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要告辭回去,忽地想起要開武館的事兒,就順便向徐業前打聽。

「徐局,我想開一家武館,要證件嗎?」羅陽問道。

「要。就是在體育局辦的。你要開武館,最好先跟縣武術協會的人打好關係。不然,等你開張了,除了有社會混混會去鬧事,還有武術人士也會懷著切磋的目的上門踢館。」

說著,徐業前話鋒一轉道:「你武術怎麼樣?」

羅陽笑道:「一般般。」

聞言,徐業前還道羅陽武功平平,勸道:「羅先生,我說句心裡話。若你武術不好,還是不要開武館為好。會有很多人上門踢館的。」

羅陽正經道:「徐局,我就是想要以武會友。你能幫我辦證嗎?大約要多少錢?」

適才,羅陽給徐媽媽治病,慷慨不要錢,徐爸爸不好拒絕他的要求。

「不用什麼錢。若你打定主意要開武館,我可以幫你搞好證件。你真的想清楚了嗎?一旦有人上門鬧事,其實挺麻煩的。你有心理準備嗎?」徐業前再次問道。

「有。我想我能擺平。」羅陽自通道。

自從學會了影拳之後,他還沒遇到過對手,無敵也寂寞。他只想找個真正的對手來較量一下,追求艱難的勝利。好比下棋,高手贏庸手,並無樂趣可言;只有高手贏高手,便其樂無窮。

武道也一樣,羅陽現今已算是武林高手,只求一敗。開武館,正有此意。

「那行。幾天內,我幫你搞好證件。你是單純開武館,還是開健身房?後者手續略為複雜一點,要先去註冊公司。」徐業前說道。

「我只是開武館,以武會友。徐局,大約要多少錢,告訴我,明日我帶錢過來。」羅陽問道。

「你是個值得交的朋友。能交到你這麼好的朋友,我感到榮幸。辦證只須一點錢,我出就行。」徐業前正色道。

羅陽再三要給錢,見徐業前有點生氣了,只好作罷。

在徐家坐了會兒,羅陽才帶安洪二女離開。 寵寵欲動,總裁愛到最深處 徐慧敏直送到樓下。

在分別時,徐慧敏說道:「羅總,明日你的新聞應該能上頭條。我會幫你運作。」

羅陽歡喜道:「徐小姐,你將會是我公司出色的元老。日後發展起來,等公司上市了,我會給你股份作為報酬。」

聽了這個承諾,徐慧敏喜的渾身發癢,興奮道:「羅總。我一定會盡能力幫公司運作起來!叫我小徐吧。」

其實,羅陽歲數比她小,他笑道:「我叫你徐姐吧。你叫我牛仔就行。」

辭別了徐慧敏,羅陽開車載安洪二女回去。

來時,安玉瑩想坐副駕駛位,沒坐成;回時,又被洪佳欣先佔了。二女一直暗鬥個沒完沒了。

洪佳欣只是出於好玩,才那樣逗安玉瑩的,並非真正要跟她爭男朋友。但在安玉瑩看來,這就是洪佳欣想要搶羅陽,她心裡憋著氣,只等回到村子,再找羅陽說這事。 煙霧瀰漫的陰謀之神神國,黑暗中不斷傳出讓人心悸的吼叫聲,不時有一些身穿黑甲的天使飛過。這些天使擁有四隻,乃至六隻翅膀,極速掠過天空,他們面色凝重,每個人手上都握著一件重兵器,緊緊地盯著頭頂上方,準備隨時攔截一切可能出現的入侵者,可謂密不透風。

而在陰謀之神的神殿中,陰謀之神正坐在一張矮榻旁,往對面的酒杯倒著美酒。

「這一段辛苦你了,我已經完成了陛下交給我的任務。不過,讓我很奇怪的是,你們到底派誰偷襲的光輝之神?還能在得手后全身而退。」

陰謀之神倒完酒後,隨口問道。

在陰謀之神的對面並沒有人,可陰謀之神問完,空氣中卻產生了波動,緊接著一個聲音響起:「這個你沒有必要知道,你只要讓那些神祇認為光輝之神已經控制不住神界了,就算完成了陛下的囑託,其他的,陛下自由安排。」

