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月英臉上有些紅了紅,不過很快就恢復了神色,「淑蘭,美麗她不懂事亂說的,你可別跟一個小孩子計較啊,其實啊…」

看她還想要狡辯,但是林小嬌已經沒有那個耐心了,「她不懂事,那你呢?你幾十歲了也不懂事嗎,剛才你在屋裡面是怎麼說的?現在是都忘了嗎?還是你腦子被狗啃了?」

林小嬌這番話完全沒給沈月英一點面子,把她罵的狗血淋頭的,氣的胸口起伏劇烈,半天才指著林小嬌說:

「誒,林小嬌你這是怎麼說的,怎麼能夠對長輩這麼沒有禮貌呢,我知道你是從山裡農村出來的,沒啥見識,但是怎麼連最基本的禮貌都不懂呢。」

「你怎麼能夠罵人呢,果真是個鄉下人,長得再好看也擺脫不了你那全身的窮酸,沒文化沒教養的東西,整天就知道到處勾引男人的小妖精。」沈月英口無遮攔的大罵。

母女兩個一唱一和的,大有將林小嬌罵死的節奏,氣的衛淑蘭跟郭敏慧拳頭都捏緊了,她們真想上前狠狠抽這不要臉的母女二人幾耳光。

要不是林小嬌攔著,兩人已經出手了,但是想著也許她有什麼顧慮才忍住了。

因為林小嬌她們都在屋外的門口處,聲音也不小,已經引來了好多人在看熱鬧,剛才雙方的對話也被一些人聽了個明明白白。

就有那愛管閑事熱心腸的人嘻嘻哈哈的嘲諷了甄家幾句,甄義氣父子兩人覺得臉面上十分難堪,便回了屋子。

只留下沈月英母女兩人還強撐著,她們想的是,反正也得罪了,倒不如堅持到底。

林小嬌冷眼看著她們,這兩人都是一等一的蠢貨,這下就讓群眾,讓大家都來看看這甄家的為人處世。

她對著趴外邊圍牆上的人友好的笑了笑說:「謝謝大家為我們母女仨人說話了,本來我媽也是一片好心,看到沈月英跟甄美麗母女二人在我家的大門口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實在是不忍心。」

「就答應過來幫甄美靜看看,而且我們在看病之前沈月英就親口說了,不管她女兒甄美靜能不能好,反正都不關我媽的事兒。」

「呵呵,」林小嬌看著沈月英母女冷笑兩聲,繼續憤慨的說:「可是現在呢,我媽使出從醫幾十年的本事幫甄美靜度過了危險期,本來直接把她送去醫院檢查一下就好了,可卻被她們現在反咬一口,還攔著我們不讓走。」

