雞目光閃爍,暗中窺視,悄悄醞釀。

管你什麼鬼東西,別讓我套住,套住就中出了你。

陳浩這時也反應過來,二話不說,掏出大桃木劍就衝了過去。

覬覦我家小黑的身體,呵呵,今天不砍死你,老子跟你姓。

天罡步邁動,瞬息陳浩就加入了戰圈,桃木劍爆發紅光,狠狠斬向貓耳老太太。

叮的一聲,貓耳老太太伸手抓住了桃木劍,桃木劍身上浮動的辟邪紅光,居然完全無法滲透貓耳老太太手掌半分,隱隱反而有些被壓制了。

目光凌厲的看向陳浩,貓耳老太太面色陰沉下來,語氣幽幽道:“人類修士,我沒找你,你還敢主動進攻,很好,新仇舊恨,就從你身上先拿一些利息。”

說着,貓耳老太太手掌之中爆發黑氣,居然開始滲透大桃木劍,把劍身之上的紅光不斷的逼退,發出滋啦的聲響。

陳浩大驚失色。

這妖邪居然這麼詭異!完全無懼桃木劍的辟邪紅光啊!

眼看桃木劍就要支撐不足,陳浩一反手,軒崽劍從袖裏乾坤中拿出,然後法力輸入,狠狠一劍揮舞。

貓耳老太太有些懵逼,完全沒想到陳浩還能憑空拿出第二把劍,避之不及,抓住桃木劍的手就被軒崽劍砍中。

切豆腐一樣,貓耳老太太的手從小手臂直接切斷,沒有絲毫的停頓。

哇嗚!

貓耳老太太慘叫一聲,身影快速退後。

黑貓見狀,哪能錯失良機,駕馭飛刀,奔襲而上,飛刀盤旋,一道道的擊中貓耳老太太。

可是它的飛刀,居然完全無法破開貓耳老太太的身體,擊中之後,發出了金鐵交錯的聲響。

眼看如此,黑貓收回飛刀,身影翻轉,拉開距離,然後目光看向陳浩,滿是驚奇。

浩哥啥時候又多了一把這麼厲害的劍。我的刀都破不開的身體,它那麼輕易就切了?是我的刀垃圾了,還是愚蠢主人藏私了!

陳浩這時看到大桃木劍上暗淡的靈光,一臉肉痛,而後收起桃木劍,手持軒崽劍,邁動天罡步,直接追了上去。

桃木劍傷不了你是吧,那品嚐一下軒崽劍的厲害吧。

被軒崽劍砍去半截手臂,貓耳老太太簡直驚恐,面對陳浩的攻擊,一時間不敢接觸,只是閃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