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吱聲。

“你就是庫洛?”方六老闆看着庫洛那張面色庫洛的老臉,淡淡一笑道:“來,我們坐下談。”

“你又是誰?”庫洛坐在方六對面,隨意地問道。

方老闆答道:“方六。”

庫洛端正了坐姿,“你就是方老闆吶!幸會!幸會!”

方六勉強撕裂一個笑容,“幸會!幸會!”

你他媽前前後後殺了我方家多少人?害得我方家損失了多少錢?還能跟我說幸會!

方六等着庫洛說話,然而庫洛卻不再說話了。

“嗯……”沉默令方六都有點站不穩陣腳,“庫洛先生這幾日的奔波,想必累壞了吧。”

奔波在這裏的意思,就是指他殺方家的人,毀壞方家的房產,破壞方家的固有資產。

“還好,不算太累~”庫洛露出一個微笑:“要是方老闆給點撫卹金,我從此就不再動方家,如何?”

終於到正題了!要錢,老子有的是,你倒是早說呀!

方六搓着手,問道:“庫洛先生希望的數額是?”


庫洛比劃出一個“八”的手勢,方六問:“八十個金幣?”

這點錢他還是出得起的。

庫洛搖了搖頭。

“八百?”這就有點多了。

庫洛還是搖了搖頭。

“八千!”我這被還沒賺到八千金幣這麼多的!方六激動得險些跳起來。

庫洛擺擺手,“我一個老人家要這麼多錢幹嘛,我要的不是錢。”

“不是錢?”方六皺了皺眉頭,“那你要什麼?”

“八十個完整的——靈魂。”

談判到此結束。

“那個傢伙真的給了你八十個靈魂?”路何方把視線從天空切換回來,“八十個就把你給收買了?”

庫洛嘆了一口氣,“八十個對於他來說已經是極限了。”他抓一把黑色元素來,分不清是什麼,揉成一團球,往身後拋了出去,“再說我一個不小心已經讓他損失無比巨大了。”

庫洛很守信。

他沒有去救龍小浪。這樣纔不會與方家那兩個看守員交手。他答應過不再動方家的人,那就一根手指頭都不會動。

“我要去嗎?”路何方站在一旁問道。

庫洛躺下來,枕在一地的落葉上,“那是你自己的事。”

黑色的元素球以極快的速度飛着,它幾倒了幾株古樹,驚醒了在樹洞裏休眠的松鼠和正準備出門覓食的幾條森蟒之後,繼續以一往無前的速度往前衝着,擦着龍小浪的身子衝到了古羅的身前,剎住了車。

黑球急馳而過帶起的風讓龍小浪回頭去追蹤它的軌跡,黑球停在了古羅面前,沒有動作。

“這是什麼?”摩洛看到突然出現的黑球,怔了怔,莫非前面那個小子已經發現了我們計謀,此刻已準備反擊了。

黑色的球裂開來,幻化出黑色的四個字體嚴重扭曲的大字——不自量力。 黑色能量球來勢洶洶,不是暗器,不是攻擊類術法,也不是幻境陷阱,只是充作信件用的傳輸信息的靈力集成體?

高能的壓縮球狀靈體就是拿來放煙花似的炸裂出四個字來?


真是浪費阿!

“庫洛?”古羅對於那個老傢伙的行事風格有過耳聞。

庫洛的的確是聲明狼藉的一個傢伙。

“他不是答應不再動方家了嗎?”摩洛也是不敢置信,黑色的能量球釋放出四個意義不太明確的字之後,也沒有表現出有再進一步的動作。

摩洛繼續說道:“他已經有三年多沒有露面了,我幾乎都以爲他已經死了。”

“你在後方守着,萬一他突然介入戰鬥,我們立刻撤退!”古羅道。

“樂意之至。”

能不打最好。摩洛這麼想着,因爲這件事情跟我的關係本來就不是太大的。

這個時候,龍小浪從前面折返回來,不再走了。

“像庫洛那樣的人,是萬萬不會死的。”他對着兩個怔在原地的看守員說道。

“但是你很快就要死了。”古羅從背後摸出一把短劍,醉意熏熏地說道:“而且一定會死得很難看的。”

你小子敢佔有那麼漂亮的女孩子,我一定會讓你死得很難看的。

龍小浪左手在虛空裏一握,召喚出一柄古色的長劍來,“我倒是很期待。”

青霜握在手裏,他的信心加強了幾分,就算沒有靈力,那就像個爺們一樣去戰鬥好了。

“你們到底有什麼能耐,敢這麼大膽,挑戰方老闆。”

龍小浪還是選擇搬出方家的名頭,至少還能在心理上給予這兩個亡命之徒一點壓力。

“直接打?”摩洛有點磨嘰起來,他還是怵於方家的淫威。

或者說,他過於深思熟慮了。

“不來個突然襲擊什麼的嗎?”這個謹慎的彪形大漢現在居然在出謀劃策。


古羅把短劍在手裏轉了轉,試了試分量,他已經很久沒有用過武器了。

他渾濁的眼睛突然寒光乍現,“不用了。直接打。”

