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雲天看到眾人如此確實是很感動,就像回到了上輩子部隊里的時光,每次戰鬥的時候那些戰友都會沖在前面,寧願自己冒險也不願隊友冒險,那種真摯的友情是旁人無法想象的。但是感動歸感動,該做的還是要做的,既然知道他們進去也是送死,那麼就要堅決阻止。

「好了,我可以告訴你們,我有一件非常逆天的保命寶貝,基本上是不會發生危險的,不告訴你們並不是信不過你們,只是告訴你們也沒必要,更何況萬一意外被別人知道的話很可能會引來無窮的麻煩,所以具體是什麼寶貝你們還是別問了,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我一定會告訴你們。」步雲天沒辦法,只好透露出一點點寶貝的消息,希望他們能止了進去的念頭。

「是不是真的啊,你可別騙我們啊。」杜胖子還是很懷疑道。

就在這時,步雲天突然感覺到定海神珠裡面一陣異動,連忙把神識探進去一看,剛好看到嘯月進化完成的那一瞬間。

只見嘯月的身體慢慢的脹大了好幾倍,全身的紫色的皮毛變得更加靚麗異常,高傲的頭顱上有著一雙蔑視一切的眸子,那雙眸子里不時閃過的藍光更是令人驚詫,一張恐怖猙獰的大嘴露出十幾顆尖尖的牙齒,那令人心寒的牙齒看上去寒光閃閃。

在看下面,那四條修長的大腿看上去堅實而有力,不時鼓起一塊塊令人驚嘆的肌肉,特別是腳掌下的那四隻長長的爪子,使人一看便知道那是殺戮利器,其硬度可能直追那些堅固的法寶,而且不但是堅固,估計鋒利程度也不會比一般的刀劍之類的法寶差。

此時的嘯月足足有十幾米高,巨大的體型看上非常恐怖,不過它很快便恢復了原來的大小程度。

看到這隻威風凜凜的嘯月,步雲天的心思一動,反正嘯月的事情他們遲早是要知道的,不如現在就說出來好了,正好嘯月是在風峽裡面收服的,有了這個風峽裡面的嚮導,肯定可以讓他們更加安心。

於是步雲天直接化想法為行動,在杜胖子等人驚駭的目光當中,把正在定海神珠裡面擺威風的嘯月放了出來,

而發現自己突然出現在一個陌生環境的嘯月立刻豎起全身的毛髮,渾身散發出一股危險的氣息,就像一把出削的利劍,隨時可以撲向敵人。不過一瞬間嘯月便發覺道步雲天的氣息,立刻變成了一副哈巴狗的樣子,跑到步雲天的腳下趴著。

杜胖子等人看到有馬匹大小的嘯月,先是一驚,差點就拔刀相向了,可是就在幾人驚駭異常的時候,嘯月卻跑到步雲天的腳下趴著,如果這時他們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的話,那就真的是笨蛋,杜胖子首先跳了起來,激動的道:「老大,這是你戰寵嗎?」

「是,這是我的第二戰寵,第一戰寵正在修鍊之中。」步雲天應了一句便不說話,先讓幾人激動一下再說。

「老大你真是太厲害,居然連這麼威風的妖獸都能收服,而且還有珍貴的帶有戰寵空間的寶物,真是太令人驚訝了。」大龍感嘆道,對於帶有戰寵空間的物品他可是知道的,那是一種比普通的儲物袋還有珍貴不知多少倍的活性空間物品。

一般的儲物袋差不多都是天階以上的人物才有能力帶上一個,像這種活性空間物品就不用說了,那是能令天階人物都生出貪婪之心的珍貴寶物,想不驚嘆都不行。

毒蛇驚喜之餘卻帶有擔心:「是啊,太令人吃驚了,不過這樣的寶物要是讓人知道的話,恐怕會引來大批修士的追殺,大家一定要保密才行。」

「其實也沒你們說的那麼嚴重,這靈獸袋雖然珍貴,但是對於天階的人物來說還是很容易搞到的,犯不著為了這個損壞自己的名聲,至於地階之流又有多少個是我的對手,所以你們也不用太擔心。」步雲天一副殺氣騰騰的道,顯然對於敢打劫他的人他是不會輕饒的了。

