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秦錚預料的那樣,牢中的動靜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現在在秦錚的面前,就站着兩名看守。

“啊!原來剛纔那個使出障眼法企圖逃跑的就是你吧!”

“想跑,也要問過我手裏的劍答不答應!”

“如果顧及性命,就趕緊跑吧,一會可能會不**靜。”秦錚面色不改,趕緊和氣的解釋道。

“哼!不知好歹,”那人說着,怒不可遏。似乎並不相信能有人能從這裏逃出去。他劍高舉,但武功並不是仰仗一時威猛的勢頭,所以他將劍舉得高處便已先差了一招。

破綻一目瞭然!秦錚輕飄飄的閃在身旁,——還未等左首的人攻來,秦錚的血劍就已抵在了那人的脖子上,二人見秦錚對敵臨危不亂還能如此沉着。

二人似乎極是害怕。連連求饒,秦錚將血劍從脖子鬆開了一段距離。右首人見狀,拉了拉旁邊人的衣袖,撒腿便跑。秦錚看了不住苦笑,將血劍收起,又重新放入腰間。

通天牢的外面,正是現在秦錚所處的位置,是一片巨大的大廳,廳堂之大超乎秦錚的想象,大廳呈圓環形,四面有環形的廊道。最上面一層是一個巨大的的廊道,其實也相當於一個看臺,四面有六扇拱門,這些門足足高有兩丈,從門上有碗口深的雕花可以看出門的厚度。

在大廳的中央,矗立着一座巨大的巨龍雕像,通體赤紅,好似濃血。

和秦錚手裏的血劍一般無二。秦錚手裏緊緊的握着血劍,環顧四周,大廳內一片寂靜,方纔酒頭早已喊人,現在若是通風報信,也早已到了。

何況此處六扇拱門,又如何確定哪一扇能出去?

秦錚何嘗不知!想着忽然臉色冷峻,大喝道:“不要藏着掖着了,都出來吧!”緊接着只聽一聲爽朗大笑,六扇沉重的拱門打開,頓時涌出了像潮水一樣的人羣,都是甲冑的武士。而走在中間的一人最爲顯眼。

此人手拿一柄竹骨的摺扇,正面繪着青山懸瀑,反面是幾首小令,而且此人一襲白色長衫,神朗目秀。在一羣勇兵悍將裏顯得極爲顯眼。

“近來可好哇!”“白面書生”李玉搖動着扇子微笑着說道。

秦錚將劍緩緩抽出,就是眼前這書生,廢了自己的武功。秦錚搖了搖頭,神情冷淡的指着李玉身邊的一衆人嘆息道:“對付我只你一個人便夠了,何必讓這些人白白丟了性命?”

“呵呵!書生白淨的臉不見絲毫變化,只是乾笑兩聲。接着又道:“兄弟雖然直爽,不過狂傲了些,這不正是嗎?‘滿招損,謙受益’現在你就不怕死無葬身之地?”

“ 我即然想走出去這通天牢,可什麼時候想到了活?”

“好,好!”書生臉色有些潮紅,明顯是生氣所致。秦錚見了,打趣道:“兄弟真是性情中人,我一句玩笑竟惹得你氣成這樣,倒是我的罪過了。”

“ 哼!”李玉冷笑了笑,向衆人比畫個向後退的手勢,然後從懷裏掏出一把小弩,小弩嗖的激射着向巨龍射出。

“噗!”的一聲,巨龍頓時紅光大盛,秦錚突然覺得心口一甜,不自覺的吐出一口血來。後背更是感到如百蟲蝕心般的灼燒。背對着巨龍的秦錚轉過頭向後一看,巨龍沒有燃燒,只是更加的鮮紅。秦錚握緊血劍,定了定神。

李玉輕笑着,彷彿早已勝券在握。“怎麼樣?這麼烈的火會不會把你的鐵嘴鋼牙給烤化了呢?這叫無業之火,其實說他是火也不是火,但他卻又是火。這條巨龍不僅僅能放出熱量,還能無端的讓人感到燥熱,即使站得很遠。怎麼樣?在我的手裏就有解藥,也不知你能不能來取……”

“嗯!”秦錚點頭道:“這火恐怕比天上的太陽都紅,都烈,與之相比,即使是夏日的灼灼烈日,也會黯然失色,你說是不是?”

