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林清雨一時間也沒有反應過來,又有些不相信,他跳下擂臺,來到陸鳴禾身邊,看着這具雙眼已經失去神采的軀體,一顆心沉了下去。

“我該怎麼辦。”林清雨一時間有些慌神,他在叢林裏殺了無數靈獸,也在擂臺上殺了呂家三子,但那都是爲了生存和不共戴天的仇恨,如此第一次誤殺,陸鳴禾背景又如此大,林清雨沒了主意。

“林兄,我看此事最好還是告訴閣主吧。陸家勢大,但總不會不給天陣閣面子的,況且有公主殿下在陛下面前替你求情,我想陸家應該不會把你怎樣的。”看着六神無主的林清雨,蕭天佑心裏做了好一番鬥爭,畢竟如果林清雨若是出了事情,他能夠接近紫煙的概率就大了一些。可他心裏也想着公平競爭,他本身也不是什麼心地險惡的人,心底鬥爭了好久,才決定幫林清雨。

林清雨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感激的看着蕭天佑,“多謝蕭兄指點,那陸鳴禾的屍體。。。”

“交給我來處理吧,林兄應儘早和紫煙去天陣閣找閣主,把事情說清楚纔是。”

“那就麻煩蕭兄了。”林清雨鄭重的拱了拱手,拉着還在愣神的紫煙,出了武鬥場,直奔天陣閣而去。

“哼!”蕭天佑冷冷的瞥了陸鳴禾的屍體一眼,心中竟然也有一些莫名的暢快蕭家發展迅速,陸羅兩家爲了遏制蕭家的發展,沒少在暗中使絆子,陸鳴禾也乘機有事沒事找蕭天佑的麻煩。蕭天佑心有城府,忍辱負重,平時對於他的挑釁也沒有去理會反抗,但心中怨氣也積累了下來。如今陸鳴禾橫死,他心中自然舒暢。

卻說林清雨和紫煙一路疾行,很快回到了天陣閣,急急忙忙的前往楚寒星的書房。

楚寒星正坐在書桌前眉頭緊鎖。

“三叔,三叔,救命啊!”紫煙推門而進,顯得火急火燎,後面林清雨也緊跟了進來。

楚寒星擡起頭,看着慌慌張張的兩人,眉頭微皺。

“什麼事情這麼慌慌張張的。”

紫煙撲到楚寒星懷裏,什麼都不講,開始哇哇大哭。

楚寒星頭疼了,他正在爲一些事情煩惱着,小丫頭又跑到這裏不知所謂的大哭,弄得他很是無奈。

“雨兒,怎麼回事?”看着聲色也有些慌張的林清雨,楚寒星才猜到可能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

“師傅,我。。。我殺了人。”

“哦?”楚寒星聲音略有擡高,“誰?”

“陸鳴禾。”林清雨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出來。

“是他?”楚寒星腦海中閃過那個滿臉風流相,紈絝成性的陸家天才的形象。

“究竟怎麼回事,給我仔細說清楚,別有遺漏。”楚寒星臉色正中了許多。 都市之無敵王者 ,但天賦擺在那裏,陸家還是滿懷着希望等待着陸鳴禾明白的那一天,可惜,因爲林清雨,那一天永遠也不會來了。

林清雨不敢有所隱瞞,便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十分詳細的講了出來。

楚寒星也認真仔細的聽着,隨着林清雨的講述,他的臉色也漸漸的有了一些舒緩。

重生炮灰歸來 ,咄咄逼人。況且還有宰相之子蕭天佑也在現場,如若真的向林清雨所說的那樣,陸鳴禾因爲服用丹藥,被林清雨一時失手誤殺,那這件事情,林清雨就是徹徹底底的站在理上了,如此,楚寒星便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出來爲林清雨主持公道。

恐怕唯一的麻煩就是,陸家狂人太多,陸家家主更是狂妄,若是不顧道理硬要林清雨償命的話,此時恐怕就有些難辦了,雖然論實力背景,皇室自然是要比一個侷限於國內的家族要強得多,但作爲皇室,自然要以全局爲重,陸家數人在涼國軍隊中都身居要職,況且陸家也的確爲涼國做出了不少貢獻,不是萬不得已,楚寒星還是不想和陸家鬧得不可開交的。


“難道,這真的是天命麼。”楚寒星又想起剛纔煩惱他的事情,不禁嘆了一口氣,微微出了神

“三叔,怎麼把啊,你一定有辦法的,一定有的,嗚。。。”紫煙偎在楚寒星懷裏,止不住的哭着。

“好了好了,快起來,我又沒說沒辦法。”楚寒星拍拍紫煙的後背,後者扭捏的站起來,俏臉上滿是淚痕。

“好了好了,再哭就成了小花貓了。” 寵妻成癮 ,“沒事的,你清雨哥哥沒事的。”

“真的麼。”紫煙哽咽着,淚眼婆娑的看着楚寒星。

“嗯,真的,這樣,你先回去,我和雨兒要商量商量該怎麼辦。”

