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閻羅的真氣,將鎮血魔珠籠罩。然而,鎮血魔珠發出璀璨血光,直接撞開毒閻羅的真氣,然後飛速的撞向下面的丹爐。

毒閻羅大驚,叫道:「混蛋,不要動我的劇毒舍利。死!」現在的劇毒舍利,就是毒閻羅的身家性命,他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別人破壞。

「給我滾開!」

毒閻羅的七個真氣靈身,站在丹鼎上面,一起打出滔天真氣,阻擋鎮血魔珠的下落。

然而,毒閻羅的真氣,要與鎮血魔珠撞上的時候。雲崢用甲蟲,干擾毒閻羅的思維。毒閻羅精神忽然一陣恍惚,真身差點從天空落下。而他的真氣靈身泛起漣漪,像要消散一樣。靈身打出的真氣,自然散開。

鎮血魔珠長驅直入,穿過毒閻羅的防禦,砸在丹鼎之上。

「不!我的劇毒舍利!」毒閻羅凄厲吶喊。

轟!

丹鼎轟然炸開,四周的岩漿飛濺。然而除此之外,什麼都沒了。毒閻羅想象中的,能量四溢,爆炸不斷的場面,並沒有發生。丹鼎之中,一點能量都沒有。有的,只是一個人。

血珠進入雲崢手中,將雲崢腳下的陣法破壞,他終於恢復了自由,可以活動。

「什麼?怎麼可能?」毒閻羅目瞪口呆,眼前場景,讓他難以接受。

「你為何沒死?」毒閻羅大聲質問雲崢。

雲崢手握鎮血魔珠,叫道:「對不起,讓你失望了!」 撕破臉皮的時刻,終於來到了。雲崢手持鎮血魔珠,站在丹鼎的碎片上。現在的他,神氣內斂,雙目放光,散發一股銳利之氣,似乎能捅破蒼天。

眼前的場景,讓毒閻羅承受不住。他是靈氣武者,意志強大。但他還是揉了揉眼睛,懷疑自己看錯了。

「是你!」最終,毒閻羅發現,這是事實。

雲崢平淡說道:「沒錯,就是我。」

「你的甲蟲,竟然養的這麼大了。你是怎麼解除甲蟲的控制?」

黃金甲蟲已經長到拳頭那麼大,雲崢不可能讓它留在體內。於是,毒閻羅就看到了,雲崢肩膀上的黃金甲蟲。

雲崢道:「一直以來,我就沒有被它控制。是我在控制它!」

毒閻羅依然平靜,可是雲崢卻能感覺到,他內心之中的憤怒,就像是在醞釀中的暴風雨。一旦爆發,就是狂風霹靂。

「你把我準備的能量,都吸收了?」

雲崢點頭,道:「沒錯!」

毒閻羅咬著牙說道:「那麼多能量,都能造就出一個象氣武者。你就只貫通了六脈?」

雲崢道:「還要多謝你。」

「那你就去死吧!」毒閻羅忽然咆哮起來,一拳對著雲崢打出去。

「我要把你,製作成屍傀,每天羞辱。我要找到你的妹妹,滅了你的九族。」毒閻羅的怒火,幾乎要將自己焚燒。

雲崢心中寒意閃過,想動雲煙和雲家,毒閻羅必須死。

「那讓我們看看,死的人是誰吧!去!」雲崢催動鎮血魔珠飛出,迎上毒閻羅。

毒閻羅嗤笑道:「你以為,有這個破珠子,就能打敗我,死吧!」毒閻羅身上,飛出七個真氣靈身,越過鎮血魔珠,對雲崢襲來。

雲崢眉頭緊皺,通過甲蟲,令毒閻羅動作一滯。然後,雲崢命令一隻象氣境界的蠻獸跑上來。雲崢跳到蠻獸身上,令蠻獸帶著自己飛速奔跑,跑出這地底空間。

「想跑,你跑不掉的!」毒閻羅驅散甲蟲對他的影響,極速的追上去。

雲崢命令蠻獸們,擋在自己前面。然後,不停的用黃金甲蟲,干擾毒閻羅的思維。然而,即使如此,毒閻羅的速度,也比雲崢快的多。蠻獸們根本攔不住毒閻羅,他在飛速的追上來。

鎮血魔珠懸浮在雲崢頭頂,不停的吸收死掉蠻獸的血液,發出血光,保護住雲崢。

同時,雲崢命令死去蠻獸的甲蟲,飛到自己身邊,然後讓拳頭大的甲蟲吞噬。此時雲崢的甲蟲,一口就能吃下一個小甲蟲,成長速度,越來越快。

「給我開!」毒閻羅大吼一聲,真氣爆發。擋在他前面的蠻獸,全部被炸成碎片。真的餘波,撞到血光之上,將鎮血魔珠,震的顫抖不停。

「還想逃,你死定了。古崢,死吧!」毒閻羅大叫著,沖了上來。

「這可不一定!」雲崢面色平靜,他已經衝出地底,來到閻羅塔的第一層。

毒閻羅終於追到他身邊,分出七個真氣靈身,一起對雲崢發動攻擊。

雲崢命令黃金甲蟲,阻止毒閻羅的攻擊。此時的黃金甲蟲,又吞噬了一百個甲蟲。長大了兩分,金黃的色澤,開始變得發紫。有些地方,變成紫金紫色。

這隻甲蟲更加厲害,每一次干擾,都會對毒閻羅產生巨大的作用。毒閻羅每一次出手,都會停頓一下,真氣大部分潰散看。

同時,雲崢將鎮血魔珠吸血的功能,發揮到最大。毒閻羅本來就有傷在身,身上更有大量改造身體,留下的傷口。大量的鮮血,開始從他身上滲出。毒閻羅變成一個血人,他不得不分出大量真氣,鎮壓血壓異動。