「我就想問問,你們的良心呢?你們把我媽的心都給氣涼了,想她行醫幾十年一直以救死扶傷來鞭策自己,可是今天卻遇見像你們這樣無/恥的甄家人,真是世間少有的癩皮狗。」

「是呀是呀,衛大夫可是好人哪,我家那二狗子就是她給看好的,當初別的醫生都說不中用了,這可見的衛大夫的醫術啊就是好啊。」

「對呀,我孫子上次不小心吃東西卡住了,也是衛大夫幫忙給拍出來的,送去醫院看的時候,人家醫生都說了,如果東西還卡在喉嚨的話,就算把人送進醫院也救不回來了。」

「這甄家還真是不要臉啊,今兒中午我親眼看見她母女倆個哭天喊地的求著人家衛大夫來的,現在人家給她把女兒治好了,又要誣陷人家,真是不要臉。」

「就是,剛剛劍鋒家的就沒有說錯,他們甄家就是專出癩皮狗,」

「一家都是癩皮狗,自己女兒不清不楚的帶個野男人回屋睡覺,還懷了野種,現在還好意思賴人,真是無/恥。」

四周的謾罵聲猶如雪球一樣,狠狠地砸向屋子裡的甄家父子和院子里的沈月英母女。

林小嬌嘴角含笑的看著臉漲得通紅頭都快要埋進褲襠的母女二人,眼中劃過冷意,這樣就受不了了嗎?這還遠遠不夠好嗎。

這些人中間很多人都是對甄家平時的所做所謂不滿的,也有一些人是受過衛淑蘭恩惠的。

現在看見衛淑蘭幫了甄家大女兒看了病,還被沈月英母女攔著不讓人家出大門,對甄家的所作所為很是看不上眼,所以借著機會就開始發泄了。

「蠢貨,蠢貨,你們一個個蠢貨啊,還不快讓開,把弟妹好好的送出去啊。」講話的是甄義氣,想來是剛剛那些話讓他實在是當不了縮頭烏龜了,只能硬著頭皮出來。

只見他先是大罵了一頓自己的老婆孩子,接著又端著滿臉笑容無比誠懇的模樣出來,親自將門打開送衛淑蘭林小嬌三人出門。

嘴裡面也一直不停地道歉,「弟妹啊,都是我家那個婆娘她沒見識不懂事,美麗年紀小跟著她媽瞎鬧,請你多多海涵呀,實在是對不住了。」

一句話將沈月英說成沒有見識的女人,又把甄美麗說成年幼不懂事的人這是怕找麻煩推脫責任啊。

林小嬌不齒的看了甄義氣一眼,那張老臉上笑得快抽筋了吧,還能想法子脫身,叫他這麼一說,衛淑蘭要是一直緊咬著不放倒是成了自己的錯了。

「甄伯伯,您倒是一句話就把責任推得個乾乾淨淨,既然她們母女不懂事兒,那您呢?難道是睡著了嗎?」林小嬌滿臉笑意的問他,但是眼中卻沒有絲毫的笑。

衛淑蘭這時也回過味兒來了,冷哼一聲說:「不敢,您可別叫我弟妹,我衛淑蘭可當不起,您這院兒啊」說到這裡,衛淑蘭抬頭看了一下大門的門框子,

然後嘁了一聲說:「我來不起,怕來了啊走不出去。」話說完,衛淑蘭冷著臉帶著林小嬌和郭敏慧就怒氣沖沖的走了。

甄義氣臉上瞬間尷尬的紅了紅,訕訕的笑了下,對著衛淑蘭她們的背影喊道:「弟妹你慢走啊,有時間過來坐啊…」

他話音剛落,又引來了四周一陣嗤笑聲,待他想要看看是誰,剛才那些說話的嘲笑的眾人早就一溜煙兒的跑了。

只留下他們一家三口站在大門哪裡你看我我看你,慢慢回味剛才眾人的嗤笑和嘲諷。

「還不進屋,杵著幹啥?」甄義氣對沈月英母女兩個一吼,兩人嚇得趕緊麻溜兒的跑進了屋。 「啪,」

一聲響亮耳光在甄義氣隨後進屋以後響起,甄美麗捂著臉吃驚的看著她爹。

「這是教你長長腦子,別什麼話都拿出去說。」他雖是打了甄美靜,可是一雙眼睛卻警告的瞪著沈月英。「沒那個本事就不要跑出來丟人現眼。」

夫妻一場,沈月英知道這是他在說她,可是她心裡卻不服氣,憑什麼啊,剛才要攔衛淑蘭母女也是他授意的,現在出了事就來怪她。

可是她只能敢怒不敢言,這個男人的心狠手辣她是知道的,連曾經生死與共,還救過他命的同志都能被捨棄,何況她呢。

而且甄義氣年輕時候有句話喜歡掛在嘴邊,[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在他眼裡,自己就不過是一件隨時都能替換的衣服而已。

