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觀是峨眉山最大的道觀了,原本是山門主持、掌教議事之地,絕心閉關後,此處全部交由她的師妹絕情師太負責。

此刻,殿中點着幾盞燭臺。

兩個人正在密謀,正是白蓉與絕情。

“師父,白少與吳天那邊已經談妥了,他們說了,只要這次能誅殺秦侯,武神會在崑崙至尊那給你要一塊山牌,到時候咱們就可以去崑崙山開宗立派,以求長生之法了。”

白蓉小心翼翼道。

“集合三人之力與大陣,誅殺秦侯並不難,但關鍵是掌教馬上就要出關了。”

“她要是跟着一摻合,咱們的計劃就會破空。”

絕情道。

“我一聽打聽好了,掌教差不多今晚子時就會出關,按照規矩,我們都會給她供青燈九盞。”

“這是吳天從他身上取下的本命毒,霸道無比,稍微聞上一點,便會丹田氣息全失。”

“到時候咱們就趁機除掉掌教,如此一來便大功告成了。”

白蓉道。

“話雖如此,掌教修爲高絕,而且山門大陣只有她親自下令,守陣弟子纔會打開。”

“殺了她,這大陣就更加沒法開了。”

絕情皺眉道。

“這還不簡單!”

“啪啪!”

白蓉拍了拍手掌,只見一個尼姑自黑暗中緩緩走了出來,見了二人就念了聲號。

PS:親愛的朋友們,今晚更新結束,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後天開始陸續補更。 絕情定睛一看,好傢伙,竟然與絕塵掌教長的是一模一樣!

“怎麼,見了本掌教還不下跪?”那尼姑冷笑了一聲,一臉孤傲道。

“你!”

絕情有點蒙了,兩膝不自覺的發軟,差點就跪了下去。

“好了,別鬧了,讓我來介紹下吧,他叫風奇,是世間第一人皮面具大師,同時也是世上最善於模仿的人,你現出本相讓絕情師太看看吧。”

白蓉微笑道。

那人雪白的手心在面門一拂,絕情只覺的眼前一花,掌教大人已經變成了一個俊美無比的青年。

但見這少年一頭長髮披肩,滑如青絲,眉如柳,眸如月,長長的睫毛,紅潤的微薄嘴脣,一張比嬰兒肌膚還細膩的瓜子臉,猶如那畫中人兒一般,瀰漫着一種古典的妖異美。

絕情從來沒見過這麼美的“男人”,美的便是她這個女人,也是生出了幾分妒意。

“師太,在下風奇,乃是武神門下一伶人罷了。”

風奇微微欠身笑道,兩道淺淺的酒窩,更是讓人我見猶憐。

“絕情有禮了。”絕情一聽是武神門下,連忙恭敬還禮。

“師太,你這下該放心了,一旦咱們控制了掌教,風奇會以她的身份打開了山門大陣誅殺秦賊,便是驚天之功,到時候師太又何必屈身這小小的峨嵋?”

白蓉笑道。

“計是好計,只是這風先生是個男的,我觀裏多是女流,怎麼合適長留。”絕情皺眉道。

“這點你放心,風奇不好這一口!”

“小奇,姑姑沒說錯吧。”

白蓉伸手在風奇白嫩的下巴輕輕一撩,輕佻浪笑道。

風奇微微一笑,算是默認了。

這個比天仙還美的男人,充滿了極致的陰柔之氣,在某些方面的取向來說,他確實與衆不同。

但他同樣有着無比高傲的自尊,白蓉知道這點,必定是白少陽透露出去的。

因爲白少陽是崑崙山爲數不多知道他有龍陽之好的,如今白蓉拿自己的隱私來打趣,這不禁讓風奇心中十分的不爽,只是礙於大事在前,不便發作罷了。

“好,那你就留下來,今晚掌教出關,衆弟子都在後院等着,我還得去盯着。”

絕情道。

“師太放心!”

風奇又是一拂面,瞬間變作了一個青年小尼姑模樣。

“江眉兒?”

絕情愣了愣。

“我沒殺她,只是把她困在禪房罷了,因爲我從不殺女人。”風奇淡淡道。

“那小妮子是絕塵的人,死了纔好。”

絕情嘀咕了一句,當先往門外走去。

“原來是這老孃們,居然跑到了峨眉派來煽風點火,我倒要看看你能玩出什麼花樣?”

