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

破土而出的翡翠色人影正是消失不見的克里斯本人,只見他全身魂力激盪裹挾着飛射四濺的泥沙碎石,覆蓋體表的光焰如同水波般涌動凝聚,緊接着便是一隻透露出璀璨生機的巨大手掌猛然出現在半空之中將覺醒者龐大的身軀一把握住使其動彈不得。

而就在覺醒者驟然被克里斯所束縛限制,發出獰笑怒吼的克里斯即將施展祕術將眼前突然出現的神祕黑甲人一下捏死脫身的瞬間——

轟隆!

四面八方繚繞的酸性霧氣就像是驟然受到颶風席捲一般四散流落,地面殘留的青磚好似被掀起的幕布一樣被衝擊的飛射彈出,化作一道道黑影亂射。

在這一片驟然興起的混亂景象之中,突然有四道漆黑的閃電猛地扭曲迸射穿刺虛空,他們瞬間就從磚石煙氣的縫隙間穿梭而過,霹靂前行。

天上地下,四面八方傳來的凌冽殺機肆意迸發,四道於虛空深處驟然閃現引起風雷激盪的兇悍長虹瞬間掀起好似鬼哭狼嚎般的恐怖尖嘯朝着克里斯所在的位置刺殺而來!

竟然有人將眼前受到控制的覺醒者完全視若無物一般的把刺殺的目標徹底的鎖定在了克里斯的身上。

“前朝餘孽,冥王死士!”

無論是目呲欲裂的克里斯,還是在遠處窺視場中情景的辛傑克等人驟然間目睹此情此景盡皆忍不住的脫口而出,發出了駭然的驚呼。

蒙多帝國的皇朝自然不是一成不變的,在經歷的多次的更迭之後,現在正是蒙多利家族揹負起蒙多帝國的稱號執掌王權的時刻,但是哪怕是在國力最爲巔峯的時刻,無所不在的前朝餘孽仍然對現在執掌王權的蒙多利家族造成了不小的困擾,其中最爲難纏並且使人忌憚的便是其鍛煉出冥王死士的詭祕手段。

冥王死士作爲其摧毀蒙多利家族權柄的關鍵所在,重建舊朝的復興力量在最開始凝聚吸收獸魂結晶的時候所選擇的便是和空間,陰影等方面最爲契合的稀有獸魂,並且在獸魂師每一次進階的時候,他們都會有目的的吸收同一種獸魂的力量使得自己對於陰影空間的掌控能力達到極致。

這雖然會導致獸魂師在一定程度上攻擊手段的單一,但是在四人的配合之下,他們對於陰影還有空間的掌控已經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共同出手完全可以殺死任何七階以下的獸魂師,堪稱極端恐怖。若不是御使類似的死士所付出的代價也極其高昂,所需要的培養時間也極其漫長,可能蒙多利家族早已被層出不窮的刺殺所摧毀了也不一定。 “該死,該死!”

驟然之下受到冥王死士絕命刺殺的克里斯臉上狂怒駭然的神色閃過,但是剛剛還在全心全意針對眼前的覺醒者的他現在根本沒有任何可以阻擋眼前冥王死士的手段。

不,不,還有一線生機!

情急之下的克里斯心思電轉,竟然真的從絕路中尋到了一線生機。

由於覺醒者被克里斯全身氣勁凝聚的光焰束縛懸掛於正前方的位置,此時克里斯的前方可以說除了覺醒者的阻擋並沒有任何一位冥王死士能夠擠進來,而這看起來正是他死中求活的唯一手段。

爆裂的氣浪被克里斯鼓盪着從身軀內部向外吹拂,幾乎在一瞬間的時間裏原本緊緊捏住覺醒者的翠綠色巨手就爆散成一股劇烈震盪的衝擊波被克里斯操縱着朝冥王死士撲來的方向撞去。

趁此機會,克里斯全身翠綠色光焰飛舞,就好像是橡皮泥一般克里斯原本高大的身軀猛地被自身體內的魂力擠壓化作一道蜷縮的黑影就要向着覺醒者向地面跌落的方向衝去。

在他的身後是四道緊追不捨的血色閃電緊隨其後,儘管冥王死士們的合力一擊被克里斯突發奇想而驟然爆發的衝擊波微微阻擋了一個短暫的剎那,但是他們的對於空間的把控和急速使得四名冥王死士此時僅僅只落後克里斯三分之一個身位的位置,在冥王死士淡漠的視線裏眼前的獵物近在咫尺。

這使得他們沒有理由不追,沒有理由不趁此機會殺死驟然變招之下元氣大傷的克里斯!

