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有這一BUG般的身體條件,才使得羅根在「WeaponX」計劃中撐過了高溫艾德曼合金灌注入體內的過程。

而陳風卻沒有這樣的先天優勢……

超級士兵血清和T病毒進化模式確實讓陳風具備了一定的自愈能力,但相比羅根的自愈能力還是有一定差距。

但陳風依舊憑藉強大的意志堅持了下來!

十幾分鐘的煎熬換來的是又一次完美的蛻變……陳風的骨骼轉化為艾德曼合金后變得無堅不摧!

原來就有超級士兵血清和T病毒進化模式鑄造出的強壯肌肉,現在又貫徹以無比堅硬、不可摧毀的鋼鐵骨骼,如今的陳風可以說是行走的銅牆鐵壁!

陳風覺得自己渾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量,而且這種力量是沿着自己的骨骼從腳跟一直貫徹到天靈蓋的。

看了一眼輪迴面板,果然自己體質上升了5點,而力量屬性又上升了10點!

這也很好理解,因為肌肉力量原來就是受很多因素的制約,其中影響最大的因素便是骨骼。

一個人理論上可以舉起遠比自己想像的要重得多的物品,但是受骨骼制約,能夠真正達到自己極限的寥寥無幾。

而陳風擁有了無堅不摧的骨骼后,就好比解開了封印,能調動的肌肉就比原來更多更得心應手了,核心力量自然會比原來更強勁迅猛!

傳送到訓練場的陳風,一個抬腿整個人如箭般射出,彷彿化作了一道銳利的鋼矛,連手都不用,一個飛身頭錘就將數個訓練用假人直接擊穿。

深吸一口氣將力量灌注於拳指骨,一拳揮出銳不可當、虎虎生風,直接將訓練場地的牆壁和地板都擊碎!

而陳風本身卻完全無有感覺,拳頭絲毫沒有接收到反作用力導致的觸感和痛感,對於他來說就好像擊破一張白紙那樣輕而易舉!

如今陳風的身體就是武器,是足以和同樣不可摧毀的木刀洞庭湖相媲美的神兵利器!

「即便是強到這種程度,也不足以將我的輪迴等級提升至A級嗎?」陳風不由喃喃道。

「那些輪迴等級達到A級的大佬到底是有多可怕?!」

清點完所有副本獎勵后,陳風打開了交易中心。

「輪迴者『陳風』,你售出了『治癒藥劑』X30,總售價32000點輪迴積分,扣除交易中心30%的交易稅,實際入賬21000點輪迴積分!」

可以,每次打開交易中心都有一筆不少的輪迴積分入賬,再也沒有比這更讓人覺得幸福的事了。

瞥一眼自己在售的治癒藥劑,現在也只剩下298瓶了,不過還能挺一陣。

之前發佈兩則物品懸賞,「NZT-48」和「CPH4」依舊是無人響應,多少還是有點失望。

稍稍考慮了一會,陳風決定將這次副本獎勵的四支「油輪病毒抗毒血清」和四支「油輪病毒針劑」也都擺上交易中心售賣。

前者直接開價每支50000點輪迴積分!

畢竟這抗毒血清本來就是極品道具,注射完之後《釜山行:半島》副本直接橫著走,認真搞搞任務,副本評價絕對低不了,買到就是賺到!

更何況現在這東西僅陳風一家有,而且輪迴塔四層生化病毒類副本正好才剛輪替不久,《釜山行:半島》應該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獅子大開口沒毛病,沒人買也拉倒!

後者的「油輪病毒針劑」陳風則是隨便擺了個每支5000點輪迴積分的價,因為這東西其實設什麼價格都一樣。

除了自虐不想活的,其他人根本不可能買,倒不如效仿之前陳風買的其他喪屍病毒針劑,擺個差不多高的價格,騙騙萌新和傻子。

至於在副本里簽到的道具「油輪病毒解藥」,那是不可售賣的,陳風想賣也賣不成。

沒辦法,再可惜再無奈也只能爛在手裏了。

全部搞定后,陳風看向自己的印痕。

【輪迴面板】

姓名:陳風

輪迴編號:(東大陸B區)35860031

體質:103

精神:84

力量:108

敏捷:99

可分配潛能:0

特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百毒不侵…[點擊展開全部25項特質]

技能:坦克駕駛(精通),生物學(精通),槍械射擊(大師)…[點擊展開全部55項技能]

格鬥技:居合術(傳奇),心意把(大師),古泰拳(大師)…[點擊展開全部41項格鬥技]

