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宋三喜和呂濤他們,都睡的死死的。

而周文兵,也跟著韓老去了。

因為半上午的時候,省城警局追捕兩個殺人犯,說是逃進這一帶的山裡了。

而這一次開移動生命線的司機,有些可憐。

他就是在山谷那邊僻靜處,上了個廁所,發現了這兩個殺人犯的蹤跡。

被人家滅口了。

兩個殺人犯逃了好遠,周文兵才發現司機出事了。

正好,剛給老爺子彙報之後,省城警局的追捕力量,也趕到這邊來了。

韓老沒二話,坐上自己的專用座駕,帶著手下三輛越·野·戰·車,幫著往深山裡追去。

宋三喜他們在睡覺,昨晚一夜做手術,做康復,實在太累,就沒驚動他們。

現在爽了。

韓發明見沒動靜,直接吼手下:「給老子把車門打開,老子要上去看看!」 第2114章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演電影嗎?」

「電影都不敢這麼演。」

「別亂說話,警方那邊已經介入,只管救人就可以。」

周圍護士醫生都在討論這個事。

夜間的急診,因為這場事故,亂糟糟的。

慕安安心急如焚。

就算跟宗政御分開,就算兩個人沒有結果,慕安安也不希望他出事。

拋開愛情和其他,那也是養了她八年的人啊。

把她養的一身驕傲,讓她肆意人生,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無須顧慮後果。

這樣感情下,慕安安就算再恨這個人,也沒辦法面對這個人出事。

「請問,有沒有一個叫宗政御的送進來?」

慕安安抓到一個護士。

護士抱着東西,明顯急的去幫忙,面對慕安安的話也只是快速回應一句,「你到前台去問問。」

慕安安撥弄有些凌亂的頭髮。

前台那邊已經沒人了。

「快,這邊,這邊需要安定!」

「醫生呢?沒有醫生,這怎麼弄啊?」

慕安安回頭,聽到那邊人急切喊了一聲,想也不想直接跑過去幫忙。

慕安安雖然醫科大出來,也實習過,但現在畢竟沒有任何職務,她恪守本分,就算幫忙,也只是在旁邊指導護士,直到醫生過來。

「你們這邊有沒有送來一個長的特別好看的男人?」

說宗政御沒有人顧慮的上,慕安安也只能這麼說。

「沒有。」結果對方給的斬釘截鐵。

慕安安表情落寞。

「你是說,那個長特別好的……穿着西裝,特別冷靜,是說那個男人吧?」

慕安安正失望時,一個護士突然跑過來說了一句。

慕安安點頭,「是他!你見過他,他現在怎樣了,他有沒有受傷,他人在哪裏,他還好嗎,他……」

「安安。」

慕安安急切的話還未問完,背後突然響起一道喊聲。

慕安安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聽到這樣熟悉的聲音喊她了,以至於在聽到這個稱呼后,她所有的話都止住了。

身體下意識見僵直。

護士說,「就前面那個,是你男朋友吧?」

慕安安在調整情緒,甚至都沒有顧得上去反駁護士的話。

後面的宗政御上前一步,「前男友,我們已經分手了。」

護士一愣,「哦,哦……」

她還想說什麼,後方已經有人喊了,護士不得不離開。

慕安安深呼吸一口氣之後,這才回頭去面對宗政御。

宗政御就穿了白色襯衣,已經髒兮兮了,手臂上都是紅色血,慕安安甚至能夠看到上面暴露出來的一個划痕。

挺深的。

傷口也沒有去處理,上面血跡都幹了。

而宗政御臉也是比較蒼白。

「安安。」

「我去先幫你把傷口包紮。」

慕安安搶了宗政御的話,腳步快速的跑去隔壁房間找了護士借醫藥品,再度走出來。

走廊里人來人往。

醫生護士、警方、受傷的人,還有一些掛急診的人,亂糟糟的。 「送去了,已經遞給郜寧了。」翠環說着接過湯碗將碗放在了旁邊的桌子上。

「嗯,那就好。」

尋韶容想着,越南昭的身體一向健碩,在山洞住了一碗不見得會受風寒,但是身體若不好好保養細心照料,總有生病的那天。

到時候,吃苦受累,守在他病榻前的還是她自己!