一前一後的追擊只發生在電光火石的瞬間,外人可能根本沒有機會看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之前意氣風發即將殺死神祕黑甲人的克里斯就已經被突然現身的冥王死士犀利的刺殺逼迫着狼狽的朝前疾撲了出去。

“滾開!”

面對着正前方從自己的祕術中脫身的神祕黑甲人,克里斯完全不想浪費時間的對其獰聲的呵斥道,在他眼裏這個神祕的黑甲人沒有任何的威脅,是隨時可以殺死的螻蟻,現在在克里斯身後緊追不捨的冥王死士纔是真正令人頭疼的敵人。

但是也就是在克里斯裹挾着滾滾的光焰氣浪撞向覺醒者高大的身軀想要將其順便轟成粉碎的時候,一道漆黑如墨的光暈突然從覺醒者背後的位置浮現出來,一股濃稠到極點近似於鋪天蓋地的黑霧猛地繞過覺醒者的身軀向着正前方的克里斯纏繞而去。

“克里斯,今天怎麼可能讓你逃出去!”

“既然受到了前朝餘孽的狙擊,還有什麼掙扎的必要,你就乾脆的死在這裏吧!”

隨着空氣一陣微弱的震動,覆蓋整條街道的虛無黑氣於覺醒者的背後凝聚出凝實的軀體,爆散的黑霧重重疊疊從其軀體內部涌出形成了環抱的姿態將覺醒者與克里斯完全籠罩在了內部。

“這個黑甲人看起來也知道什麼,乾脆一起殺死好了。”

找準機會直接出手的辛傑克內心念頭急轉立刻下達了指令,此時他體內的魂力也像是大江大河一般急速奔涌咆哮着迅速的朝着遠處驟然出現的獸魂化身涌去。

“不!”

被眼前驟然出現的黑霧阻擾使得自己前進的急速放緩的克里斯發出了一聲驚怒至極的呼喊,他還沒有來得及思索到底是誰通過獸魂化身暗中出手的瞬間,冥王死士如同跗骨之錐的刺殺已經狠狠的穿透了他體表的魂力屏障,筆直的刺入了克里斯的胸腹。

清晰至極的感受到胸腹部位傳來的一陣陣血肉灼燒的刺痛,魂力急劇消耗的克里斯已經知道今日在此地必然難逃一死的結局,他冰冷的面容猛地浮現出極度猙獰的神情,下顎位置顯化的獸魂結晶隨着他的意識波動突然出現了一道清晰可見的裂紋。

“咳,咳,就算是死,我也要拉着你們一起陪葬。”

猛地從嘴中咳出一口翠綠色的鮮血,受到冥王死士致命攻擊幾乎重傷垂死的克里斯對着虛空獰笑着咆哮道。

從克里斯胸腹位置貫穿而入的猩紅血刀原本正堅定的從克里斯胸膛正前方的位置緩緩探出,但是隨着克里斯話音的驟然落下其瀰漫血色的刀尖位置就彷彿受到了強烈的腐蝕一般瞬間就出現覆蓋上了蛛網似的黯淡綠紋。

在克里斯的軀體內部無形的波紋宛如水波一般逸散,乾涸的魂力化作星星點點的翠綠光點從克里斯受創的位置盪漾開來,他的全身都逐漸開始顯露出一道道碎裂的紋路就好似精緻的瓷器即將崩解一般每一道裂紋的內部都映射出淡淡的綠色光暈。

“不好,他要殉爆!”

辛傑克在克里斯臉上露出猙獰表情的時候就瞬間感應到了黑霧內部劇烈的魂力波動,一個六級獸魂師自知必死之下的自爆手段或許只會讓高階的獸魂師灰頭土臉什麼好處也撈不到,但是其威力對於同階的死敵來說卻是足以威脅到生命的同歸於盡的手段。

更不要說此時瀰漫全場的漆黑霧氣還給予了克里斯充足的蓄力時間讓他能夠在身死之前將自爆的威力推進到恐怖的地步。

不只是之前凝聚猩紅血刺,一舉重創克里斯使得其陷入垂死境地的冥王死士的身影在感受到克里斯自爆的傾向之後驟然向後爆退折射出去,就連原本不斷擴散的黑霧也彷彿受到了某種刺激一般劇烈收縮成一個蜷縮的黑球就要猛地從虛無中一竄而走。