“我就知道你不會服氣,那好!”白面書生李玉氣得眉毛倒豎,輕輕的將大手一揮,滿身甲冑的武士向前走了幾步,立刻有股殺氣騰騰的氣息,從四面八方瀰漫開來。

李玉看了看左右的武士,有些得意,高聲向秦錚叫道:“到死別說我們通天神教就是隻會放冷箭的肖小之衆!你若有本事將這些人甩掉,並且能出得去這裏,也是靠你自己的本領,我們自然無話可說。但話說回來,我知道你是連武的好苗子,其實我並沒有將你的武功完全廢掉,只是將你的任督二脈暫時封住,只是你不知道罷了,日後有機會還是有可能恢復的。你這時候服軟投降,也就不會做冤死鬼了。”

秦錚聽了冷笑了笑,冷哼道:“當真可笑之極,到如今還不忘讓我投降,”於是高聲叫道:“不勞你費心了,已經有人將我的任督二脈打開,你再這樣的囉囉嗦嗦如何能成大事?倒不如去學女子擦脂抹粉的好”秦錚這句話羞辱至極。

然而這下書生李玉卻也不生氣,到不是和一個將死之人可惜,因爲自己完全可以置身事外,李玉撇撇嘴,仰頭略有意味的看了看上一層的看臺中的二人後,沒有答話。而那看臺上的二人,

一人赫然就是在牢裏被秦錚稱作“山羊鬍”的宇文伯,另一個人就是魔教的“智多星”白玉龍

宇文伯看了看下面的秦錚,轉首對白玉龍道:“白兄覺得此子如何?”“不錯,”宇文伯點點頭,道:這還是多虧了白兄,”白玉龍搖搖頭,嘆了口氣。宇文伯看在眼裏,多年的默契讓宇文伯知他心中所想。於是笑道:此子雖然好,可是並不會歸順我聖教,即使他的身體歸順,內心也依舊不服。白兄不必憂慮,我教他武功亦不是什麼壞事,至少他不會對聖教仇視。

白玉龍反應過來,讚道:“兄長英明,我竟然沒有想到。”宇文伯點頭,左右看了看道:“這幾日怎麼不見我的侄女了?白玉龍搖頭苦笑道:“不知去哪裏瘋去了”。說着二人一同笑了起來。望向下面的人羣。 剛感應到一方塔那與自己身心相聯的氣息,墨塵沒有絲毫反映時間,一股龐大的信息就瘋狂的,灌入他的腦海。,如天雷擊身一般,只感腦中眩暈一片,似隨時都要昏過去。

又掌緊握得嘎吧作,墨塵狠狠一咬舌尖,瞬間湧出一口精血,隨著嘴角流下。巨大的疼痛,也是讓他瞬間恢復了神智的清醒,眼眸乍然睜開。

兩眼,一邊火紅如烈焰熊熊燃燒,一邊如冰封萬里幽藍冰淵,似萬古沉睡的魔頭蘇醒,滲人心肺。山頂之上一圈紅藍氣浪自少年身體振蕩而出,滾滾如千萬狂魔踏盡天地的勢頭,聲勢浩大的向遠方席捲而出。

