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山在中州這塊區域,是一座不起眼的地方,但在蘇言看來,簡直堪比七八個白雲觀所在的地盤呀,這麼大一個地方,只有一個小宗派在上面,不得不感嘆,中州的龐大和難以想象。

蘇言騎着小黑往山上走去時,在半路上就碰見了一個攔路虎,真的是虎牙,全身的毛髮非常柔順,眼睛發黃,爪子鋒利不已,更重要的是,個頭那叫一個大呀,最起碼在五米左右。

這中州地界,是不是空氣中都彌留着生長激素的味道,怎麼隨便碰見個東西,都這麼大,這要是讓外人看來,根本就是核電站又泄露了,一羣變異的異種呀。

此虎趴在一處溫泉旁,懶洋洋的曬太陽,蘇言和小黑就這麼隱身看着對方,如果小黑有這麼大就好了,但想了想,變大了它也兇不了,反倒更加萌了。

如果沒猜錯的話,這老虎應該是這無極宗的護山神獸了,大老虎聳了聳鼻子,向着蘇言所在的方位看了看,粗大的肉墊撓了撓鼻子,繼續翻身睡覺,似乎對於蘇言身上的鬼差氣息很反感。

蘇言一路抱着旅遊的態度,和直播間內的人久違的來了一次互動,大地方就是好,看什麼都覺得很新奇,哪怕是一件很平常的事物,心理上都覺得不一樣。

趕到地方的時候,此刻的定魂目標,正躺在自己的修煉山洞裏奄奄一息,這傢伙應該是被野獸給重傷的,你瞧着胸脯上,那一爪子的厲害,幾乎刨膛了。

嘖嘖,傷口都臭了,都沒人管管。

這少年就這麼怔怔的看着頭頂的石壁,生命進行着倒計時,在宗門裏,得不到重用的弟子就跟後媽養的似的,沒人把你的當回事。

宗門需要了,你們必須前仆後繼去保衛它,你需要宗門了,嗯嗯,沒價值的,沒人會記得你。

眼看着時間越來越接近,蘇言開始鬼鬼祟祟起來了,畢竟,今天可是他的第一單,來中州這個大地方的第一單,可千萬別再碰見那血衣候之類的。

【我說主播,和平常一樣就行,定完魂走就是了,你瞧瞧你此刻的樣子,跟做賊似的。】

“你知道還什麼呀,我現在個再也沒有魂星能召喚出許褚了,萬一那血衣候來了,我往哪兒跑。”蘇言悻悻然道。

【你要是天天這樣,早晚成神經質。】

【主播已經神經了,但也不得不這樣,都是局勢所逼。】

蘇言很感激這位替他說話的觀衆。

“我還有七百多魂星就晉升七品鬼差了,到時候無論是隱身還是戰力,應該都會大幅度提升,保命也會好很多,只要熬過這段時間就好了。”蘇言開口道。

【大大加油,我們會一直在你身後支持你的。】

【我勒個去,主播,後面……】

【哎呀,大大這運氣也是沒誰了,想什麼來什麼。】

【主播小哥哥,當心呀!】

…………

蘇言原本還想和觀衆們在暢聊幾句時,直播間原本稀稀落落的字母瞬間像下暴雨似的,密密麻麻而過,蘇言大概掃了一下,全都是後面。

他輕輕裝過頭,一眼就看到了不知何時,進入山洞的一個血色鎧甲的人影。

沒有什麼變化,鎧甲紅的發亮,頭髮彷彿剛接收了一場鮮血的洗禮,猙獰的青銅面具將他完美的包裹起來,蘇言的心臟頓時劇烈的砰砰跳起來。

“至於嗎,哥,我來中州的第一次定魂呀,你好歹給我個開門紅呀,”蘇言欲哭無淚,這以後的日子可咋過呀。

牀上的少年終於是閉上了眼睛,一個迷你亡魂漸漸從他靈臺裏飄出來,帶着迷茫的眼神看着身邊,一個白衣,一個血色鎧甲的人影。

血衣候已經往來走了,他並沒有隱身,隱身的只有蘇言,蘇言看着他那視若無睹的眼神,不由一陣來氣,想故技重施嗎,當我傻呀。

成敗在此一舉了!

蘇言嚥了一口唾沫,手中不着痕跡的捏住了狐假虎威盤,不斷輸入自己的魂力和氣息,腦海中則是構造着當日那位一品鬼差層次的血衣候。

轟!

