沢田綱吉在喬晨的邀功聲中看見了仍處於悲痛中的草壁,臉上的表情頓時一僵。

他蹲下身,默默地將那個十分眼熟的後背掀起一角,看了看那熟悉的鳳眼和英俊的臉孔。

雲雀前輩會殺了他的……

沢田綱吉在一片愁雲慘淡中,恍惚地想。

“……殺了你。”

青年勉強睜開眼睛,狹長的鳳眼裏眼珠狠狠向上翻,注視着沢田綱吉,從喉嚨裏擠出這句惡狠狠的話。

喬晨第一次看到有人在被打倒以後還能這麼快保持清醒,不由吃了一驚。同樣受到驚嚇的還有沢田綱吉,他反射性地放開手,被擡起一點的雲雀恭彌就這麼重新砸到了地上。

沢田綱吉表情一下子變得空白了起來,他看起來似乎想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或者找個時光機回到幾分鐘以前。

喬晨上前兩步,查看了一下雲雀恭彌的情況,發現他已經暈過去了。

難道暖暖的換裝pk也不是絕對的嗎……爲什麼雲雀恭彌還是清醒的?

喬晨驚疑不定地想着,頭一次對從前一直相信的換裝pk產生了懷疑。

一旁的沢田綱吉正在對旁邊的人說些什麼,可喬晨已經沒有什麼的心思去聽了,他沉默地站在那,一直在想着關於pk以s等級勝利之後依然無法幹掉敵人的問題,迫切地想要得到一些能真正用來自保的力量。

“喬晨小姐,這裏面有一些誤會,其實是這樣的,雲雀前輩也是我的守護者……”沢田綱吉在吩咐完下屬以後,對喬晨解釋道,喬晨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神情恍惚,明顯什麼都沒有聽進去。

超凡宇宙之超獸武裝系統 以他的非洲酋長程度來看,幻閣應該短時間以內指望不上,還有什麼能用來戰鬥的方法嗎?

他能夠做到的……

喬晨靈光一現,想起了那隻經常被他當做敲地鼠用的中秋錘子。

作者有話要說:新年快樂!

也算是一點小小的新年禮物吧,爲了報答一直支持我的親親們,感謝你們的陪伴,從現在開始到明天晚上十二點,只要是二分留言都會送紅包。

不過如果在不同章節刷重複留言的話,我會當做一條看的,只送一個紅包。

總之,感謝你們,給了我勇氣讓我一直走下去。

我今晚的飛機,明天早上到家,所以紅包會等我到家之後統一送。

以及這幾天沒有電腦不方便回留言,請見諒!

插入書籤 迎來了戰鬥

既然用衣櫃裏拿出的錘子可以打暈人,苦無可以輕鬆地當做剃頭刀用,那麼其他的呢?

喬晨還記得自己在衣櫃裏的那一大堆手持物,其中不乏有一些看起來非常兇殘的東西,如果這些手持物都能使用的話……

他覺得自己可以走上征服世界的道路了。

在這幾天裏,喬晨瞭解到原來被他認定要打倒的那個青年的身份與這其中的誤會,不由得對自己的所作所爲感到尷尬。

“抱歉,我不知道那是你們的……交流的方式?害你又被揍了。”

“不用在意。”沢田綱吉揉着又多了青腫的額頭,“雲雀前輩就是這樣的。”

喬晨抱歉地說道:“我也沒什麼錢財,沒法給你賠償。這樣吧,你如果不愉快的話,可以來打我,我會讓自己受到懲罰的。”

由於他一被攻擊就會強制拉人進入緣故pk的緣故,喬晨決定在他打過來的時候,直接輸給他一次,以這樣的方式來賠償他。

沢田綱吉沒想到他會說出這種話,愣了一下才連忙拒絕:“喬晨小姐也是爲了我才做的,怎麼能爲了這種事去責怪你呢?更何況你還是一個女孩子,怎麼可能會對你動手。”

“不用在意,不然我心裏也過不去。”喬晨堅持道,“要是實在不想自己動手的話,我也可以自己來。”

他見沢田綱吉仍然拒絕,而且看上去十分不贊同的樣子,不得不放棄了這種賠罪方式。他想了想,找到了別的方法。

喬晨雖然有些不想見到雲雀,不過還是決定去爲自己做的蠢事買單,他認真地對沢田綱吉說道:“請把他的住址告訴我,我會去找他道歉的,這樣他就不會再責怪你了。”

“不,這個還是不要比較好。”出人意料的是,沢田綱吉迅速拒絕了他,“雲雀前輩如果再見到你的話,會發怒到把整個基地掀翻的。”