如此一來,毒閻羅十分的實力,最多只能發揮出兩分。

但毒閻羅畢竟是靈氣高手,即使實力被多重限制,鎮血魔珠也被打的連連潰散,變得越來越稀薄,最多十幾下,血光就會完全消失。

「死吧!」毒閻羅癲狂的大喊,血光的潰散,更加加劇。

雲崢通過甲蟲,焦急的詢問黃金蛤蟆,道:「你好了沒有,我這邊就要撐不住了。」

黃金蛤蟆說道:「本聖獸找到了,馬上就好……好了,你快來吧,這些甲蟲,都被本聖獸毒暈了。」

「快給我送來!」雲崢大吼,然後他控制著象氣蠻獸,巨齒白虎,飛速的往黃金蛤蟆所在奔跑。

毒閻羅一掌襲來,吼道:「給我破!」

轟隆……血光潰散,鎮血魔珠搖搖欲墜。守護雲崢的血光,只剩下一點點。毒閻羅隨便一擊,就能擊碎。

雲崢撫了撫身下白虎的皮毛,在它耳邊輕語一聲:「對不起了,我會給你報仇的。」

說完之後,雲崢收縮血光,不再護住白虎。血光範圍變小,變得凝實了很多。雲崢跳下白虎,命令白虎阻擋毒閻羅。

巨齒白虎,是一百多蠻獸中,唯一個象氣境界蠻獸。此時,毒閻羅實力受到限制,想要擊殺象氣蠻獸,也不是那麼容易。

雲崢落地之後,直接快速的奔跑,真氣和血氣齊發,兩種力量碰撞在一起,激發出更強大的能量。雲崢以登峰造極境界的魚龍身法,極速的奔跑。那速度,甚至不比翼氣武者飛行慢。

然而,毒閻羅留下兩個真氣靈身,攔住巨齒白虎,然後繼續追殺雲崢。

「躺下吧!」毒閻羅很快追上雲崢,真身加上五個真氣靈身,一起對雲崢攻擊。

雲崢大喝一聲,劃破自己動脈,將大量的鮮血,灑在鎮血魔珠上。血珠放出光華,擋住這一輪攻擊。


此時,雲崢已經感覺到,黃金蛤蟆已經在前方不遠了。他一個箭步衝上去,就看到了黃金蛤蟆。黃金蛤蟆的嘴鼓鼓的,嘴裡像是有什麼東西。

看到毒閻羅在追擊雲崢,黃金蛤蟆嚇得直接掉頭逃跑。雲崢追上它,把它一把抱入懷中。

「甲蟲呢,快給我!」雲崢焦急的吶喊。

黃金蛤蟆張開嘴,他嘴裡是一大群昏迷的甲蟲,足足有五六百隻。是黃金蛤蟆進入密室,用毒毒暈了之後,給雲崢送來的。

雲崢趕緊讓自己的甲蟲吞噬,黃金蛤蟆叫道:「該死的人類,你為什麼把這老東西引過來,本聖獸會被你害死的。」

轟!毒閻羅又一次襲來。 毒閻羅即使受到限制,也是非常厲害。六個一同攻擊,將鎮血魔珠的血光,再一次打的潰散。

雲崢立刻放出鮮血,激發血光。

「放本聖獸下來,本聖獸不能和你一起死。本聖獸有遠大的前途,將來還要飛升聖界,封聖永生。」黃金蛤蟆對雲崢叫囂。

雲崢抱緊它,喝罵道:「不想死,就閉嘴!」

然後,雲崢竟然調轉頭,往來的方向跑。雲崢的血,幾乎快要被鎮血魔珠吸收乾淨了。雖然,他不會失血而死,但是也無法再支持血光。雲崢有些後悔,不該將所有的能量,都完全轉化,留一點,還可以製造血液。

此時,雲崢的甲蟲,正在大口的吞吃毒昏的甲蟲。它每一口,都能吃掉兩個甲蟲。身體也長的越來越大,顏色變得更加紫金。

如此一來,對毒閻羅的影響更加深刻。雲崢一直通過甲蟲命令毒閻羅,讓他停止攻擊。此時甲蟲慢慢強大,最後,一定能完全命令他。

但是,雲崢已經沒有鮮血了。黃金蛤蟆就臉盆那麼大,血液也少的有限。雲崢現在,只能去找那隻巨齒白虎。

「哪裡逃!」毒閻羅打出一掌,打到一半頓了一下,真氣也散乾淨,可還是對雲崢打了上來。

沒有血光守護,雲崢釋放出血氣罡勁和真氣罡氣,交織在一起,想成一個護罩。這個護罩,無比強大,翼氣武者,都無法擊破。但是在毒閻羅殘餘的真氣下,護罩彷彿紙片一樣碎裂,毒閻羅的真氣,第一次打中雲崢。