那位手中已經拿出一面銅鏡的血衣候頓時停下腳步,看着一旁隱身的那位鬼差衣衫不斷變化,最後,大變樣,身上所散發的煞氣和氣息,都異常之大。

“怎麼可能?”在再次感受了一下對方的氣息後,這位血衣候急忙跪拜:“見過大人!”

PS:七月一號凌晨上架,大家記得首訂呀。 這一跪拜,把蘇言給跪的拜懵了,他還想着兩人怎麼交流呢,如今仔細看去,這名血衣候一身的修爲只是鬼差八品的層次,連蘇言本身都比不過呀,嚇個毛線呀。

再看了看自己手上所模擬出的那三顆珠子,對方手裏的一顆,他或許有些明白,這羣詭異的血衣候是怎樣區分上下級的。

狐假虎威盤太過神奇,所模擬的人物直接百分百之複製,恐怕就算是本人來了,在試探後,都有理由懷疑,這是不是自己的雙胞胎弟弟。

只可惜的是,上次那血衣候看不起自己似的,打死都不開口,否則,能說話就更加的完美了。

【主播牛逼呀,大變活人,這啥玩意兒?】

【我知道,主播是一窮二白的,但是,那商店豐厚呀,跟個哆啦A夢口袋似的,啥奇奇怪怪的都能整出來。】

…………

蘇言此刻也是得意不已,沒想到這麼好用呀,他多想向着衆位觀衆炫耀一下,只可惜,滿是怨恨的那少年弟子的亡魂已經準備溜走了。

蘇言用鏡子收了那亡魂,其實是另一方面的將他定回了軀體中,最起碼在地上跪的那名血衣候眼中所看到的的是鏡子收魂的。

訂完了魂,蘇言一顆心終於是放下了一半,然後看着還在向他行禮的血衣候,目光突然起了殺機,他從來沒有殺過人,但是,自個已經在死亡邊緣溜達了好幾圈。

中州這個地方,註定他要經歷一場血雨腥風了,既如此,又碰到了一個被自己迷惑的敵人,爲什麼不試一試呢,而且,看着對方此刻的裝扮,他又想起了昔日,自己被對方追殺的狼狽逃竄。

“殺吧!”

蘇言突然下了決心,然後直接走向對方的面前,他的頭再次低了下來:“屬下不知道大人在此,打擾了大人的任務,請大人贖罪。”

聽聞他的話,蘇言心裏突然反應過來一件事,對於自己先前由另一個人變換成血衣候的樣子,他似乎一點也沒驚訝,這也就是說,在中州這塊區域,其實有許多人都是沒戴面具的,和蘇言的鬼差一樣,以另一種相貌的身份生活着,在需要的時刻,纔會出現。

這讓蘇言吃驚不已,這是什麼,根本就是鬼差們的另一種生活版本呀,只不過,他們普遍的修爲都很高,像今天這樣的,應該很少,但是,針對那些新手鬼差,已經可以秒殺他們了。

這羣血衣候,到底是什麼樣的羣體,連着地府都沒有辦法,太可怕了,好在自己有外掛。

蘇言已經一言不發的站在面前,那位血衣候以爲大人生氣了,更加不敢搭話,奇了怪了,他們每一個任務都是單線的,兩兩幾乎都是平行線,怎麼會詭異的交叉起來呢。

“讓你炸我!” 火影之強者系統 下一刻,蘇言的氣勢瞬間攀升,一下子掏出骨棒,對着他的腦袋就是一棒子,直接將這名血衣候打在了牆壁上,一口血一下子給噴吐出來。

“大人,你……”

那名血衣候搖搖晃晃,看起來打的有些懵了,蘇言大驚,此人的頭是鐵打的嗎,剛纔一棒子震的自己手都嘛了。

不能讓他恢復過來,蘇言一下子祭出從封大傻子哪裏訛來的攝魂鈴,叮叮噹噹搖了起來,這次一着急給忘了屏蔽自己,當鈴鐺要完後,連着自己也是腦海一片空白。

山洞內,兩名血衣候就這麼詭異的同時看着對方在發呆。

三息後,蘇言最先醒悟過來,頓時臉上一紅,知道此刻不是多想的時候,身體向前一弓,而後猛的暴射而出,猶如一道紅影,帶着濃濃的陰森鬼氣直接對着那還在晃腦袋的血衣候撲殺而至。

臨近身體的一刻,手掌橫拍,體內無限接近七品鬼差的龐大魂力盡數的順着經脈涌動,灌注進了手掌。

“鬼爪手,碎山!”