“掀翻整個基地?怎麼可能?”喬晨驚訝地叫道。

“如果是雲雀前輩的話……”

“好吧,那我會注意躲着他走的。”想了想那個人居然能在別人都無法反抗的大喵毆打下保持清醒,喬晨還是相信了沢田綱吉的說法,保證會盡量避開他,避免不必要的衝突。

他爲自己找不到其他的賠償方法感到焦躁。他擡起右腳,用鞋尖踢了踢地面,困擾地皺起了眉頭。

“其實非要說的話,喬晨小姐能幫助我們一起對抗白蘭,就已經足夠了。”

“這兩個不一樣,我是因爲……”喬晨想到了自己那根本沒有印象的答應過程,不禁住了口。沒有任何依據,他直覺地認爲這應該也是暖暖系統搞的鬼,“我會加倍努力的。”

停頓了一下,喬晨又敬佩地注視着沢田綱吉:“果然不愧是拯救世界的英雄,居然能爲同伴做到這種程度,看到了你的這種奉獻精神,我突然能理解爲什麼黑手黨也能夠拯救世界了。”

“如果黑手黨都是像你這樣的人的話,一定會實現全國,不,世界和平的吧。”

“請不要做這些奇怪的理解好嗎。”

喬晨拍着他的肩膀哈哈大笑起來。沢田綱吉看起來並不習慣這種親密接觸,不過並沒有躲避,而是有些無奈地笑了笑。

喬晨覺得自己越來越欣賞他了,不僅能力看起來比別人更加炫酷,而且撇去了那種疏離又彬彬有禮的語氣之後,他居然意外地擅長吐槽,這種完全不裝逼的性格讓喬晨非常的喜歡。

大概因爲不會搶他中二的風頭的緣故。

喬晨拍了幾下之後,本想勾住他的肩膀,不過因爲這不太得勁的身高差不得不放棄了這種姿勢。

“我一定會幫你打敗白蘭的!交給我吧!”他伸出大拇指指向自己,自信滿滿地說道。

沢田綱吉看到他這樣,也不禁笑了起來:“那就拜託喬晨小姐了。”

在喬晨的出奇自信中,作戰的那天很快到來了。

對比其餘人的全副武裝,喬晨依舊是青春靚麗的美少女打扮,就連送到他房間的作戰服都被他拒絕了。這讓他看起來像是出去約會一樣,跟其他如臨大敵的人十分不搭調。

同行的還有之前讓喬晨吃了一個大虧的獄寺隼人和其他幾個守護者,雲雀恭彌居然也在其中。也許是大戰在即的關係,他並沒有再和喬晨戰鬥的意向,只是用鋒利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即便沐浴在種種奇怪以及懷疑的目光中,喬晨仍然非常平靜地呆在那裏,雙手環胸,看上去輕鬆極了。

上一次的交鋒時,對喬晨而言棘手的並不是白蘭,而是他的那羣源源不斷的下屬們。這次喬晨也有了同行的同伴,這對他來說也不成問題了。只是沢田綱吉他們還是無法像喬晨那樣樂觀,在一個個都顯得有些憂慮,就連沢田綱吉也不禁對喬晨提出了不要勉強的建議。

“不用擔心,我會打敗他的。”喬晨不厭其煩地一遍遍保證道,並不覺得白蘭有他們說的那樣恐怖。

對他而言,這次無非又是一次換裝pk而已,況且白蘭的屬性沒有什麼難確定的地方,從上次的pk也差不多完全確定下來了,根本沒什麼好擔心的。

對了,過了這麼多天,白蘭的頭髮應該也長出來一點了吧?

他摸了摸別在身後的苦無,有些期待地想。

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只要能讓他再剃一次,拿它來抽幻閣,說不定這次能抽到什麼好東西呢。即使抽不到小宇宙天馬流星拳,像綱吉他們那樣手心冒火不是也蠻酷的嗎?

他完全沒有想到,再次來到白蘭面前時,他居然就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一頭翹起的白髮濃密極了,根本沒有一點被剃禿的痕跡。

“這是假髮嗎?”他懷疑地看着白蘭。

“並不是喲,親愛的。”白蘭笑眯眯地說道,聲音像是滿滿一車棉花糖融在一起那樣甜得發膩,“雖然你做了那種過分的事情,不過我對你很有興趣呢,我的孩子還好嗎?”

“……孩子?!”彭格列一衆看着喬晨和白蘭,露出了驚悚的表情。

“喬晨,難道你有了白蘭的孩子……”

喬晨已經完全把之前裝懷孕的事情忘記了,他過了一陣,纔想起來白蘭說的是哪回事。

“哦,那個啊。”他面色不改,鎮靜地說道,“被我排泄出去了。”

作者有話要說:下一章打白蘭!