立於山頂,墨塵看著這滾滾席捲的天地聲勢,如看驚濤崖海,長發紛舞傲立不屈。

「凝……」墨塵厲聲,聲音帶著天地不可違逆的決然霸氣,雙手掐印於額前,深眸一眼。

瞬間,那振蕩而出的天地氣勢,如星河定盤,滾滾浩蕩,眨眼而停。

「回……」又是厲聲一指,墨塵印掐再變,那凝固的天地氣勢便如倒逆星河般,迅速向墨塵身體聚集,不到數息之間,便在他雙指掐印上,凝成一顆半拳大小的紅藍光珠。

氣勢散去,墨塵凝望手中的紅藍光珠,唇角淡笑。

「天鼎決……果然是先天功法,竟會如此強大,在它面前,大陸所謂的高階功法,簡直就是連螻蟻都算不上」

「有了這部功法,我墨塵!定將會在這鍊氣大陸,掀起無數風雲與傳說。



對這功法無限的滿意,抬手一拍,墨塵一口將這紅藍光珠吞入腹中,掐指散去,深息一氣,徹底的將那無上功法,帶來的天地氣息完全散去。

功法已經被他吞印在腦海中,以後可以慢慢研習,而現在,他只有一件事想做,那就是感謝一方老人,只有在這一刻,他才知道這個老人是何其的偉大。

守著一部天地間如此無上神功,就為尋找那蒼茫世界中,一個飄渺迷幻的有緣人。不知在這小小的空間,孤獨的等待了多少能讓天地荒古流散的歲月。

傳道者,守護一個信念,可以為此付出千年、萬年甚至更加久遠無計的生命。他墨塵自認,還遠遠的做不到,心中敬畏,不僅僅因為他是強者,更為那不屈的靈魂。

可他卻要在完成傳承之後,因為幫自己抵抗那強大的天地威壓,就要消失在這天地之間。眼中落寞,墨塵看著遠方,心中百味。

「你都看出來了……」聲音依舊是淡淡的蒼老,一方老人緩緩在墨塵面前現出身來,凌空飄浮,看上去原本就蒼老的身軀現在更顯枯敗,身體如虛幻般,似一陣風都能吹散。

單膝跪下,墨塵挺身拱手,眼中雖有濕淚,但聲音卻是清晰堅決道:「大恩不多言,老前輩成全我墨塵如此造化機緣,墨塵在此立誓,終此一生,定將,要站在這無上鍊氣世界的巔峰。」

誓言,鍊氣武者的心魔,一但立下便不可再有細毫的違背。否則便會被心魔入體,亂去這鍊氣堅心,斷送無上大道機緣。

武者從不輕起誓言,而墨塵更是從來都沒有過。縱是對雨漫辭與月柔,他只需要內心執存,像如生命般守護與不棄。愛是不需要誓言的,那本就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不可分離。

可這次,他卻不得不對天起誓,只因這份信認,這份緣。他墨塵何德何能,在此之前他實在不敢想像。

「我相信,你會做到的……我活得太久了,其實倒很想感受死去是個什麼滋味……」深眸中帶著如釋重負的慈藹,看著墨塵的目光已有深深的不舍,不是為了自己,只是這個一方塔認主的少年,讓他很讓他滿意,如果能收做弟子,他會很開心的。只是現在,這將要消散的軀身!老人微不可察的搖了搖頭。

轉身看向遠方,老人淡淡接著道「孩子,這世間總會有一個人到達巔峰,即然一方塔選擇了你,那你定是有大機緣的人。老夫只希望你能記住,你今天的模樣」

身軀如星光緩緩消散,老人依然看著遠方,似思索,似懷念,命將盡頭,曾經的一幕幕也在眼前如光影滑過。

幾身站在老人身旁,感覺到他那依有不舍的沉傷,墨塵躊躇卻不知道如何是好。不難活了多久,在將要離去的時候,內心總會有些許的不舍。當初的他,就體驗過這種壓抑,或許,這老人也有他放不下的事情吧。

「墨塵明白……」看著老人將要散盡,墨塵有些懊惱,不是說等我實力達到之後,到這裡來,也可以獲得功法傳承的嗎,可是為什麼提前進來,卻要讓一方老人身隕而去。那拖地的長須,或許,也留有他很多的回憶與不舍吧。掙扎的忍不住,墨塵只能出聲問道:「前輩……你自己是否還有什麼未了的心愿」