溪水嘩嘩地流,穿過茵茵綠草,沿着溼冷的堤岸在靜謐的夜裏匍匐前進。

“我總對那個小傢伙沒什麼信心,爲什麼你能這麼淡定呢?”路何方躺在溪邊的草地上,又開始仰望星空。

枕在一株古樹錯雜的樹根上的庫洛略微睜開眼睛,復又閉上。

他似乎已對龍小浪不怎麼感興趣了。

“你放棄了?”路何方問道。

庫洛翻了個身子,懶懶地道:“你是不知道那個小子有多厲害。”

他根本不擔心。

“你知道?”路何方問道。

莫非我已經錯過了什麼嗎?

他的確錯過了方家宅子裏的戰鬥。

庫洛又翻了個身子,這會好像終於舒服了點,“你若是看到了他與鬼童子交戰的一幕,你此刻也絕對不會再爲他擔心了。”

路何方驚歎道:“鬼童子?可是在陰影世界裏縱橫了幾十個年頭的鬼族裏的那個殺手?”

可是回答他的只有庫洛垂下來的眼皮和勻稱的呼吸了。

我還是去看看吧。路何方這樣想着。化作一抹白色流光飛向了龍小浪。

“小浪,你有把握?”蘇曉問道。


龍小浪深吸了一口氣,答道:“說實話,沒有。”

“那爲什麼不逃?”

龍小浪搖了搖頭,“我想打。不想逃。”

蘇曉睜大了眼睛看着龍小浪說話時專注又嚴肅的表情,他好似突然換了個人似的。從前那個嘻皮笑臉的龍小浪是從來不會說出這種**的話來的。

“當真?”蘇曉沒有阻攔與反對的意思,只是再次詢問一遍。

“當真。”

眼前俊男靚女依偎在一起你儂我儂纏綿悱惻的樣子又惹起了古羅的不爽,“喂喂!小子,你有什麼遺言的話,最好儘快交待,等會兒你可就沒有機會了!”

他一邊說話,一邊手持一柄稍長於匕首又短於劍的兵刃走了過來,“其實吧,你也沒得罪我們,可惜。只怪你來錯了時間,”說着,他又上上下下打量着蘇曉那曼妙的軀體來,笑嘻嘻地道:“而且帶了不該帶的人來。”

“那你說,什麼人該帶呢?”

龍小浪正在爲青霜劍充能,正好古羅給了他這個機會。

“這個嘛……”

剛纔還在醞釀着言辭的古羅提着短劍出奇不意地一個突擊衝了上來,面部猙獰着在夜色裏劃出一道冷光。

“叮!叮!”

龍小浪迅速提劍格擋,充能完成百分之八十,青霜表現已浮現出了冰晶。

對手第一個格擋成功後,古羅馬上換了一個角度再砍,龍小浪反應也是奇快,像是預料到了他的動作一樣又格擋了一次。

“嘿嘿!有兩下子!”古羅後退一步,一隻手運起綠色的元素團,附着到他的武器上——元素強,能夠讓普通攻擊附加元素屬性。

從顏色來看,那不是自然元素,就是毒元素。不過都沒有關係。

“不過你還是太嫩了!”古羅怪叫一聲又衝了上來,元素加持的短劍颳起一陣綠芒,有種詭異的親和感。

龍小浪在古羅給武器附魔的時候完成了靈力灌注,此刻的青霜威能乍現,慘白色的劍體之光遠遠蓋過了短劍的綠芒,似乎也在一瞬間閃瞎了古羅的眼睛。

古羅一時間駐在了原地不敢在前進分毫,“靈武?”


靈能武器,主要注入一定靈力就能夠激發元素之力,無需持有者自身凝聚元素的高級武器。

摩洛雙手抱胸,沒有表現出一點要參戰的意思,像一個看客一樣評價道:“的確是靈武,從元素光澤看來,應該還是上品。”

立在樹梢上的路何方面色從容地小聲道:“何止是上品,那可是堪稱神器的魔劍!”

這場戰鬥,從氣勢上看來,龍小浪似乎已經贏了。

“鄉巴佬。”龍小浪啐了一口攜着青霜迎面攻上,“連魔劍青霜都沒聽說過,你們還混個毛!”

這把劍不是應該很有名氣的嗎?這兩個人真是孤陋寡聞。

“青霜?”古羅又是一個失神。這個名字有點耳熟,某天在酒館裏好像聽別人提起過。

現在可不是磨磨蹭蹭的時候,龍小浪握着青霜劍掀起無盡的寒氣,靈力盪漾間凍結了古羅身旁的花花草草,鬆軟的土壤也蔓延着迅速化爲苔。

“叮!”

兩劍交鋒,又是一聲清脆的鳴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