「這倒也是,以大欺小出手的話面子也不好看,但是也不能不防,不怕明的,就怕暗的。」大龍沉聲道。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個嫩嫩的小孩子的聲音插了進來:「誰敢打劫老大,我一定咬死他。」

大家聽到聲音是從步雲天的腳下傳來的,吃了一驚之後,反應過來的眾人都睜大眼睛的看著步雲天腳下的嘯月,就連步雲天也不例外。

嘯月被眾人看到不好意思,居然有點害羞道:「你們這麼看著我幹嘛,我說錯話了嗎?」

「你居然會說話。」步雲天不由有些發傻道。

「本來還不會的,不過剛剛突破修為便會說了,人家現在可是有天階一級的修為了,說話有什麼奇怪的。」嘯月抬起頭驕傲道。

「那你之前豈不是地階九級的修為?不會吧,地階高級的修為居然還被我揍得那麼慘,你也太菜了吧。」步雲天看到嘯月驕傲的樣子不由的打擊道。

聽到步雲天的話,眾人不由一臉懷疑的看著嘯月,搞的嘯月一臉的鬱悶,說起這個它就傷心啊,雖然步雲天已經是它的主人,但是想起那一幕,它還是忿忿不平。 「哼,那是我讓你的,不信我們現在再打過。」嘯月哼哼不平道,顯然對於挨揍的事情還是耿耿於懷的。

「哦,原來是讓我的啊,難道你有病?不然怎麼會讓我揍得這麼慘?」步雲天輕哦一聲道。

「哼,不管怎麼說,我現在都有天階的修為,肯定比你厲害。」嘯月哼聲道。

「你說你有天階的修為,沒騙我們吧?」大龍震驚問道,他非常清楚天階變異妖獸的恐怖,本來就算是同階級之中,人類一般都是比妖獸要弱上那麼一點的,然而變異妖獸就更加不得了了,至少天階一級幹掉天階二級絕對沒有問題,想不到老大居然可以收服如此厲害的妖獸,他想不震驚都不行。

不但是大龍,其他人也都快被震得不行了,眾人剛開始都以為只是一隻地階初期的變異妖獸,任誰也想不到嘯月居然有天階的修為,天階的戰寵啊,那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更別說親眼看到一隻天階的變異戰寵了,而且這隻戰寵還是他們老大的,那就更加不得了了。在這一刻,他們感到自己的前途真的是一片光明了,老大厲害了,小弟離厲害還會遠嗎?

「那是必須的。」嘯月一臉高傲道。

「應該是了,量這小傢伙也不敢說謊,收服它的時候應該是地階九級的修為吧,那時嘯月的身體比現在至少小許多的,現在身體變大了,氣勢也增強了不少,看來是真的突破了,可是不是說妖獸想要突破天階非常的困難嗎,更何況是變異妖獸,應該更加的難才對啊。」

步雲天也是一臉驚訝的道,此時再讓他和嘯月對打的話,鹿死誰手就不好說了,要知道官大一級壓死人,更何況是大了整整一階。

大陸上的人基本都知道,除了血脈比較好的具有傳承的妖獸之外,一般的妖獸想要突破到天階,沒有天大的機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變異妖獸那就跟不用說了,變異使它們某些方面更加厲害,但是上天給你開了一扇門又會關上你另一扇窗,變異妖獸想要突破的話起碼比一般的妖獸困難好幾倍。

「老大,你現在知道我厲害了吧,以後要好好待我知道嗎?」嘯月臭屁道。

「知道你厲害了,那要不要等我晉級天階之後,再來比一場,看看誰厲害啊。」步雲天笑眯眯的對著嘯月道。

「不行,我雖然很厲害,但是還是比不上老大你的,我才不會笨的和你個變態打呢。」嘯月立刻認輸道,如果是現在開打還差不多,等到步雲天晉級天階再開打,那不是找虐嗎?

