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完整地參與過具體奎尊之血出世的他,並不知道一些細節,比如,眼前之樹,他就不知道!

他眉頭緊蹙,緊緊盯著前方一處不起眼的血紅荒蕪硬地。

在這不起眼的血紅硬地中,生長著一株不起眼的小樹。

小樹高約三尺,青翠的枝葉並不十分發達,只有寥寥五枝在微風中微微搖曳著。

即便如此,每一枝上卻都掛著三個龍眼大小的青澀果子。

一看青澀的果子,一股澀澀的酸味驀然從胃中升騰而起,口水又多了一絲。

果子與小樹一樣,普通無比,猶如路邊的野果野樹。

這株小樹為什麼能引起林牧注意,是因為它的遺世獨立!

在它的周遭,竟然沒有一株草、一棵其他的樹,光禿禿血紅一片,彷彿只有它才有資格在此地生長。

若是有其他玩家看到這個狀況,也會緊緊盯著這株小樹的。因為它太特殊了。

大魏霸主 一望見它,就會被它吸引住。

它如同在沙漠中生長的一株奇迹小樹!

但是對於沒有智力的血獸來說,即便看過這株小樹,但也不會引起它們的注意。

因為它們不會分析,只會憑藉本能去判斷事物:這株樹不好吃,上面的果子也不好吃!

林牧謹慎地踏著腳步,緩緩走上前,來到這塊荒蕪硬地前。

停頓下來,心念一動,太龍望氣術甩出去,鑒定一番這株不起眼小樹的屬性。

「叮!」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你的太龍望氣術使用失敗。」

「咦,大師級的太龍望氣術竟然使用失敗,這株小樹果然不凡。」

一次鑒定術不行,就繼續用,多用幾次也許成功呢!

希望它與之前那頭獸王不同,可以鑒定出來。

早前林牧可是使用了很多次太龍望氣術在獸王身上,沒有一次成功。

「叮!」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你的太龍望氣術使用失敗。」

因為龍元力充沛,林牧不斷使用鑒定術。

「叮!」

「……」

「叮!」

「……」

……

「大師級的太龍望氣術,使用失敗后,沒有熟練度增加,只有成功才有,想要按部就班提升到宗師級,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

在無聊的間隙中,林牧微微感慨。

好一會,林牧耳邊終於傳來令他期待的信息:

「叮!」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你的太龍望氣術使用成功,獲得【百年玄血樹】的屬性。大師級太龍望氣術熟練度+500。」

「終於成功了!500點熟練度,也算不錯。」林牧微微一咧嘴,笑道。

旋即,林牧打開這株名為【百年玄血樹】的屬性信息:

名稱:【百年玄血樹】

等階:天階

特性:藥草

屬性:百年開花,百年結果,可結出神秘果實。

介紹:百年開花,百年結果,故而稱為【百年玄血樹】。其果實成熟后,名為【玄血朱果】。【玄血朱果】具有洗精伐髓,增強身體潛力的功效。然而在【玄血朱果】未成熟前,香氣內斂,如同凡果一般。若是在未成熟之時摘取果實,根據其生長時間,會凝結成不同功效的異果。

此株【百年玄血樹】因生長在奇異之地,汲取神秘能量,其結出的果實為本源之果!此株【百年玄血樹】不可移植,一旦破壞,將枯萎消亡。

……

「本源之果【玄血朱果】!」 古武女特工 林牧把【百年玄血樹】的屬性看了一遍后,滿臉驚喜道。

天階的本源之果【玄血朱果】,是可以拿到現實中的!

這是繼九葉無花果后,林牧第二次看到如此高階的本源之果!

想不到除了奎尊之血外,還有如此收穫,真是買一送一啊!

知道其價值后,林牧馬上細細盯著那十五枚青澀果實。

泛著濃郁的青色,略微顯得有些扁圓的果實,仿若蘋果掛樹一般掛在樹枝丫上。

可惜,這些果實還未成熟!

林牧臉上浮現一抹遺憾,嘴角微微一抽。

百年結果,代表它可能還有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時間才成熟!

此時林牧心中的感覺,仿若看到了一個絕世美女脫光在他的面前,而他卻無法下手,因為,這絕世美女還未成年!

三年以上,無期徒刑,可不是說說的。

世上最大的痛苦莫過於此。

……

而就在林牧查看這株百年玄血樹的屬性而糾結無比的時候,一股濃郁無比的清香撲鼻而來。

「唔,好香……遭了……」林牧聞到那股清香后,先是精神一震,心神怡然,彷彿聞到了天地異香一樣。然而,想到某些關鍵信息的他,臉色驟然大變。

這股清香,不會把周遭的血獸都吸引過來吧?這不是和奎尊之血開啟時那般?