陰謀之神點了點頭說:「我理解。」,緊接著他感嘆道:「得有近萬年了吧,為了今天,我一直在努力,終於要看到成功的曙光了。」

「是啊,真的很久了。不過,這個事情馬上就要結束了,你我都會得到各自想要的東西。」

對面空氣中又傳來了,聲音語氣中滿是欣喜。

聽到對面的話,陰謀之神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揚,他又給對面的酒盅中斟滿了美酒,然後舉起了自己的酒杯,笑著說:「為了我們的陛下,為了我們即將到來的利益,乾杯。」

而在他對面,那杯盛滿美酒的酒杯彷彿被什麼東西舉了起來,與陰謀之神的酒杯碰撞了一下,發出清脆的響聲,然後被什麼人給喝乾凈了。

看對面的酒盅空了,陰謀之神猛地大笑起來,緊接著他對面也哈哈大笑起來,不一會兒,整個神殿中就充滿了兩個人的笑聲。

神界在暗潮湧動的時候,地上世界也是風雲變換,很多神祇的教會都開始了不尋常的動作,這讓一些傳統的老牌教會顯得壓力倍增,而其中最強大的光明之神教會感受到的壓力最為明顯。

作為位面上最強大的教會,在光輝之神的支持下,光輝之神教會依託光輝之城不斷向大陸傳教,哪怕非人類的地區,也已經被他們慢慢滲透了進去。可最近,一些教區明顯開始感覺受到了反抗,一些以前敢怒不敢言的教會甚至派出自己的牧師公開阻止光輝之神教會的傳教活動。

為此,光輝之神的許多教區開始擴軍備戰,他們一邊訓練教徒,一邊向總部發出支援的請求,希望獲得總部的支持。

對於這些教區的請求,光輝之神總部迅速做出了反應。他們不但派出了很多高級牧師,而且還派出了自己最強大的力量,光輝之神的聖騎士集團。

在人類世界,人類最強大的兵種是騎士,騎士又分為普通的騎士和冠軍騎士,如果冠軍騎士是光輝之神信徒的話,那麼他就會成為聖騎士。聖騎士除了自身武藝,還會擁有光輝之神的法術加持。

光輝之神教會的聖騎士數量並不是很多,可戰技卻超過一般的冠軍騎士,他們身穿綉有光輝之神紋章的精美大披風,身上是全套矮人工匠製作的全身板甲,就是戰馬也被鐵甲包裹得嚴實。

「無論挑戰者是誰,無論他們背後有什麼力量,你們都要狠狠地打擊。如果有地方政府出面,那麼及時向總部彙報,我們會進行協調,將這些力量全部打壓下去。 大神的專屬糖寶 記住,你們是光輝之神陛下最強大的戰士,戰無不勝的聖騎士!」

聖騎士縱馬衝出光輝之城的時候,耳畔邊還彷彿響起大主教在他們臨走之前的訓示。

「為了光輝之神陛下的榮耀,所有膽敢挑戰我們的人,我們一定會把他們踏碎,哪怕配上我們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特戰狂兵 騎士們在心中暗暗發狠,騎著駿馬從光輝之城的城門衝出。

隨著光輝之神教會的力量四處出擊,光輝之城內部的力量出現了不平衡,很多小股勢力也開始冒頭,顯然是想渾水摸魚。

於是,光輝之城中開始不時出現打鬥和傷亡,這讓那帝斯塔王國首都的巡防軍非常苦惱,為了鎮壓這些傢伙,巡防軍四處出擊,沒有多長時間就抓了數百人,打死打傷也超過一百人,讓光輝之城內的監獄和醫院差點兒人滿為患。

不過,即便這樣,光輝之城的治安環境也沒有好轉,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亂世要到了。

「食人魔黑幫最近在幹什麼?」

所羅門問。

「他們還在追查我們,看這個樣子,明顯是要趕盡殺絕。」

光頭羅恩狠狠地說。

自從孫立成讓克拉克以及卡羅琳他們打下了豎琴黑幫最重要的街區,這個傢伙就開始發動更大的力量對付所羅門。

作為地球後世種花家的憤青,哪怕是一個老憤青,他也是知道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的道理,自然要把豎琴黑幫徹底打掉。

而所羅門努力了好幾次,也沒有找到進入那帝斯塔王國王宮的方法,也就沒有辦法完成神秘人的任務。

雖然所羅門並不太在意豎琴黑幫的前途,可是現在他還需要流氓們探聽消息,而沒有了烈焰紅唇俱樂部的大筆進項,哪怕是游吟與盜賊之神的祭祀,他也沒有辦法養那麼多張嘴,還是流氓的嘴。