似乎此時唯一還站在原地沒有動彈的便是黑甲上顯露出斑駁的腐蝕紋路的覺醒者一人,只見到他彷彿是緩慢的扭動身軀一般猛地一掙,原本存在於覺醒者漆黑重甲表面的斑駁紋路便好像是無數細碎的粉塵一般灑落下來,在紛紛揚揚灑落的灰燼之中覺醒者身披的黑甲於一瞬間便再次恢復了嶄新的模樣。

覺醒者竟然在危險的關頭完全無視了克里斯同歸於盡的手段! 隨着克里斯周身能量的波動愈發劇烈一道道逸散的璀璨綠芒宛如刀光劍影一般朝着四面八方迸射而出,向着冥王死士與辛傑克逃竄的方向直飆出去,驚心動魄的能量波紋橫掃震盪充斥方圓數百米的範圍之內。

一時間整個街道的上空就彷彿是綻開了一朵璀璨的翡翠煙花,大地塌陷,四散的泥土與磚石被爆裂逸散的能量統統絞成粉碎。

早結脫離避開能量爆炸範圍的黑霧化作一團凝實的黑色球體遠遠的投入躲藏在陰影深處的辛傑克的胸腹之中被他重新吸收,冥王死士們四道重新遁入空間暗影中的漆黑身影如同四條遊動的血線遊走在能量波動的外圍伺機而動。

誰也無法肯定這到底是克里斯臨死之前同歸於盡的手段還是他想要藉機遁逃的取巧計謀,但是無論如何現在的克里斯絕對已經無法再對辛傑克與冥王死士等人造成任何的威脅,現在聚攏在能量波動的外圍不敢靠近的幾人只是爲了趕盡殺絕以防克里斯藉機遁走罷了。

轟!

就在翡翠色的煙火再次鼓盪即將化作沖天而起的光焰爆裂席捲一切將大半個都城吞噬的瞬間,一道模糊的黑影也伴隨着擴散的能量隱藏於其中隨時準備脫離出去,而從能量擴散中隱約可以見到這似乎是一個頭顱模樣的黑影。

但是就在這個蜷縮的模糊黑影即將脫離遠遁消失於場中的時候,於紛紛揚揚灑落的灰燼與黑霧的殘留之中,之前一直陷入被動的覺醒者就好像是剛剛從睡夢中醒來的雄獅巨獸緩緩的睜開了自己充斥炙熱血光的雙眼。

“你太吵了。”

啪的一聲輕響輕易的壓過能量潮汐的暴動,一隻覆蓋在漆黑重甲中的手掌猛地從擴散的能量流中伸出,將克里斯仍舊沒有完全消散在逸散的翡翠色勁氣中沉浮的頭顱一把抓住扯向了自己的方向。

克里斯仍然擁有意識的頭顱表面還沒有因爲這突如其來的抓攝而露出應有的表情,時間與空間便彷彿在這一刻停止了流動,風流雲散的翡翠能量潮汐就像是凝固在琥珀了液體突然停止了驟然擴散的爆裂震盪然後被一股巨力拉扯着向內部急劇收縮。

無數驚疑不定的目光從遠處匯聚凝聚在了屹立懸浮於半空之中的覺醒者高大的身軀上,彷彿要看透內部的一切隱祕。

他到底是誰!

就在遠處觀戰的城防軍以及辛傑克見到覺醒者從無邊無際的能量波動中取出克里斯的頭顱而爲之心神震顫,懷疑的瞬間,屹立於虛空之上的覺醒者再次發出了低沉的呢喃。

“安靜的去死,難道不好嗎?”

砰!

漆黑的大手一把將克里斯掙扎蠕動的頭顱捏成了粉碎,剛剛還想要想要藉着殉葬的餘波逃遁的克里斯最後卻是死在了之前他一直不屑的對手手中,這該是多麼大的諷刺。

粘稠的血液從覺醒者手鎧的指尖滴落濺起點滴的塵埃,他就像是殺死了一隻雞仔一般漫不經心的扭動着脖頸發出爆豆似的響聲單手呈爪凌空一握,仍然位於四周不斷逸散蕩漾的能量潮汐餘波被覺醒者強絕的力量驟然吸附回縮,匯聚在他的掌心中央宛如一顆晶瑩的翡翠色玻璃珠被其緩緩的吞沒進了重甲的內部。

