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喬悠思的包包里便有紙筆,取出來,遞給他。

羅陽便在便箋上面寫道:生白芍12克,川芎、炒積殼各6克,丹參15克,鬱金、柴胡、醋玄胡、珍珠母各3o克,白蒺藜1o克,天麻1o克,全蠍末5克(沖)。

寫完,把藥方交給喬悠思。

「牛仔,藥店都能買到這些中藥么?」喬悠思問。

「一般都有。大喬姐,你的事我會幫忙的,不用太焦慮。」羅陽勸道。

雙喬壓力之大,從她們平時的舉止言行能看出一斑。

她們的夢想很大,但骨感的現實撞到她們傷痕纍纍,確實可憐。

做學霸容易,想做商界精英,隔行如隔山。

喬悠思感動道:「牛仔,謝謝你肯幫我。我會報答你的。」

說到後面,她聲音微哽。

羅陽走到喬悠思面前,輕輕地擁抱一下她。

這時,兩滴晶瑩的眼淚從喬悠思的眼角溢了出來。

羅陽伸手幫她揩拭乾凈,扶著她的肩膀。

「大喬姐,我一定會幫你的。你要好好愛護自己,別愁出病來。」羅陽安慰道。

在生意場上拼搏過了,喬悠思才明白什麼叫做商場如戰場。

在戰場上,你死我活,你倒下,別人高興。這裡崇尚叢林法則,樂於助人,那只是童話。

喬悠思為了公司的事身心疲憊不堪,深深體會到世間的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她都快要麻木了。

自從遇到羅陽后,她才現世間原來還有好心的人。

長久積壓在心裡的鬱悶與壓抑,現今終於如缺了堤的河流,真情流露,淚涌如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撲進羅陽的懷裡,緊緊摟住他的豹腰。

羅陽輕撫喬悠思溫軟的脊背,輕聲道:「大喬姐,別哭,我會幫你的。」

他越是勸她,她越感動,越忍不住想哭。

起先她只是默默流淚,等到羅陽安撫她,她便嗚嗚地輕泣。

喬在水見到姐姐哭了,想起從創辦公司以來的艱辛日子,還有受到的種種波折,她觸景傷情。

「姐。」

她走過去,哽咽著輕喚一句。

羅陽轉頭,瞥見喬在水眼睛紅了,顯是要哭了。

於是他騰出左手將喬在水擁進懷裡,也安慰道:「小喬姐,別哭。」

可是,喬在水跟姐姐一樣,非常感動,也忍不住眼淚。

只一會,羅陽胸膛的衣服便被淚水弄濕了。

「大喬姐,小喬姐……」

聽著她們悲傷地低聲嗚嗚而哭,羅陽用臉面去輕輕摩擦她們的臉蛋。

雙喬感情的閥門打開了,淚水盡情地湧出。

羅陽本想繼續勸她們別哭,可是他也知道,讓她們哭出來,那對她們有好處。

至少她們心裡會好受些。

陳潔不是不想幫雙喬,而是她們需要的資金太大,她實在幫不了。

現在見雙喬那麼傷心地哭,作為親戚,陳潔也很不好受。

她丟下煙頭,輕步走到羅陽身後,從後面抱緊羅陽。

4人緊緊挨在一起,3女把羅陽圍在中心。

當陳潔的臉面在羅陽的後頸處輕輕摩擦時,她呼出的暖洋洋的鼻息噴在羅陽的脖頸上,酸酸的,酥酥的。

羅陽全身被一團團溫柔貼緊了,噢,噢,我要好好保護她們。

這麼一想,男子漢大丈夫干雲豪氣由腳底直竄到腦頂,體溫也升高了不少。

陳潔咬著羅陽的耳朵,輕聲道:「牛仔,我表姐把心交給你了,你不要辜負她們。你得幫她們。」

她的軟語帶著絲絲暖氣送進羅陽的耳朵,乖乖,好癢。

那曼妙的穿透力,好像有一隻無形的手伸進了耳朵里,在那兒輕輕地撩動。

羅陽興奮了哆嗦了幾下,說道:「大喬姐,小喬姐,陳姐,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我……」

這時喬悠思微微移了移大腿。

即使喬悠思沒有說出來,但羅陽也猜到她為什麼要移些許位置,呵呵,大喬姐,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頂你那裡。

她一動,羅陽感到臉面有點兒燙了。

「大喬姐,小喬姐,陳姐,我會讓你們滿意的。」羅陽堅定道。

雙喬輕輕地嗯了一聲,她們相信他。

陳潔咬著羅陽的耳朵,繼續說道:「你要是讓我們失望了,可不能饒你。」

說著,她輕輕地晃了一下嬌軀。

她的身子緊貼著羅陽寬厚的脊背,她晃起來,羅陽便感到背上有兩團溫柔在滑來滑去,嘿嘿,我喜歡這種按摩。

心中一興奮,體溫竟又上升了點兒。

雙喬止了哭,一人枕一邊羅陽的肩膀,她們真的把心交給他了。

莫說真的憐憫雙喬,就算她們沒有表露真情,看在陳潔的面子上,羅陽也會儘力幫她們解決麻煩。

現今雙喬又把希望寄托在羅陽身上,他更加想要好好幫她們了。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秦昊和龍傲天在尋找的時候,聽見了有人正在交談事情。

