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錚搖搖頭:「我不要。」

但洪行簡的眼中卻是出現了一股戰意:「來吧,我的孩子。」

「我真不想。」洪錚有些疲憊的說道,爭這個有意思嗎?

「我同階中沒有對手,很無聊,這九個傢伙除了斗戰神王,其他的都是浪得虛名。」洪行簡說道,「所以我想看看你。」

「你的意思是我們可以進入到古井中,但是必須要打敗你們十人?」泥丸大世界中的一個大帝問道。

遠古天龍皇開口了:「對啊,你要來嗎?」

那大帝躍躍欲試:「我想試試。」

「來吧。」遠古天龍皇化為了人形生靈,說道,「任意一個,只要打敗了都可以進入到其中一觀,甚至如意珠都是你的。」

那大帝衝上前來,迎擊遠古天龍皇。

但遠古天龍皇只是輕輕的拍出了幾掌,就將那尊大帝震的大口咳血:「后黃金時代的人太弱了。」

「我來試試。」南國一個古帝開口說道,他通體漆黑,乃是一尊黑金通靈成帝。周身吞吐出烏光,堅固不朽,身軀一搖,眨眼放大,山嶺大小的巨足踩落了下來,壓蓋向了玉翅金蟾。但玉翅金蟾雙翅一展,斬出了一記十字斬,轟在了他的身上。

頓時,黑金古帝口吐鮮血後退,眼中出現了駭然之色:「太強大了,簡直無法戰勝。」

不少古帝上前,都是被震飛。而後,居然還有一個大帝想要挑戰洪行簡,那是一輪上古海洋成帝了,並且全身釋放出了毒液,劇毒無比,毒帝!

他席捲著滔天大浪而進,覆蓋向了洪行簡。洪行簡拍出了一掌,落入到了汪洋中,將汪洋震的四分五裂。毒帝全身都布滿了裂紋,差點橫死。

洪行簡看著洪錚,再次開口:「來吧,只是切磋,我不會傷害你。」 第九百八十章天機仙王軀

洪錚無奈的看著洪行簡,卻發現洪行簡面帶鼓勵與激動之色。他極為的好戰,否則也不可能複製出一個魔性的自己,自己跟自己打。

而後,洪錚復甦了畢生修為,神力滔滔,十二道仙氣如龍蛇並起,衝上蒼穹中。萬里高空瞬間崩塌,諸多空間碎片在他的身旁流轉。洪行簡必定是同階無敵,而洪錚,同階一戰中,也是沒有輸過。二人可謂是龍爭虎鬥,交手之間,散發出的波動傳出去很遠,震的那些大帝根本就不敢靠近!

諸多大帝面色凝重而又驚駭,極境爆發下的洪錚,他們才知曉他有多恐怖。那股波動簡直不像是這個世界的人!

「體內世界無敵了嗎?」泥丸宮三帝感覺牙齒都是在打顫,一個後輩,本紀元大帝,還是處於虛弱期,就如此的強大。若給他時間,完全的成長起來,該有多恐怖?

恐怕能硬生生從這裡打出去吧?

雲鴻嘆息一聲,仙帝之子果然可怕,一門雙傑啊!

洪錚施展出了一記大羅佛手,從天而降,壓蓋向了洪行簡。只見洪行簡身軀微微顫動,只是簡單的一掌抬起,按在了虛空中。

大羅佛手瞬間被擊散了,而後,他衝到洪錚的身前,一掌拍出。神力滔滔如同汪洋,波動如大海嘯,發出了呼嘯聲,虛空都是在嗚咽。兩掌相擊,各自退後了半步,皆是感覺手臂有些發麻。

