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雲軒手中握着一個一杯,聽到沐雲寒的話以後,玉杯中的茶水微微盪漾了幾下,很輕,讓人難以發現,“雲寒,你說,她來是爲了什麼?”

沐雲寒皺眉,細心的依然察覺到了自己大哥的情緒,看着大哥那微微顫抖的手,大哥是不是太在意那沒有山莊的莊主了,雖然很有可能是蘇紫陌,噹噹年她和大哥也只不過是一場冥婚而已。

“不知道,大哥,她來這裏會不會是別有用心,作爲商人,特別是像明月山莊這樣剛剛起步的,拍賣行一定少不了,我打聽到了,明月山莊的拍賣行就在後街北七巷裏,和我們這裏相隔了一條街,現在正在裝潢,應該不久後就會開業了。”

這時的沐雲寒顯得有些小家子氣了,不過也難怪他會如此小心,畢竟明月山莊做的每一件事都讓他覺得是衝着他們沐家來的。

一聽,沐雲軒皺了皺眉頭,以他的感覺,應該不是,在說,拍賣行裏的奇珍異寶全憑自己的本事去找,而明月山莊在短短兩年的時間裏發展得如此之快,倒也是憑實力做起來的,他這裏也沒有什麼東西可學的,突然,沐雲軒想起了那個小女孩,心瞬間痛了起來,她會不會是爲了銀株草來的?

“雲寒,你先下去吧!”

“是,大哥,雲寒先去後院看看,可別出什麼亂子纔是。”

沐雲寒沒有多想就出去了。

沐雲軒起身走到窗邊,雙眸不由自主的搜索着蘇紫陌的身影,但猛的看清那抹紫色的身影時,時間在瞬間定格,氣質非凡的她,在人羣中他一眼就能認出她來。

“各位,今天拍賣的第一件物品是我們二公子親自煉製出來的百靈丹,凡是修心養性之人都知道,正所謂東風生春季,病變來於肝經,多發於頭部,而我們這百靈丹正好能讓大家解決了這煩惱,起價一百兩銀子。”

管事的深情演繹着,多年的拍賣經驗讓他如魚得水。

這個時空的人不但喜歡修煉,更注重養生,修身養性能悟出來的道能讓他們的修爲提升得更快,這類似的丹藥也很受世人的追捧。

“雲霆,這白靈丹應該是玄級九品丹藥,沐雲寒的煉丹術是玄級九品對不對?”

“嗯!他算得上是皓月國同齡中的佼佼者了,在皓月國裏,目前還沒有比沐雲寒更高級別的煉丹師了,當然,那些高於沐雲寒的人都是一些老頑固,都把自己鎖在深宅大院,自恃清高,不願見人呢?”

“原來是這樣。”蘇紫陌垂眸,腦海裏慢慢思索着赫雲霆的話。

在過五日又是皓月國一年一度的煉丹師比賽了,她原本不打算讓齊兒去參加,可是這是一個讓齊兒成長的好機會,思來想去,蘇紫陌還是覺得讓齊兒去參加比賽。

拍賣的奇珍異寶都已經拍賣了四件了,在一波又一波的叫價中,整個拍賣行里人聲鼎沸,蘇紫陌什麼都不在意,就等着銀株草出現。

而在不遠處的君臨天和蘇紫雲也沒有出價,兩人似乎都在觀察着蘇紫陌的動靜。

就連凌秋水也時不時的看向蘇紫陌,凌秋水的目的很簡單,只要是明月山莊想要買的東西她都不會讓她得逞,而且她今天還要讓她丟臉,凌秋水心裏已經打好了注意。

“現在拍賣第五件寶物,我們歷經磨難才尋到的星魂空間指環戒,大家也知道星魂戒的好處了吧!在下就不多加介紹了,起價一千兩銀子。”

一聽,蘇紫陌來了興趣,兩眼放光的看着月臺上托盤裏的銀色空間指環戒,櫟兒就差一個空間指環戒,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不知道這星魂空間指環戒怎麼樣?

而在場的人也炸開了鍋,紛紛議論着星魂戒。

“陌陌,這星魂空間指環戒很不錯,這是天涯地角之處自然形成的,經過日月交食,地緣合璧,吸取天地之間的玄氣而成,不過這星魂戒會選擇自己的主人。”

“聽起來不錯,櫟兒還缺一個空間指環戒。”

蘇紫陌手摸着下巴,猜測着這個星魂戒的價值,起價就是一千兩,對於她來說,有些貴了。

“陌陌,我們現在是需要大量銀子的時候,我們帶來的銀票只夠買那三株銀株草,不如等閒暇的時候我們再去尋比這個更適合櫟兒的指環戒吧!”

