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靜雅有些不淡定,心裏暗暗的罵,現在的小丫頭真的不要臉,剛出幾天道就張狂。

“馳騁… …”

溫靜雅剛一張嘴,就被宋馳騁打住,“溫小姐,我來給你介紹!”

“不必介紹,她只不過是一個新人而已,馳騁,你… …”

“不,這個介紹你還是要聽聽的!”宋馳騁面帶笑容的看向溫靜雅。

“這位確實是位新人,不過那是在你們臺裏,不過在我這裏,她是我的未婚妻!準馳騁集團的總裁夫人。”

宋馳騁說這些話的是時候一直都在笑,很溫潤。

“而且,新近,你們臺已經被馳騁集團收購,韓晴是最大的贏家,是我送給她的新婚禮物!”

溫靜雅的表情越來越僵硬,那種標準的微笑一直僵死在臉上,她死死的盯着宋馳騁身邊的韓晴的臉,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哪痛。

“你… …你是什麼意思?”溫靜雅不敢相信她剛剛聽到的,“未婚妻?你… …”

“一直都在運作這件事情,不過不好太高調,在去桃花坳的時候,已經基本定盤,只是溫小姐對這些根本不放在眼裏罷了!”


宋馳騁看着溫靜雅不溫不火的說道,大有些娓娓道來的味道。

“我與前妻早在5年前就離婚了,我平素很低調你也知道,所以外界很少知曉!她已經移民加拿大,我是認真找妻子的!”


“所以溫小姐只希望做情人,恕宋某不能苟同,當時與溫小姐交往的時候,也是這個初衷,想如果溫小姐賞臉,我將不會辜負你的厚愛,怎奈溫小姐流水無情。只能作罷,還好晴兒不棄,我定不會辜負了她!”

這幾句話猶如瞬間摑在溫靜雅臉上的巴掌,直甩的溫靜雅的臉‘啪啪’三響。 溫靜雅的臉跟變色龍一樣,不停的變換着各種顏色,她徹底的失去了應變能力,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羞辱。

她看着眼前溫潤笑着的宋馳騁,就是個道貌岸然的僞君子,可是她有毫無發作的理由,自己與人家苟合純屬自己自願,他竟然可以對自己搖尾乞憐的鞍前馬後,可是得了手之後,竟然可以毫不猶豫的轉身離去,採了一朵更嫩的。

再看看此時的自己,露着胸露着腿的跑進人家的房裏,主動的求歡,卻慘遭羞辱。

溫靜雅眼睜睜的看着宋馳騁站在自己的面前,牽着嫩草的手 ,一副溺愛無限的樣子,自己就像個棄婦。

她拿起自己的包,大步的向外走去,本想給韓晴留下幾句話,可是又一想,別在自取其辱了。

拉開門逃一樣的走出去,衝進電梯,像颶風一樣捲進自己的車裏,伏在方向盤上嚎啕大哭。


她慨嘆着,世態炎涼。

她恨!恨周筱宇的媽,恨周筱宇,恨孫明澤,恨宋馳騁,恨…. …突然間,溫靜雅感覺全世界都對不起自己。

本以爲她與孫明澤總算離了婚,卻沒想到,隨着她們婚姻的坍塌,她溫靜雅的整個世界都坍塌了。

其實她總在葉小鷗的學校門口轉悠,是一直想找個機會能跟葉小鷗正面的聊聊,沒想到這個小黃毛丫頭竟然說了也很貶低自己的話——走了!

溫靜雅一邊開車一邊想着下一步的計劃。

葉小鷗幾個吃完了飯,馬不停蹄的到了公司,等到遲少羣,她迫不及待的讓遲少羣看了那封電郵,並未說出出處。

直到遲少羣看完了單子問葉小鷗,“這張單子是歐盟的,你在方俊豪的手裏拿到的?”

葉小鷗沒有想到遲少羣真的是料事如神。

“師傅!你… …”葉小鷗詫異的看着遲少羣,有點不可置信。

“很顯然這是歐洲的訂單,你知道的,方俊豪與宇少各霸一方,方俊豪的訂單宇少從不插手,但是其實歐洲的大宗訂單很有競爭力,這是方俊豪最有力的資本!”

遲少羣很鄭重的跟葉小鷗解釋着裏面的原委,“他手上的資源很不錯。”

葉小鷗這才一五一十的跟遲少羣說了單子的來源,還有方俊豪跟她說的話。

遲少羣點點頭,“嗯!他跟你說的絕對不錯,這確實是中小的訂單!”