「聽說了嗎?聖院的小聖和天鵬族的小妖聖廝殺了起來」

「聽說了,兩人廝殺的非常的慘烈,我正準備趕過去觀看這一戰呢」

「已難怪兩人會廝殺如此慘烈,畢竟聖院和天鵬族的仇恨乃是世仇」

「鐵壯他們好像是來自於聖院的吧?」

秦昊聽見了這些人的交談,對著一邊的龍傲天詢問的說道,畢竟秦昊對於很多事情都不知曉,只能夠詢問龍傲天這個知曉更多事情之人了。

「嗯」

龍傲天簡短的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我們已過去吧」

秦昊聽見了龍傲天的回答,跟著這群準備觀戰之人走了過去。

等到秦昊和龍傲天到了這片戰場的時候,發現了廝殺之人正是莫九千和鐵壯兩人,對方人數則要多一些,足足有五人,莫九千和一個妖異的少年正在廝殺,那個少年表現的非常的嗜血,狂暴,長相已非常的妖異,讓人有一種恐懼之感。

「哈哈哈,莫九千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修為還如此不堪,看來你今天必須要死在這裡了」

莫九千交手的正是天鵬族的小妖聖尤飛鵬。

「殺」

莫九千聽見了尤飛鵬的話並沒有多說什麼,低吼了一聲再次與尤飛鵬廝殺在了一起。

「我去幫忙」

秦昊看著鐵壯被尤飛鵬四個手下壓制的完全落於下風便準備出手幫忙,但是被龍傲天拉住了。

「秦昊,你想清楚了嗎?我們的勢力在對方的眼中什麼都算不了,很有可能帶來滅頂之災」

龍傲天對著秦昊凝重的說道。

「我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勢力,我只有我孤身一人,所以不會害怕任何人報復,而且我的原則便是,兄弟有難便必須幫忙,經過怎麼多事情他們兩人已經是我兄弟了」

秦昊對著龍傲天笑著說道。

「當然你背後還有王朝,你可以不用去的」

秦昊推開了龍傲天的手笑著說道,只是笑容之中多了幾分生疏。

龍傲天聽見了秦昊的話,看著秦昊笑容之中多了幾分生疏低下了頭,但是很快便再次抬起了頭,眼中多了幾分堅定,龍傲天知道若不是鐵壯的幫忙,他早已經死了,既然這條命都是鐵壯救下的,現在還給他便是了,而且那個地方的人已不可能過來太強的人去覆滅他們王朝,最多只會警告或者賠償一番。

「殺」

龍傲天低吼了一聲,瞬間沖了出去,而且先秦昊一步,殺向了尤飛鵬的屬下幫鐵壯擋住了一下。

「龍傲天」

鐵壯看見了有人居然幫助他擋住了一人,一瞬間壓力小了幾分,臉上出現了真誠的笑容喊道。 雙喬哭過了,長久積壓在她們內心的負面情緒得以渲泄出來,她們的心情好了很多。

她們各自枕著羅陽的一邊肩膀,面向羅陽,悠長的鼻息同時噴在他的脖子上。

那種美妙的撫摸,若有若無,嘿嘿,有點意思。

羅陽想要轉頭跟喬悠思講兩句。

這時,恰好喬悠思也抬起頭來,顯然也想跟羅陽說話。

她是順便擦一下眼角的淚痕。

二人面對面,不意彼此的唇正好印在一起了。

喬悠思微微睜大了眼睛,眼神帶著羞澀與驚喜。

在那驚鴻一瞥間,有說不盡的味道通過目光互相交流,只好意會,不可言傳。

二人的這個小秘密,卻被站在後面的陳潔看到了。

在羅陽轉動腦袋時,喬在水還是伏在羅陽的肩膀上,陳潔則想看看他要跟喬悠思講些什麼。

正好羅喬二人的唇印在一起了,陳潔嗤一聲笑了。

羅陽和喬悠思都知道被現了。

喬悠思俏臉刷地紅霞飛舞,嬌艷不可方物。

她輕輕地撅起了薄潤的紅唇,似慍非慍地淡淡白了羅陽一眼。

羅陽感受著3位美人的體溫,近距離透視了一眼喬悠思怒突而出的上圍,又觸碰了她的紅唇,那感覺,乖乖,做人真比做神仙要好。

在一種溫馨的氣氛下,羅陽忍不住又輕輕啄了一下喬悠思的唇。

剎那間,她的俏臉似乎抹多了一層緋紅,更鮮艷了。

而羅陽那輕快的一啄卻又被喬在水看到了。

羅陽和喬悠思第一次嘴唇相印在一起時,喬在水並沒有看到。

當聽到陳潔忽地輕笑一聲,喬在水很好奇。

這時她便也抬起了頭,想要看看到底生了什麼事,居然使陳潔笑了。

正好羅陽又啄了一下喬悠思的唇,喬在水算是看到了。

她嘴角一揚,這小子占我姐的便宜。

隨即她揮舞著小粉掌輕輕地拍打羅陽結實的胸膛,示意他別再吻了。

羅陽忽地轉向喬在水。

本來就沒想到羅陽的腦袋會轉動那麼快的,喬在水來不及閃避。

結果二人的唇也正好印在一起了。

其實羅陽比雙喬都高,只是她們在看他時仰起了頭,彼此的唇才能接觸。

羅陽和喬在水的唇相印時,陳潔和喬悠思都看到了。

陳潔又嗤地一聲笑了。

再看喬在水,她眼眸都蒙上了一層窘色,眼神微慍,也撅起了紅唇,幽幽地橫了羅陽一眼。

那薄面含嗔,卻又夾雜著溫柔的迷人模樣,喲喲,漂亮的女人生氣時也好看。

羅陽感到耳朵都熱了,咧嘴一笑,如來老祖,我七情六慾動了。

心想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又啄了一下。

喬在水輕輕蹙了蹙柳眉,紅唇努得更長了,眼神卻更溫柔了。

都二次了,不如添夠三次。

心念一動,羅陽又輕啄了一下喬在水的唇。

「你!」

喬在水臉如蜜桃,吹彈可破,貝齒里迸出一個字,隨後揮舞著小粉拳捶打羅陽的胸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