這麼一想,沈月英看他的目光就充滿了幽怨,面上也出現了意思小女兒姿態的意味兒。

「看著我做什麼,趕緊把這裡收拾一下,幫忙把你教出來的好女兒抬上車去。」

甄義氣被她看的一肚子火,心裡邊直泛噁心,都多大歲數了還做出一副撒嬌的樣子,害他差點把早飯都給吐出來了。

年輕時候的沈月英雖說不是什麼大美人,但也是身材豐腴體態婀娜的這女人,當初他也是看上了她那爆炸的好身材才同意說親的。

可是沈月英自從生完兩個女兒之後,那兩邊臉上各有一大片褐色的斑,起初他還覺得沒啥,反正只要身材還能看就行了。

可是慢慢的到後來,沈月英開始身材走樣,不該胖的地方長的跟汽車輪胎似的,該胖的地方卻慢慢的開始下垂乾癟。

別說抱著這樣的女人睡覺了,讓他多看幾眼都讓他覺得倒胃口,要不是為了自己的位置,他早就和他離了。

瞧他動氣,沈月英不甘的撇了撇嘴,但是不敢回嘴,只好招呼著陳凌和甄世傑幫忙,幾個人跌跌撞撞的將甄美靜連同一床薄被一起給抬上車。

然後就由沈月英和陳凌陪著前去醫院,而甄家父子則是待在書房商議「大事」去了。

徒留剛挨了一巴掌的甄美麗一人,在偌大的客廳中央,不知該何去何從。

今天發生的一切全都超出了她的想像,先是自己的親姐姐被那麼多人抓住跟陌生男人親密的待在房間里。

接著又是被爆出和一個男人有了首尾,而且臉孩子都有了,這些都是她一向以高姿態出現在人前的完美無缺的親姐姐甄美靜搞出來的破事兒。

纖薄的嘴唇若有似無的彎了一下,只是幾秒而已,「完美?不知道今天過後,姐姐你還能夠完美嗎?」

幸好此時屋裡沒人,不然讓人看見了肯定會被嚇一跳,自己家出了這麼多的事情,竟然還能夠笑的出來。

甄美麗只是愣了一會兒,就一臉放鬆的跑回了樓上房間,只不過她進的是她姐姐甄美靜的房間。

只見她大方的將甄美靜的衣櫃打開,然後貪婪的看著裡面掛著一應漂亮的服飾和包包。

她將衣服往兩邊分開,下方出現了一個木盒子,甄美麗將它小心的抱了出來,然後打開,一道金燦燦的光芒映在她的眼睛里。

「沒想到姐姐還藏著這麼多的好東西,竟然從來沒拿點給我這個唯一的親妹妹,可真是我的好姐姐啊。」

伸手在裡面翻找了一下后,她挑了兩樣自己喜歡的耳墜和簪子之類的,然後將盒子關上,快速的放回原處。

再喜滋滋的回了自己的房間,對著鏡子不停地在頭上,耳朵上面比劃著,臭美著。

突然鏡子中出現了一個人影,「大哥,」甄美麗被他給驚的趕緊回頭,就看見甄世傑正站在她背後盯著她。

看見她手裡的東西,甄世傑拿過來一看,輕聲的問她:「這些東西是哪裡得來的?」

「是,是媽給我的。」

「真的是咱媽給的?」甄世傑眉頭薄唇一掀,滿臉不信的看著她。

甄美麗在他的注視下,漸漸鬆口說出是在姐姐房間找到的,然後一直發誓自己只是特別喜歡好奇,就拿來戴戴,待會兒就放回去。

「不用,你喜歡就戴著吧,反正也是你姐姐的東西,相信美靜要是知道了,也會送給你的,今天的事情你也受委屈了,好好休息吧。」說完他就走了。

甄美麗卻在他出去后才反應過來,興奮的高呼一聲將那幾樣東西抱在懷裡,樂不可支。

正準備下樓的甄世傑在聽到樓上的聲音,只是頓了頓腳步,接著便恢復如初,慢步下樓。

「什麼聲音?」看他下樓,甄義氣疑惑的問。

甄世傑先是一頓,然後抬頭回答道:「哦,沒什麼,剛才美麗在美靜的房間摔了一跤。」

甄義氣搖頭嘆氣的說:「都是一群不省心的東西,蠢貨,看看你大妹都幹了些什麼,沒有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就敢跟男人私定終身,還弄出個野種來,真是丟盡了我甄義氣的臉面。」

「今日之後你可得小心翼翼啊,千萬不可行差錯步,盯著我們的人可多著呢,現在咱們又得罪了郭家,以後就更是難下步了。」

他心中有些煩,本來計劃的好好的事情,本以為一切都能在今天如願,誰知道竟然被自己的親生女兒毀了。

忒媽的,都是些什麼事兒啊。

另一邊,林小嬌她們剛出了甄家的大門就看到郭劍鋒在正前方的拐彎處等著她們。

一看見她嘛,林小嬌就覺得什麼氣也沒有了,像只小鳥兒一樣就朝著他奔了過去。

可是看見他的臉從一開始的溫柔漸漸轉變成鍋底色,她這才反應過來停下了奔跑的腳步。

然後低著頭扳著自己的手指頭數數,等到一雙擦得程亮的黑色皮鞋落到眼前,她這才抬起頭對黑著一張臉的男人吐了吐舌頭,一臉討好的笑著。

身後,衛淑蘭和郭敏慧也跟著過來了,衛淑蘭一臉緊張的上下看著林小嬌,發現她面色紅潤,並沒什麼不對:「嬌嬌,你沒什麼吧。」

「媽,我沒事,剛才我忘記了嘿嘿,對不起啊。」

見她沒事,衛淑蘭鬆口氣點點頭:「沒事就好,以後你自己可一定要多多注意,千萬不能像剛才那樣跑動了,知道嗎?」 看到自己一個不小心不經意的舉動,讓大家都驚慌的擔心,林小嬌覺得很過意不去。