大殿內發生的一切,秦羿盡收眼底,他倒也不着急,悄然而去。

峨眉派不同於其他的門派,全都是女人。

秦羿並不喜歡跟女派打交道,不過聽起來這幫女流之輩似乎掌控着一個威力巨大的陣法,白少陽正是想借着這個陣法來下他的手,既然撞到了這一幕,不管肯定是不行了,當務之急是將計就計,讓白少陽吃不了兜着走。

峨眉派清心觀門外,衆女弟子一應分列站好,等待着掌教絕心師太出關。

派中弟子分青衣堂、白衣堂兩個堂口,左邊一應穿着青色的素袍,右邊則是身穿白衣。

青衣堂由絕情統管,大概有兩百來人。白衣堂口則人要少一些,大多數都是年輕的女子,一眼放去,不乏一些氣質幽然的美貌女子。

風奇扮演的江眉兒一走出來,一個四十幾歲,面容秀美冰冷的道姑皺眉不悅道:“江眉兒,怎麼連規矩都不懂嗎?”

風奇微微楞了一下,旋即低着頭走了過去,在隊伍的末尾斬了下來。

那嬌滴滴楚楚可人的模樣,當真是演的惟妙惟俏。

訓斥他的正是白衣堂堂主絕塵,她與絕情都是掌教絕心的師妹,峨眉派是個小門派,派中女人又不善經營,派裏的資源極其有限,是以平素青衣、白衣兩堂爭的比較厲害,雙方內鬥的極爲厲害。

青衣派以絕情、白蓉爲首,雲集了一批三十歲以上的“老人”,在山門向來比較強勢。

而絕塵手下,則是江眉兒這等年輕弟子,天賦都很不錯,對白蓉這種人打心眼裏瞧不起,雙方一見面都是火藥味極其濃烈。

“呵呵,絕塵,你是想當掌教想瘋了吧?別忘了江眉兒可是掌教的關門弟子,什麼時候輪到你來訓斥了?”絕情皺眉冷喝道。

“師姐,她在我白衣堂,那就是我的弟子,我教訓手下的人,好像跟你沒什麼關係吧?”

絕塵反脣相譏道。

“師父,是我之罪,還請你不要生氣。”風奇撇了撇嘴,小聲道。

“哼,既然知罪,那就去一旁跪着。”

絕塵冷冰冰道。

“是!”

風奇二話沒說,走到了一旁,老老實實的跪地賠罪。

這讓絕情、白蓉都都看傻眼了,這可是武神派來的人,居然這麼聽話。

絕塵冷哼了一聲,目光投向了後山!

她早些年內心受過傷,凡事都很極端,平素對弟子管教的也就嚴格,如今峨眉派被絕情等人鬧的一團烏煙瘴氣,絕塵已是巴不得同樣嫉惡如仇的掌教出山,重振峨嵋聲威。

絕情雖然不滿,但倒不至於爲了風奇而大打出手,反正跪的是風奇,又不是她。

衆人心懷各異,在廣場耐心等待着。

約莫到了子時月掛中天時分,但聽到後山傳來一聲清嘯之聲,連綿不絕,在山谷中迴響!

緊接着便是石門轟隆隆洞開的聲響!

“太好了,掌教大人出關了。”

絕塵大喜道。

峨眉派的規矩極爲森嚴,絕情出關向來是由人來傳話,此刻大家都耐心的等待着。

絕塵希望她出關,則是想借絕情的手一正峨嵋風氣。

而絕情則是指望她出來送死,以便與白蓉達成陰謀,坐上掌教之位。

……

邀約洞內。

一個身穿灰色道袍的道姑懸浮在半空,峨眉山濃郁的靈氣源源不斷的繞着她周身旋轉,最後緩緩化作遊絲被吸入鼻內。

“呼!”

“終於突破了神煉境界!”

“千絲斷!”

道姑手一揮,白光驟現,無數青色的絲線洞穿了面前的石柱,纏繞之處,鋒利無比,石柱如豆腐一般,應聲盡碎。

“恭喜掌教師尊修煉有成!”

門口的弟子恭敬拜道。 “嗯!”

“千絲斷勝在一個綿字,綿延不絕,我如今已經可連續使出三百六十道絲線,不斷不絕,雖然不敢說天下無敵,即便是崑崙高手亦可一戰。”

絕心飄然落地,神色冰冷道。

她已經七十三歲了,只是長期得峨眉山靈氣滋養,又修爲奇高,看起來只有五十歲出頭!

但任何小看她的人都將付出慘痛的代價!