要知道,奎尊之血都還未開啟。

臉色大變的林牧,馬上轉身,望向身後數萬士兵。

一看,果然出現了最糟糕的一面:那些NPC與玩家混雜在一起的精銳士兵,此時都抽動著鼻子,貪婪地吸取著這股不知道那裡傳來的清香。

即便是山鞏和數百火弓手,也在聞著清香,一臉陶醉。彷彿這股清香不容拒絕一般。

前世,混在人群中的林牧可沒有聞到這種香氣。

稍稍一想,林牧就明白其中的關鍵:前世沒有人能鑒定出【百年玄血樹】,而如今,他就鑒定出來。

這株【百年玄血樹】有靈性,彷彿知道它已經被窺視了。

鑒定一棵樹就要面對血獸群了?真是無語。

心中快速思量了一番,林牧猛地一咬牙,下了一個無奈卻明智的決定。 林牧一個箭步,如閃電般一掠而過,飛快來到小樹前面。

而這個時候,彷彿感受到致命危機的小樹,無風而動,簌簌而響的樹葉不斷搖曳著,彷彿在掙扎,在求饒。

然而,林牧這個強盜可沒有理會它的情況,以單身數十年的手速,閃電般伸手,去摘取第一枚果實。

「嘀」的一道輕微卻又青翠響聲驟然響起,第一枚果實被摘取了。

這個時候,三尺高的小樹陡然冒出一股更為濃郁的清香。這股清香從小樹體內蔓延而出,清香的濃郁程度,竟然緩緩凝聚成一股白霧。

屏住呼吸的林牧,沒有吸取這些白霧,林牧可是在一些典籍看過,越是高階的靈物,其防護手段就越高明,即便這些是香味,他也不敢聞。

而果實在被摘取到手后,青澀無比的果實猛然一變,青色如同潮水一般,快速褪去,繼而,朱紅之色爬滿整個果實。而且,有些扁圓的果實如同氣球一般,快速漲圓了。

落在手中,渾圓細膩之感油然而生。

青澀的果實,離開樹枝后,驟變為晶瑩剔透的『成熟』果實!

整個過程,如同一個青澀少女極速蛻變為水蜜桃般的成熟少婦!

沒有鑒定果實的屬性,林牧快速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個寒玉瓶,把果實裝進去。

耳邊傳來的系統提示聲,林牧也沒有理會,而是再一次伸出了惡魔之爪。

……

然而,就在林牧摘取到第十枚果實時,一陣轟隆之聲響徹在山谷中。

林牧所站立的血色硬地,都微微輕顫著。

「山鞏,指揮火弓手,使用箭矢激發谷口的血煙菇!」林牧不顧摘取剩下的五枚果實,扭頭沉喝道。

谷口埋著所有早前在霧血沼澤收集的成熟血煙菇,就是為了應對血獸和不安好心的玩家。

「是!」一知半解的山鞏心中也是微微一凜,臉色一驚,密藏果然不是那麼好開的,這才摘取一株看起來不怎麼樣的小樹上的果子,就已經萬獸奔襲而來了?

怪不得主公那麼謹慎了!他馬上轉身而去,化作一矯健的獵豹,在人群中穿梭,準備去提前開啟陷阱。

一陣陣雜亂無序的震蕩之感不斷傳來,數萬精銳士兵此時也知道山谷外已經發生了巨變。

這就是林牧領主所說的將要來到的血獸群衝擊?

士兵們都默默吞了一口唾沫,緊緊握著手中的武器,一臉凝重。

……

在林牧埋頭摘取果實的時候,山谷之外,那些在暗中窺探的玩家此時也遇到了驚險的一幕。

他們被從四面八方奔襲而來的詭異血獸給嚇著了。

雖然這些血獸群的目標都是山谷,可那萬獸奔騰般的血獸,難免會有一些血獸會遇到隱藏的玩家。

一遇到玩家,血獸咆哮一聲就開始攻擊,沒有理會這些人類是不是敵人『友軍』。

「我靠,怎麼又有血獸群來襲擊啊?林牧這個傢伙怎麼總是會引起血獸群的仇恨啊?難道他天生與這些傢伙有仇?」一位被一群如野豬王般龐大的血獸【尖牙血豬】給盯上的玩家抱怨道。

總裁吃肉我喝湯 身後那些咆哮兇悍的尖牙血豬不斷在追趕著他,彷彿他搶走了它們的豬媳婦。

……

「他大爺的,我可是領主,我陣亡了,千名戰士也將退出戰場了!」一位被數頭巨大血鱷圍攻的玩家,帶著一抹無奈,狠狠吐了一口唾沫,自語道。

他眼角瞥了一眼右側,看到了麾下同樣陷入血戰的士兵,一股後悔不迭的情緒又騰騰而起。

「靠……早知道我就不隱藏戰力,而是儘力去掠奪資源、積分了。現在,士兵們的武器都沒有砍過守軍就退出了戰役,真是窩囊。唉……早知道跟著大勢力後面攻打要塞了。衝鋒在前被敵人擊殺陣亡,都沒有這般窩囊!被血鱷咬死,這算不算是神話世界的奇葩死法之一!」

