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鶴這時看清楚了我們,沈夢瑤見有其他人拿了個面巾遮住了臉,然後也看清楚了我的樣子:“你不是蘇啓晨的徒弟嗎?莫非蘇啓晨也在?”

說着她就擺出了敵視態度,我靠,別啊,我可不想惹你。

極品贅婿 我笑着說:“沈阿姨您好,我叫王子良,我師父不在,能在這裏遇見真是緣分。”

沈鶴冷哼一聲:“既然蘇啓晨不在那更好,我就殺了你讓他斷了香火。”

我勒個靠,尼瑪有這樣的嗎,我一個小少年,你就捨得殘害祖國的花朵?

“且慢且慢,沈阿姨,我看得出來您現在很疲憊,而且你跟師傅那代的恩怨跟我可沒有關係,現在都什麼時代了,放下對我們這年輕一輩的成見吧。”

沈鶴哼了一聲,就找了一個角落盤腿而坐,看來是在恢復體力。

沈夢瑤看了一眼我,我傻乎乎的對他擺了擺手,她尷尬的笑了笑,然後也守在了沈鶴身旁。她帶着面巾將臉遮的嚴嚴實實的,但是我從她眼神裏看得出在尷尬的笑。

突然感覺到腰部傳來劇痛,回頭一看王巧巧在掐我:“王子良啊你,這裏也能碰見熟人啊,瞧你那樣傻乎乎的看着人家姑娘,人家還沒露臉呢,你就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我再傻也能聽到她的語氣酸溜溜,只不過他們都知道這新來的兩個不是善茬,也沒敢多說話。

陳俊濤見機行事:“巧巧你看王子良,看見女生眼睛都挪不開,我早就說了這種人靠不住,不耿直。”

要不是這一路,他表現的比較好,讓我對他沒了多少惡感,憑藉剛纔他說的話早就想踹死他了。

王巧巧哼了一聲:“陳俊濤,你貌似盯別人的時間比王子良還長,我看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陳俊濤被王巧巧這麼一說,不由得訕笑。

哼,叫你裝,逼,這逼裝失敗了吧。

我在一旁偷着樂。

外面那巨人還在左奔又跑,隨時轟隆隆的,然後時不時的吼,外面心驚膽戰生怕他就找到這裏,但是很幸運的是這居然鬧了一個小時候,就離開了,這邊也安靜了下來。

這個季節真菌多,這樹洞裏不缺能吃的無毒蘑菇,大家吃了些生蘑菇填了填肚子,雖然生蘑菇不好吃,但是作爲習武之人更知道保持不餓肚子是多麼重要的事情。

天色已經漸漸黑了,我們再深處點了一小堆火,這深處也不怕火光外露,這樹比我們想象的大很多。

大家圍坐一團,沈鶴師徒兩個也圍了過來,畢竟現在有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味道。

“這麼說你們六個是同學,而蘇啓晨的徒弟你帶着他們兩個山上尋他們,除此之外沒有別的目的吧。”沈鶴年紀最大,大家都跟着我叫沈阿姨,畢竟是一羣學生,沈鶴也沒有多大的敵意。

“沈阿姨,我有名字,我叫王子良,別左口一個蘇啓晨的徒弟,右口一個蘇啓晨的稱呼我了。”我有點不滿的抱怨。

沈夢瑤和王巧巧輕輕的笑了笑,然後我們五個男學生都看呆了。

因爲王巧巧和沈夢瑤年紀相仿,雖然沈夢瑤帶着面巾,但是大家依舊看得出是美女,大家都是美女,這兩個美女坐在一起,我們這羣漢子,根本把持不住啊。

“哼,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沈鶴見狀厭惡的說道。

我靠了,我們之前一羣青春期的青少年,能別這樣嗎,你這個老不死的蕾,絲邊,我在心裏罵着她,當然嘴上可不敢說,要是說出來肯定要跟我拼命。

“我覺得沈阿姨說的很有道理。”王巧巧附和沈鶴,一臉憤憤的看着我,我也懶得說王巧巧這傢伙了,怎麼這麼快就跟人達成共識,站到同一陣線了。

更可氣的是沈鶴還因爲王巧巧這句話感到高興,摸着王巧巧的頭說:“妮子你真懂事。”

