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兄弟!”

幾聲不同的稱呼響徹在演武場,所有的人都被剛纔的突然變故而弄得措手不及!

山本俊雄和井上等人見島田真武受傷紛紛圍了上來,完全沒有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此時,島田真武藉着東洋刀終於是穩住了自己的身形,他對着山本俊雄和井上等人擺了擺手,然後駭然的看着林凡,完全沒有料到林凡居然有着如此神鬼莫測的武技。

也怪他從一開始就對林凡表現的沒有放在心上,所以纔會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林凡一擊所傷。

“你居然會宗師纔有的絕學內力化指,難道你是宗師?不對,宗師不應該你這麼弱纔是!”

一直平靜無波的島田真武終於是變了臉色,臉上震驚不已,同時還帶了一絲疑惑,完全不能理解爲什麼不是宗師的林凡能夠做到宗師才能辦到的事情。

所謂內力化指,就是將內力聚集在指力之上擊出,通常這種絕技只有宗師境界的大高手才做的到,需要強大的內力作爲基礎,是一種十分消耗內力的絕技。

而先天高手只能將自己的內力加固到拳腳或者武功招式,從而提升自己的戰力,並不能將自己的內力凝聚在一點擊出,也難怪島田真武有些奇怪了。

其實島田真武不知道,這樣的絕技雖然只有宗師才能做到,但是在華夏曆史上曾經出現過類似於這種絕技的功夫,最爲典型的就是一陽指、六脈神劍以及彈指神通,後者需要藉助外物,相較於一陽指和六脈神劍要差上一籌。

即便不是宗師,三種功夫會其一種,只要內力足夠也能使得出來那種效果。

華夏武學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島田真武不是華夏人,他不能理解這一點,覺得林凡如此年紀就能做到這點,當真是世間少有!心中不禁對林凡動了殺意。

此人必須要除掉才行,否則,對他們山口組以後的計劃會是一個天大的威脅。島田真武在內心當中暗暗想到。

林凡不懂什麼內力化指,聞言一陣茫然。

他用的乃是段家的絕技一陽指,以他目前的能力一日最多能夠使用三次,原本他是想乘着島田真武對他完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出奇制勝,因爲對方的修爲高出自己一大截,戰力相當的變態,不這樣根本就沒有一絲勝算。

如今希望落空,可謂是功敗垂成!

在場關心林凡的人可謂是猶如坐火車一般心情跌宕起伏,看到林凡居然傷了島田真武當是如雨後天晴大喜不已,不料大好的局面一秒鐘都未到就急轉而下,轉眼之間林凡的情況就變得極其不妙起來。

他們不知道林凡身體發生了什麼變故,見到這種情況,樑紅英和夜梟紛紛跑了過來。

“小飛哥,都是我害了你!”晶瑩的淚珠從樑紅英的眼角不斷滑落,如梨花帶雨,一向堅強的她此刻變得無比柔弱。

“說什麼傻話,你和樑叔有危險,我怎麼可能見死不救!別哭了紅英!情況未必有我們想的那麼糟糕!”林凡安慰道。

一旁的夜梟皺起了眉頭,神色警惕的看了一眼島田真武,對方雖然已經受傷了,但是現在這種情況,林凡的傷勢明顯要比對方要嚴重,他對着林凡問道:“這個傢伙簡直強的變態,段兄弟,你究竟有沒有辦法對付他?”


其實夜梟這個時候已經是絕望了,他看得出來,林凡幾乎用盡了全力,否則也不會在關鍵時刻突然跪倒。

他也是有點矛盾,本來只是過來看看這個段飛究竟有沒有能力守護暗影,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眼前見到的一幕,已經顛覆了他以往的認知。

如果島田真武真的要殺死段飛,他到底該不該出手?明知道出手也無用就這麼白白死了豈不是可惜,但是對方又是他老大的好兄弟,自己如果眼睜睜的看着對方死去,又有些說不過去。

如此矛盾的境況,實在是讓他不知道如何自處。

見夜梟問起,林凡一下子想到了之前戰勝林老的情況,直到現在他也沒有搞清楚,爲什麼當時他會無緣無故的吸收林老的內力,如今也只有是抱着一種這樣的僥倖賭一把了,希望再次出現那種奇蹟。 “你的……死前遺言,交代好了沒有?”島田真武用蹩腳的漢語對着林凡說道。

此刻的島田真武臉上憤怒無比,他堂堂一個劍豪,實力遠勝於對方,卻被區區一個先天中期的傢伙所傷。

之前還說,讓對方在自己刀下走不過三招,如今卻是狠狠的被打了一下臉。三招過去了,對方還活着站在他面前,這不禁讓他心中泛起一陣火氣。

無論是爲了山口組今後的計劃,還是他的顏面,他都必須殺了林凡。

“我已經想到了對付他的方法,你們趕緊離開!”趁剛纔說話的功夫,林凡已經恢復了一絲內力,這也是北冥神功的厲害之處,可以通過休息自動恢復消耗的真氣。

林凡害怕等下動起手來,夜梟和樑紅英會被島田真武的劍氣誤傷,所以讓他們趕緊退到安全的區域裏。

“小飛哥!”樑紅英有點不想離開,但是他知道自己留在這裏只會給林凡添麻煩,他不知道林凡想到了什麼辦法,聞言只能是從林凡的身後戀戀不捨的離開。

“兄弟,你一定不能死,不然就辜負了我老大的期望。”夜梟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嘆息了一聲,說了這句話之後就迅速的退到了安全區域。

林凡苦笑一聲,如果可能的話,他又怎麼想死!他還有好多是想做,答應夏夢的事他還沒有辦到呢?