殉爆的威力被覺醒者輕描淡寫的掐滅於無形之中,甚至化作了他自身進步的養分,隨後只見到覺醒者雙手緩緩的垂落於身軀兩側,靜立不動,他的目光掃向由於能量暴動而匯聚而來的獸魂師。

“放長線才能釣到大魚,現在諸位齊聚一堂想來已經準備好了被我一一殺死…”

炙熱的紅光從覺醒者的眼眶中盪漾出溫潤的氤氳,這些淡淡的光暈甚至從鎧甲的縫隙間逸散出來進入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但是沒有一個人內心會單純的認爲這緩緩逸散的能量代表了眼前驟然殺死克里斯的神祕黑甲人善意的姿態,他們從炙熱的血光裏感受到的除了殺意,便還是殺意!

遠處的辛傑克內心更是升起了前所未有的敵意和警惕,眼前的神祕黑甲人已經被一直隱藏在暗處的他視作了最大的威脅。

“閣下到底是誰,和之前奇多諾家族的爆炸到底有什麼關係?!”

城防軍一位軍官剛剛趕到目睹覺醒者殺死克里斯的情景悍然從不遠處的屋頂上一躍而下,他滿臉警覺,充斥敵意的對眼前的神祕人喝問起來直接打斷了覺醒者還未說完的話語。

雖然他們這些軍官並不知曉克里斯的真實身份,但是他們這些後來趕到的獸魂師卻清晰的明白自己來到此地的真正意圖到底是什麼,他們來此不是爲了捲入什麼莫名其妙的爭鬥而是調查清楚奇多諾家族內部的真實情況。

此時見到場內唯一還站着的倖存者和他身後令人震撼的廢墟殘骸,還有對方悍下殺手的兇悍舉動,沒有一點不足以讓這位軍官升起莫大的警惕和敵意。

蒙多人,數之不盡的蒙多人。

沉湎於鮮血之中的覺醒者緩緩的呼吸着空氣中充斥的蒙多族人的氣息,還有靈能感官中數之不盡的代表着獸魂師的七彩光點森然一笑,他突然從之前鬆鬆垮垮站立不動的姿態中變化身形,覺醒者的右手豁然擡起宛如抓攝住了整個天穹。

這個毫無預兆的動作頓時引起了所有人的警惕,畢竟剛剛正是這隻手掌掐滅了克里斯逃生的最後希望,磨消了克里斯疑似自爆的能量震盪,可以說這一瞬間的變化讓在場的冥王死士,城防士兵,軍官乃至於遠處隱藏的辛傑克都是瞳孔驟然收縮,緊張到了極點。

隨後,轟隆的一聲爆響驟然傳出,彷彿是天穹的幕布被覺醒者單手扯下,懸掛於蒼穹之上的烈陽猛地沉落下來,街道的中央瞬間爆發出無窮無盡的光熱輻射,隕石墜地,流星貫穿地表的聲勢幾乎讓地表的土層像是洶涌的波濤般掀起向四周涌去。

洶涌的震盪直接將低階的獸魂師都拋飛出去,就連高階的獸魂師也只能在這恐怖的元氣波動之下向後急速的倒退,一時之間站立不穩。

所有人只覺得眼前一片混亂,光線散射,扭曲的光焰讓諸多獸魂師都陷入了混亂的負面狀態之中無法自拔。 “我好像沒有讓你說話。”

一個森冷的聲音從瀰漫的煙塵中迴盪響徹,在震盪的餘波之中一道迅猛身影迅猛前衝將站在最前方的城防軍軍官一把提起,懸掛在半空之中。

“你!”

被覺醒者一把抓住脖子提起的軍官滿臉的驚駭之色,便要勃發全身的魂力奮起反擊,他剛剛可是親眼見到克里斯是如何在對方的掌下慘死,但是可以說直到被提到半空中的前一刻他根本沒有想到眼前的神祕黑甲人膽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出手殺死帝國的制式軍人。

畢竟像是克里斯這樣擁有類似翡翠之魂稱號的頂尖獸魂師被皇室收編的消息也只是流傳在一小部分高階的獸魂師口中,像是這樣邊陲都城的軍官想要得到關於頂尖獸魂師的消息還是太過艱難了,他們根本不知道,也無法想象自己眼前站着的是多麼恐怖的怪物。

見到覺醒者再次出手從遠處急速趕來的城防軍軍團領頭的幾人不由得面色狂變,隨着面前神祕黑甲人的再次出手洶涌的魂力如同璀璨的煙花綻放驟然朝着覺醒者所處的位置席捲而去,就連一邊伺機待發的冥王死士也在蠢蠢欲動,看起來隨時準備再次出手。

這些冥王死士對於皇室想要得到的任何情報,人物都是無比的感興趣,並且在冥王死士殘忍的內心深處對於眼前黑甲人所掌握的信息能夠得到最好,無法獲取的話那就直接摧毀,他們便是爲了殺戮而生的死亡兵器!