到了深夜,大家都很七豎八睡了,我把晾乾的雨衣披在了王巧巧的身上,然後輕輕示意沈鶴和沈夢瑤,意思是借一步談話,我們往外面走了一點。

“沈阿姨,你們是爲什麼來這裏的?”我很好奇怎麼在這裏能遇見她們。

沈鶴頓了頓,然後道:“跟你說也無妨,其實我們是來尋找神獸屍骨的。”

“神獸屍骨?所謂的鳳毛麟角?”這太扯了,如今已經進入現代社會哪兒還有這些東西,當然我也相信這些東西存在過:“那個巨人又是什麼樣的存在您知道嗎?”

“據說地獄中的所有東西都是由人生的,如果生出來屬於地獄的話就會被直接拉下來,地獄中無論是植物還是生物都是來自人間,像是一個乾坤,一個屬陰,一個屬陽,一個東西屬陽自然留在陽處,一個東西屬陰,那自然該去陰處”

沈鶴說的讓我聽得嘖嘖稱奇,這些東西我可沒聽師父說過,地獄的東西全部是來自陽間。說起來也是,地獄的惡鬼,哪個不是人生的,地獄的水,來自陽間最污穢的水,還有各種各樣的東西。

“巨人實際上本身應該是地獄巨鬼,生下來就應該下地獄的,但是可能是一個意外,導致他和普通人一般無二,只是他的本性和地獄巨鬼一樣,那就是吃,尤其是喜歡吃人!”

怪不得,原來這巨人是地獄巨鬼在陽間的衍生品,還好只有一隻,多了那可不天下大亂了。

“這意外可能被某個大人物發現,然後就佈下大陣,將他困在了這片山中,那個大石頭,你應該看到過是這個幻陣的其中一個陣眼。”

用那麼大個石頭做陣眼,那個大人物怎麼做到了,找人搬到山上來?明顯不科學。

沈鶴繼續道:“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陣眼難免有鬆動,如果是陣眼完好期我們是根本走不進來的,因爲鬆動我們才走了進來,但是現在想出去還是比較麻煩。”

比較麻煩,那就是還有希望出去,看來要時刻跟着沈鶴了。

“沈阿姨,您跟那個巨人鬥過,感覺如何?”我試探性的問道。

“那傢伙很厲害,我的劍只能給他留下小小傷口,他基本無視,而且力大無窮,很難對付,不然我也不會被他逼到躲在這裏。”說到這裏沈鶴臉色不太好看。

我心中升起濃濃的失望,這麼厲害怎麼鬥。

她看了我一眼:“我之前已經到了他居住的洞穴,這幻陣的另一個陣眼就在他的洞穴之中,只要你能纏住他一會兒,我就能去破開那個陣眼,然後我們再練手把巨人對付掉了。”

她這話是很有疑點,爲什麼要先破陣眼,再聯手對付巨人呢,直接聯手先幹掉巨人再破開陣眼不是更好嗎。 但是我不敢點明,任何能出去的機會我都不能放過,我就裝作聽她的,一旦不對我也要隨機應變。

然後我跟沈鶴也商討了幾個對付巨人的手段,最後時間不早了,我們也需要休息,這樣明天才有精神戰鬥。

我們談完話剛一回頭就見我的五個同學瞪着眼睛看着我們。

本身我叫沈鶴出來就是想回避他們,沒想到這五個都沒有睡着全部在偷聽。

超神學院之秩序重啟 沈鶴倒是沒覺得有什麼,找個角落打坐就閉眼,沈夢瑤緊挨着她。

我也懶得解釋:“睡覺睡覺,這麼晚不睡覺都幹嘛呢!”

