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過多久,張元便完全顯露出來。只是此時他的頭髮有些凌亂,衣衫更是破破爛爛。而在他的腳底下有一副陣法似的圖案顯露出來,等到他向前邁出一步,圖案也徑自消失不見。

“終於出來了,這些天都快把人悶死了”

衆人看着張元的樣子以及聽到他的話語面面相覷,這傢伙莫不是傻了,他才進去半天才啊!

“公子,你在裏面發生了什麼?莫不是被人給打傻了,咦!公子你怎麼張鬍渣子了”此時許如是見張元出來也是極爲歡喜的,儘管不能跟着黑鳳這個大靠山了,她兄妹二人卻都能安然離開應龍城這個鬼地方也是極好的。

此事一直萎靡打坐的孟談也醒轉過來。起身向張元恭喜道:“張兄終於出來了,不知道在裏面收穫如何?”

哈哈哈!張元一副顯擺的樣子道:“我在裏面可是吃了不少苦,不過最後幸不辱命,得到了器靈的認可。我們應該不用挨黑鳳前輩一陣毒打了吧!”

“我悄悄告訴孟兄一件事情,我得到的這件器物是一本書”張元說是悄悄告訴孟談,但是那聲音之大在場的幾人沒一個聽不到的。

孟談聽了更是感覺震耳欲聾,他感覺自己胸口有些發悶,險些沒一口老血噴出來。自己可是讀書人啊!竟然得不到一本書的認可,這是多大的諷刺啊!

張元看着孟談的表情心裏卻是暗爽。誰讓這小子連招呼不打就讓自己到這二樓來的,被黑鳳打了不說,再生死薄的幻境裏面更是有苦難言。

“小子,你得到的是什麼寶物,說一下讓我記錄下來”黑鳳開口道。

對於黑鳳的話,張元不敢怠慢,那一耳刮子到現在還有些心有餘悸。

他趕忙介紹起生死薄的一些功能來,他沒敢說自己得到的這本書叫生死薄,這聽起來名字多少有點霸氣。怕引來不必要的麻煩。張元給它起了個名字叫做黑暗寶典。

“聽着你的介紹,你這法寶的能力倒是不俗,你還是展示一下吧,我看看威力到底怎麼樣”黑鳳聽着張元的介紹道。

張元:“黑鳳前輩,我這法寶主要針對人的神魂,恐怕不易輕易看出來,小子又不敢直接對前輩動手,咱們還是不試了吧”

黑鳳:“哪裏來的那麼多廢話,讓你試你就試,儘管向我出手,我不怪罪你就是了”

張元:“前輩確定要試,待會要是惹得前輩不高興了,前輩不要惱怒纔是”

黑鳳:“你那裏那麼多廢話,趕快向我出手,要是在囉嗦,小心我再賞你幾個大耳刮子”

張元不再囉嗦,趕忙用心神聯繫胸口異空間處的紫衣少女紫怡。同時嘴裏面亂七八糟的胡說一通,黑鳳嘴角直抽抽,這他媽的確定是在施展神通,怎麼感覺這小子是在罵人呢?


罵了一陣,張元的嘴上都要起泡了,使勁喘了一口大氣。方纔大喝一聲把手一揮。

只見黑鳳身上有一層黑乎乎的東西從身體裏面漂浮出來,這團黑乎乎的東西還說着不錯之類的話語。而黑鳳本身則變得渾渾噩噩,傻傻的佇立在那裏,兩眼無神。

黑乎乎的東西逐漸凝聚幻化成了黑鳳的樣子,只是這個黑鳳沒有戴着面紗,樣子極美。許如是見了都有幾分嫉妒。

張元見到靈魂狀的黑鳳,則擡起右手,右手的食指中指併到一起。凌空畫起了鬼畫符,他畫的這個鬼畫符得自紫怡。主要是吸引靈魂類的東西。

等到他的這枚幽都符文畫完,黑鳳自然而然的被吸引到張元面前。

隨後的一幕令黑鳳目瞪口呆,他竟然看到張元胸口黑色濃霧旋轉,轉瞬間就形成了一個黑色的洞口。

“空間黑洞,這可是他黑鳳都不能掌握的神級技能啊!竟然在張元這小子的手上信手拈來,簡直沒有天理”黑鳳如是想道。她根本就想不到張元身上的黑洞也是被生死薄不得已才弄出來的。