特別是身後那人,一直不發一語的盯著她的後腦勺,讓她覺得猶如芒刺在背啊。

看見她倆這樣,衛淑蘭和郭敏慧秒懂的先行一步回家去了。

眼看著衛淑蘭她們都走了以後,林小嬌這才抬起頭看著他,只見他一雙眼睛黑沉如墨玉一般看著她,臉上還隱隱約約能看到一絲怒意。

她不覺心中一震,軟軟的開口:「我知道剛才自己錯了,但是我保證,以後再也不這樣了,真的。」

郭劍鋒無奈的嘆口氣,「你說說,你總共在我面前說過多少次錯了,不讓人省心的丫頭。」說完還在她頭上輕輕敲了兩記,意在讓她長記性。

知道他剛剛生氣也是關心自己,林小嬌心裡甜絲絲的,雙手抱住他粗壯的手臂搖了搖:「那是不是代表你不生氣啦?」

「你這就叫做給點顏色就開染坊知道嗎?你這樣大意,讓我怎麼安心放你一個人在家呢?」

林小嬌賴皮靠著他高大的身軀:「當然啦,陽光都是你給我的,我當然要燦爛咯。」

被她像個小無賴的模樣給逗的薄唇微勾,講話也是牛頭不對馬嘴,他真想知道她的腦子裡面到底整天都在想些什麼,怎麼就那麼多小計謀。

林小嬌得意洋洋的笑著,「難道說你沒有聽過給點陽光,我就燦爛的說法嘛大叔。」

「大叔?」郭劍鋒濃眉挑了挑,剛才微勾的嘴角瞬間回到原位,抿成了一條直線,他看著還不自知的她,低下頭在她耳邊聲音有些陰沉的問:「你這是嫌棄我老了嗎?」

正在一臉得意的林小嬌被他低下來的,陰沉沉的臉嚇了一大跳,像是忽然反應過來自己剛剛說了什麼一樣。

神武至尊 大力的搖擺著手,然後似乎覺得這樣還不夠,連頭也跟著一起搖擺起來,

「我可不是那個意思啊,我哪敢嫌棄你老啊,啊,不是的,我的意思是說你看起來一點也不老。」林小嬌有些慌亂的解釋,可是越解釋就只見到他更黑的臉。

「不是看起來不老,是本來就很年輕,特別是跟我在一起剛剛好,我們倆個的結合那就是天作之合,天生一對…」

「閉嘴。」 偷吻成癮,前夫強勢寵 一聲低喝終於成功的制止了林小嬌的滔滔不絕,她擔心的看著他小麥色的臉,怕他真的因為她一句玩笑而生氣。

看她跟被卡住脖子的鸚鵡一樣,突然沒了聲音,再搭配著那一臉的小心,看的郭劍鋒終於忍不住輕笑出聲。

若是他剛才不及時阻攔,不知道她還能扯出多少的驚人的話來,真是讓他傷腦筋啊。

他本就生的嚴肅冷漠的臉,突然漾開一抹笑意,真是令春光中的美景都黯然失色。

見他笑了,知道他剛才只是逗自己的,她瞬間心情也大好,著迷的看著他那抹淺淺的笑意。

「不對呀,你剛才說什麼把我一個人留在家裡,你是要出門嗎?什麼時候?要去哪裡?」

郭劍鋒現在又開始頭疼了,看著剛剛還一臉乖巧認錯的人,現在一副悍婦的模樣。

看他一直不回答,林小嬌有些焦急的伸手戳他的手臂:「你快說啊,你是不是要出門啊?去哪裡,為什麼不帶上我啊?」

將她圈進懷裡,下顎抵在她的頭肩上,他語氣輕描淡寫的開口說:「確實是有一點事情,不過沒什麼重要的,就幾天而已,很快就回來。」

「真的嗎?」林小嬌覺得她怎麼那麼不信他剛說的呢,而且他的口氣太輕鬆了,輕鬆到她有些懷疑。

感覺到她質疑的眼神,郭劍鋒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媳婦兒太聰明了好像也挺多煩惱的。