“王子良你瘋了嗎?她叫你一個人對付巨人,那東西是我們能夠對付的嗎?”楊建超體會過這巨人的厲害,所以他聽到明天我要對付這個巨人顯得很驚恐。

我嘆了口氣:“你們知道不,這位沈阿姨是武林高手,只要我牽制住巨人一會兒,她就能找到法子讓我們離開這個鬼地方,我只是需要牽制,又不是要跟他打架。”

陳俊濤搖了搖頭:“之前咱們有誤會,但是最近經歷了這些,我覺得你王子良這個人其實還不錯,所以我不能容許你拿自己生命開玩笑,我們現在失蹤六個人,相信很快就會有部隊來搜山,這東西就留給部隊對付就行了。”

這一連暴雨部隊能進來個屁,而且上山了也不一定進得了陣,如今除了自救根本沒有其他辦法,這陳俊濤說了這番話這下我是徹底不討厭他了,不過他老爹市委書記陳強跟我就不好說了。

“放心,我王子良也學過武功!”我撿起一根手臂粗的木棍,然後向上拋去,瞬時亮出匕首,幾個劍花就把木棍切成一段一段。

小露一手,他們瞪大了眼珠子。

王巧巧忍不住開口:“你就算劍耍的好,但是畢竟那是野獸,我還是不放心。”

哎,這麼多年,我沒什麼朋友,除了師父第一次被人擔心的感覺,也是不錯的。

我沒有再多解釋,因爲沈鶴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給他們全部點了穴,讓他們都軟趴趴都睡着了。對此我倒沒有什麼意義。

“都快天亮了,再讓他們吵下去沒法休息了。”沈鶴不滿的說了句,然後就閉上眼睡了。我把他們五個男娃搬到一堆,然後把王巧巧交給了沈夢瑤,自己也打坐睡覺。

第二天天亮了,我用樹葉編了一口鍋接了半鍋雨水將蘑菇煮熟,吃生的感覺不好受。

樹葉編制的鍋,雖然有點點沁水,但是還是能把水燒開,跟紙鍋燒水的原理是一樣的,樹葉的香味加上蘑菇的香味感覺更舒服,而且我還捉了只蛇,蛇肉蘑菇樹葉湯,味道一下子把所有人都吸引了過來,包括了沈鶴。

“沒想到你小子還會弄吃的。”沈鶴也忍不住誇我,我用寬葉子疊成小碗一人盛了一碗,大家吃的津津有味。

王巧巧用樹枝把蛇肉夾給了我:“我不吃蛇肉。”這麼香的蛇肉,鬼才抵得住誘,惑,不過我也不想拆穿,這種情況下我接受反而會讓她開心。

陳俊濤也把他碗裏的兩段蛇肉夾給了我:“你待會兒還要跟巨人打,多吃點。”楊建超他們見狀也紛紛把肉夾了一段給我,這讓我心裏暖暖的。

吃完之後,感覺自己有力氣了,撿了根厚實的木棍,把頭削尖關鍵時刻可以擋矛使用,我現在一手匕首,一手長矛,也算是有武器了,跟沈鶴和沈夢瑤相視一眼,就走出樹洞。

王巧巧喊我:“王子良。”

我回過頭來:“咋了?”

“加油!”這句是陳俊濤說的,其他學生也紛紛鼓勵,最後王巧巧也紅着臉說:“我們要一起回學校。”

同學的鼓勵無疑是給了我巨大的信心,我們三個人一路上施展身法,很快就跑到之前那個兩岔路上,巨人就在另外一條路的那邊。

隨機附身一位天才 開啓戰鬥狀態,開始往那邊靠近。

走了十多分鐘,依舊不見那個巨人的蹤影,沈鶴臉上一喜:“莫非他已經跑出大陣了?”

說着沈鶴也沒管我,快步向前跑去,像是要把我甩開一樣,沈夢瑤緊跟其後。

沈鶴肯定有什麼東西瞞着我,我也緊跟着她。

這時我們來到了一個很大的山洞面前,沈鶴四周看了看,好像確定了什麼,就要走進山洞。

村長家的福寶 這時我突然聽見一聲震天怒吼,一個身高至少五米的巨人從一個小山包後面跳了出來,這廝巨人有智商,是在埋伏我們?