黑鳳想出口誇讚幾句張元這一手神通相當不錯。誰知道還來不及開口就被吸進了張元的胸口當中,當她再次打量四周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桃林、一個小湖。在湖邊有五個容貌秀麗、身段優美的女子在浣洗着衣服。

此時的黑鳳頗有些惱怒,以她的實力哪裏還不知道她的神魂被張元弄到了自己的異空間裏。

他仰天擡頭向着空中喊道:“你小子這法寶的能力倒是不壞,現在可以放我出去了”

此時的黑鳳神魂還倒揹着雙手,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然而等了良久之後不見有人回答她。他心裏有些發慌了,這次好像被張元擺了一道,該不會一直把自己困在這裏吧!

又等了一陣還是不見有人迴應她,此時她神魂額頭上都有些冒汗珠了。他再次開口道:“小兄弟你這神通真的讓人大開眼界,還是趕緊放我出去吧。實不相瞞我跟龍傲君的關係可是好到你沒法想象的地步,要是我有什麼閃失你可擔當不起”

然而還是沒有人回答她,又過了不知多長時間,她終於無奈的搖了搖頭。向湖邊幾位女子走去。

“敢問幾位姑娘,可否告知一下這裏是什麼地方,最好告訴我該怎麼樣才能夠出去”黑鳳此時頗爲謙遜的開口道。

綠蘿首先扭頭轉身給黑鳳一個甜甜的微笑,露出她那標誌性的四顆小虎牙。開口道:“公子你終於捨得來看我們了,不忙你自己的事情了嗎?”

黑鳳聽着毛骨悚然,難道自己中了張元的幻術,不是進了什麼異空間。但是自己感應之後不像是中了幻術啊!怎麼看都像是在異空間中。

一時之間黑鳳沒有說話,紅姐走到黑鳳面前伸手抱住黑鳳。嘴裏吐出一口熱氣吐在黑鳳臉上。

“公子今天是怎麼了,怎麼不愛說話了呢?”

黑鳳用力推了推紅姐,奈何他現在是神魂狀態,在靈魂方面不是她的專長,這一下竟然推不動紅姐。又推了兩下紅姐還是紋絲不動,只得放棄。

“這位姑娘,請你看清楚我可是女人,不是你口中的公子”

紅姐:“公子你竟逗我們,你想變成女人還不容易。不過話說回來,你的口味可是越來越重了呢,以前不管是變成富家翁還是變成要飯的總歸是要變成男人的。沒想到今天竟然變成了個女人,只不過沒我們姐妹們漂亮罷了”

黑鳳面色僵硬,現在這狀態打人家也打不過,想出去也不知道怎麼出去。人家張元說不讓她試她非不聽,現在真的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黑鳳正暗自發苦之際,幾女中的紫怡越衆而出,食指中指並指如劍凌空做了一個符文。一步一步的來到黑鳳面前,黑鳳只感覺天旋地轉。等到她感覺頭不再暈乎乎的時候,已然回到了自己的身體當中。

只不過她感覺自己臉上火辣辣的疼,伸手一摸,臉上赫然一個大大的巴掌印子。

瞬間怒火中燒,張元趕忙開口道:“黑鳳前輩可是答應過我不會遷怒於我的”

黑鳳面黑如鐵,開口冷冷道:“那你關我那麼長時間幹什麼?還有你打我臉是什麼意思”

張元:“前輩你錯怪我了,你剛進去我可就把你放出來了,在場的衆人都可以作證”

幾人忙不迭的點頭稱是,害怕黑鳳惱怒連他們一起暴揍一頓。

“至於扇前輩一巴掌,正是爲了讓前輩快點清醒過來”張元繼續解釋道。

黑鳳將信將疑,依舊面黑如鐵,但也不好繼續向張元出手了,畢竟先前答應好的。人家也勸過自己,要是實在要怪也得怪自己實力不濟還硬要充能。


過了片刻之後,黑鳳只吼出一個字“滾”