“你不會把清雨哥哥抓起來吧。”紫煙瞪大着眼睛。

“傻丫頭,他是我徒兒,我怎麼可能不幫着他,還抓他呢。”楚寒星哭笑不得。

紫煙又看向林清雨,後者點了點頭,小丫頭才依依不捨的離開了,她打算找她的父皇再求求情。

書房裏只剩下了兩個人。

“雨兒,你這次闖的禍可真不小啊,好在你是站在理上,否則連我都很難幫你”

林清雨低下頭,“給師傅添麻煩了,徒兒感激萬分。”

“嗯,客套的話就不必說了,雖然你是站在理上,陸家明面上也不能做什麼。但陸家多狂人啊,我又不能時時刻刻保護你,難保不了他們會在暗地裏搞什麼小動作,我看你還是躲避一下的好。”

“躲避?去哪裏躲避?”林清雨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趕緊問到。

“正好,皇室有一個任務,需要你去執行,你便藉着這個機會,出國一次。”

“出國?” 生屠散人一聽明彩環叫出了自己神通之名,臉上不禁顯出了得意神色!

哈哈哈,既然識得道爺的手段,還不束手就擒?

明彩環此時的眼神中,已經多出了濃濃的絕望之色口中急切地向年辰等人說道:

此人竟然是世間罕見的先天極火之體,他手上的那團火焰乃是天賦三昧真火!威力霸道無比,不是我等可以抗衡得了的,我現在拼死抵擋一陣,你三人趕緊逃離這裏,能否逃出生天,就看你等的造化了!

說着話,明彩環忽然噗地一聲吐出了一大口精血,噴在那翠綠的小杖上面。

原本還僵持於空中的綠色光芒和那道火柱,在明彩環吐出精血時,優劣立判!那綠色光芒呼的一下,扶搖直上,將火柱擊得一縮而回,退入了空中漲至簸箕大小的鉢盂內。

趁此機會,明彩環一回頭,急切地向三人道:

快走,我堅持不了多久的,能逃出去的話,記得好好照顧如玉!快走啊!快!

那生屠散人眼見明彩環已經存了拼死之心,那翠綠小杖竟然有如斯威力,心下極爲震怒:哼,想走,有那麼容易?

手上那團純青火焰被道人屈指一彈,飄飄悠悠地向空中的鉢盂蕩去。

在青色火焰飛進鉢盂的瞬間,原本已經處於絕對劣勢的火焰,像是吃了什麼大補之物,火焰隨即轉爲淡淡青色,再次化爲一道火柱,從鉢盂內發出,將小杖所發光芒再度向下壓落。


青色火焰甫一發威之時,明彩環忽然噗地一聲再度吐出了一口精血,臉色變得極爲蒼白,但隨即,渾身上下忽然一陣陣的通紅無比,一股奇熱從明彩環身上散發出來。

楊倫一直驅使金磚配合着明彩環,敵住那道火柱,就在明彩環再次吐血的瞬間,楊倫體內也忽然傳來一陣熱浪,五臟六腑就像是突然掉入了油鍋內一般,疼得煉體士臉色大變!

此時的明彩環已經顯得搖搖欲墜,那道火柱正緩緩向下壓來,離四人頭頂越來越近!

明彩環忽然嘆了口氣:唉,如今想走也不可能了!

年辰原本還對自己的陰陽極環極爲重視,視爲繼金翅冥蚊後的又一重寶,一直藏拙至今,此時已是生死關頭,不容多想!左手上陽環內注入了些許靈力,向頭頂一舉。


一片七彩霞光呼地一下從陽環內散發出來,形成一個大大的光罩,將四人的身形罩入其中。

明彩環和楊倫原本灼痛無比的身體,在那七彩霞光將自己罩入其中的一刻,立即消失不見,二人大喜,絕處逢生之下,精神倍漲,再度將法力注入法寶之內,準備助年辰一臂之力。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二人的小杖和金磚法寶所發出的光芒,在碰上年辰陽環光罩的瞬間,立即被反彈回來,呼的一下,兩道光芒縮進了各自的法寶內!

而光罩外面,原本氣勢洶洶的青色火柱,在失去了明彩環的小杖抵擋之後,更是疾如閃電般向着陽環所發光罩一落而至。

嘭然一聲巨響,那道火柱在裝上七彩光罩時,發出一聲巨大悶響!青色火柱,就像觸到了鋼絲網上一般,瞬間被一彈而回,沿原來的軌跡呼地一下鑽入了鉢盂之內,速度之疾,竟然將鉢盂頂得向空拋飛出去老遠,數點零星的純青色火焰從鉢盂內逸出,向着地上的生屠散人處飄去。鉢盂內的洶洶火焰,轉眼消失殆盡!

一看此景,那生屠散人眼中露出了濃濃的貪婪神色!

法寶,而且是極品防禦法寶!

道人喃喃數語後,眼中瘋狂之色立現,合着貪婪的眼神,此時的生屠散人顯得猙獰無比!

伸出右拳,當胸狠狠地連擊三下,驚人一幕呈現啦!