洪行簡眼中的欣慰之色越來越濃:「不錯啊,居然已經到了這一步了,同階中很少有人能將我給震退,你是第一個。」

而後,他再次攻殺向前,雙臂划動,如大龍橫空,隨後極速放大,向洪錚合攏了過來。洪錚施展出了一個天地法相,身軀變的足有山嶺大小,將他的雙手震開。

下一息,洪行簡變化招式,在原地捏法印,一掌又一掌按在了虛空中,那裡就如同太陽一般炸裂。接著,他大手探入到了身前的黑洞中,從其中抓出來一個異次元小世界,拍向了洪錚。

洪錚施展出了大笑納術,一片山海從天而降,諸多星辰橫空而至,將洪行簡道路封鎖。

眾多大帝面色蒼白的看著洪錚與洪行簡,這種層次的力量已經快要達到體內世界的極限了。二人在虛空中大戰,各種虹光沖霄,法則洶湧,大道君王不敢靠近,顯然是在忌憚洪行簡。

也沒過多久,二人卻已交手成千上萬招。洪行簡自始至終都是大道至簡,不施展什麼神通。但每一式都是大殺招。

轟的一聲,二人再次對轟了一掌,各自的髮絲都是被罡風吹的飛起,在虛空中狂舞著。而後,二人各退一步。

未分勝負!

洪行簡哈哈大笑:「不枉我一片苦心,就這樣吧。」

洪錚很是無奈:「這下子你滿意了?」

洪行簡道:「這才是過癮,沒有敵手的感覺很寂寞。」

「那我能進去了?」洪錚問道。

「進去吧。」洪行簡說道。

古井中的一個原始生靈想說些什麼,卻只見洪行簡微微看了他一眼:「你想說什麼,我的話你也想反駁?」

那原始生靈是一縷太初之光化成的,聞言立刻低頭:「不敢。」

遠古天龍皇,斗戰神王也是很無奈:「進去吧。」

一個大帝有些不滿意了:「憑什麼他能進去,他根本就沒戰勝任何人。」

洪行簡譏諷的看著他:「憑我是他老子,可以嗎?」

諸多大帝根本就不敢說話了,看著洪錚沒入到古井中的身影,雖然不甘,但也不敢說什麼。有原始九大生靈和這個強大的不像話的人守著,誰敢造次?

「不服的隨時可以上來。」洪行簡淡淡的說道。就是給他們十個膽子,他們也不敢這樣。

諸多大帝隨後開始離去,此次之行,可謂是失敗至極。一個洪錚就是最大的變數,不過他們還沒有離開。一旦原始古井消失,洪錚也將露出虛弱期,那就是他們的機會!

諸帝都是在等待,他們知曉因果的可怕,雲白仙帝都進不來,更不用說洪行簡了。一等他的烙印消失,就是他們動手的時刻。他們就如同狼在守著獵物一樣看著原始古井。

洪錚進入到原始古井也沒多長時間,看到了裡面諸多紋路,將那些紋路全部的銘刻於心底,而後將那枚如意珠抓在了自己的手中,融入到了眉心中,等待煉化。

古井虛影漸漸的消失,原始九大生靈與洪行簡隨後都消失不見,洪錚的虛影跌落在了虛空中。就在此時,洪錚身上的波動一下子不穩定起來,又要跌回虛弱期了。

「哈哈哈,洪錚,我看你這下子往哪裡走!」有熊大帝一眼就看出了洪錚已經要跌落回虛弱期了,瞬間大喜。身軀陡然放大,化為了一尊頂天立地的巨熊,向洪錚沖了過去。而後拍出了一隻毛茸茸的大手,如同金色的星辰撞擊而來,拍向了洪錚。

「好機會,他有時靈境界過去了,動手!」天蒼大帝雖然被震傷了本源,但還有一戰之力,他飛天而起,手中出現了一桿長戟,戟尖乃是一尊金蛟煉化而成的。這是他的帝器,蛟魔戟!