雲崢被擊飛,身受重傷。不過,雲崢肉身強大,擊中他的真氣又非常少,雲崢最終沒死,並藉此一擊,來到巨齒白虎的身邊。

巨齒白虎,已經被毒閻羅的真氣靈身,打的奄奄一息。雲崢咬牙,叫一聲「得罪了」,催動鎮血魔珠,吸收了巨齒白虎的血液。

象氣境蠻獸的血液,生命力澎湃,能量強橫無比。鎮血魔珠,立刻發出血光,將雲崢和黃金蛤蟆護住。

毒閻羅上來攻擊,血光漸漸潰散。可是,毒閻羅的攻擊,一下比一下弱,一下比一下慢。雖然血光還在潰散,但是等他打碎血光,雲崢已經不用怕他了。

甲蟲不停的吞噬甲蟲,越發的紫金,璀璨絢爛。它的能力,也越來越強,對毒閻羅的影像,越來越有力度。

忽然,毒閻羅的真氣靈身潰散。他已經不能再凝聚真氣靈身。同時,毒閻羅的攻擊,下降到象氣的層次。

毒閻羅心中大驚,更加飛速的攻擊。他也不敢叫幫手,因為閻羅塔內的人,都被種下噬魂傀儡蟲,來了反而會被雲崢控制。

血光漸漸稀薄,毒閻羅的實力,也下降到化氣。紫金甲蟲繼續吞食,還有一半的甲蟲沒有吞下。


轟!血光終於潰散了。雲崢和黃金蛤蟆,暴露在毒閻羅面前。

「哈哈,看你這次怎麼逃!沒有實力,搞再多的陰謀手段,最後還是要死!給我躺下。」毒閻羅呼喊著,一掌對著雲崢打上來。

黃金蛤蟆的眼睛瞪的滾圓,呱呱亂叫,快速的逃跑。

雲崢輕蔑一笑,道:「鹿死誰手,還未可知,來吧,青龍出水,黑雲壓城,殺!」

雲崢左手化龍仙功,右手雲破驚天拳,竟然悍然無懼的衝上來,迎上毒閻羅的攻擊。

「找死!」毒閻羅大怒,掌力更加強悍的攻上來。他雖然受到限制,可依然有化氣境界的實力。古崢不過是罡氣境界,剛和化氣硬拼,簡直是不知死活。

轟!兩人真氣對撞在一起,毒閻羅卻眉頭緊皺,輕呼一聲「不對」。

真氣炸開,雲崢倒飛出去。但是,他落地之後,直接站起來,一點都沒有受傷。

古崢打不過化氣境界武者,但是化氣武者,也無法傷害他。雲崢與化氣武者對攻之後,化氣的真氣,根本無法對雲崢的身體,產生一點傷害。

「你的身上,怎麼有兩種力量。不對,另一種,是血氣。你身為人類,竟然能夠御使血氣,甚至如此強大。你到底是什麼人?」毒閻羅望著雲崢,眼神驚疑不定。

雲崢衝上來,叫道:「你問題太多了,打吧!」

轟,兩人再次對攻。雲崢又被擊飛。但他直接跳起來,急沖沖的衝上來,繼續攻擊。

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同時作用在一個人身上,會產生更強的破壞力。雲崢的攻擊,無法傷害毒閻羅,卻能夠稍稍阻止他的腳步。

兩人都是強者,出手速度飛快,一個呼吸的功夫,就對攻了十幾招。

「不對!」毒閻羅又定定的望著雲崢,道:「你這個招式,我非常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

雲崢再次一招雷雲震世,和地龍翻身攻上來。毒閻羅接住攻擊,驚叫道:「我想起里了,這是雲破驚天拳,是雲家的拳法,你是雲家人!」

雲崢暢快大笑,高呼道:「你終於想起來了嗎?不錯,我不姓古。我姓雲,九天之上的雲。我的名字,叫做雲崢。就是玉國皇都的,那個雲家後裔!」


毒閻羅大驚,道:「雲家餘孽!竟然還沒有死絕?」

雲崢攻上來,大吼道:「當初的雲家,來複仇了!」


轟,這一次,雲崢竟然將毒閻羅轟飛出去。毒閻羅撞在牆壁上,落地之後,擦掉嘴角鮮血,憤怒又不甘的說道:「如果,我真氣中還有毒,豈是你這個黃口小兒能夠欺負!」

紫金甲蟲更進一步,毒閻羅的實力,只能發揮到翼氣了。以雲崢現在的實力,可以不用任何外物,單憑自己的實力,打敗任何一個翼氣武者。所謂的皇室天驕,也不是雲崢的對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