「哎…………」只留最後一聲長長深息,不知何意,不明何理,卻已經沒有了老人的身影。

一聲嘆息,是不舍,還是依然存有留戀,或是在哪個遠方,他還有放不下的人,只是他都沒有說。空曠的山頂拂起微風,少年看著這靜靜如無物的山下,站了許久。

腿已有些酸麻,墨塵活動了一下筋骨,也不再停留,漫步青草間向山下走去,即然已經離去,老人不說,那定有他的理由,他墨塵只要完成他的使命就可以了。

山其實並不高,只能算是個比較陡的山陵。到處都是寸高的綠草,下邊一個小山谷處有五棵樹,有像有流水叮咚的聲音,一間精緻的吊腳木屋就隱在幾棵樹間,而墨塵下山的目標,也是哪裡。


只是走了幾百米就來到了小山的小凹谷處。五棵都是果樹,而且品種還不一樣,墨塵道是沒想到,一方老人居然還有種果樹心情。只是樹上只有幾顆,一看就是沒成熟的青澀小果,墨塵也沒了再去多看的心情。

吊腳木屋其實也不全是吊腳,小屋的後半部都是建在石頭上,只是前半部分凸出,就有了幾根腳柱。一道小木竹梯,窗是透雕留花,做得很是認真,但卻沒有門,只需要一眼就看清了屋內的所有物品,基本上除了一張床,其它的什麼都沒有,墨塵也是頓時失去了先進去看的興趣。

轉眼看向屋左邊的幾顆大石,石縫間一汪只有水盆大小的清泉不時冒泡叮咚響,也沒有一丁點的流出,來來回回就自個在哪冒泡。其間還不時一陣清甜的甘香傳來,墨塵好奇,走近前蹲下細看。

「什麼泉,居然這麼香」又是深吸了幾口,墨塵感覺這泉水實在是太誘人了,咽了幾次口水,依然是忍住了嘗嘗鮮的衝動,狠狠一轉身,離這泉水遠點。

現在自己對這個地方,可以說很是不了解,雖然明白一方老人不會留下什麼有害的東西給自己。

但他也不會這麼粗心大意的就去嘗試,這泉水香誘人胃,能出現在這個一方塔之中,想來也不會是什麼一般的東西。以他墨塵對世間寶物的了解,居然看不出這泉是何泉,還是謹慎點為好。

這整個空間中,基本也就是這個小谷有點東西,至於其它地方及山的後邊,全都是青草,更遠的就是那灰白蒙蒙東西了。墨塵現在沒心情去查看,畢竟以後想什麼時候看都可以。

心念一動,墨塵便是退出了一方塔,閃身出現在了小樹林中。落陽殘如血,染紅了大片的天空,原本那讓人感覺微冷的天氣,倒是變暖了不少。

墨塵一怔,臉上露出喜色,右手伸出,天鼎決功法運轉,一道道火紅的元氣便是開始在掌心匯聚。 迷情之夜:美女上司抱緊我 ,墨塵只感覺,一股力量蘊藏在自己的手掌之上,似呼只要他想,就可以將眼前的粗樹一掌打斷。

求收藏,推薦。 下面早已暗流涌動,武士雖然站立在旁,但神色頗爲冷俊。魔教臨敵的陣仗整齊肅穆,和門外的兩個看守更是天差地別。

似乎,他們在等待着什麼,李玉站在正中,手裏摺扇輕搖。態度輕蔑的看着自己。

眼見自己的仇人就在面前,秦錚血劍一抖,爭鳴聲響起,然後快步掠去。與此同時,李玉忽然悄無聲息的射出一支弩劍。

弩劍正中秦錚血劍之上,然後飛快彈起,正中巨龍腹部,巨龍好似噴薄欲出,頓時在四周的易燃物已經燃燒了起來。

飛揚在空中的紙片和碎屑好似飄忽不定的磷火。可是秦錚卻不以爲然,這些能唬得了平常人,但唬不住我秦錚!