我發現我超喜歡看你們的留言,每次都會產生新的腦洞,之前好多腦洞都是從留言得到的靈感!

抱抱你們!

白蘭其實發現了喬晨的祕密,他會注意防備喬晨的,這個白蘭不好打啦!

謝謝霸王嫖!受寵若驚,親親們破費了!

銀坑坑扔了1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6-02-08 21:18:00

末鏡扔了1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6-02-08 15:30:16

nsbcm扔了1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6-02-08 10:32:16

白鯉躍龍門扔了1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6-02-08 01:57:23

寧墨扔了1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6-02-07 23:46:56

iceice扔了1個深水魚雷 投擲時間:2016-02-07 23:28:03

末鏡扔了1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6-02-06 09:50:08

插入書籤 揭穿了能力的弱點

白蘭:“……”

他顯得很驚訝,眼神往喬晨小腹掃去。喬晨今天穿的花邊T恤完美地掐出柔軟的腰線,無論從哪裏看,都完全沒有那日微微隆起的痕跡。

喬晨死魚眼任他們打量,他今天可沒吃撐。

“這個玩笑可不好笑呢。”白蘭笑着對喬晨說道,好像根本沒有被喬晨粗俗的言辭影響似的,向他伸出一隻手來“快過來我這裏吧,明明是我的女人,跟綱吉君呆在一起的話可不好喲。”

“這幾天辛苦你了呢,一直呆在彭格列,被爲難了嗎?”

“白蘭的女人?”

萌學園之魔法新星 彭格列呈現出大寫的我夥呆。

“什麼……難道她是白蘭的臥底嗎?”

“我們都被白蘭耍了嗎?”

白蘭那輕飄飄的幾句居然就這麼輕易地起到了挑撥離間的作用,雖然知道是在這種人人精神緊繃的狀態下,難免會容易受到影響,但喬晨還是難免心情惡劣了起來。

“我相信喬晨小姐,她是我們的同伴。”就在這時,一個溫和而又不失堅定的聲音響起來,沢田綱吉走到喬晨身邊,揚聲說道,“白蘭,這種小手段還是收起來吧,在這裏還在試圖分化我們的同伴關係,你不覺得有點太掉價了嗎?還是你知道自己無法戰勝我們,纔不得不出此下策?”

“但是出奇的有用不是嗎,綱吉君?”白蘭無所謂地笑道,從口袋裏掏出一個棉花糖的袋子,拿出一顆放進嘴裏,“雖然讓最棘手的小喬晨失去戰力也不錯,不過你難道以爲有她在手就能打敗我嗎? 神算萌妻超凶萌 真是天真的可愛呀。”

眼見他吃掉一顆之後尤嫌不滿足,又從裏面抓了一把塞進嘴裏,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一樣拼命地吃着棉花糖。喬晨終於無法忍耐自己,指着他說道:“有什麼衝着我來,放過那個棉花糖!”

要是棉花糖都被白蘭自己吃光了,那他這次不就白刷白蘭了嗎?

這世界上真的有人會這麼瘋狂地吃棉花糖嗎……他難道不怕老了以後的嚴重的糖尿病連路都走不動?

喬晨惡毒地想起了白蘭二十年以後爲嚴重的糖尿病困擾的場景。

“果然,你需要這些東西。如果我給你足夠的棉花糖,你會背叛綱吉君嗎,喬晨醬?”

“誘惑我這個正義的夥伴是沒用的。”喬晨面無表情地說道,一邊舉起兩隻手,握緊拳頭,微微側過頭,做出經典的聖鬥士星矢姿勢,“我要爲大地的正義而戰,不會爲你這個連過夜女人的臉都記不住的傳銷總裁屈服的!”

“在我的面前顫抖吧,邪惡的超能力者!”

“真可惜,是個中二病呢。”

“……”

原本在彭格列的時候,或許是身邊也全部都是中二病的關係,喬晨那和嚴重的中二病相伴相生的羞恥感已經很久沒有爆發過了。而現在被白蘭揭穿了之後,喬晨突然感覺到了久違的羞恥,剛剛還高昂的氣勢如同被一盆水劈頭蓋臉地澆下來一樣,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忍耐住捂住臉的衝動,儘量保持自如地放下手,臉上卻無法控制地燒紅了起來。

可,可惡,這個傢伙,原來是一個這麼棘手的對手嗎……

“呀,感到害羞了嗎?還真是可愛~”