心中浮現一股信念,眼神也變得堅定起來。

他絕對不能死!

大戰一觸即發,林凡先發制人,他要乘着島田真武受傷的時機,抓住這個機會,否則在島田真武使出迎風一刀斬之後,他就無法靠近對方了。而且,以他如今的身體已經不再適合動用凌波微步,超大負荷會讓他的身體受不了。

雖然不知道這個計劃能不能夠實現,但是如今這種情況,林凡除了這麼做,已經沒有其他的辦法了,他已經沒有退路。

沒錯,林凡想到的辦法就是上次對付林老的手段,直接吸取對方的內力,也只有這個辦法是他如今唯一的機會!

但是還有一個不確定性,就是他不知道會不會觸發這個功能,因爲直到此時他也沒有搞清楚,爲何上次太會突然吸取林老的內力,那彷彿是在太不自主的情況下產生的。

所以,林凡的這個計劃可謂是風險極大,存在着不確定性,他也不能確定計劃能否成功,姑且也只能是抱着死馬當做活馬醫的九死一生的心態了。

島田真武不知道林凡打着什麼主意,見林凡第一時間就是向自己奔來,臉上稍微驚訝了一下,隨即就露出一個殘酷的笑容,他要讓林凡知道,他的迎風一刀斬不只是遠距離才能發揮威力,近距離依然可以。

林凡雖然剛纔傷了他,但他依然有自信能夠殺了對方。

此刻的林凡在島田真武的心中那是必死之人!

林凡見島田真武並沒有遠距離發起攻擊,心中不免大喜,轉瞬之間,身體已經到了島田真武不足一米的地方,待到近身之時,便見一刀劍氣突然從地面飛出,擦着他的髮絲到了空中,嚇得林凡冷汗直冒,只能硬生生的停下腳步,全身的汗毛根根豎起,背後早已是溼透一片。

剛纔實在是太險了,這還是他和人戰鬥一來,最爲兇險的一刻,林凡不禁暗罵島田真武這個小鬼子陰險。

見此招並沒有取掉林凡的性命,島田真武刀口一轉對着林凡直接砍來。

林凡連續數退,避開島田真武的刀口,一拳砸向對方的肩頭,島田真武無奈,只能是出掌攔下了這一拳。

砰地一聲,林凡被擊退數步,再次和島田真武拉開了距離。

到此,林凡的計劃可以說失敗了,好不容易和對方有了肢體接觸,卻是並沒有觸發北冥神功吸取別人內力的功效。

“此乃拔地斬!如何?”島田真武左手提刀,站在林凡一米開外,臉上帶着一絲戲謔之意說道。

“不怎麼樣!什麼拔地斬,拔毛斬的,不過是偷襲人的陰損之招,上不了檯面!”看到小鬼子一副洋洋得意囂張的嘴臉,林凡下意識就懟了回去。

“八嘎呀路!”

自己的劍招居然被對方這麼侮辱,這讓島田真武十分生氣,刷刷刷,對着林凡就是連劈數刀,霎時間,數道劍氣朝着林凡飛躍而去。

林凡臉色大變,不得不再次動用凌波微步閃避,好不容易躲過,卻是呼吸爲之一喘,險些一口氣上不來,臉色“刷”的一下變得十分難看!


“小飛哥!”什麼危險,什麼不想給林凡添麻煩,一時之間樑紅英統統忘了,就要跑過去,卻是被一旁的夜梟眼疾手快直接給拉住了。

“你幹什麼,不要命了,你這樣跑過去只會給林凡添麻煩!”夜梟怒聲道,他雖然不知道這個女人和林凡究竟怎樣一種關係,但能夠不顧自己安危也要留下來,就可以看出這個樑紅英相當的重要。

他已經不能給林凡什麼幫助了,如果這個時候還讓林凡在乎的女人捨身犯險,那他就太失敗了!

樑紅英一下子被夜梟吼醒了,一臉悽苦的停下了腳步,眼淚噗噗的從眼角掉下來,看着讓人好不憐惜!

“唉!”夜梟嘆了一口氣,不禁在心中感嘆:自古多情空餘恨!

視線回到林凡這邊,沒能幹掉林凡,島田真武很是失望,心裏也不禁感嘆對方的身法實在是太過神妙,突然覺得就這樣幹掉了對方未免有些可惜。

如果這種身法能夠爲他所用,配上他的迎風一刀斬,那以後古武界還有誰是他的對手?

想到這裏,島田真武的內心不免一陣火熱!

於是他對着天空和地上分別劈出六刀,十二道劍氣彙集在林凡周圍組成一個牢籠,將林凡整個人都困在了裏面,這便是迎風一刀斬的第五式!困龍斬!