赫雲霆有些擔心,這段時間裏,他們已經花了上萬兩了,他怕丟飯碗啊!他。

“沒事,你待會盡管出價,銀子我空間指環戒裏有的是。”

蘇紫陌毫不介意,其實,她心裏一半想買,一半抱着想陪人玩一玩的心態,她可沒有忽略掉君臨天和蘇紫雲那期待的眼眸,也對,一個小小的山莊哪會有皇室家族有錢呢?

“有的是?”赫雲霆嚥了一口口水,有的是,他怎麼不知道呢?

面具嬌妻 “那我出價了。”

-本章完結- “嗯!出到我喊停爲止。”

蘇紫陌眼眸裏閃過一絲別有深意的笑容,衝着正看向他的君臨天冷冷一笑。

“一千五百兩。”赫雲霆一出價就擡高了五百兩,衆人都不由得回頭看了他一眼。

其實,瞭解蘇紫陌的赫雲霆已經知道蘇紫陌想做什麼了,畢竟君臨天和蘇紫雲都在場。

而凌秋水只是看着赫雲霆皺了皺眉頭。

上邊的沐雲軒不爲所動,靜靜的看着下邊的一切,當然,蘇紫陌的一舉一動皆入了他的眼簾,她一樣的恨君臨天,從她看君臨天的眼神裏就能看的出來,蘇紫陌,真的是你嗎?我一定會親自揭開你的真面目的。

“兩千兩。”君臨天的聲音不疾不徐的想了起來。

蘇紫雲得意的看了一眼蘇紫陌,他會讓王爺把這個空間指環戒拍下來送給她的,一想到這裏,蘇紫雲才感覺到自己這幾天所受的屈辱少了很多。

“兩千五百兩。”

赫雲霆搶先喊道。

“三千兩。”

君臨天也快速的出口。

衆人一聽,似乎都感覺到了兩人之間的火藥味,沒有人在出聲。

月臺上的管事也似乎看出了端倪,微笑着不說話,往往這個時候,他們的寶貝可以賣得更好。

而與此同時,迷幻森林裏的蘇櫟和蘇齊,兄弟兩人聯手,斬殺一路想要吃他們的魔獸,來到了迷幻森林的中央。

“哥,我們還要往前走嗎?據我所知,在往前走就是迷幻森林的中心地帶了,裏面的魔獸都是神獸期的。”

蘇齊的修爲沒有蘇櫟的高,連續戰鬥的他已經滿頭大汗了。

“你就不想挑戰一下嗎?這迷幻森林是無邊無際的,越是往裏面走,魔獸的修爲就越高,我聽師爺爺說過,這迷幻森林裏有一種靈草叫做渡生冥幽草,加上銀株草能煉製出還魂化生丹,對馨兒的康復有很大的作用,我們今天不妨一試。”

蘇櫟不放棄,他要他的家人健健康康的陪在他的身邊,馨兒的病,他一定要想辦法治好。

“爲了馨兒,我們兄弟二人今天就拼了,但願孃親今天能順利的拿回三株銀株草。”

蘇齊拿出兩顆回氣丹來,遞了一顆給蘇櫟。

“哥,吃一顆回氣丹保持體力。”

蘇櫟也不客氣,接過就放進嘴裏。

突然地動山搖,嘶吼聲大作,兄弟兩人面前的大樹迅速的往兩邊倒去。

“該死的人類,居然敢闖進本神的地界。”

一聲粗魯的叫罵聲震耳欲聾,蘇櫟和蘇齊兄弟兩人急急的後退了幾步。

看到是兩個小孩,噬魂雷影魔獸碗口大的眼眸裏閃過一絲貪婪,好久沒有吃過這麼鮮嫩的肉了,可見,魔獸的死性都是改變不了的。

兩人擡頭一看,蘇櫟皺眉。

“齊兒,是神獸期六期的噬魂雷影獅魔獸,它的牙齒和利爪上佈滿了劇毒,你一定要小心。”

一聽,蘇齊猛的嚥了一口口水,他現在要的不是小心,而是想逃跑,是神獸期魔獸,又不是聖獸期魔獸。

“哥,真的有神獸期魔獸啊!你覺得我們真的要和它戰鬥嗎?”

蘇齊彎着身子,做好戰鬥的姿勢。

“不戰的話我們就只能是死路一條,齊兒,不要害怕,想一想孃親說過的話,不管什麼事,只要你去做,總是有辦法的,這噬魂雷影魔獸也是一樣的,它也有自己的弱點,不去和它戰鬥,我們又怎麼會知道自己能不能打敗它呢?只要戰敗了這神獸期魔獸,你的修爲又能晉升一階了。”

蘇櫟安慰着弟弟,也安撫着自己,別說,這神獸期的魔獸他看着心裏都發悚。

“不錯,不錯,還從來沒有孩子能闖到這裏來的,本神剛剛收拾了一個人類,剛想享用的時候就被你們給打擾了,看來今天本神運氣好,正好能好好享用一餐。”

噬魂雷影獅魔獸嗜血的眼眸貪婪的看着兄弟兩人。

蘇櫟皺眉,也有人闖到這裏來了嗎?