“那我們能做嗎?”葉小鷗看向遲少羣問。

“能做,當然能做,這絕對是個良好的開始!要改善公司的狀況,迅速起來,就必須得有這樣的單子來做支柱,也就是俗話說的,馬無夜草不肥!”

遲少羣很坦白也很鼓勵的對葉小鷗說道。

“其實宇少這裏的單子,都是大宗的壟斷性單子,而且都不是普通商人能做的,所以他幫你的渠道會很受限,而方俊豪與宇少的恰恰的相反。”

“師傅,其實我到是希望能有這樣幫助型的支持,而不是對我的施捨!”葉小鷗再次闡明自己的觀點,“那樣的話,誰幫助我,我就成了誰的包袱!”

葉小鷗看着遲少羣,她當然對遲少羣是極爲信任的。

“我知道宇哥對我的投入與支持,但是我不想成爲他的包袱。同樣,也不想讓他成爲我的包袱,這是一個道理。”

葉小鷗的這個想法其實她很久就想跟遲少羣聊聊了,苦於一直都沒有這樣的機會。

遲少羣很認真專注的聽着葉小鷗的話。

“自從我看懂了各類報表之後,我清清楚楚的明白,宇哥爲我做了什麼!都說這家公司是葉家的,可是我卻明白,它早就不再是葉家的了。”葉小鷗說的很動容。

遲少羣沒想到,看似單純的葉小鷗,還有這樣的思想,一點都不糊塗。

“之所以真的想,有一天它還是葉家的,畢竟這裏的一切,還是我父母在的時候的樣子,還有我很多小時候的記憶。”

葉小鷗的目光看着四周的一切,然後收回目光繼續說。

“所以我狠不下心不要或拒絕。但是,我想用我自己的能力,真的把這裏接過來,而不是一切都讓宇少爲我操心,施捨,那樣我心裏有壓力!”

“你最好不要當宇少的面這樣說,他最忌諱的就是‘施捨’這兩個字。”遲少羣提醒着葉小鷗。

“謝謝師傅你這樣提醒我,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不會傷他的心的!可我想盡我自己的能力,扭轉這個局面!”

她坐下來,做到了遲少羣辦公桌的對面,看着遲少羣說,“師傅!我也很糾結,在想方俊豪這樣的單子,我能不能接,並對宇哥有沒有影響?”

她很認真的對遲少羣說到,“如沒有,我會全力以赴的開始接受這些單子,好好的打開局面。如果對宇哥有影響,那我寧願放棄葉氏,也要支持宇少,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任何人都不能替代他在我心裏的位置!”

遲少羣一聽葉小鷗這樣說,心裏暗暗的豎起大拇指,心想,如果宇少對這個小丫頭真的是動心的,那麼他還真的就沒有看錯人。

他在想,如果周筱宇要是聽到小丫頭的慷慨陳詞,那該多激動。

“我不認爲會有影響,相反,到覺得這是對他的一種支持,一種契機!”

“哦?爲什麼這麼說?”葉小鷗一下興奮起來。

“首先你讓他放心了。其次,宇少從不與方俊豪有生意上的來往,但是歐洲的市場真的是無法估量的,你要是能做方俊豪的單子 ,還不等於插足了歐洲的市場了!”

wWW ⓣⓣⓚⓐⓝ ¢ O

“那又怎樣呢?”葉小鷗有些不懂,追問!

“希望你能成爲周筱宇與方俊豪的橋樑纔好!某種角度,我早就希望這兩個人能夠強強聯手,打開另一種局面!”

“你是說,讓我成爲撬動歐洲市場的槓桿?”葉小鷗直接問道。

“沒錯!沒想到你還真的就做到了從他手裏能拿單子,雖然小,但是對我們公司來講,絕對是可觀的!而且由小到大,絕對會有把他們拉到一起的契機!”遲少羣也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對葉小鷗很佩服。

葉小鷗的眼睛也亮起來,她當然想能做到這一點。

她看向遲少羣追了一句,“師傅我有個請求!” 遲少羣看向葉小鷗點點頭,“你說!”

“師傅!我們… …能不能把這件事情跟宇哥保密呢?”葉小鷗有些支支吾吾,她太清楚宇少的性格。

“爲什麼?他不是那種沒有全局觀念的人!”