顧名思義就是將人困在劍氣組成的牢籠之中,縱使你再高修爲也逃不出去。

林凡臉色鉅變,他沒有想到小鬼子還有這樣的招數,一時之間被困在裏面不知道如何出去。


“看來是我想當然了!難道自己今天真的要死在這個小鬼子手中。”林凡不禁一陣苦笑,同時心中很是不甘! “怎麼?這麼快就準備放棄了?”就在這時,林凡的耳邊響起了一個陌生的聲音。

“是誰?”林凡陡然一驚,這下子可謂是受驚不小,他迅速的看了看四周,除了東洋浪人和武館一些人,以及一個夜梟,就沒有了其他人,那麼這個說話的聲音是誰呢?

“不要看了,憑你現在的能力是找不到我的,我現在是在跟你隔空傳音,別人聽不到我在說話。”

隔空傳言?林凡大驚,難怪其他人沒有絲毫反應,原來如此!

林凡這才知道只有自己能夠聽到這個聲音,確定自己不是出現幻聽之後,林凡快速的平下心來問道:“你究竟是誰?”

“我是誰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是來幫你的就行了!”那個聲音在林凡耳邊再次說道。

“幫我?”林凡聞言詫異,有點搞不清楚這人的企圖,無緣無故的憑什麼要幫助自己?


“沒錯!”對方十分肯定的說道。

林凡卻是並沒有露出什麼欣喜的表情,因爲這個人實在是太過神祕,神祕到林凡心中自然升起一種恐懼。

這是人類的自然反應,任何沒有根際,不明就裏的人或者事物,心裏都會下意識的排斥,會讓你沒有安全感。

“你心中不要有所多想,我也並沒有什麼惡意,只是專程的來幫你度過難關而已,而且就你現在的情況,你還在乎我對你有所惡意嗎?眼前的這個東洋人就會要了你的性命!”

林凡一聽,也是這個理,瞬間心裏也踏實了很多。於是問道:“那你準備怎麼幫我?”

心裏平靜下來之後,林凡轉瞬之中心裏又充滿了好奇。

於此同時……

“這傢伙是不是瘋了?已經開始說胡話了,看來是被島田君的你的武力給嚇傻了,哈哈!”山本俊雄看到林凡對着空氣自言自語,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頓時,所有的東洋浪人都紛紛笑了起來,很顯然他們也和山本俊雄想的一樣。

島田真武卻是皺起了眉頭,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牢籠”中的林凡。

“小飛哥!”只有樑紅英喃喃自語,對林凡一陣擔心,可是現在她幫不了林凡,只能是站在一邊乾着急。

夜梟也很是詫異的望向林凡,他根本就不相信段飛是瘋了,如果只是這種承受能力,那麼暗影交到他的手中還有什麼前途可言,雖然和段飛還只是一面之緣,但是所經歷的事情卻比一般的朋友還要來的深刻。

他或多或少也看出了段飛是怎樣的性格,而且他在段飛的身上還看到了他老大林凡的影子,就憑這一點,他就不會相信山本俊雄的鬼話。

“段飛,你究竟在搞什麼?”夜梟忍不住低聲自語。

林凡對於外界的嘲笑卻是罔若未聞,他豎起了耳朵想要知道這神祕人將要如何幫他,憑什麼敢說這樣的大話。

要知道,眼前這個島田真武可是實力比肩華夏宗師強者的存在,想要打敗他,一身實力如果不能在宗師之上,是不可能有勝算的。

難不成對方有什麼法子能夠讓他的修爲迅速突破一個境界?還是說有什麼出奇制勝的方法?

“你不是一直沒有什麼趁手的武技可以施展嗎?”

“等一下,一直?聽你的意思,你似乎對我很是熟悉?”林凡皺起了眉頭,額頭凝成了一個川字。

“哈哈,你果然聰明!”

神祕人的回答無疑是驗證了林凡的猜想,這讓林凡心裏很沒有安全感,彷彿自己的一切都在對方的眼睛之下,想他前世堂堂的龍騰戰神,什麼時候成了別人眼皮底下的玩物?

雖然有些誇張,但此時的林凡無疑是這麼想的!畢竟他身份特殊,無論是前世的性格,還是重生這種匪夷所思的經歷,都讓他的心思要比其他人更加敏感。

神祕人是不可能清楚林凡的這種心理的,畢竟每個人都不同,成長的經歷也不同,他繼續說道:“我會傳你一套天下無敵的劍法,只要你學會了這套劍法,對付一個島田真武根本就不是一件難事!”

神祕人的語氣很是自信,彷彿這世間真有一套這麼無敵的劍法。

“天下無敵,哈哈!老兄,你不會是跟我開玩笑吧,這世間哪有什麼天下無敵的劍法?”林凡卻是忍不住笑出聲來,神祕人的話在他聽來實在是有些可笑。

“那是因爲你還沒有見識到它的威力,當你學會這套劍法之後,你就會相信我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了。”對方信誓旦旦的說道。

“是不是真的?”聽到對方一點玩笑的語氣都沒有,林凡也不禁有些將信將疑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