他手持蛟魔戟而行,戟刃寒光爍爍,劈出了閉上最可怕的一擊。

足足有二十尊大帝圍殺,封鎖了此地,洪錚插翅難飛。洪錚心中也是有些凜然,想不到自己的有時靈境界如此的不穩定,隨時都會跌落。

就在此時,大茶壺狂吼一聲:「老闆,給我一百晶石,我給你一個大驚喜!」

七彩天雞也是在嘶吼:「不,兩百晶石,那樣的驚喜才足夠。」

洪錚嘴角抽搐,知曉這兩個貨手段眾多:「老子給你們一萬晶石,快點救我。」

大茶壺一愣:「啊不,我只要一百個晶石,多的我花不完……」

「那還不快點,沒看我就要死了嗎?」洪錚吼道,諸帝的神通已經快要打來了。就在快要落到洪錚身上的時候,異變突生,所有大帝都感覺頭皮發麻,心中無比的駭然,快速的後退著 第九百八十一章無處藏身

那是一種令他們所有人一生都難以忘記的場景!

只見那盤坐著的天機仙王軀閉著的眸子瞬間睜開,眼眸中噴薄出了無盡的死氣,遮籠了此地。接著,兩束眸光激射而出,在黑暗中像是兩盞明燈,照亮了眾人。下一刻,這尊巨大的仙王屍身站了起來。身上一道道絲線發光,眉心中還貼有一個符籙。他身軀僵硬,隨著他的站起,整片的世界都是在搖動著。腹部中的仙王本源也是在發光,如一尊巨大的轉輪在轉動!

天機仙王軀,被大茶壺以趕屍術復甦了!

仙王軀復甦之後,身軀太大了,頂天立地的,撐開了蒼穹,截斷了乾坤,就像是開天闢地的遠古神一般。有熊大帝雖然巨大,到到了這天機仙王軀的身前,只像是手巴掌一般。

接著,天機仙王軀探出了一隻大手,一下子將洪錚抓在了手中。眾多攻擊落在了他的身上,叮叮叮的一片,濺射出了大片的火花,發出了金鐵交擊聲。

大茶壺一甩自己的頭髮,非常的騷包與得意,看著天蒼大帝,說道:「驚不驚喜,意不意外,我之前跟你說了,我能發揮出天機仙王軀的一成實力,你不相信,現在我證明給你看。」

隨著他捏動法印,天機仙王軀一隻大手從天而降,拍在了有熊大帝的身上。有熊大帝哇的一聲,咳出了大口大口的鮮血,身軀差點爆碎了。

當第二掌落下的時候,諸多大帝被掌風轟中,身軀上的血肉分崩離析,露出了森森骨骼。

「快點送他走。」七彩天雞說道。

「可不可以帶著天機仙王軀一起走?」洪錚眼神炙熱的看著天機仙王軀,若是能煉化成自己的分身,那太無敵了。

大茶壺道:「可以,但不是現在,這是偷天換日大陣的陣眼,若是帶走了,雲瀟瀟就會被外界的天條感知。不僅雲白仙帝要來殺我,我在外界的諸多仇家也會來。等雲瀟瀟蛻變完畢吧,我就帶著天機仙王軀來找你。」

洪錚眼神無比的炙熱:「好,七年後,東荒中,這具天機仙王軀我一百晶石買了。」

大茶壺激動的渾身都是在顫抖,一臉的不可思議之色:「這是真的嗎,這是真的嗎?」

洪錚眉頭狂跳,但還是一臉嚴肅:「是真的,一百個晶石,我說話算話。」

大茶壺激動的語無倫次:「太好了,太好了。」

七彩天雞口水直濺,在數著自己的翅膀:「天機仙王軀一百個晶石,仙王本源一百個晶石,再加上此次救你兩百個晶石,四百個晶石,我擦,發財了。」

「我算的對嗎?」七彩天雞問向大茶壺,眼珠子滴溜溜的轉動,要多猥瑣就有多猥瑣。

洪錚一臉的認真:「對,你很有商業頭腦,算的沒有絲毫差錯。」

眾多大帝見狀,都是一臉大寫的懵逼。

媽的,這兩個人是不是有病?