我們三個一下子就被他堵在山洞門口,這傢伙真高大啊,肌肉盤根錯節,又如同虯龍一般着實恐怖,我那時候已經有一米六五高了,但是連它腰的高度都到不了,這尼瑪怎麼打,拳頭比我腦袋還大。

“沒辦法了,先幹掉他!”沈鶴喝了一聲,然後施展身法,手持軟劍就往巨人身上招呼,沈夢瑤也在一旁配合。

不過這巨人真是恐怖,舉手投足之間有股力拔山兮氣蓋世的感覺,七八米高大腿粗細的樹木對他來說像是稻草一般,扯起來就往他們倆身上砸。

沈鶴確實厲害,不過遇到這麼厲害的存在也只有一邊跑一邊打。

我將吐納到極致,拎起自制的長矛,找了個空擋,用全身力氣就往巨人的小腿刺去。

我身體的慣性,加上爆發力,即使面前有頭牛我也能將它貫穿,可是我的長矛落到他腿上的時候,我感覺我錯了,感覺自己跟戳到混凝土上是一樣的感覺,自制長矛瞬間就裂的稀巴爛,而他的腿上只是有了個紅印子,血都沒流出來一點。

我手被震的生痛,慣性力量讓我整個身子撲在了他的腿上,我馬上用匕首猛刺了幾次,但是也只是刺出了淺淺的血痕,他感覺到疼痛,那腳使勁一甩,巨大的力道使我我根本抱不住,我至少被甩出了三十多米遠,整身體滾的跟個車輪一樣,七葷八素的才停了下來,尼瑪,實在太彪悍了。

沈鶴劍法確實牛,跟師父都不相上下,而且她的劍也甚是厲害,雖然傷不到巨人,但是也有跟巨人周旋的餘地。

我隨時趁機打他一下,時不時丟個火咒燒他一下,雖然都是小傷,還是讓他氣得不行。

“吼!”

他大叫一聲,好像是表達他的憤怒,那一隻手抓着山岩摳了一坨下來,然後捏在拳頭裏大叫一聲朝我們拋過來!

這巨人的智商真不是蓋的,感覺他的智商跟人基本一樣,但是好像就是不能說話。

他那強健的臂彎拋出來的碎石,那力量可不是一般,投石機跟他比起來都算溫柔的了。

幾個雞蛋大小的碎石被他甩出來,像是大型子彈一樣飛射。

三個人連忙閃躲,我也是連滾帶爬的,還好被中招,那碎石落在地上發出噗噗聲,全部狠狠鑲嵌在泥巴里。

他一擊未果馬上又抓了一把岩石,這麼搞哪兒還有命,跑又不一定跑到過他,我跟沈鶴想到一塊兒去了,兩個人朝巨人奔去。

那軟劍在沈鶴手中發出咻咻的聲音,好像迸發着肉眼難見的白色劍芒,那是劍的速度太快的原因,就像是笑傲江湖中令狐沖使用獨孤九劍一樣。

這一招肯定是沈鶴的殺招,那巨人手臂被削了幾下,巨大的身體不由得被逼離開巖壁。

這時我已經運好氣,將力量提升到極致蹦起來就往他肋下刺去。

他骨頭太硬,我這招有意避開他的骨頭,挑選在兩根內骨之前的縫隙上,還有就是這邊的肌肉不是太厚,因爲他整個身體好些是被肌肉包起來一般。

我這一記殺招終於刺了進去,隨即飛速拔出匕首,雙腳猛然一蹬他的身子,爆退開來。

對付這種存在,你最需要擔心的就是被他抓住,我敢這麼說,如果我被他給抓到,不到十秒鐘就能把我給拆了。

我嗅到兩股食屍鬼的氣息,這沈鶴師徒看來是使用血符了,只不過不是很濃,看來沒有多少了,不過使用了血符效果就不一樣了,沈鶴也稍微有了招架之後,能跟巨人正面過幾招。

這巨人徹底怒了,大吼一聲我耳洞都被震得生痛,然後他的身體四周開始張開密密麻麻的小縫隙,從小縫隙裏面時不時噴着白色氣體,像是蒸汽一樣噗噗的往外冒。

做完這一切巨人的眼睛變得血紅,整個身體也變得通紅,但是我能感覺到這個巨人不一樣了!