他知道,玩家積累的戰場積分和聲望,在死亡后不會減少,只是減少進入戰場時系統贈送的積分。

而後面世界級的萬城爭霸賽,就是根據這個戰場積分的多少決定是否出線。

顯而易見,對於他來說,這一次萬城爭霸華夏區之旅已經結束了,並且他也無緣於世界級的萬城爭霸賽了。

猛地一揮手中的一柄虎頭大刀,刀鋒狠狠掠過三頭血鱷的血盤大口,造成些許傷害,讓血鱷咆哮不已。

「世界第一領主林牧,果然厲害,無需動用那些士兵,就可以把外圍覬覦的勢力給清剿一遍,借刀殺人之計運用的爐火純青啊! 廢材逆天之鳳凰涅槃 我們這些人,本來在等待機會,誰知道只是在傻乎乎等待死亡的到來。可悲,可悲……算計人家不成反被殺……」

「真想與林牧探討一番!」帶著最後一絲想念,這位領主玩家被凶怒的數頭血鱷給用鋒利血牙給撕開,化作白光離開了……

……

「雖然只是得到十五枚不成熟的果實,但這次飯前甜點也算是收穫頗豐。是時候挖掘奎尊之血了!」林牧把第十五枚果實放進寒玉瓶后,渾身一輕,呼了一口氣。

在林牧摘取第十五枚果實后,那株三尺高的奇異小樹猛然一顫,彷彿走到生命的盡頭,剎那間,青翠的樹葉變得枯灰,生命盎然的樹枝變成了腐朽之木。

一陣微風拂過,這株走到生命盡頭的小樹如同灰塵一般,消散於風中。

而這個時候,林牧站立的血紅硬地,陡然出現無數道裂痕,如同蜘蛛網般蔓延而開。

而從裂痕中,一股如洪荒般的蒼莽氣息迸射而出,稍後,一抹奇異的血紋從裂痕中升騰而起,繼而在半空中擴散而開。

這抹血色波紋,剛開始肉眼是可見,但剎那間,它的速度彷彿加速到音速、光速,仿若一塊石頭落入湖泊中而盪起的漣漪一般,向八方抖盪而開。

而山谷上方的血雲,在這一刻,快速凝聚起來,滴滴血紅的雨滴從雲層中降落。

一場血雨即將降落在山谷。

「怎麼回事?難道這塊地下方就是奎尊之血的埋藏之地?」林牧見狀,眉頭猛地一挑。

靈物出世,必有異象!

林牧之前就有過猜測,百年玄血樹其汲取的能量,也許就是奎尊之血泄露出來的。

醉無憂 附近之地就是挖掘的首要目的地。

然而,他想不到,百年玄血樹消亡后,奎尊之血彷彿自動出世了。

百年玄血樹與奎尊之血的關係,林牧沒有繼續去思量。

得到答案的林牧,馬上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柄巨大的鐵鏟,虎腰猛地一沉,開始埋頭快速挖掘起來。

親力親為的林牧,讓後面的挖掘小隊沒有了上場機會!

……

在林牧埋頭挖掘奎尊之血時,如同潮水般洶湧奔襲向中央之地的玩家聯軍中,數位超級玩家領主彷彿若有所感,微微抬起頭望向西面,眉頭微微一皺。

就在剛剛,他們感受到一股奇異吸引力,然而這股奇異吸引力稍縱即逝,他們只是一剎那的感覺而已。

究竟西面發生了什麼?難道林牧真的得到了什麼驚世之物?

微沉著臉,數位玩家領主繼續行軍,相比於龍且,這未知的東西也許暫時可以放下……

……

血色荒原中央之地一座要塞中。

看著四面八方傳來不好軍報,龍且臉色陰沉。

八座外圍要塞,竟然被異人軍團強行攻佔了。異人怎麼會爆發如此之力?

看著軍報,他第一次感受到異人帶來的壓力。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血色波紋,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傳播到他這裡了。

這股血色波紋,以龍且的目力也看不清楚,但卻能感覺到。

一股熟悉的氣息從血色波紋中感受出來,他猛地從座位上跳起來。

臉上閃過不可置信之色,驚呼道:「神血出世??怎麼可能?!血色荒原怎麼會有神血?」

龍且彷彿得到什麼不可置信的信息,一臉驚駭。

能讓修為達到神階,經歷無數的他如此臉色大變,可見神血的重要性。

「通靈的神血,可是會光華內斂,深深地隱藏自己,不會主動出世。」

「現在它出世,定然是有人開啟的!究竟是誰,有這麼好的運道?」龍且巨大的異目中,浮現一抹羨慕自語道。

能有福源遇到神血,絕對是祖墳冒青煙!

羨慕過後,龍且虎臉猛地一緊,一股磅礴的氣息蔓延而出,沉聲道:「既然神血如此之巧出現在血色荒原,某種程度上,不也是我的運道嘛!」

龍且說到這裡,一股絕對的自信油然而生,哈哈大笑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