步雲天看到嘯月不再臭屁之後,轉過頭對大龍等人道:「現在放心了吧,嘯月就是我在風峽裡面收服,對於裡面的環境可以說是非常的熟悉,有它跟著我,就算遇到危險也能提前知道,所以你們就乖乖的留在外面等候吧。」

杜胖子等人只好無奈的同意了,都到了這個份上還有什麼好說的,像現在這種情況,他們就算進去也是拖步雲天的後腿而已。


步雲天看到眾人妥協之後便開心的做烤肉去了,沒過過久,嘯月看向步雲天的眼神就更加的溫柔了,在它過去的日子裡,所吃過的東西和這烤肉比起來,根本就什麼也不是。


「老大,你做的烤肉真是太好吃了,以後可不可以天天做給我吃啊。」嘯月一臉期盼道。

這時步雲天才發覺,嘯月的聲音是一副女聲,難怪之前感到有點怪怪的,看來之前是被嘯月說話給驚住了,居然連它的聲音也沒注意,而且還是一副小女孩的聲音,嫩嫩的,奶聲奶氣的,非常好聽。

「嘯月,你是女的。」步雲天怪怪問道,他此刻有一種怪叔叔欺負小女孩的感覺。

「老大,人家本來就是女孩子嗎,有什麼好奇怪的,你還沒說給不給我烤肉呢?」嘯月繼續用嫩嫩的聲音說道,很難想象一頭巨大的妖獸用一種嫩嫩的小女孩的聲音說話到底有多怪。

「好好,以後我每天都給你烤肉,不過你能不能變小一點啊,一頭巨獸帶著一副嫩嫩的小女孩的嗓音,讓人感覺怪怪的。」步雲天一臉古怪道。

「你早說嗎,人家可以變小啊。」嘯月說完后,身體便開始慢慢的縮小,最後身體縮到只有尋常的小狗般大小,紫色的毛髮看上去可愛異常,絕對是對付女孩子的必殺絕技,相信沒有幾個女孩子能躲過嘯月的魅力。

「你現在的樣子就可愛多了,以後沒有我的允許,還是不要在外人面前說話的好,免得暴露實力給外人知道,你可是我的秘密武器之一了。」步雲天一把抱起嘯月開心道。

接下來的幾天都沒有什麼大事發生,時間在眾人的焦急等待之中過去了。雖然大事沒有發生過,不過小事還是有的,隨著時間的推移,趕來的人是越來越多了,風峽入口外面漸漸容不下龐大的人群,所以不時發生搶地盤的事情,沒實力的漸漸被人趕去更外面,好位置漸漸被有實力的人霸佔。

這天,沙漠派和刀道宗的人終於到來了,這些人直接就搶佔了入口最好的位置,把那個位置上的人都趕了出去,一群人大概有三十幾人,大部分都是地階後期的修為,因為是實力最高的一幫人,所以個個都囂張異常,不過他們也沒停留多久,只是在入口休息了一天便進去了。

打頭陣的人終於進去了,早就等的不耐煩的人群也跟著闖了進去,不一會兒眾人便走的差不多了,甚至有一些修為不到地階的傢伙也不要命的沖了進去,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其實這些散修的目的很簡單,肉吃不到,喝口湯也不錯,這就是他們的想法,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要為這個想法付出生命就是了。

步雲天抱著嘯月對杜胖子等人道:「你們全部都給我在外面呆著,給我養精蓄銳,說不定我出來之後還要靠你們接應才行,千萬不要進去,知道嗎?」

「知道了,啰嗦的老大。」杜胖子雖然口裡應著,不過步雲天看的出他還是很不放心,想要跟著進去。

「大龍,你最穩重,你給我負責看住他們,千萬不能讓他們進去知道嗎,不然我出來之後饒不了你。」步雲天還是不放心的吩咐道。

「嗯,老大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他們進去的,但是你也一定要安全出來,如果在其他人都出來之後你還不出來,我們一定會進去找你的。」大龍一臉認真道。

「沒錯,如果到時老大你不出來,我們一定會進去的,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就算老大你在裡面出事了,我們也要進去陪你,說到做到。」杜胖子也是一臉認真道。

「你們就放心了,有我保護老大,是不會有事的。」嘯月懶洋洋的道。

「就是,我才不會出事呢,到時如果我沒出來,你們就多等一個月,如果又過了一個月我都還不出來,你們再進去吧。」步雲天看到他們一副堅決的樣子,知道是不可能在勸服他們了,只好在爭取一個月的時間,相信到時自己一定可以趕出來的。