秦錚想着,忽然冷冷的道:“方纔你們還說不是放冷箭的無恥之徒,可是現在卻出爾反爾!你這無恥之輩,宵小之徒!”秦錚想來自己被魔教陷害的事情歷歷在目,不禁心頭酸澀,就算這出去了,他們還會相信我嗎?”

李玉依舊不動聲色,這溫度如此之高,李玉卻安然無恙。秦錚似乎明白過來,自己雖然感覺渾身燥熱,一方面是這身後的巨龍雕塑,而另一方面則是某些藥物的作用再加上自己心境浮躁,所以才感覺如在火上炙烤。

秦錚環顧四方人海,巨龍雖然沒有燃燒,但冒出的熱氣溫度高的怕人,如果把秦錚的衣服脫下,可以看見後背烤傷的皮膚。秦錚有些忍耐不住,大喝一聲,向前殺來。

李玉見狀嘴裏竟然輕叫一聲:“好!”彷彿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如此便將小扇左右佈陣。頓時兵銳鐵騎凜凜生威,袍衣鎧甲簌簌而動。

場面一片肅然,冷冷的兵器更是在空中揮舞不停。巨龍映照在鐵器上映出片片紅光剪影。

然而秦錚血劍卻更加威力驚人,劍雖心動,秦錚從未用得如此得心應手。眼看秦錚血紅色的劍光殺來,滿副鎧甲的武士也不禁一驚。

習武之人,一招一式皆知對手強弱。不過秦錚無意傷人,只是在用劍格擋得同時,血劍飛快的片去武士的甲衣。

片刻之後,血劍以驚人的速度揮舞着,更是弄得滿地金甲,李玉驚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秦錚,武士面面相覷,臉色羞得通紅。秦錚不僅沒要他們性命,還讓自己回去。

李玉悶哼一聲,一人嘴裏餵了一片藥丸,頓時武士的眼裏變得血紅,神色也變得猙獰。秦錚明白了此時的他們,已經喪失了理智。

就在秦錚暗暗怒這魔教的狠毒時。這時忽然在人羣中走出一人,秦錚見來着一身黑袍,正拿着一柄長劍,靜立場中,此人方臉,濃眉,腮邊還有一些鬍鬚。

秦錚望了望此人,這個人自己倒也認識,此人便是呂正,秦錚和此人四目相對,並未說話。

“咻!咻!”劍聲不絕,殺聲嚷耳,四面的武士井然有序的分成幾個小隊,每個小隊覆滅,另一個小隊再向上攻擊,這是一個極其殘忍的地方,秦錚不得不憤起反擊。


初始是幾個人倒下,地上已經一攤血污,然而陸續有人倒下,使得鮮血連成一片,新血與舊血相連。

此時劍如雨下,舞劍之聲勝過狂風暴影,劍影、人影、血影、三影聯動!

也許是巨龍的原因,也許是因爲鮮血的映襯。周遭的景物早已變成了紅色,連晃動的影子也一樣變成了紅色。

這時一直在旁觀站的呂正突然暴喝一聲,聲音如雷,更是震得大廳如驚雷一般。幾乎使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秦錚也不禁仰頭看去。呂正這一嗓幾乎用盡了自己的所有氣力,而且還動用了真氣,此時不禁喘一口血,即使用內功護住嗓子,但還是有些疼痛,呂正強忍痛楚,揮舞手裏的劍,又嘶啞着喝道:“都讓開!” 嬌寵小毒妃 :“兄弟,受我一劍!”呂正說完,閃過兩旁人羣,直向秦錚撲來。