張元幾人趕緊抱拳離去。

出了器雲樓之後,張元哈哈大笑。其餘幾人則是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

孟談:“你還有心思笑,剛纔你扇黑鳳那一下子可把我們嚇得夠嗆” 張元一行人在器雲樓耽擱了大半天時間,此時的日頭都有些偏西了,儘管到了這個時候,應龍城依然繁華,各種交易頻繁。

購買丹藥是張元此行的主要任務,到現在爲止他已經在應龍城待了快兩天了,這件正事兒卻一點沒辦,怎麼着也說不過去。索性張元直接要求孟談帶着他們到丹寶閣去。

沒多久幾人就來到了丹寶閣所在街區。道路兩旁是賣丹藥的小販,中間是買丹藥的行人。這裏給張元他們的感覺就是人多,多到幾乎連下腳的地方都沒有。想來是小販在這裏以低價出售一些劣質丹藥,而應龍城又不是人人都買的起丹寶閣的丹藥,這裏纔會有如此盛況。

孟談詢問張元是要在街道當中購買丹藥,還是直接到丹寶閣中去。

張元想了想,還是決定到丹寶閣中去,畢竟都來到這裏了怎麼着都得去看一看,要萬一丹寶閣當中有像器雲樓一樣免費的好東西呢?

一行人好不容易纔穿過擁擠的人羣,期間許如是差點都被擠丟了。

一行人進入其中,自有侍者來引領他們。這名侍者是一個小夥子,長得眉清目秀,只是不像器雲樓導購丫頭那樣的賞心悅目。

“歡迎孟談先生,不知道孟談先生此次前來是需要什麼丹藥?”侍者顯然是認識孟談的,上來就跟孟談打招呼。

孟談擺擺手道:“我這次只是陪襯而已,真正需要丹藥的是這位先生”說着用手指了指張元,張元配合的點了點頭。

侍者眼中卻有些鄙夷之色的看了看張元,再次開口詢問孟談道:“孟談先生確定是這傢伙要來丹寶閣買丹藥。我看這傢伙頭髮亂糟糟、衣衫更是破破爛爛。活脫脫的一副叫花子形象,他能買得起這裏的丹藥?”

張元怒氣上涌,想要發作,然而摸了摸自己的頭髮,又低眼瞧了瞧自己的衣衫還真是一副叫花子形象。人家倒是沒有說錯。

遂解釋道:“你別看我穿着破破爛爛,但是我手中還是有兩個閒錢的”

侍者:“原來你手中還是有兩個閒錢的,那我建議你還是找個地方吃碗陽春麪的好,在這裏可不是一兩個銅板就能拿走丹藥”

張元氣結,這哪裏是做買賣的樣子,我都這樣好言好語了。這傢伙竟然還不上道的冷嘲熱諷,遂不再與這侍者囉嗦,直接放出自己的氣勢。

這一下嚇的侍者戰戰兢兢,身體更是抖若篩糠,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丹寶閣的其餘人感覺到張元的這股氣勢也都紛紛側目看來。

沒過片刻,衆人又都收起了目光,去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畢竟展示實力在應龍城是司空見慣的,之所以引來衆人的目光也只是因爲張元所放出的氣勢不弱。

見效果差不多了,孟談趕忙做起了和事佬。

“張元你這是幹什麼?趕快收起自己的氣勢來,你是來買丹藥的又不是來打打殺殺的”

張元瞭然,這是孟談在提醒自己見好就收,畢竟丹寶閣也是應龍城排的上號的勢力。展示一下實力就夠了,要是真鬧場子恐怕就算插翅也難逃了。

他遂懂事兒的收起自己的氣勢。侍者終於能動了,然而由於驚嚇過度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地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攤溼乎乎的液體。