所以,他要反擊了。

聽完光頭羅恩的話,所羅門沒有任何錶情,他揮揮手,讓羅恩以及其他流氓先下去了,自己則坐在椅子上思考。

過了好長時間,所羅門緊閉的雙眼睜開了,他忽然笑了笑說:「孫立成,這次我看你怎麼對付。」

說完,所羅門哈哈大笑起來。

第二天,大批豎琴黑幫的流氓就聚集了起來,等待所羅門的命令。

豎琴黑幫的行動自然瞞不住其他有心人,沒過多久,孫立成和瓊就知道了。

「所羅門這是要幹什麼?」

孫立成聽完巧手先生的彙報,疑惑地問。

瓊想了想說:「估計這個傢伙現在被你逼得狗急跳牆,呵呵。」

孫立成無奈地說:「哪裡是我逼的,是他一直給我找麻煩好不好。」

瓊不屑地揮了揮手,皺著眉說:「所羅門可不是莽夫,他這樣干,肯定有詭計,不過到底是什麼呢?」 在回去的路上,羅陽便感受到安玉瑩是想要爆發了。

開車回到海鮮店,朱莉和陳潔還在那兒,羅陽重新點了海鮮,等吃了夜宵再回朱莉的酒吧嗨一嗨。

美容溪水的口碑很快就能建立起來,屆時會陸續有經銷商來進貨。可惜公司還沒成立,這會降低美容溪水在經銷商心中的印象。

容器也還沒有做出來,而且還需要一台機器給容器蓋子一端做密封處理。匆促之間,一時也完成不了那麼多工作。

「陳姐,請你抓緊時間把容器做出來。」羅陽叮囑道。

「明日我就找工廠來做。」陳潔答應道。

「順便幫我留意縣城有沒有適合的場地,我要租來做武館。」羅陽笑道。

朱莉和陳潔聽說羅陽真的要開武館,都十分支持他。找場地的事,陳潔包攬上身。至於註冊公司的事,羅陽便請朱莉代辦。

「你想好公司的名字了嗎?」朱莉問道。

「今晚我回去好好想一個名字。明早告訴你。」羅陽說道。

在吃海鮮時,安玉瑩默默無語,顯是心中不快。

洪佳欣則是笑意盈盈,她想要看看回家之後,安玉瑩和羅陽會怎麼折騰一個晚上。

吃完海鮮,結了賬,朱莉邀請眾人回她的酒吧繼續聊打造公眾號的事情。

上車時,羅陽,洪佳欣和安玉瑩都擠在朱莉那台奧迪里。羅陽開車時,洪佳欣爭著搶坐副駕駛位,當朱莉開車時,她便也坐車廂後座。

羅陽還是坐中間,左邊是洪佳欣,右邊是安玉瑩。轉頭瞥一眼洪佳欣,見她狡黠地揚了揚嘴角,似乎在說:「姐就喜歡這樣。」

再瞧安玉瑩,她則輕嘟著薄潤的紅唇,獨自生悶氣。

車子上路后,羅陽右手輕輕拍了拍安玉瑩溫潤的大腿。這次,她拿開了他的手,顯是生他的氣。

於是,羅陽將右手繞至安玉瑩的身後,摟住她的小蠻腰。她微微掙扎了一下,最終還是讓他摟住了。他右手五指要緩緩上移,準備來一番富有趣味的登山活動。

可惜,剛來到山腳下,安玉瑩便忙用右手握住了他蠢蠢欲動的五指。她伸左手溫柔地拍了拍他的大腿,不意碰中了他的敏感部位,急急縮回了手。

羅陽只覺小腹下面震蕩出興奮的漣漪,打了幾個激靈。他也不知安玉瑩是有意那樣做的,還是無意。

車廂里不開燈,光線昏暗,未曾看清她臉色,因摟著她的嬌軀,可清晰地感知她體溫急升了些許。

坐在左邊的洪佳欣並不知曉羅安二人進行了小小的互動,她仰靠在座位上,閉目養神。她堅挺的上圍怒突而出,飽滿極了。

安分了會兒,羅陽右手五指又要往上移,安玉瑩再次握緊她的五指。他也想將左手放在洪佳欣的大腿上,只是想到她會鬧起來,那樣無趣,便打消了念頭。

回到來喜酒吧,約是晚上十一點鐘。

酒吧到凌晨一點鐘左右打烊,還能玩一個多小時。

今日是朱莉的生日,她回來了,酒吧員工便將準備好的禮物送給她,都是些小禮物,算是一點小小心意。

朱莉很高興,開了一瓶82年的拉菲請羅陽等人品嘗。