「好,就這樣說定了,我們最多再等一個月的時間,如果別人出來之後再過一個月你還是不出來我們就進去。」杜胖子堅決的說道,其他人也認真的點點頭,而且具步雲天超常的神識的觀察,他們個個都是認真的,能有一幫這樣的朋友,由不得他不感到幸運啊,在這個自私自利的追求長生的世界里,能有一幫肯為你去死的朋友,可以說真正是比登天還難。

「好了,不說這麼多了,這些元氣丹大龍你拿著,之前都忘記給你們了,這段時間你們就在外面好好的修鍊,等我好消息吧,有嘯月的幫忙,我一定會安全出來的。」步雲天掏出幾瓶元氣丹遞給大龍道,因為剛開始還不能確定大龍等人到底有沒有異心,不過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步雲天已經基本確定他們的忠心了,於是給了他們一人一瓶元氣丹。

「謝謝老大,我們一定會聽你的話留在外面的,但是你必須安全出來。」大龍接過元氣丹激動道。 留下杜胖子等人在外面之後,步雲天抱著嘯月迅速進入風峽,跟上了尋寶的人群,這些人雖然來自不同的勢力,但是在沒有抵達洞府遺迹之前,卻是非常自然的走到了一起,內心之中雖然充滿了防備,但是表面卻還算融洽。

呼嘯的狂風不停的吹著,修為弱點的甚至連眼睛都睜不開。不時被狂風吹起的石粒打在沒有防備的修士身上,不時發出一聲痛叫。

刺骨的狂風瘋狂的呼嘯著,彷彿要把這群入侵者都趕出去,很多之前沒有進來過的人,在看到這無比恐怖的狂風之後,臉色立刻變得蒼白無比,不過可能是想到遺迹里的寶藏,這些貪婪的傢伙很快便把心裡的恐懼壓了下去。


一路上都是一些大勢力帶頭沖,表面上看來是那些大勢力怕丟面子,暗地裡怎麼想的就不知道了,至少目前每個大勢力都是爭著走在前面,反正大家都知道遺迹外圍的危險不是很大。但是,真的不大嗎,恐怕只有繼續往前走才能知道。

步雲天看著爭著走在前面的各大勢力,心裡不由感到好笑,在這個時候居然還敢顯擺,驕傲自大也不看時候,恐怕到時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老天爺保佑前面出現一隻變異妖獸吧,然後給我全部咬死他們就最好了。

可惜這也是步雲天想一想而已,並沒有真的出現變異妖獸,所以這一大群人走到現在倒也沒有出現什麼大的傷亡。

不過步雲天猜測,那些大勢力走在前面根本就不是為了面子,而是為了盡量保存跟在後面的散修和那些小勢力,並不是說他們多麼的偉大,而是為了保證有足夠的人手探路。

一個大遺迹之中的陣法禁制可不少,自然少不了探路的,這才是那些大勢力走前面的原因,否則他們豈會那麼好心。

其實步雲天也想過讓嘯月去偷襲他們,只是想了一下之後就放棄這個想法了,如果走在前頭的幾個大勢力被天階變異妖獸偷襲了,他們做的第一件事肯定是把後面的散修勢力趕到前面去探路,所以步雲天沒有這樣做,而且就算要做也不是現在,最好是在差不多要抵達目的地的時候。

更加最關鍵的是,步雲天可不想被刀道宗的發現他的存在,雖然雙方都不認識,但是他不能保證自己的畫像有沒有出現在對方的手中,所以暫時還是小心點的好。

雖然沒有變異妖獸來偷襲,可是隨著眾人的深入,狂風的威力漸漸變得越來越大了,有一些修為低的首先抵擋不住了。

「他媽的,受不了了,這風力怎麼這麼快就達到這種程度啊,再走下去就是死定的了,我要退出,我可不想白白送死,各位再見。」一名漢子大罵幾聲,非常明智的和同伴道別離開了。