低沉喝聲之聲,破風響徹,隱隱間彷彿是有着細微的音爆聲,蘇言一掌毫無保留的打在了那血衣候的胸口處,一處血箭一下子才從後背處飆射而出,飛濺在了石壁上。

“爲、爲什……”

砰!

臨死前的血衣候終於是清醒了過來,哆嗦着嘴脣,滿是不可置信的看着蘇言,最後轟然倒地。

一掌轟殺了血衣候,蘇言也是鬆了一口氣,緊繃的身軀,頓時放鬆,一下子坐在地上,這一刻他才發現,自己的後背早已溼透。

從蘇言襲殺開始到此刻,也就六七個呼吸的時間,沒有引起太大的波動,實在是蘇言出手之快,加上對方沒有任何防備,修爲還低一些,這才讓蘇言成功了。

直播間內全部靜悄悄的,他們剛纔看見了什麼,主播大大直播殺人呀。

【完了完了,大大的直播間不會封號吧,太瘋狂了,怎麼說殺就殺呢。】

【我第一次見直播殺人,但是,爲什麼沒有一點恐怖,反倒有些獸血沸騰呢,難道我和主播是一類人?】

【啥感覺,主播啥感覺?】

【這一步走的對,我支持主播,應該沒事吧,沒有太大的血裏呼啦場面。】

…………

蘇言殺人了,很乾淨利落,直播間內的人在短暫的沉寂後,頓時激動了,有褒貶自己要做噩夢了,有誇獎主播早就該這麼幹了。

蘇言額頭冷汗齊冒,殺完人後,才感覺兩手發軟,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在真正意義上親自動手殺人,此刻還沒緩過神來。

“太可怕了。”蘇言道。

聽到吹牛能提現 【可怕什麼,你不殺人家,人家就會殺你的,這是個死扣,解不開的。】

【樓上說的對,主播還是趕快清理屍體吧,免的被其他血衣候給發現。】

說的對,蘇言連忙起身,突然,意識中傳來了小黑和二白激動的聲音,將他們放出來不,一騾一骷髏嗷嗷叫着直接奔赴血衣候的屍體,不知道施展什麼術法,亦如當初吞噬那女水鬼一樣。

“這倆貨是雜食的吧,怎麼什麼都吃。”眼看着血衣候的屍體漸漸乾枯,成了枯骨,然後在小白的搗鼓下,直接吞噬成了齏粉。

兩個猶如喝大了一樣,搖搖晃晃的,直接趴在了地上,開始了消化。

“好吧,哥服你們!”蘇言收了他的衣衫和鎧甲,以後說不定還有用的地方。

蘇言換回了自己的定魂衣衫,萬一來了一個脾氣比他還暴躁的鬼吏,二話不說,將自己襲殺了,拿他可比竇娥還要冤了。

突然,一道清脆的咔嚓聲響起,嚇了蘇言一跳,順着目光,看向地上那猶如蜘蛛網似的銅鏡……

PS:感謝【淵之勤守】老闆的100打賞,臨近上架,又有老闆加盟,應該是一個好兆頭,對了,7月1日凌晨上架,大家記得呀,可比養書給養忘了,首訂很重要。 看得出來,無論是厲鬼還是這血衣候,對於它倆而言,都是極好的補品,從目前它們的毛髮和骨骼的亮度就可以看出,這也算得上一種資源的完美利用吧。

下次應該把小黑給放出來的,這傢伙隨着吞噬厲鬼後,無論是耐力還是面對危險的敏感程度,都是非常好的,這讓蘇言很滿意,至於小白,目前除了骨骼變得猶如金玉一般外,其他的還看不出來。

有這倆貨收拾戰場,也省的蘇言麻煩,可就在蘇言轉身的一刻,先前那麼血衣候的銅鏡不知道什麼摔在了地上,此刻隨着死亡,突然開裂了起來。

在蘇言驚訝的目光中,銅鏡彷彿成了被捅了一下的馬蜂窩,一個個帶着迷茫眼神的白色亡魂從中飄出,胡亂的飄蕩着,細細數來,竟然有四十多個。

沒想到這麼一個低下的血衣候,竟然這麼富,搶了他們這麼多任務,那些定魂的鬼差不會被殺了吧,按照一比四十這麼算來,有再多的鬼差也白搭呀。

人家走得是質量,自己這邊走得是數量,虧損超額呀。

蘇言施展魂力,將他們全部圈禁起來,防止亂跑。

小黑和小白身上一亮一亮的,看樣子狀態不錯,蘇言決定先等等,畢竟血衣候死了,不應該再來第二個了,另外,這麼長的山路,靠自己走回去,得走到啥時候去呀,最起碼等小黑這貨起來再說。