峨眉山很少出高手,正是因爲頂尖絕學千絲斷歷代突破一百道絲線者極少,而絕心這次閉關悟道,以神煉初期境界,竟然能夠使出三百六十多道,絕對是罕見的,因此有這份傲氣,並非狂妄自大。

“掌教,他們都在清心觀廣場候着師尊,見還是不見。”

弟子問道。

“不必了,讓江眉兒來見我就行了!”

“她的天賦是衆弟子中最高的,未來可傳承我的衣鉢!”

絕心淡淡道。

弟子立即領命去傳話了。

……

廣場上,絕塵等人仍滿懷欣喜等着絕情出關。

弟子迎面而來,衆人連忙迎了過去,“怎樣,掌教大人如何?怎麼還不出關啊。”

“掌教已經出關,但她說了只見江眉兒一人,餘者自行散去!”

傳話弟子道。

“什麼?”

“掌門她,我這還有大事等着相商啊,峨眉山走妖了,她老人家不可能不知吧?”

絕塵性子急,不耐煩的叫了起來。

“江眉兒,跟我走吧。”

傳話弟子懶的與絕塵計較,直接喊話道。

江眉兒大喜,他知道一旦點上了吳天的本命毒,絕心縱有天大的本事也要歇菜。

絕情瞧在眼裏,也是欣喜不已,嘴上說了幾句不滿的話,心裏卻是樂開了花,兩人彼此悄悄交換了一個眼神,心裏都有了底。

……

秦羿一見江眉兒要去見決心,就知道這老尼怕是要自找死路。

他靈機一動,心裏頓時有了主意,往白衣堂小心探了過去。

明月如白霜,山中一片雪白。

秦羿神識外放,在白衣堂附近的一個祕密地窖裏找到了活人的氣息!

他探入地窖,裏邊卻是一個白衣少女,渾身赤裸額頭上貼着一道鎮魂符,封住動彈不得,見來了人,睜着雙眼嗚咽哼哼了起來!

秦羿在她頭頂一拂,少女頓時渾身一輕,嗓子裏也清透了許多,呼了幾口氣後,趕緊捂着胸口大叫了起來:“你,你別看,你離我遠點。”

“好!” 好婚晚成:總裁的掛名新妻 秦羿抱着胳膊,轉過身走出了地窖。

剛走沒兩步,江眉兒又滿臉羞澀道:“等等,你做好事做到底吧,能不能弄件衣服給我穿?”

秦羿掃了她一眼,這丫頭年紀在二十歲左右,肌膚白皙如玉,身體算不上豐滿,但卻夠料,尤其是那雙美腿如綢子一般修長白滑,倒也是個極品尤物。

秦羿脫下長衫丟在了她面前,自顧出了洞口。

江眉兒被秦羿看了個通透,心裏又羞又惱,偏偏這傢伙目光還刻意在自己臍下三寸處停留了數秒,令人好不尷尬。

接過衣服,乾淨清爽,有一種陽光的清香。

江眉兒有輕微潔癖,平時連師姐師妹的衣物都不碰,此刻或許是因爲怕走光,穿在身上竟沒有一絲絲的厭惡之意。

待穿好走了出來,秦羿又目光下移,眉頭微微一沉。

他這個動作令江眉兒愈發不爽,蹙眉問道:“你是誰,怎麼知道我被關在地窖裏?”

“你是石女?精元不散,練功的好苗子,難怪絕心點名要見你。”

秦羿淡淡道。

所謂石女,天生下竅不通,不能生育,終生唯有獨身,對於素身伴青燈的峨眉派來說,的確是難得的繼承人。

“你,你怎麼知道我是石女?”

“你到底是誰?”

江眉兒嬌軀一顫,除了掌教,沒有人知道她這個祕密。

“看到的。”

“不說這個了,有人假冒你的身份,要給絕心下毒,你要再磨嘰,她的命可就保不住了。”

秦羿很煩尋根究底,不耐煩道。

一聽師父有危險,江眉兒緊跟着秦羿往後山跑。

邀月洞內。

江眉兒緊隨着傳話弟子進入洞內,作爲武神的門人,風奇算不上什麼高手,他那套易容、變化之術,不過是逗那些師兄們的樂子罷了,由於他從小唱的就是花旦,這使得他一顰一笑,舉手擡足間與女人無異,難免遭到以段慕全爲首師門旁人嘲笑。

風奇喜歡男人!

他是個很沒安全感的人,早些年他在燕家,是燕家老四燕禛的玩物,受盡了恥辱與挫折。

燕禛死後,他算是日子好過了些,但並未能脫離這種卑劣的身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