「奶奶的,我也受不了。」

「我也不行了,堅持不下去了。」

沒多久便開始有許多人堅持不住,陸陸續續退出去了,這些大多數都是修為比較低的凡階修士和意志力薄弱的地階初期修士。

刀道宗的司徒炎也就是那個傲氣沖沖的小白臉,在看到這些修士不斷的有人想要退走之後,嘴裡譏笑道:「一群白痴,沒本事也想要進來奪寶,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傢伙,現在知道遭罪了吧,不過還算有點自知之明,否則也是白白送死的份。」


「師弟說的沒錯,這些不怕死的傢伙其實也是很怕死的,看他們那副衰樣就知道了,我看的都礙眼。」另一名刀道宗的弟子也譏笑道。

刀道宗的其他幾位弟子也是一臉傲然的看著那些散修勢力,配合著司徒炎那傲慢的表情,囂張的嘴臉,實在是說不出的噁心。


而那些散修聽了卻是敢怒不敢言,刀道宗的那些長輩看到居然也是一副確實如此的嘴臉,可惜他們卻不知道,有時候眾怒是犯不得的,現在基本上個個小勢力都已經暗暗記恨他們,而他們卻還不自知,也為他們奪寶時埋下了隱患,不過有沒有機會爆發就不知道了。

很快的,隨著一些人的離開,退出的人開始越來越多,雖然這些人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但是他們也不想連遺迹都還看不到就白白的送死啊。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不時的有人離開,漸漸的剩下的都是地階以上的高手了,凡階的不是退出去,便是死了,這一大群人中再也看不到凡階修士的身影。

步雲天雖然走在後面,但是也一樣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神識雖然沒有放到最大,但是周圍一千米以內都時刻被他監視著,就連刀道宗那一群人也不例外,可能是因為步雲天神識變異的關係,在場的所有人都發現不了他的神識,所以刀道宗的人也並不知道他們一直追殺的步雲天就在他們後面。

不過步雲天也不敢靠的太近,萬一不小心被刀道宗的人發現就麻煩了,雖然不怕他們,但是怕麻煩啊,躲在他們後面敲悶棍不是更好嗎,幹嘛要讓他們發現啊。

要知道現在刀道宗的人已經開始懷疑他了,在這種地方只要被發現,估計就是寧願錯殺也不會放過步雲天。

就在眾人又前進了一段路程的時候,他們遇到的第一個巨大的危險來了,在步雲天的神識觀察之中,前面有一股龐大的龍捲風正在咆哮著,而且不巧的是,那股龍捲風正向他們衝過來,而眾人卻還一點都沒有發覺,甚至還有一些人還在開心的聊著天。

也是,除了步雲天的變態神識,所有人的神識都只能外放一百米左右,又怎麼會知道上千米外的龍捲風呢,如果是在一個安靜的地方的話或許還可能聽到一點點風聲,可是周圍到處都是狂風,眾人的耳朵一直都在嗡嗡的作響,又怎麼會注意到一些奇怪的動靜呢。

不一會兒,咆哮的龍捲風便已經來到了眾人的面前,可惜等到眾人發覺的時候已經遲了,百米的距離眨眼即到,想要躲開基本上已經不可能了,瘋狂的龍捲風鋒利無比的向著眾人急沖而來,看到龍捲風的人們驚恐不已,而龍捲風卻不理眾人的吼叫直接襲向他們。還好那些凡階修士都退出去了,不然他們肯定十死無生,粉身碎骨。

原地打轉的龍捲風都已經夠恐怖了,更何況是這移動速度超快的龍捲風,那威力恐怖的程度真是無法形容。

雖然凡階修為的都退出去了,但是地階初期的修士還是很多的,這些人也還是弱了點,所以仍然有很多人被龍捲風刮的不知所蹤,或者是直接被風刀切割成碎片,血肉紛飛的場面看上去非常恐怖。

龍捲風到來的時候眾人都奮力運功抵抗,有些甚至連防禦法寶都用了出來,但是人力有時窮,此時在瘋狂咆哮的龍捲風面前,個人的力量顯得相當渺小,鋒利旋轉的風刀割破了許多人的防禦罩。