正想着,尋韶容忽而聞到一股食物的香味。

「王妃,這是廚房剛做出來的小酥肉和芙蓉桂花糕,您快趁熱吃點兒。」彩鳶從外面急匆匆地走了進來,端著兩個白玉小碟子站在了尋韶容的面前。

「彩鳶,你慢著點兒走路,別帶進來風,吹着咱們王妃!」翠環嗔怒地看了彩鳶一眼。

「若是染上風寒可就不好了!」

「是是,是我大意了,我太着急了。」彩鳶訕訕地笑了兩聲。

尋韶容用指尖捏起一塊芙蓉桂花糕放在嘴裏,香甜可口,甜而不膩,這古代的點心真是一絕!

再拿起一塊小酥肉,外酥里內,肉質緊實鮮美,真是上上品的口感!

她吃的美滋滋的,忽而想起來,「這點心可給王爺送過去了?」

彩鳶點了點頭,「奴婢知道王妃惦記着王爺,這糕點和小酥肉廚房一做出來,奴婢就派小廝送到王爺的嘯月閣了。」

什麼叫她惦記他啊?!

罷了罷了,她也累了,便不與彩鳶這小丫頭爭辯了。

主僕幾人正說笑着,門外傳來一個小丫鬟的聲音,「王妃,王爺去軍營了,臨走前,吩咐奴婢好生照顧您,讓您好好休息!」

「知道了!」

……

嘯月閣內,越南昭避開傷口快速地洗了個澡,清理掉身上的臟污和血跡,他換上一身玄色的長袍,領口和袖口綉著金邊,腰間系著一枚玉佩,頭髮用玉冠束起,英氣逼人,眸子中現出狠厲之色。

「可查清那人是誰了?」

「王爺,您是說刺客?時間太近,屬下還沒查到刺客是誰派去的。」郜寧被問的楞了一下,他昨天聽說王爺和王妃遇到刺客后,便是慌得六神無主。

「我是說太醫院前和王妃說話的男人。」

「啊,王爺是說這個事兒啊!」郜寧一拍腦袋。

越南昭瞪了他一眼,剛才在府門口不就是在說這件事嗎?這孩子怎麼一日不見智商如此感人?

「那人名叫雁影,是太醫院院判,年十九,是王妃的下屬。」郜寧說着他的調查結果。

「沒了?」見郜寧不說話,越南昭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你以前辦事不似這般沒有章法,是不是本王最近管你管的太鬆了。」

「不不,王爺,屬下還調查到……」郜寧頓了頓,理了理思緒。

「啊,還有,此人長相令人過目不忘,皮膚白皙,濃眉杏眼,時常身穿綉著雅緻竹葉花紋的冰藍絲綢錦衣。」

「本王不瞎。」

「此人嗓音低沉有磁性。」

「本王不聾。」

郜寧我這佩劍的手不斷地顫抖,王爺到底想知道些什麼呀?!

看着越南昭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就快要變成鐵青色了!

啊,對了!

「雁影家中世代行醫,早年間其父是個江湖郎中,后被現在的太醫院提點大人,也就是吳用吳太醫發現,便開始到太醫署做事。」

見越南昭還是沒有反應,郜寧猶猶豫豫地繼續說。

「雁影,據屬下所知,至今尚無婚配,之前倒也有些人家上門去說親,但是都被拒了,說是這雁影不願娶官宦子女或是商賈之女,只想聘娶醫女為妻。」

「說是只有二人才能情投意合,這日子才能過的順暢。」

好醫女?!

聽到這話,越南昭穿靴子的動作頓了頓,臉上滿是陰霾。

難道在宮裏看着二人相談甚歡,原來是興趣一致,有話題可聊。

「王爺,您……」

郜寧本來想問越南昭刺客是否要去軍營,派人查找刺客的事情,但是看着他難看的臉色,郜寧決定還是閉嘴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