“師傅你理解錯我的意思了,我並不擔心這個,我是擔心… …”葉小鷗話到嘴邊停頓了下來。她不知道下面的話怎麼說。

葉小鷗有些爲難的垂下自己長長的睫毛,在思索着怎麼說纔是妥帖的。

遲少羣看着葉小鷗的表情,已經猜出了她的意思。

“你是怕他對你有誤會?”遲少羣試探的問了一嘴。

葉小鷗擡起睫羽,看了遲少羣一眼,聲音很輕的說,“你也知道他對我的… …約束,我怕她不喜歡我與方俊豪接觸!”

遲少羣眸子縮了一下,他當然知道葉小鷗說的意思,也確實是這樣,他也發現,周筱宇在葉小鷗的事情上總是有些拎不清!

“這件事情,你讓我再考慮一下,怎麼做會更合理一些!”遲少羣沒有直接答應葉小鷗的要求,畢竟他比葉小鷗更瞭解周筱宇。

“那好吧!還有一件事情!”葉小鷗趕緊對遲少羣說了,方俊豪的意思,也可以放出單子。

這個遲少羣到沒有想到,方俊豪竟然對葉小鷗這樣相信,難怪自家少爺會這樣謹慎護食,看來這兩個競爭的對手竟然連心上人都要競爭。

遲少羣看向小丫頭,腦子裏在盤算,他到很想知道小丫頭的真實心裏所想。

“小鷗!師傅問你一個很私人的問題!”遲少羣雖然覺得這個問題問起來有點直白,但是他還是想問一嘴。

葉小鷗何等聰明,她已經想到了遲少羣的問題是什麼。

“師傅,如果你想問我,對宇哥的態度,我覺得,他或許不應該是我能想的!我配不上他!”葉小鷗說完這話,臉早就紅到了脖子根,“他就是哥哥!”

“實質的問題不是這樣的!我只需要你內心的真實答案!”


“他愛的不是我!”葉小鷗的聲音小到似乎只有她自己纔可以聽到,但是其實遲少羣已經聽到了!

他不太理解葉小鷗的話!

“師傅,不討論這些好嗎?那我們就着手做這些單子了?”葉小鷗趕緊轉移話題,畢竟遲少羣也是一個年青的男人,她不想跟她討論自己內心深處的東西。

“那就按他的要求開始工作吧!我希望這一切都由你自己來完成,可否有困難?”遲少羣看向葉小鷗,“人員上,我可以給你配備,事情全程由你自己來操作,過程中有困難可以跟我探討,一起解決!你已經算作有經驗了!”

“還有上次圍巾的尾款已經到賬,宇少的意思是,這一次是單子整個都由你自行完成,所以款項由你自行支配,當然要收回本金!利潤歸你個人所有!”

其實,這筆尾款的追回,頗費了些周折,是周筱宇出的手,纔沒有跑了這筆單,而且對方公司已經被周筱宇收了,交由胡振東繼續經營。

只是周筱宇交代不許透露給葉小鷗。

“啊?”葉小鷗一聽遲少羣剛纔的話,這下可是呆了,自行支配?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可是一筆天文數字,她太瞭解那批圍巾的利潤了。

“師傅,還是算了吧!這個單子我的同學們一直都跟着參與來着,只要給他們一些報酬就好了,還是在公司的賬戶上留着吧!也好不用宇哥在向內投錢了。”

葉小鷗拒絕着遲少羣的安排。

“這個是宇少的意思,他希望由你來自由的週轉。至於你同學,你可以按照比例給他們提成!”遲少羣給葉小鷗建議。

“那你說怎麼給?”葉小鷗很虛心的問,她覺得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大家白忙。


“可以按照我們公司的提成比例,百分之2.5個點!”

葉小鷗馬上就開心了,“那能不能今天就發,爲了公平起見,我也拿百分比就好了。不過他們要比我多些,這樣才公平,我後面的沒跟完!”

“說好了你做主的!”遲少羣聳聳肩,一副放權的樣子。

下午下班的時候,葉小鷗從財務提出19萬現金,拿到自己的辦公室,喊過他們三個,“今天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我們發獎金了!”

當葉小鷗把沒人5沓現金放到他們手裏的時候,他們都開心的不得了,趙麗珠簡直不敢相信這就是真的。

“小… …小鷗!這是給我們的?”她有些語無倫次。

“是啊,這是按照公司的分成比例發放的,我也有份的,不過我的這比分都期沒有跟蹤完成,所以我拿4萬!”

葉小鷗萌萌的甜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