5人圍坐在一起,品著紅酒閑聊。

羅陽原先想要打造幾個公眾號,結果聊了之後,安洪二女都不想做直播,她們也確實沒空做直播。經過一番商議,確定全力打造一個公眾號更好。

「我的微信號有幾百粉絲,要是用心去經營,應該能吸引不少新粉絲。」陳潔漾著高腳杯的紅酒。

「陳姐,你應該炫富一下,以你的美貌,很快會成為網紅。我會找徐慧敏幫你做軟文推,也不用花多少錢做廣告。等你的微信號有足夠多的粉絲了,就可推廣我的護膚品了。」羅陽笑道。

聊到拍廣告的事,羅陽把廣告的人選說了出來,便是洪佳欣,安玉瑩,朱莉,陳潔,唐桂花和蘇雲。請她們拍廣告,能節省不少錢。

朱莉和陳潔躍躍欲試。

半杯紅酒下肚,朱莉說道:「咱們跳舞吧。」

在場的,只有朱莉和陳潔會跳舞,羅陽,洪佳欣和安玉瑩都是生手。

「我教你們跳探戈。牛仔先來吧。」朱莉離座來至包廂空曠處。

羅陽便來到朱莉面前,在她的指點下,摟住了她的小蠻腰。隨著音樂的響起,他跟著她的步伐移動。終究是新手,不時踩她的腳掌。

隨即,陳潔也教安洪二女跳舞。

近距離透視著朱莉飽滿雪白的上圍,羅陽漸漸起了生理反應。起先不激烈,還算好;後來越來越明顯了,他都不好意思。

朱莉佯裝不知,卻老是用大腿去碰羅陽的身子,看似無心,每次都是那麼的准,偶爾還用臀部撞過來。

正當羅陽渾身熱烘烘時,幸好在酒吧上班的秦飄端水果進來。待她出去后,羅陽向朱莉道:「我去跟她講件事。」

出了包廂,他才鬆了一口氣。他確實有話想跟秦飄說。作為朋友,他應該叫她留在包廂里一起玩耍的。

可是,秦飄又是酒吧的服務生,朱莉是老闆。羅陽若驟然開口讓秦飄留下來,未免不妥。他也看出秦飄眼眸里的悵然之色。他想安慰她,晚上請她吃夜宵。

秦飄還在過道上,她穿著服務生套裝,馬甲襯衫短裙,自有別樣的風情,羅陽追上,喚道:「飄姐。」

她轉過身,見是羅陽,抿了抿紅唇,問道:「怎麼了?」

往日,若二人走近,她俏臉會浮現笑意,現今卻是有一層淡淡的陰霾,顯是心中有想法。

「你穿這套裝挺好看的。」羅陽順便透視一眼她迷人的嬌軀。

「我還要工作,晚上回去再聊吧。」秦飄勉強地笑了笑。

說著,她要去幹活。

女人若不開心,一看便能看出來。

她在宏運大隊過的並不好,本來就孤孤單單的,羅陽是她最好的朋友,大抵不是之一。

羅陽快步跟上,伸手拉住她的手,說道:「飄姐,我想請你一起玩。」

聞言,秦飄眼眸便亮了起來,聲音也嬌滴滴了:「老闆在包廂里,我不敢。要是你是老闆,那就好了。」

聽她語氣,便知她極想和他一起玩,他催促道:「我跟她說了。快去換衣服,我在包廂里等你。咱說好了,有福同享的。快去。」

秦飄感動到快要哭了,點了點頭,她好想撲進羅陽寬闊的胸懷裡。 所羅門沒有讓孫立成他們等得太久,第二天就給了所有人一個標準答案,黑幫火併。

第二天下午,烈焰紅唇俱樂部外面,剪刀手愛德華看著自己面前數十個膀大腰圓的豎琴黑幫分子,嘴角不住的發苦。

他沒有想到豎琴黑幫這些人竟然如此行事,趁自己的上司,那個強壯的牛頭人回老闆住處的時候向烈焰紅唇俱樂部發動襲擊。

雖然自己這裡還有一百多人,可是看對方這數十人的樣子,那些一般的流氓肯定不是對手。

「愛德華,你識相的,就和你的手下趕快離開這裡,後面發生的一切都跟你沒有關係了,否則的話,別怪我們下手無情。」

光頭羅恩指著愛德華厲聲喝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