龍捲風在眾人之中只不過吹了短短的一分鐘,但是在這短短的一分鐘里,眾人卻損失慘重,就連刀道宗的弟子裡面也有一個地階後期高手因為大意被龍捲風吹得不知所蹤,其他弱小的勢力就更不用說了,雖然眾人早就已經有了心裡準備,但是到真的遇到龍捲風的時候還是慌亂不已。

除了幾個運氣好的沒有被龍捲風吹到,剩下的就只有步雲天因為提前知道躲了過去,其他人就算是硬抗過去的都差不多筋疲力盡,好在這些人都是高手,對於恢復性的丹藥並不缺乏,大家都帶了許許多多的丹藥以備不時之需,所以龍捲風過後的眾人也很快就恢復了。

只是人數又減了幾十個,相比一開始時的上千人,現在只有六百多了,退出的退出,死亡的死亡,失蹤的失蹤,什麼樣的都有,反正才剛剛開始沒多久,連遺迹都還沒有見到便已經減少了差不多一半人,也不知道最終能夠進入遺迹的有多少人。

眾人繼續整裝上路,但是過了沒多久,麻煩又來了,這次不是龍捲風而是妖獸。想想也是,這麼一大群人進入風峽,生活在裡面的變異妖獸怎麼會不知道,這不,外面竟然同時來了三頭變異妖獸,不過還好只有地階中期的修為,還沒有突破之前的嘯月厲害。

步雲天的神識雖然觀察到了,但是他卻不打算提前眾人,因為他發現這些妖獸正好沖著走在前面的刀道宗和沙漠派的人去了,他還在遺憾的想著怎麼不來幾隻厲害點的妖獸呢,最好是來幾隻天階以上修為的,那樣就更加的完美了。

此時囂張的司徒炎正好走在前頭,所以這個可憐的孩子被其中一頭變異妖獸給盯上了,而這個小白臉還完全不知道危險就在前面等著他,還在那裡幸災樂禍的嬉笑著身後損失慘重的冒險者,步軍爺已經開始為他默哀了。

果然,就在眾人靠近的時候,三隻妖獸幾乎同時暴起,其中一隻便撲向了司徒炎這個可憐的孩子,還好他身後的司徒清及時反應,看到妖獸立刻施放了一個瞬發的防禦法術,不過為什麼說他可憐呢,那是因為他雖然逃過了一命,但是他那英俊的俏臉卻被妖獸給抓的鮮血淋淋。

「啊,我的臉,好痛啊,該死的,快給我殺了它。」司徒炎瘋狂的痛呼起來。

當時那隻變異妖獸只是兩下便打破的那個防禦法術,繼續撲向了驚恐的司徒炎,一爪子當頭拍下,可惜他還是躲過了拍爆腦袋瓜的下場,及時閃了一下,不過那張俏臉卻沒了,後面的人想搶救都來不及,這就是囂張的下場,沒本事卻要走在前面耍威風,這下後悔莫及了吧。 看到司徒炎被毀容,步雲天高興的差點鼓起掌來,這隻妖獸實在是太給力了,不但隱匿術恐怖,殺傷力也遠超普通妖獸,居然殺不了人就毀人家的臉,真該賞一顆糖果給它。

最終結果是沙漠派死了一個地階後期的,刀道宗臉花了一個,死了兩個,因為有兩頭異獸撲向了刀道宗的人,而沙漠派的只有一頭,雖然這些人的實力都比這幾頭異獸高,但是近戰他們卻不行,神識被壓制之後,實力已經下降了很多,如果不是有那麼幾個天階高手在裡面,等級相差實在是太大,恐怕還不知道要死多少。

「啊……,痛死我了,痛死我了。」此時司徒炎正在捂著臉哇哇大叫,鮮血還在不停的流,真是可憐的孩子,好端端的一張臉就這麼沒了,這麼深的疤痕想要恢復可不容易,看來有的他哭的了,不過很快便用藥止住血了,真是可惜,還有很多人想要看他慘叫的樣子呢,不過這樣也不錯,滿臉疤痕的不敢見人了,現在這傢伙應該不敢那麼囂張了。

「哈哈,真是活該,這回看你還怎麼囂張。」一名清水宮的弟子毫無顧忌的笑著道,絲毫不在意刀道宗眾人殺人的目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