我還在吃驚的時候,就看見沈夢瑤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一拳打飛了出去。

這傢伙速度和力量都暴漲了!本身已經夠恐怖了,現在是更加恐怖!

沈夢瑤嬌弱的身體直接倒飛出去,不過還好她使用了血符,勉強穩住身形沒有砸在山壁上,雖然有血符不擔心她會受重傷,但是她現在明顯已經喪失了戰鬥力。

這食屍鬼的血符確實霸道,上次我被子彈穿了兩下都沒事兒,只不過我感覺有反噬,使用之後覺得自己跟食屍鬼一樣想吃人肉了,而且還不太剋制得住、

也怪我那次直接使用了血符的三分之一,要是少一些可能就好多了,不過相對的,那效果自然也差了很多。 沈鶴見沈夢瑤被攻擊,頓時大怒,開始全力出招,但是此時的巨人已經不太一樣了,那速度之快,力量之猛,沈鶴沒跟他過幾招就被一拳打飛,撞斷了五六個樹,然後那傢伙馬上轉移目標朝我奔來!

他渾身冒着蒸汽,速度巨猛,如同一輛全速行駛的巨人火車。

我靠!

我快嚇尿了,馬上改變方向開始撒丫子跑,感覺巨人這狀態堅持不了太久,說不定拖一會兒有用。

我當然不是一條直線跑,而是摺疊式的,左右上下的跑,巨人速度快,身體大,自然慣性很大,我每次要被他追上的時候就轉移方向,他剎車的時候,我又能跑開一小段。

這傢伙剎車一次就跟犁地一樣,地上的泥土都被剷起半米多厚。

不過沒過多久我就感覺不對了,-因爲我這樣徹底激怒了他,他身上的蒸汽爆發的更加猛烈了,速度快的根本不是我用迂迴奔跑能彌補的。

沒過多久我就感覺一巨大的腳丫子落在我背上,我只聽見全身骨頭噼裏啪啦的聲音,整個身體就如同被拋出去的死狗一樣,從天上掉在下,滾了兩下就沒了動靜。

我全身骨頭都基本上斷完了,除了左手和下巴能動,我全身上下任何地方動動不了了,那巨大的痛苦讓我嚎都嚎不出來。,

巨人已經將身上的蒸汽散去,我能感覺到他有點疲憊,不過我現在沒有了戰鬥力,他距離我不是太遠,踱着步子慢慢朝問走來。

我現在只有一隻手能動,根本打不了手決,難道要命喪在此?巨人已經到我不到五十米的距離,我強迫自己不要害怕,冷靜的想辦法。

巨人已經走到了我的面前,他拎着我的衣服就把我抓了起來,玩味的看着我,然後又把我丟在地上,本來我就有傷,現在是雪上加霜,丟在地上又把我撿了起來,全身的痛苦讓我感覺快昏迷了。

就這樣撿起來丟下去,撿起來丟下去,弄了幾次,巨人好像玩兒膩了,兩根手指捏住我的脖子,我瞬間感覺不能呼吸了,連掙扎都做不到。

要死了嗎?

我就要死了嗎?