張元等人皺眉,這位侍者顯然一時半會兒不能再爲他們服務了。

“這位侍者,還請你換個人來指引我們吧!”孟談皺着眉頭對嚇到尿褲子的侍者說道。

侍者聽了孟談的話,看着自己褲襠處溼乎乎的,有些臉紅,同時又有些如釋重負。趕忙起身連句客套話都沒說就跑開了。

沒過多久又來到張元他們身邊一人,這個人年歲應該很大了,眉毛鬍子都已經花白,只是頭髮還是烏黑烏黑的。張元、秦風等人大爲驚奇,而孟談則是一臉的鄭重。


還不待老者來到幾人面前,孟談三兩步迎上前去。

“沒想到會勞動古河長老親自前來,真是罪過罪過”孟談開口道。

古河:“是我那不爭氣的徒弟惹得諸位不高興了,我出來給諸位陪個不是,順便看一看是哪路英雄豪傑把那不爭氣的傢伙給嚇尿了,順便爲幾位服務一下”

古河說是來給衆人賠罪的,但那語氣頗像是來興師問罪的。

張元暗道糟糕,看來這老頭子是出來護犢子來了。

他上前一步跟古河老頭子搭話道:“這位古河老先生,可沒有人故意嚇唬令徒,我只是按照應龍城的規矩放出氣勢罷了”

古河點點頭:“你確實是照着應龍城的規矩來的,所以我說我是來給你們服務的”

張元一聽就知道這傢伙待會兒肯定要整什麼幺蛾子,現在還是想辦法趕走他的好。

“古河老先生,我們幾個都是普通客戶,你看我穿的破破爛爛的,也不像是有錢的樣子,恐怕當不得您親自爲我們服務。您儘可以離去,讓其他人領我們轉轉即可”張元一副我請不起你的態度對古河說道。

奈何古河不上道。一副和藹可親的語氣道:“你這是說的哪裏話,我觀你雖然年紀輕輕卻是少年英雄。剛纔那氣勢,我在丹房裏都感覺得到。即使沒錢也當得起我爲你服務。”

張元頗感頭疼,這老小子怎麼回事兒。怎麼說起話來一副和藹可親的樣子,他不是爲剛纔那侍者來找自己討回場子的嗎?現在怎麼確實一副要幫自己的意思。

“古河老先生,你到底想怎麼討回場子還請明說,我們接着便是,你這樣老好人的態度是鬧哪樣”張元索性挑明瞭,他讓古河劃出道道來。

誰知道古河依舊熱情洋溢的表情。開口道:“我都說了,我是出來看看英雄豪傑的,不是來找什麼場子的。再說了,你是照應龍城的規矩辦事,沒什麼錯的”

張元眼角直抽抽,要是沒什麼事兒,你至於一直盯着我不放嗎?你直接離開多好,那樣大家都舒服。

孟談在一邊也看不下去了,正常情況下哪有老頭這樣獻殷勤的。擺明了是有陰謀啊!

“古河長老要怎麼樣但說無妨,我們這些小輩聽着就是”

古河擺擺手,一副敦厚老者的樣子開口道:“我都說了,我是來給你們服務的,怎麼就是不相信我吧!”

“這樣吧,爲了表明我的態度,我就免費給你們十顆天濟丹”

衆人面面相覷,都不知道說什麼好。天濟丹雖然是大陸貨,但價值卻不菲,一顆就要上萬金幣。古河出手就是十顆天濟丹,要是沒有其他附加條件那真的是有鬼了。

“咳咳”古河咳嗽兩聲道:“我也知道要是直接給你們丹藥的話,你們絕對受之有愧,所以只需要你們爲我做一件小小的事情即可”

張元直接詢問古河什麼事情。可不能人家說是小事情就真認爲是小事情,否則被人家坑了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

“我最近研究出了一種丹藥,對肉身有不小的增幅作用,只是很可能對神魂有所影響。剛纔這位小壯士放出的氣勢驚人,所以我想請你爲我試一試丹藥。畢竟氣勢驚人了,神魂肯定不弱”古河道。

張元臉色發黑,怪不得對自己這麼好,原來是讓自己去試丹藥。但那是能隨便試的嗎?一個搞不好自己變成癡傻也說不一定。

但是轉念一想,也許自己可以先問問紫怡再說,畢竟人家是神魂方面的行家。

於是他閉上眼睛做思考狀,意識卻已經沉入胸口異空間的桃林處、小湖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