此時冥王死士中另外兩道身影已經悄然無聲的潛入了奇多諾家族宅邸的廢墟當中繼續尋找七皇子的蹤跡,另外兩名冥王死士宛如兩道遊移不定的雷霆般盤桓不定,彷彿隨時要再次遁入虛空深處消失不見。

但是手提不斷掙扎的蒙多軍官,覺醒者卻並沒有第一個注意到身邊近在咫尺的威脅,反而舉目四望,彷彿是在觀察着什麼一樣。

突然只見站在原地靜默的覺醒者突然像是受到了某種影響一般猛地將手中的蒙多軍官朝着身後的拋擲出去,而這在所有人眼中唐突荒唐的舉動卻彷彿是未卜先知一般阻攔住了一道不知何時從覺醒者背後升起的漆黑迷霧的無聲襲擊。

迷霧化作的黑影長矛在貫穿城防軍官的身軀之後從傷口處驟然爆發化作重重鎖鏈將軍官的身軀牢牢束縛在了虛空之中動彈不得,緊接着以城防軍官的屍體爲中心一道沖天而起的炙熱光焰猛烈爆發將方圓數百米團團籠罩化作了一團恐怖的火海。

正是辛傑克在覺醒者抓攝住城防軍官的瞬間從暗處出手,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是雷霆萬丈的兇悍襲擊,一顆陰險至極的隱藏在漆黑霧氣中的炙陽神雷轟然爆發將覺醒者籠罩在爆炸的範圍之內勢必要將其殺死在此地。

見到覺醒者通過拋擲屍體來阻擋住自己投射的炙陽神雷的第一波爆發,遠處隱藏的辛傑克臉上忍不住露出陰冷的笑容,要知道他對這個能夠從殉爆的中心殺死克里斯並且抹除爆炸威力的黑甲人可謂忌憚到了極點,不可能不在出手之前做好萬全的準備!

就在這驟然爆發的烈焰讓所有人瞠目結舌的瞬間,被爆炸餘波所席捲覆蓋的覺醒者單腳踏地,一圈呼嘯的氣浪隨着他的動作瞬息而至洶涌無比的激盪向四面八方,在劇烈的空爆聲中,覺醒者的身影直接毫不猶豫,沒有任何停歇的從火海的邊緣竄出朝着遠處的陰影深處急速遠離。

他彷彿是早已預知了某種危險並且提前做出了規避!

緊隨着覺醒者動作的便是再次爆發的地獄火海,要知道辛傑克爲了必殺黑甲人所投射激發的炙陽神雷遠不止一重爆發的勁力,接二連三如同浪潮般激盪的爆炸纔是炙焰焚燒足以焚燒天穹的威力所在!

向外膨脹的猩紅氣體猛烈的噴發蔓延,焚燒一切,地面被灼燒炸裂的像是乾裂的河牀一般露出恐怖的創痕,蔓延向千米之外火海毫不停歇的撲向遠處的建築,都城內還未來得及逃離的居民以及房屋瞬間就被席捲而至的烈焰洪流瞬間吞噬,淹沒。

漫天而起的塵埃化作遮天蔽日的陰雲,地動山搖的波動宛如末日一般讓人內心生出由衷的絕望,兩個軍團編制的城防軍中大量的士兵僅僅在烈焰火海中掙扎了片刻就被燒成了片片灰燼與空氣融爲一體,更不要說都城內部原本數量衆多的普通蒙多族人。

而在這電光火石的危險到極點的危難關頭,到最後洪流爆發逐漸湮滅的時候只有兩名處於範圍之內的冥王死士勉強脫身出煉獄火海的籠罩剩下的所有獸魂師還仍然處於火海的內部,但是儘管兩個冥王死士脫離了火海的包圍,他們也同樣在烈焰洪流的沖刷下受到了不輕的傷勢,甚至堅硬無比的獸魂結晶都在洪流的激盪下出現了輕微的破損。