就在我快絕望的時候,幾個鵝蛋大小的石頭砸在了巨人的頭上,那巨人的手上的力道鬆了一分,就是這個一下,我瞬間有了辦法。

我斜着眼睛望過去,居然是王巧巧,陳俊濤,和楊建超五個同學在挑釁巨人,他們拿着石頭,不停的拋他,我能感覺到他們害怕極了,但是他們依舊對着巨人張牙舞爪,這是想要救我嗎?真是謝謝了,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我咬破舌尖,把腦海中所以雜事包括疼痛都拋開,讓心裏一點雜念都沒有,然後用舌尖全神貫注的在自己的口腔上膛畫着遣調咒,我不知道能不能畫成功,但是隻能試試了。

當我畫完最後一筆,我感覺上膛一熱,這無疑是成功的信號,我用血遣咒引血符,不僅把食屍鬼血符中的剩下全部精血使用了,還把自身三分鐘一的血液遣調出來供以自身。

只是一瞬間,我就感覺自己整個身體如同雨後春筍一般復甦,全身骨骼噼裏啪啦作響,渾身肌肉膨脹,我感覺自己血液已經沸騰了,喘出的氣都向蒸汽一般熾熱。

全身傷勢一點一點的開始好轉,我想很快就能恢復動力了!

陳俊濤他們挑釁成功,巨人就那麼把我捏在手上,朝他們跑去,不過巨人的速度已經沒那麼快了,但是也把他們五個追的夠嗆。

他們五個也聰明,跑了一會兒就開始分頭拋,陳俊濤護着王巧巧不想讓她放單,就像是抽中大獎一樣,巨人朝王巧巧和陳俊濤奔去。

這山路崎嶇,王巧巧一個女生,全速奔跑沒多遠就摔在了地上幾次,陳俊濤趕緊拉她起來又跑,

巨人速度不快,但是腿那麼長,很快就離他們兩個只有幾米遠,巨人彎着身子伸手一撈,陳俊濤見車門一般大小的手掌扇了過來,一下子把王巧巧推到在地,而自己來不及撲倒被一巴掌扇飛!

“瑪德!你個雜種!”我氣的肺都快炸了,也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身體機能已經基本恢復,手握匕首猛然往上一挑就把扣着我的那根大拇指給削掉,而我也從新落在了地上。

巨人吃痛抱着手掌嚎,我看了一眼陳俊濤,他已經口吐鮮血不省人事了,我卻沒有絲毫辦法,只有跑過去護着他心脈的幾個穴位,還好還有氣。

不過他吐出來的鮮血散發着如同毒品一般的誘,惑力,讓我很像立刻上前先喝掉他的血再說其他的,我的肚子餓的快要死了,口水止不住的流淌!

我趕緊撇過頭,這下下去沒多會兒就要迷失心智了,我把目光對着巨人,將滿腔的欲,望和憤怒向他爆發。

“我,操你大爺!”我手腕一翻,我的匕首就開始嗡嗡作響,我喚醒了裏面的真靈,朝着巨人擲了過去。

匕首速度奇快,勢如破竹,一瞬間就穿過了巨人的肚子!

只不過傷口的比例跟身體比起來不算什麼,一擊並沒有致命。

不過傷口再怎麼小我可是穿了個透,痛得巨人哇哇大叫,五官也扭曲在了一起,捂着肚子朝我奔了過來!

“還沒完呢!”我大吼一聲,咬牙將食指中指併攏,餘三指往手心相搭,然後往懷裏一拉,匕首劃過空氣發出尖銳的嘶鳴,又從巨人後背穿了過來!

我馬上轉了個身,二指一招,匕首馬上掉頭,如同箭矢一般又洞穿過去。

這太耗費心神,我已經吐了一口血,但是並未停下來,我跟發瘋了一般,匕首隨着我的指揮在巨人身體上穿來穿去不下一百回。

在他身體已經滿目瘡痍的時候,我累到在地再也沒力氣指揮匕首,而巨人也沒了動靜。

我無比虛弱,但是還好沒事,食屍鬼精血在剛纔已經給我給一口氣用光了,這東西果然是好東西,我也忍不住想殺兩隻食屍鬼多存點血符,不但可以療傷,還可以在關鍵時刻作爲底牌使用。

恢復了一點行動能力,我撿起匕首朝已經倒在地上的巨人走過去,他已經沒了呼吸,眼睛瞪的大大的,那被我洞穿的密密麻麻傷口一直在冒着蒸汽。

“死了麼?真不容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