“吼……。”噬魂雷影獅魔獸開始攻擊蘇櫟。

蘇櫟小小的身體直直的躍起,一招轟天煌光猛的發起,直直的攻擊噬魂雷影獅魔獸。

一紙婚約:早安嬌妻 蘇齊一看,也不甘落後,兄弟兩人分頭攻擊。

沐家拍賣行裏,星魂戒的價格已經飆升到了九千兩。

穿越:暴君的小妾 “九千兩。”赫雲霆喊完,嚥了一口口水,看了看身邊的蘇紫陌。

只見她神情自若,一雙亮眸進入止水。

這該死的君臨天很有錢嗎?都九千兩了,他會不會上當啊!赫雲霆有些着急了。

豪門甜心:總裁,手放開 聽到赫雲霆出價九千兩,君臨天眉頭皺成了川字,哪怕是到了自己的底線,可是身份尊貴他依然不會讓自己在人前失去了尊嚴,更不會讓人看自己的笑話。

“一萬兩。”

君臨天憋着一口氣,要是赫雲霆在擡價,那他今天就走不出這沐家拍賣行了,尊嚴也會丟得一乾二淨。

同時,蘇紫雲也爲君臨天捏了一把汗,今天王爺出門就帶了一萬兩銀票。

“不用再奪人所愛,既然三王爺喜歡就讓給他。”

蘇紫陌淡淡的說了一句,便不在開口,清冷的聲音,卻讓全場人都能聽到。

赫雲霆一聽,瞬間鬆了一口氣,他就怕她又要他在出價,其實,他心裏很懷疑蘇紫陌說的那句銀子她空間指環戒裏有的是的話,有的時候她還真不一定有,他可是領教過的。

“既然三王爺窮追不捨,想必三王爺應該也是非常喜愛這枚星魂戒,那在下就不奪人所愛了,星魂戒是王爺的了,王爺請。”

赫雲霆一臉忍痛割愛的表情,他心裏明白這就是蘇紫陌的目的。

頓時,君臨天的心裏升起了一股強烈的自豪感,俊臉上也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偏頭,得意的看向蘇紫陌,卻發現蘇紫陌脣角泛着玩弄弄和鄙夷的笑容,瞬間君臨天的心裏似乎明白了什麼,猛的,君臨天俊眸嗜血的看着蘇紫陌,他上當了,剛剛萌生的自豪感被擊得消失殆盡。

-本章完結- “好!現在是一萬兩,這位公子已經不打算在跟,在做的各位要抓緊機會,得到好的空間指環戒靠的是機緣,還有人能高過一萬兩的話就請舉牌,三聲之後,如果沒有人在出更高的價錢,那這枚星魂戒就是三王爺的了。”

管事的話說完以後,全場鴉雀無聲,一萬兩銀子可不好掙,雖然空間指環戒很珍貴,很多人的心裏都在衡量着利弊。

蘇紫陌眼眸裏一閃而過的狡黠,剛好被沐雲軒捕捉到,君臨天在皓月國也算是王爺中比較有威望的人,心胸狹窄不算,且爭強好勝,自己喜歡的東西非得到不可,特別的在人前,要是其他人,不會是這樣得當。

片刻後,“恭喜三王爺拍得星魂戒,請三王爺備好銀票,咱們按規矩交貨。”

“本王已經準備好了,這星魂戒是送給本王未來的王妃蘇紫雲的。”

君臨天起身,強顏歡笑着,嘴上說着違心的話,要是他早識破了明月山莊莊主的人意圖,他纔不會這樣做的,他的這些銀兩可是來之不易的。

“好!三王爺豪爽。”人羣裏有人拍手叫好。

有的女子則是羨慕的看着蘇紫雲。

於蘇紫雲笑得一臉柔情,小鳥依人似的依在君臨天的懷裏,這一刻,她眼裏目空一切,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聽到別人恭維的叫好聲,君臨天的心裏稍微好點,最起碼他在人前保住了面子,更是提高了自己在皓月國的威望。

“現在,拍賣本行的最後一件寶貝,也是本行的鎮店之寶,銀株草,一共三株,其療效在下就不多說了,大家都知道,起價五千兩銀子。”

管事得話音一落,已經等不及的人就紛紛開始叫價。

“六千兩。”

“七千兩。”

“八千兩。”

叫價的聲音絡繹不絕,一直沒有間斷過。

“陌陌,雖然起價只有五千兩,可是到了最後價格會直標到上百萬兩的時候都有,聽說兩年前就是以三百萬兩被人買走的,咱們只帶了兩萬五千兩銀子,你那你有多少?”