神經病吧,天機仙王軀一百個晶石?仙王本源一百個晶石?

我他媽的呵呵你一臉!

南國的一個古帝眼中出現了若有所思之色,而後試探著問道:「那個……我出一千個晶石,賣不賣?」

總裁的契約前妻 大茶壺一愣,咽了咽唾沫:「真的嗎?」

那古帝心中一喜,果然不正常:「是的,我現在就可以付錢。」

洪錚面色一變,大茶壺詭異陰森,誰也摸不透他的想法,沒準還真答應了。

大茶壺一臉的糾結,而後像是下了某種決定:「還是不行,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我已經先答應這位老闆了,我們有機會下次在合作好嗎? 獨佔甜心寶貝 有好的東西,我第一個給你。」

那大帝拚命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我合作你奶奶個哨子啊!

「還不送我走?」洪錚吼道,繼續留在此地指不準大茶壺又生出什麼想法。他極度的不正常洪錚是知道的。而後,天機仙王軀撕開了一道裂縫,將洪錚送了出去。

大茶壺依依不捨的看著那個古帝:「老闆,有機會合作哈。」

七彩天雞也是很可惜的說道:「這可是大客戶啊。」

「是啊。」大茶壺哭喪著臉說道。

「追!」諸多大帝隨後從洪錚消失的地方追擊了下去,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片一望無際的沙漠,哪還有洪錚的影子?

在無盡的沙漠中,洪錚煉化了如意珠,藏身在了一粒沙粒中,一陣風吹來,他隨著眾多沙粒在飛舞。

二十尊大帝降臨在了此地,眼神掃視著四周:「必定還在這裡。」

「如果他煉化了如意珠的話,一定會藏身在沙粒中,必定有一粒就是他。」天空大帝說道,大手一揮,手中出現了一桿陣旗,封鎖了四面八方,而後張口吐出了一片火海,將這片大沙漠都是遮籠了,開始煉化。

半刻鐘之後,此地所有的沙粒全部被煉化,融化成了焦土。但還是沒有洪錚的蹤跡。

此刻的洪錚正藏身在一粒焦土中,一動也不動,身軀無限縮小。諸帝面色陰沉,隨後遠去。

洪錚藏在其中,在慢慢的等待著,感應到諸多大帝消失,他沒有急著出現。一個月後,他還是未動,封閉了自身的氣息。如果他猜測的不錯,這裡依舊有大帝監視。一旦自己出現,迎來的必定是凌厲的殺招。

第三個月來臨了,天空中下起了一場雨,這個時候的洪錚,虛弱期已經在漸漸的渡過了,恢復了一丁點的修為。而後,他身軀一閃,隨著一滴水珠,匯聚到了一個大坑中。水流匯聚成河,流向了西方,向海洋匯聚而去。

他隨波逐流,剛剛行進到一般,一隻大手從天而將,拍擊在了大河中,一下子逼出了洪錚的身軀:「果然猜的沒錯,還在這裡。」

洪錚身軀被一股巨力直接逼出了虛空,向後方看去,只見有熊大帝站在他的身後,正冷笑的看著他:「都說你狡猾,果然是這樣,我一連受了三個月,才發現有一滴水珠與其他的不同。其他的都是無形態,隨波逐流,你藏身的這滴,卻是凝聚不散。」

洪錚心中凜然,這些大帝圍了殺他,可謂是費盡了心思,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第九百八十二章低維度虛空

有熊大帝看著洪錚,也不廢話,徑直的殺上前來,大手轟落而下。洪錚施展出了無相體的神通,融入到了光芒中,快速的遁走。但有熊大帝早有準備,身軀中孔竅張開,將周圍三十萬丈內的光芒全部的抽取一空,讓此地化為了黑暗地帶。