“喬晨小姐,保持自己就好,不要被白蘭影響。”沢田綱吉的善意往喬晨的羞恥心上撒了好大一把鹽。

喬晨內心裏瘋狂地涌上一個衝動,想要把在場的所有人都幹掉,外加全部剃禿,一個都不能放過。

不行,真的好想找時光機……要是直接自己來刷白蘭就好了。

他開始後悔起來,但一想到他還欠着沢田綱吉的人情,勉強自己打起精神,無視掉周圍人的目光,努力阻止自己再次回憶剛剛的景象。

“閉嘴,等着被我剃禿吧,混賬。”喬晨惡狠狠地朝他比了箇中指,示意沢田綱吉將白蘭和周圍的人隔離開,就對白蘭發起了進攻,試圖將他拖到換裝pk裏去。

暖暖的換裝pk條件是喬晨被人攻擊,然而喬晨在衝上前去之後,卻發現無論怎麼努力,都沒法在白蘭身上達成pk條件。

女人,天黑不要怕 “什麼?”他不敢相信地長大嘴巴。

“我覺得我會還沒有防備地面對你嗎,親愛的?”白蘭輕易避開了喬晨的動作,還能輕鬆地說道,“確實是很厲害的能力呢,不過發動條件也很明顯。況且,你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弱點——”

他不復之前笑眯眯的模樣,變得冷酷而又輕蔑地說道:“你太弱了。”

“雖然能力還算有趣,但是你本身太弱了呢,弱得讓人感到無趣。想不去攻擊你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

“……”

“綱吉君想用你做王牌,看來是極大的失策呢。瞧,你已經完全沒有用處了,而綱吉君也即將在這裏被我殺死。”

“都是你太過弱小的錯呢~”

喬晨沒有再靠近白蘭,而是低下了頭,讓人無法窺見他的表情。他粉色的頭髮隨着微風飄動,雙手在身側攥緊,看起來像是被白蘭的話語打擊地失去了鬥志。

“喬晨小姐……”沢田綱吉擔心地看向他,隨後額頭和雙手都燃起了火炎,擋在了喬晨的面前,眼神沉靜地注視着白蘭,“我來當你的對手。”

“綱吉君,看到你終於肯從女人背後走出來,我真是開心~”

白蘭同樣打開了匣子,召喚出了一條纏繞在他手臂和肩膀上的白龍,做出了一個擡手勢:“殺死你之後,我會統治這個世界!”

沢田綱吉沉下神色,嚴陣以待白蘭的攻擊。彭格列的守護者們也紛紛舉起武器,戰鬥在此時,一觸即發!

就在兩方人馬對峙的時候,低着頭的喬晨突然肩膀顫動,不停地低笑了起來。

“恩?”

“呵呵呵呵……太天真了!”他超級裝逼地說完,猛地擡起頭。

此時,他已經搖身一變,頭髮變成了非常殺馬特的黑白兩色的雙馬尾,左眼戴着一枚小熊眼罩,手裏拎着一把幾乎有她半人高的超重型槍械。

喬晨舉着巨大的槍管對準白蘭,冷笑着說道:“雖然你的智商比麻倉好高,不過可惜的是,正義是不會失敗的,接受奇蹟暖暖的制裁吧,白蘭·傑索!”

說完,他手指一扣,悍然按下了扳機!

作者有話要說:我真的蠻偏愛白蘭的,智商明顯高啊2333

這是從小天使們的留言得到的靈感~於是新玩法上線!

玉瀾心 還有聯盟啊,競技場啊,分解重構啊啥的以後也會陸續上線,敬請期待~

謝謝霸王嫖投喂!

蔚箐扔了1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6-02-10 19:13:06

青蛙扔了1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6-02-10 06:13:36

末鏡扔了1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6-02-09 16:51:34

插入書籤 學會了暖暖的新玩法

炮火瘋狂地向白蘭掃射而去,他沒有想到的是,白蘭在這種神展開的情況下,竟還能躲過喬晨那一連串的掃射。

而喬晨也因爲這出其強大的後坐力,差點被震翻出去。他抓緊手裏的火炮,沒讓自己丟人地摔倒,他深吸一口氣,接着向白蘭發起了進攻。

白蘭爲了避免換裝pk,不可能去進攻喬晨,因此只能躲避火炮蘭的掃射。

喬晨還沒再接再厲直接將他幹掉,只見白蘭那個心機boy卻專門往彭格列所在的位置靠近。在震天的炮火聲中,對峙的雙方都被打亂了架勢,不得不閃避起喬晨的掃射來。

“這是怎麼回事?可惡,這個拿槍的女人哪來的?”

“那個位置……難道是喬晨?”

“那個女人,難道去異次元空間了嗎!居然突然一下變成比白蘭還殺馬特的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