隨後只是冥王死士脫離出火海的瞬間,最後一重炙陽神雷的威勢也驟然爆發,暗紅色的雷霆宛如圓環一般突兀的出現在烈焰洪流所覆蓋的範圍之外向中心的位置急劇收縮,這恐怖卻無聲的雷霆力場就好似一把篩子將原本能夠僥倖從烈焰中脫身的獸魂師直接炸成了一團爆散的黑煙。

更加詭異的是,被雷霆力場掃過的地面原本洶涌燃燒的火焰就像是被吸取了支撐其燃燒的燃料一般迅速的熄滅,地面上厚厚的一層灰燼,廢墟被雷霆沖刷着更像是被一場大雨洗過一般的乾淨,急劇蒸發的空氣被外界的氣流所迅速填補將真空範圍內的一切都吹拂着卷向了中央的位置受到雷霆力場一次又一次的洗禮,直接化作黑色煙霧飄散消失。

短短十幾秒的時間,原本存在着諸多獸魂師的街道驟然被清場,一掃而空,就連四名冥王死士也是直接死掉了兩個,只剩下最後兩位在炙陽神雷爆炸的邊緣苟延殘喘,現在這些受傷的冥王死士們甚至連最基本的遁入陰影也無法做到。 炙陽神雷作爲極端恐怖的戰略性殺傷武器是蒙多帝國最新研發而出最新武器攻伐手段,這原本還在試驗階段的新式武器不僅僅是爲了應對大型戰爭以及頂尖獸魂師準備的戰略武器,其存在更是一種如同核武器般的恐怖威懾。

其激發爆發的手段一共分爲三重,第一重便是作爲掩飾爆發的炙熱光焰,這便是對於低階獸魂師的最好的清場手段,能夠有效的擊殺大量低階敵人以及平民將整個範圍內完全清場,將神雷所有剩餘的力量都來對應高階的獸魂師個體。

而爆發的第二階段便是足以媲美十萬噸炸藥爆炸的毀滅性地獄烈焰衝擊,這波爆發凝聚在了一處地域足以讓所有陷入其籠罩範圍內的獸魂師直接化作灰燼,將整片區域化作真正的煉獄焦土。而就算是其中有獸魂師擁有極高的火焰抗性能夠勉強保持不死也必然耗費了大量的魂力,無力再抵抗炙陽神雷第三階段的雷霆威力。

炙陽神雷最後爆發的第三階段便是吸收了之前死亡的獸魂師逸散的靈魂力量和虛空雷霆凝聚的雷霆力場,這種悄然無聲的雷霆力場會從外向內的收縮,就好像是篩子一般將所有重傷垂死,無力掙扎的獸魂師碾成飛灰,做出最後的補刀手段。

但是其作爲新式試驗武器,戰略性威懾手段唯一的缺點便是激發時間過於漫長,在這數秒的時間裏早就足以讓速度迅捷的獸魂師脫開神雷數百米的籠罩範圍。

不過由於辛傑克本人所驅使的漆黑迷霧實質上已經是陰影規則的一種顯化,這種陰影能量能夠輕而易舉的抹除能量爆發前的異動並且保持足夠的隱蔽,這也是爲什麼辛傑克能對使用激發前奏極其漫長的新式武器達成目的極有信心以及將其作爲殺手鐗的原因。

但是對於通過炙陽神雷殺死在場的所有獸魂師,製造出一場驚天動地的爆炸以消除一切痕跡,然後順便當做試驗新式武器的實驗這一一石二鳥的舉措滿懷信心的辛傑克在投射神雷之前怎麼也不會想到會出現一個難以預料的變數。

這個變數便是直接避開多重衝擊的神祕黑甲人,也是辛傑克最想要殺死的神祕敵人!

對於宛如未卜先知知道自己舉措的辛傑克臉上露出陰冷的笑容,此時的他除了驚訝對方直覺的敏銳之外並沒有任何恐懼擔憂的情緒,對於自己的實力充滿信心的辛傑克並不認爲自己會無法達成之前定下的目標——殺死在場所有的目擊者,抹除一切關於皇室的痕跡。

帶着這樣狂傲的念頭,他滯留在原地的身影緩緩化作黑影融入身後昏暗的環境中。

下一刻,辛傑克身披黑袍的身影已經從兩名單膝跪地的冥王死士身後浮現而出,在兩者還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的瞬間,兩道漆黑的尖刺就已經貫穿了兩名冥王死士的胸腹,鋒銳的尖刺沾染了最爲頂尖的毒素,其攜帶的恐怖殺傷力直接將遭受重創的兩位倖存者殺死在原地甚至連一絲反抗也未見到。