“你說這血衣候到底要幹嘛,非和我們搶生意。”蘇言總算是恢復了過來,殺完人後,屍體又沒留下,一切就像做了一個夢一樣,倒沒什麼感覺了。

【元芳,此事你怎麼看?】

【元芳打野中,暫且信號不好。】

【地府都沒辦法的事,只能說,對方超強,強的連你們上面這些大佬都有些畏懼,不敢輕易而動。】

【樓上的,應該是下面,不是上面。】

【乖,細節問題咱們不注意。】

蘇言沉默下來,說不定還真是,沒聽那鬼吏說嗎,地府負責的位面太多,無法集中力量去消滅,只能達成了一個協議,誰搶到就是誰的。

按照蘇言今天所見,他心中隱隱有了一個猜想,那就是,對方的超級強者,應該很少動用,就像自己這方的鬼吏,如果對方都這麼強,應該調集大量的鬼吏來呀,見一個殺一個。

但如果真這樣,對方想來也是一樣,那豈不是雙方的基層力量都大大破壞,再高的樓,沒有基層,根本支撐不起來。

上一次遇見的血衣候修爲也是一品鬼差層次,慢條斯理的搶了自己的任務目標後,纔出手對付自己的。

鬼吏層次的血衣候,是不能出手對付鬼差層次的,自己這邊也一樣,或許雙方的這種默許也是契約的一部分,這也解釋通了,爲什麼會一批批的從其他地方徵用鬼差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蘇言就有了信心好好活下去了,扮豬吃老虎,誰不會呀,這邊的生意這麼好,自己人,趕緊定,對方的,嘿嘿,隨時轉換身份。

以前作爲鬼差,行走在活人與死人中間,這次在中州,又是行走在雙方間,還有沒有比這更刺激的事了。

蘇言一下激動了,連忙將自己的猜想告訴大家,和諸位一起分析,許多人都覺得差不多,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就在蘇言和大家討論的激烈的時候,洞外忽然傳來一股冷風,緊接着,一名老嫗帶着一串亡魂走了進來。

蘇言急忙拜見,老嫗點了點頭,當看到那一串亡魂時,頓時一怔,快步而來,仔細看了看,然後猛地看向蘇言:“你殺了血衣候?”

蘇言急忙取出鎧甲和麪具,老嫗接過,仔細看了看,最後看向蘇言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不錯不錯,這麼長時間以來,咱們地府和他們都是勝少敗多,沒想到你這次這麼幹脆,倒是給咱們爭臉了。”

“敢問大人,這血衣候——”

“別問,以你的修爲,知道的越少越好,這次不錯,下次能打就打,打不過就跑。”老嫗再沒說什麼,將所有的魂魄一收,就趕緊前往下一個目的地了。

蘇言嘆了一口氣,看來事情比自己想象的還要複雜呀。

蘇言站在小黑身邊,用腳踢了踢,這貨身上的顏色更加的深邃了,大晚上不發聲,往暗處一站,估計都沒人發現,

“起來了,走了!”蘇言又踢了它兩腳,裝什麼裝,身上的亮光早已消失了,還躺着不起來,最起碼小白就很老實,此刻歡快的拿着自己的兩根肋骨不斷圍着蘇言轉圈。

小黑看裝不下去了,一下子翻身起來,打着響鼻,竟然有着兩簇火焰從鼻子裏噴發而出,嚇了蘇言一跳。

“你這又進化了,是究極進化了?”蘇言頓時來了興趣,掰着小黑的鼻子就要去探究竟,小黑不滿的撒開四蹄就往外跑去。

蘇言再看看小白,啥也沒變化,要說真有什麼變化的話,就是它瞳孔中的紫色火焰,裏面有了絲絲冰藍色,很淺。

蘇言放開小白,它又咔吧咔吧着去追小黑了,蘇言下意識的看看自己的魂星,突然,神色一變,不是定一個魂三個魂星嗎,這次可是連售後服務都沒有搞,怎麼多了一百三十五顆魂星,難道說……

蘇言一下子想到了之前那四十個從鏡子裏飄出的亡魂,難道說,從自己手裏將亡魂交給鬼吏,系統也會判定爲自己的。

“哈哈哈~~”

蘇言頓時激動的兩手叉腰狂笑起來,他似乎發現了系統的一個BUG呀,如果這都可以的話,自己定啥魂呀,直接等着去搶那血衣候便是了。

原本以爲還需要兩個月才能晉升七品鬼差,只要像今天這樣的,再來四五個,成爲七品鬼差不是夢!