赫雲霆壓低聲音,可不要是他預想當中的那樣。

“我這裏只有十兩銀子。”

蘇紫平靜無瀾的說道。

赫雲霆的嘴瞬間張得能塞進去一個雞蛋,“陌陌,你開玩笑吧?你剛纔不是說你那裏有的是嗎?”赫雲霆一臉不相信的看着蘇紫陌,雙脣依然微張着。

“那是爲了讓你底氣十足,爲了讓君臨天上當,不讓君臨天看出端倪來才那樣說的,你以爲我這裏是錢樁嗎?都用在建造明月山莊和買鋪子上了,你身上的銀票是我所有的家當,你要是跑了,我就剩下十兩銀子了。”

蘇紫陌毫不在乎的語氣讓赫雲霆抓狂。

“那銀株草我們不買了?馨兒怎麼辦?”

赫雲霆突然有一種想哭的衝動,他這跟的是什麼主子啊!

“銀株草是一定要買的,你等一會盡管叫價,至於銀票嘛……?”蘇紫陌往二樓看去,眼尾掃了一下赫雲霆。

赫雲霆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二樓的人會是誰……?

“自然會有的。”

“陌陌,你在開玩笑嗎?拿不出銀票,咱們倆會死在這的,這拍賣行的規矩你是懂得的。”

赫雲霆欲哭無淚,一臉苦相,不要命的事情怎麼都是他在做呢?

世譽的命咱那麼好呢?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沉不住氣了,拿出你在邊境時候的氣魄來。”

蘇紫陌面具下的臉上眉頭微蹙着。

“知道了,知道了,爲了馨兒,拼了!”

赫雲霆一臉捨身取義的表情。

這時,銀株草的價格已經擡到了四萬兩。

可是還在有人不停的出價,而且越出越高,凌秋水這是不斷的觀察着蘇紫陌這邊的情況,今天,她一定要讓整個皓月國的人都知道她是沐雲軒未來的妻子。

而迷幻森林裏,蘇齊滿臉是血,攤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離他不遠處,噬魂雷影獅魔獸的屍體倒在一邊,早已經氣絕身亡。

“齊兒,沒事吧!”

蘇櫟飛身落在弟弟面前,手裏捏着一刻碧綠色的噬魂雷影魔獸的晶石,看着滿臉是血的弟弟,小臉上滿是擔心。

“呼……!”

蘇齊倒往後邊,大口呼出一口氣,想讓體力盡快恢復,累死他了,從歷練以來,這一次是他最累的一次了。

“哥,咱們今天真是羊入虎口,差點進了那噬魂雷影獅魔獸的肚子裏了。”

一聽,蘇櫟笑了笑,知道弟弟沒事。

“你啊!不要遇到比自己強的就想着要逃跑,今天我們兄弟聯手,智取一樣能殺了神獸期的魔獸,給,這是給你的獎勵,把這顆神獸期的魔獸晶石融入丹田,你的修爲就會在晉升一階的。”

“哥,你用吧!齊兒可以用丹藥來晉升一階,在說能殺了這神獸期的魔獸都是哥哥的功勞,哥哥是明月山莊的少莊主,修爲一定不能比別人差才能保護好我們的家。”

蘇齊滿是血的小臉上,兩顆如寶石一般的黑眸,煜煜生輝。

“那好!”蘇櫟把魔獸晶石收好!“我們去看看裏面的那個人是否還活着,這裏的魔獸是不能契約的,等改天哥哥帶你去不歸燕山,去給你找一頭能契約的魔獸給你代步。”

蘇櫟伸手拉起蘇齊,兄弟兩人朝着不遠處的一個白衣男子走去。

“哥,他還有氣,只是快死了。”

大千劫主 蘇齊探了一下白衣的氣息說道。

“齊兒,救他,畢竟被我們碰上了。”蘇櫟皺眉,能闖到這裏的人應該都不是平凡之輩。

“哥,齊兒先給他吃下丹藥,得帶回山莊裏去。”

蘇齊可不想留在這裏在遇到神獸期的魔獸,他已經精疲力盡了。

“帶回去也無妨……。”

拍賣行裏,銀株草的價格已經飆升到了五十萬兩,但是舉牌喊價的聲音也越來越少,就只有四五個左右。

-本章完結- 問出來以後,赫雲霆只想自己抽自己一巴掌,他幹嘛要問啊!他兜裏的銀票可是隻有兩萬五千兩啊!

“可以叫價了,看來今年不會有你說的上百萬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