隨着兩名冥王死士的慘死當場,無聲無息間收回手掌間漆黑尖刺的辛傑克扭頭看向不遠處從炙陽神雷熄滅,自己出現之後就一直牢牢注視着自己的神祕黑甲人淡淡的道:“現在只剩下你我二人,閣下應該也可以顯露出自己的真實身份了吧。”

“你做的不錯。”

鼻翼間充斥的滿是死亡和殺戮之後遺留的味道,覺醒者站在原地面朝辛傑克答非所問的道:“但是原本這些蒙多族人的性命都應該是由我來收割的。”

“就連你自己的也是。”

“哈哈哈,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說些什麼?”聽到對方異想天開的話語的辛傑克在空曠乾裂的大地上放肆的狂笑起來,他就像是聽到了某種再好笑不過的笑話一樣緩緩的彎下了自己的腰毫不顧忌的對覺醒者道:“就憑你這低微的實力,也想殺死所有人?!”

“當然,我不得不承認你抹除克里斯魂力爆炸的手段極其精妙,甚至未卜先知的能力也足以讓人感嘆,但是剩下的你還有什麼,你明不明白極致的力量到底是什麼?”

辛傑克直起身子,黑袍的兜帽被他劇烈的動作驟然掀開露出了辛傑克慘白的面容和下顎位置足足七根扭曲蠕動的觸鬚,一直隱藏在暗處的辛傑克的真實實力赫然是蒙多世界中罕見的七階獸魂師,這是誰也沒有想到的!

“極致的力量?”覺醒者聽到辛傑克桀驁不馴的話語忍不住的攤開手掌低頭呢喃着,“你在說你認爲自己擁有極致的力量?”

“當然,極致的力量,七階獸魂師便是你從未體驗過的極致力量的真正展現。”

瀰漫天空完全由死者的塵埃所匯聚的陰雲隨着時間的流逝逐漸消散,露出天空中高高懸掛的烈日,在一縷縷璀璨光芒的映射之下,皮膚微微顯露出閃爍光澤的辛傑克緩緩地擡起自己的手掌,他攤開自己的右手就好像是在注視自己掌心的紋路一般迎着烈烈陽光面朝自己。

一抹遠比黑夜更加漆黑幽暗的黑氣從辛傑克的掌心逐漸蒸騰而起逐漸蔓延向辛傑克的整個手掌,緊接着這些黑氣便在他的手臂前段盤旋環繞之後凝結着一個完整的圓形成了一個穩固的循環。

辛傑克似乎絲毫不顧忌時間的浪費一樣對眼前的黑甲人,覺醒者淡淡的道:“七階之後的獸魂師會逐漸領悟世界的規則,將自身化作規則的一部分達成另類的永生不滅,所以在大部分的七階獸魂師的認知中,他們更喜歡稱呼自己爲不落——就好像永恆不墜的烈日一般擁有恆久的生命和力量。”

“那麼你們所說的之後的境界又是什麼?”

聽到辛傑克的解釋,從辛傑克說話開始一直沉默的覺醒者突然出聲詢問道。

“你應該知道死人不需要知道那麼多,而我現在告訴你的已經是對你死前最大的賞賜。”

面對覺醒者的疑問,辛傑克突然不屑的冷笑起來,他之前的解釋僅僅只是爲了吸引對方的注意力以拖延時間而已。

伴隨着辛傑克的話音落下一道漆黑,詭祕的黑光以蜿蜒曲折,雷霆迸發折射的姿態驟然向前迸發,筆直的朝着覺醒者所在的位置激射! 一瞬間辛傑克前衝的身影化作一道璀璨的光影向前迅猛突進,此時處在辛傑克沿途的地面都彷彿豆腐一般脆弱的向兩側驟然分開,在魂力激烈的震盪切割之下覺醒者眼前的視覺感官所接受的畫面都被瞬間一分爲二,變成了黑白分明的兩個世界。

白色的是被吸納了一切顏色的世界輪廓,而其中一抹璀璨的黑光便是辛傑克前衝的身影!