當直播間內的人得知這一消息後,也是替蘇言高興,誰說中州是火坑,這是一座別人懶得開發的寶山呀。

蘇言已經等不及晉升了,趕緊點開死魂冊,直接選擇了十個任務,他好希望這幾個裏面有血衣候來,修爲儘量低一些,能殺就殺,殺不了的,看能騙來銅鏡嗎,騙不了的,算了,你走吧。

就在蘇言準備去下一個目的地時,外面傳來了好些嚷嚷聲:“這誰家的驢沒拴住,怎麼滿山亂跑呢。”

“哎呀呀,驢子咬人了,這貨不是吃素的呀!”

“給我攔住它,今晚吃驢肉,哎呀~”

………… 小黑和小白此次吞噬血衣候後,顯得很活躍,最起碼在接下來的十多個任務後,從東到西,從南到北,彷彿吃了興奮劑一樣,一直是狂奔來的,小白更是當了一路啦啦隊。

使勁敲吧,等你肋骨斷了,有你哭的時候。

只可惜的是,接下來很順利,蘇言甚至於在亡魂跑出體外後,沒有第一時間去定靜悄悄的在等血衣候而來,最後不滿的踢了兩腳小黑,這傢伙,毛髮幾乎都不變了,他多希望能變白一些。

蘇言這個人很簡單,既然吃到甜的了,就想多吃幾口,所以,此次他充分的展示了自己的執拗性格,就不信了,這血衣候都是幹啥吃的,能不能像它抽獎一樣,把那謝謝惠顧多來幾次。

所以,蘇言乘着時間早,又選了二十幾個任務,騎着小黑,開始了來回奔跑。

有些事,可真奇怪,你越害怕就越來什麼,你想要的時候,得,人家卻躲着你了,就是不來,於是,在今天,死魂冊上所有人都看到了奇怪的一幕,一個鬼差開始了瘋狂的掃貨模式,到天黑,這個神祕的新人已經定了足足有四十七個魂,而排名第二的,是一個老鬼差,但也只有十三個任務。

看着這些亡魂歸屬同一個人的名下,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這可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呀,而且運氣還好的離譜,按照以往,這樣的人,根本就是不想活了,一時之間,整個冀州鬼差圈,紛紛猜測這位新晉鬼差王到底是誰,甚至有人開始了打賭,他能活多久。

看着下午安全返回來的蘇言,蛋頭鬼吏點點頭,就忙着自己的事去了,蘇言也象徵意義的幹了幾件雜活,在衆多僕役面前露了個臉,一天就算結束了。

第二天,蘇言二話不說,直接就選了四十個任務,帶着能早點碰到血衣候的期望出發了。

總裁有喜①,全能老婆賴上門 事與願違,啥也沒有,直播間內的人直接被蘇言的瘋狂給逗樂了,一想到之前主播爲了不來中州,害怕成什麼樣了,再看看現在,直接判若兩人呀,當然,蘇言在等不來血衣候後,也是好好和大家來了大直播,一同看看這新奇的世界。

第三天,

第四天,

……

蘇言沒等來給自己送經驗的血衣候,倒是因爲他的瘋狂,提前進入了七品鬼差。

叮咚:恭喜宿主,晉升爲七品鬼差,獎勵大禮包一個,望宿主再接再厲,六個月達到六品鬼差。

隨着系統冰冷聲音的落下,一大波龐大的魂力而來,讓的蘇言感覺到強者的力量,體內的魂泉又是增大了兩圈,人數也是由先前的1萬,變成了5萬。

晉升不到一個小時,直播間人數就迅速達到了兩萬五,而這個數字,還在不停的上漲着,蘇言在高興之餘,連忙去看看自己的大禮包。

九品一頭騾子,八品一個小骷髏,也不知道這七品又是怎樣的。

蘇言輕輕點開大禮包,又是一道耀眼的光芒後,一本古色生香的書出現在了蘇言的眼前,當看到藍皮書上的名字時,蘇言驚恐的尖叫一聲,一下子捂住了襠部,連連後退。

“《葵花寶典》!”

欲練此功,必先自宮!

不會吧,系統你在跟我過愚人節嗎,這玩笑開的有些太大了,他還沒有做好進東廠的準備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