洪錚身形顯化,而後催動了額頭中的如意珠,自身藏在了旁邊的一株小草中。

有熊大帝神念覆蓋四方,面色有些凝重。洪錚逃生的手段太多,尤其是如意珠,可藏身與介子須彌中,一個不小心,就被他給遁走。

那株小草毫不起眼,有熊大帝暫時失去了洪錚的蹤跡。而後,他右腳狠狠的一跺,頓時,這片大地炸開了。無數的泥土飛上了天空,而洪錚再次藏身在一株泥土中,而後融入到了白雲中。有熊大帝發現了什麼,一掌轟入到了雲端中,將整片的雲層全部擊散。

但洪錚再次一退,退入到了虛空中。他不斷的觸發著有時靈,同時迅速的催動如意珠。

那枚如意珠很是神奇,擁有諸多功能。有熊大帝追擊了上來,忽然,如意珠被觸發了太多次,自主發光,一圈圈的金光閃現。

有熊大帝一愣,眸子發光,猛然沖了過去,而後被金光覆蓋了。

「不好!」有熊大帝一聲驚叫,只見到四周的一切在自己的視線中極限放大,迅速放大。一株小草,眨眼間成為了參天大樹,而後化為了擎天柱一般。一隻普通的螞蟻,在他的視線中最後化為了巨龍。

不是那些生靈變大了,而是有熊大帝變小了!

如意珠,大小如意,小大如意!

有熊大帝身軀不斷的縮小,到最後,只有塵埃大小,與洪錚一樣,二人落入到了一片荷葉上。原本只有臉盆大小的荷葉此刻在他們的眼前就像是一片大陸一般。而後,二人居然順著荷葉的孔竅,跌落到了根莖中。那些根莖中布滿了諸多通道。

有些大帝此刻的修為被削去,但是他還是有要殺洪錚的心思。

洪錚在孔竅中逃離著,迅速的往下,眨眼間就來到了蓮藕中,藕竅就如同一個巨大的通道一般。雖然有熊大帝修為被削去,但是他還是比洪錚要強大。

強大的螻蟻自然能殺死弱小的螻蟻!

藕竅中大鵬展翅,針尖上獅子翻身,這就是大小如意,小大如意的真正奧義!

霸道首席俏萌妻 洪錚行走在藕竅中,絲線密密麻麻的一片。正逃離著,一根絲線將他粘連在了上面,動彈不得。有熊大帝也是被黏住了,難以行動。

洪錚感覺有些好笑:「你我二人都是大帝,今日居然被一根藕絲給粘連在了上面。」

有熊大帝一臉殺機:「洪錚,你走不掉,今日你必死。」

正說著,二人面色都凝重了起來。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在靠近,咔擦一聲,只見蓮藕被鑽開了一個大洞,隨後一隻雪白的蟲子出現了。以往二人隨便能踩死的蟲子在此時就如同龐然大物一般。

蟲子好奇的看著二人,而後張開了大口,向有熊大帝吞了過去。

有熊大帝一身的修為都是消失,見狀怒吼:「滾開!」

但聽在蟲子的耳中,就是吱吱吱的聲音。

洪錚道:「帝有熊,有沒有感覺到悲哀?我們雖然是大帝,但非常有可能在別人的眼中只是蟲子。生命的意義就在於不斷探索,而不是打打殺殺,你說對嗎?」

帝有熊瘋狂的掙扎著,掙斷了藕絲,這才堪堪躲過。就在此時,如意珠再次發光,這一次連空間都改變了。一個黑洞出現了,二人與蟲子都是跌落了進去。

而後,二人來到了一處奇異的虛空中,身軀更加的渺小了。

這是一片銀白虛空,沒有天,只有地。就是一個平面,無限的延伸,沒有高度,二人的身軀都變的扁平了起來。並且在這處空間中,有諸多扁平的生靈,就如同紙片人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