“蹬,蹬,蹬,”呂正速度奇快的欺身在秦錚身旁,只見呂正將劍閃得大開大闔,幅度也越來越大,秦錚不禁覺得有些蹊蹺。只見呂正使得劍如繁花雪影,只是看着好看罷了。

巔峰是條狗 。只見秦錚毫不費力,甚至不用幾招就可以將呂正的招式化解。

秦錚心裏正感大奇,呂正這時見自己已落入下風,似乎發怒,大喝一聲,如同發瘋了一般向秦錚攻來,速度陡然提升了一倍,。招式也顯得迅猛了許多,二人劍法如飛,頃刻之間,二人就好像爭嘴奪食的雀鳥。

“砰!”一聲澎湃聲響,“轟”的一聲,靠近二人東南的一扇門被呂正劈爲兩半,秦錚看着劈爲兩半的門有些訝異,這扇門幾乎超過尋常門板三四塊的厚度,外面還包了一層鐵皮,沒有一定深厚的內功是斷斷劈不開的。秦錚雖然不明白,但也只好先應付。但二人打者打者,秦錚似乎明白了呂正的用意,於是也配合着,速度與呂正相同。

門終於打開,但門外的世界更令自己頭暈目眩。一股陰氣迎面撲來,,視界也變得灰濛濛的,秦錚望了一眼鐵索橋下的深崖i陡壁,中間的細細的濁流看不見源頭也看不見盡頭,此河赫然呈墨色,上面有鋪就的鐵索橋,正冒着星星點點的白霜。此時正是傳說中的鬼繞河,傳說連鬼魂也不敢靠近此河半尺,近則神魂俱滅。

這時呂正忽然那出一摞符紙向天上拋去,昏黃色的符紙洋洋灑灑落在秦錚和呂正的身旁,向河裏飄下。秦錚又向下望了望,只感覺一陣暈眩,也許是因爲太高的原因,秦錚感覺自己就像在雲裏霧裏。呂正見此小聲提醒道:“別向下看!”之後呂正又大聲道:“什麼也無法阻擋你與我比劍,今天咱們也定要分出個勝負!”

呂正說的時候,腳步也並未加快多少,而且也沒有什麼致命的殺着。秦錚心領神會,也跟着一招一式的應和。不過鬼繞河果真名不虛傳,二人剛一踩上鐵索橋,就感覺冷的刺骨,直如跌入冰窖,覺得靈魂都快炸裂了一般。雖然冷的徹骨,但卻形動自如,並沒有什麼不適之狀。

呂正說的時候,四面空氣靜的十分詭異,下面的江水翻卷着浪花,滔滔江水竟沒有一絲一毫的聲音。在這灰濛濛的世界,秦錚手中的血劍如暗夜中的螢火蟲,來回閃動,二人不禁加快了腳步。岸邊近在咫尺 ,但卻感覺走不倒盡頭,這時呂正突然臉色漲紅,大喝一聲,向岸邊刺去,好像是刺一個無形的帷幕。頓時一股強大吸力將秦錚和呂正推出鐵索橋。

過了這河水如漆似墨般的鬼繞河,鐵索橋,二人被外面刺目的陽光閃的睜不開眼睛。並且二人如脫力了一般,齊齊坐在地上。片刻,秦錚見後面無人追來,便立刻站起向呂正一施禮。

“剛纔多謝呂兄相助,”秦錚說完又施一禮。

呂正聽完忽然啞着嗓子笑道:“比武之時,你覺得咱倆誰更勝一籌?”秦錚一聽,頓時心中一暖,此人爲了救自己,一定是冒了極大的風險。。秦錚拜倒道:“自然大哥更勝一籌。”

呂正見秦錚言語,便道:“如今你已不同於往日,你不顯山不露水,在通天牢有人傳你駭世的絕學,卻一點也不使用。”還未等呂正說完,秦錚急道:“我不知兄長在說什麼,不過高人卻有,但只是幫助我指點迷津,如此而已。”

你連我都不信任嗎?”呂正問完秦錚有些羞愧,臉紅了紅,不再言語。然而這時忽聽一陣爽朗的笑聲,從鐵索橋上竟走出一人,此人細眉星目,膚白如玉。手拿一把繪有山水畫的摺扇,正從橋上走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