「咱們先回家吧媳婦兒,肚子不餓嗎?」

「別給我說其他的,你老實講,到底什麼時候走,去多久。」她才不上當呢。

「是真的,媳婦兒要不你來聽聽,肚子可是餓的唱歌呢。」

「噗,大哥,你能不能有點兒底限啊,兩片嘴皮兒一掀開怎麼什麼都說啊。」林小嬌好笑的抄著手盯著他,以前她怎麼沒有發現這人居然還有這麼幽默的時候。

郭劍鋒收斂起笑容,認真的說:「好了,不逗你了,回家吧。」

「嗯」林小嬌點頭,她知道,肯定是一些他不方便告訴自己的任務,所以才這樣拐著彎兒的逗她,也算是很用心了。

等她們到家得時候,郭敏慧已經把麵條重新做好了,看見他們回來就趕緊招呼兩人坐下吃面。

看見桌子上放著幾碗散發著誘人香味兒的麵條,林小嬌趕緊小跑兩步,可是卻被身邊的人一把拉住。

她不滿的瞪著把她拉住的男人,拉住我幹嘛,沒看見我快餓死了嗎?

男人回他一個[我當然知道,但你是不是把自己剛才說的話忘記了。]

[那個,好吧]

電光火石之間,林小嬌敗下陣來,低著腦袋被他牽著手,然後慢悠悠的進屋,一走到桌子前面她立馬把小手從古銅的打手裡解救出來。

林小嬌用鼻子聞了聞面前的那碗蔥油麵,立馬就吼著:「哇,好香啊,我真的是快要餓死了,哇,好燙,真好吃。」

「慢點兒,又沒人跟你搶…」

郭敏慧捂著嘴嗤嗤好笑:「哥,你說我嫂子這模樣像不像個餓了好多天的小乞丐啊。」

郭劍鋒眼裡面俱是笑意,但是卻沒開口,只是拿一雙墨玉似的眼睛看著她。

林小嬌才不管兩人的取笑呢,她只覺得自己餓的能吃下一頭牛的感覺,可是遲到一半,突然發現少了一個人。

衛淑蘭沒有在桌上,就算郭敏慧煮的再快她也不可能就吃過了吧,難道是因為剛剛在甄家發生的不愉快。

「敏慧姐,媽吃過了嗎?」

郭敏慧沒有講話,但是卻對她擺了擺手,輕輕搖了搖頭。

「媽是不是還在生氣呢?」

「可不是嘛,媽回來后一直自責呢,說是因為自己一時心軟,差點害了你和肚子里的小侄子呢。」郭敏慧附在林小嬌耳邊悄悄的說。

林小嬌聽完后心想,果然是這樣,她知道衛淑蘭肯定是因為剛才在甄家的事情,所以在自責呢。

她看著郭敏慧憂心的樣子,在她肩上一拍,「別擔心了,這事兒交給我吧你給媽做了飯嗎?如果做了就給端出來,我給她送屋裡去。」 「當然做了呀,我馬上就給你端出來啊。」聽她說有辦法,郭敏慧趕緊跑進了廚房,不一會兒就端著一碗湯麵出來了。

郭劍鋒起身將碗接了過來,看到兩人疑問的眼神,他解釋道:「太燙了,我幫你端上去。」

「哦」林小嬌忍不住臉上笑意燦爛,三兩口將自己碗裡面的剩下不多的兩口面給吃完,然後在郭敏慧取笑的眼神中跟在他身後上樓。

「扣扣」

「進來吧」屋裡面衛淑蘭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林小嬌抬頭看著身邊的男人,平時一貫冷漠的臉此時也有些動容,將手上的碗遞給她,「你進去吧,幫我勸勸媽,別為了那些東西費神。」

「嗯,知道了,你快去把面吃了吧。」剛才她看到郭劍鋒根本就沒有動筷,現在又捧著她上來,也是什麼都沒吃。

他沒有回答,只是把門打開讓她進去,看她進門以後再把門輕輕合上。

進屋后,林小嬌看見衛淑蘭正坐在窗下的單人沙發上,垂著頭正在生悶氣呢。

「媽」

聽到她的聲音,衛淑蘭立馬就看了過來,也看到了她手中端著的碗,趕緊過來把碗接了過去。

你不愛我那又怎樣 「嬌嬌你怎麼還自己拿上來呢,要是燙到了怎麼辦啊,快來這邊坐著」衛淑蘭將碗放在單人沙發中間的隔几上面,但是卻沒有想吃的意思。

林小嬌眼睛眨了眨說:「媽,你還說呢,剛才敏慧姐把飯做好,我們看見你沒在,哪敢先吃啊,所以就趕緊的先給您端來啦。」

「這哪行啊,你現在可不是一個人啊,不吃東西哪能行啊,那你先把這碗面先吃了。等會兒我肯定得好好罵罵劍鋒那臭小子,自己媳婦兒也不知道疼,我一定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