但是面對辛傑克突如其來的襲擊和驟然停下不願再繼續訴說的話語,覺醒者只是單手緩緩的向上擡起,豎在了自己的胸前。

他冰冷低沉的語氣緩緩的從面甲下發傳出,迴盪在空曠死寂的都城廢墟之中。

“那真是太可惜了,原本你可以再等一等死去的。”

“但是沒有關係,我總會找到知道答案的人。”

近在咫尺的勁風撲面而來宛若鋒銳的刀鋒切割在覺醒者身披的漆黑重鎧表面發春金鐵交戈的爆裂火星,橫刀立馬於瞬息之間截斷辛傑克襲擊的覺醒者對着辛傑克淡淡的道。

“就憑你,大言不慚的東西!”

聽到覺醒者冷淡的語氣,辛傑克冷笑着雙手交叉保持着前衝的姿態就像是迎上了覺醒者豎起的手掌一般兩者猛然間碰撞在了一起,但是受此衝擊震盪的覺醒者非但沒有因爲辛傑克的狂暴衝撞後退一步,反而如同紮根於原地的山巒一般巍峨屹立似乎就要將辛傑克直接震飛了出去。

見此情景辛傑克不屑的冷笑着保持住身軀的平穩,他的雙手掌心處隨着辛傑克意念的操縱分別探出一根與之前殺死兩位冥王死士一模一樣的詭祕尖刺。

這鋒銳至極閃爍着異樣光澤的尖刺在出現的瞬間驟然向前突進了一小段距離似乎是想要直接貫穿覺醒者的鎧甲切割他的肉體。

Www•тTk án•¢ O

咔嚓!

這兩根之前表現的無堅不摧的尖刺刺在覺醒者漆黑重鎧面甲的瞬間就好像是一顆雞蛋撞上了石頭一樣直接在咔嚓一聲利落的脆響裏瞬間斷成了兩截。

在辛傑克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兩根鋒銳的尖刺還沒有掉在地上便已經化作了一縷縷黑色的煙氣飄散消失,他的麪皮劇烈抖動着親眼見到自己千辛萬苦,耗費無數天才地寶鑄造的幻神冥王刺只是在一次志在必得的襲擊中變成了兩根只剩下半截的短棍,辛傑克站在原地呆愣愣的一時間竟然連反應都做不出來。

而受到偷襲的覺醒者就像是拍開一隻惱人的小蟲子一般,他平緩豎起的手掌輕輕拍開自己面前保持呆滯的辛傑克,從他的掌心緩緩的拔出那根被他寄予厚望的名爲幻神冥王刺的神兵,然後淡淡的掃了一眼,覺醒者就漫不經心的將其一寸寸的用手指搓成了粉末。

幻神冥王刺崩解化作的漆黑煙氣如同清晨的雨霧從覺醒者的指縫間飄散出來瞬間就消失在了他的手中。

而此時辛傑克還沒有從之前武器斷裂的震撼中回過神來就難以置信的看到自己絕對實力的保證幻神冥王刺在覺醒者的手心裏瞬間被完全揉成了碎片。

要知道這個完全由天才地寶與魂力凝聚打造的神兵外殼鍛造的無比堅硬,但是其中最珍貴的便是一抹被嵌入其中的暗影神霧,絲絲縷縷的煙霧被頂尖的鑄造大師封鎖在了幻神冥王刺中空外殼的內部能夠爲使用者提供無與倫比的陰影親和以及感應暗影的能力。

“啊啊啊!”

“我…我一定要殺了你!我要把你的靈魂囚禁在煉獄中一萬年!”

披頭散髮,嘴脣顫抖的辛傑克銀牙緊咬發出了刺耳的尖叫,對覺醒者的舉動感到前所未有的恥辱和憤怒的辛傑克再也保持不住自己女扮男裝的僞裝,竟然在無意間暴露出了自己女性蒙多人的事實。

可惜行蹤鬼祟的神祕蒙多族獸魂師和一個瘋癲狂怒的女性蒙多人在覺醒者的眼裏都沒有任何的區別,種族不同的審美觀念以及刻骨銘心的仇恨讓他將所有的蒙多人都看做了死人一般的存在,可能對覺醒者來說唯一的區別也只不過是死在自己的手裏還是其他人的手中而已。

所有對於突然間暴露自己隱藏的女性身份的辛傑克,覺醒者只是在辛傑克滿懷殺意,怨毒的眼神中一根根的伸出自己的手指,將自己的手掌平攤在辛傑克的面前淡淡的道:“這就是你所說的極致的力量和你所代表的蒙多族不落的烈陽嗎?”

覺醒者語氣平淡,平靜到了極點,彷彿其中沒有蘊含任何多餘的情緒,只是再簡單不過的疑問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