從道人的眼耳口鼻七竅之內,同時冒出了青色的火焰!緩緩彙集到了當胸合什、掐好法決的雙手食指頂上,凝聚成了一團拳頭大小的純青色火焰。

當七竅之內停止了冒火以後,生屠散人此時的臉色已然一片灰白,雙眼內沒有了一絲的神采,彷彿靈魂都已經被掏空一般!

噗!就如明彩環一般,道人一口精血噴在了食指尖的火焰之上,沒入了火焰中消失不見!原本已經毫無血色的臉上,更是如死灰一般,身體搖搖欲墜!

生屠散人對自己的狀況全然不顧,將只指尖上火焰一抖,蕩起空中,凌空化爲一隻小巧火鳥,雙翅一展,一個俯衝,貼地後一飛而起,向着年辰方向衝來。

四人身處光罩內,並沒有感受到此鳥有何驚人之處,但目光所及時,都不禁深深倒吸了一口涼氣!

在火鳥貼地劃過的地方,土地上留下了一道寬寬的焦黑痕跡,有幾處已經裂開了一道道深深的裂縫!而火鳥周圍,空氣一陣噼裏啪啦爆響,竟然跟着那純青色火鳥一道、燃燒起來,在火鳥劃過的後方,凌空拖起一條長長的火尾,聲勢驚人!

砰地一下,火鳥撞在了七彩光罩之上,依然被一彈而開,化爲點點青色火焰,將空氣燒得嗤嗤直響!

這一幕被遠處的生屠散人盡收眼底,道人立即睜大了自己的雙眼,難以置信地看着七彩光罩內的年辰!

生屠散人,先天極火之體,天縱奇才!憑着三昧真火這一天賦神通,生屠散人可以跨階單挑一名超凡初期修士而不落下風!

這無往不利的三昧真火,如今竟然敗在了區區一名練氣期弟子手上!

年辰眼看那零星的火焰即將飛回道人身邊,心頭一動,右手上陰環一揚,一片和陽環所發七彩光芒一模一樣的霞光,從陰環內發出,在年辰靈力驅使下,化爲一條七彩長蟒,張牙舞爪,向着所有的青色火焰撲去!

生屠散人臉色大變,正欲加速召回自己本命三昧真火時,已然晚了一步,那七彩長蟒大口一張,將所有火焰一口吞沒。

年辰將手中陰環一抖,長蟒化爲一束彩光,投進了陰環之內。

生屠散人在所有火焰消失的瞬間,眼中最後的一抹神采也告消失,就像失去了靈魂的傀儡一般,呆立當場!和之前的囂張神態,判若兩人。

然而有人可不作此想,趁着道人心神遭受重創的時機,一道淡淡的虛影閃現在生屠散人背後,金光一閃,一塊板磚挾雷霆萬鈞之勢,泰山壓頂地向其頭頂拍下!

噗地一聲響,地上隨即多了一堆血肉模糊的碎肉!

將金磚一收,楊倫兇相畢露地顯出了身形:

呸,我當什麼三頭六臂的牛逼人物,不也吃不起大爺我一板磚啊! 神人境的高手,能調動天地間的靈氣為自己所用,抬手間可以撼天動地。

楊恆雖然早料到莫滄海可能會出手,但是面對這股強大的力量,他心裡還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攻擊未止,狂風四起。


楊恆的衣服被狂風吹的「呼呼」作響,頭髮隨風往後飄去。

他立即運轉「神盾訣」,將體內的先天之氣迅速壓縮,然後在身前形成一道透明的氣牆。

氣牆在狂風中紋絲不動,巍然而立。

那股強大的力量帶著濃烈的毀滅氣息,瞬間撞到了透明的氣牆上。

「砰」,巨響聲響徹整個無極宗,池宇峰也隨之一陣搖晃。

楊恆被強大的氣浪轟中,身體不停往後退去。

莫滄海蹭蹭後退幾步,臉色變得鐵青,怒喝道:「你說你沒殺莫風,那你剛剛使用的神盾訣是從哪裡來的?我現在就殺了你為無極宗清理門戶!」

莫滄海說完,手中大刀一現,狠狠往前一劈,一道過百丈的刀芒朝著楊恆破空而去。

刀芒如一道銀光在空間閃過,勢不可擋。

楊恆心裡越來越急,剛剛那一擊已經讓他受傷,如果還沒人來阻止莫滄海的話,他肯定要被重創!

他瞳孔微縮,目光凝聚,盯著眼前的刀芒,立即運轉「御風訣」,再次凝聚出一百多道風刃擋在他身前。

刀芒砍到風刃上,瞬間從風刃中穿過去,繼續朝著楊恆砍去,不過速度卻變的緩慢。

楊恆利用空間大道的力量將刀芒的速度稍微一阻之後,手中已經凝聚了六百多枚五行符印。

他把五行符印朝著空中一撒,四級金羽大陣立即啟動。

他現在布置出的金羽大陣,已經達到了四級巔峰陣法的威力,和蘊神境的修士相當!

楊恆的身體不停的往後退去,同時的操控著陣法里的金色羽毛去消耗刀芒上的力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