異能:屍語者,念力,砂之守護,子彈時間,讀心術,陰陽眼

道具:高震動粒子切割匕首,重力高威地雷,管狀脈衝彈射槍…[點擊展開全部74個道具]

武具:洞庭湖

輪迴積分:73931

輪迴等級:B級

確認完輪迴面板,從數值上直觀感受到自己顯著變強后,陳風又注意到印痕互動面板的社交欄里多出了一個「公會」的選項。

這才回想起自己原來已經是有公會的人了。

上面赫然寫着自己所屬公會是「戰歌」公會,公會頭銜則是「副會長」。

「可以呀狂徒這貨,說到做到,副會長的位置給的倒是挺痛快。」

點開「公會」后,首先彈出的是整個輪迴空間的公會概況。

系統統計顯示整個東大陸輪迴者1億人,有9000多萬人都已經加入了輪迴者公會。

光是東大陸,居然就有十萬多個不同大小規模的輪迴者公會!

陳風再一看自己所在「戰歌工會」。

我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陳風原來聽狂徒描述只當戰歌是丐幫來着,但如今一看這戰歌遠比自己預想的要強!

系統顯示,戰歌公會現在在東大陸公會綜合實力榜排在第三十二位。

公會人數榜更是排在東大陸第七位,僅位居於「創世」和「榮耀」等幾大超級公會之後!

偷香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嚴小叔去世之後,呂家那邊並沒有跟嚴家斷絕來往。不過嚴鳳茹姐弟幾個到底只是嚴小叔的侄子侄女,不是兒子女兒,呂家也不可能因此養活他們。

後來嚴鳳茹做了丫鬟每個月往家裏寄月例銀子,嚴家的幾個半大的孩子總算都活了下來,日子過得還不錯。

有一年清明,呂宏卓跟隨父親到鄉下給嚴小叔掃墓的時候無意間撞見了嚴鳳嬌。

不同於嚴鳳茹的丹鳳眼,略顯強勢的長相,嚴鳳嬌是標準的鵝蛋臉,水汪汪的一雙杏眼,再加上潑辣的跟小辣椒一樣的性子,一下子就吸引了呂宏卓全部的目光。

呂老爺子見兒子看上了恩人兼好兄弟的親侄女兒,自然是喜聞樂見的。這樣,呂家也能名正言順的照料好兄弟親哥哥的後人,何樂而不為呢?

自家也是泥腿子發家的,呂老爺子半點沒有瞧不起嚴家的意思。

倒是妻子孫氏對此頗有微詞。當娘總覺得自己兒子配誰都埋汰了,恨不得配九天仙女。

不過好在嚴鳳嬌爭氣,一進門就給呂家生了一對雙胞胎孫子。這才徹底在呂家站穩腳跟。

「我,我看那樹上的枇杷長得好,我聽村人說,說吃了枇杷熬的膏能治咳嗽,慧丫說我是長輩,也鬧着讓我摘給她吃。所以,所以我就……」

這可真是原身小姑娘的真心話啊。嚴鳳茹一聽,眼淚差點沒掉下來。

前不久,兒子顧青柏落水,嚴鳳茹也是衣不解帶的照顧他,因為一心都在兒子身上,反倒是沒照顧好自己,染了風寒。

沒想到只是咳嗽了兩聲,竟叫五歲的女兒上了心。

至於女兒說的她是長輩,顧彩荷家的那個死丫頭非要她囡給摘枇杷,嚴鳳茹則完全不這麼想,那麼小一個死丫頭,竟然就知道指使她閨女兒,是誰給了那死丫頭這樣的熊心豹子膽?

肯定是顧彩荷那個白眼狼教的!她嫁到顧家來當牛做馬的伺候他們,還想讓她的女兒伺候她的女兒?憑她也配?

不怪嚴鳳茹這麼想,在這個家,若說誰看他們母子仨最不順眼,當屬顧彩荷了。

那死丫頭一肚子壞水,又被顧青山這個當哥哥的給寵壞了,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當初她嫁過來的時候,顧青山已經十五歲了,那小子就跟狼崽子似的,生怕她這個後娘欺負了他們兄妹。她這個當後娘的不跟倆孩子計較,倒叫顧青山把顧彩荷寵壞了。

死丫頭不知天高地厚,如今當了娘還不消停。

不行!這件事絕不能就這麼算了!她一定要為她的珠兒討回公道。

「珠兒乖,娘沒事,娘的咳嗽早就好了,你記住了以後不管誰讓你爬樹都不能爬。她算個什麼東西,也配你給她摘果子吃?」

嚴鳳茹並不喜歡顧彩荷,覺得這小姑娘刁蠻任性,心思還不正。當然,顧彩荷兄妹倆也不喜歡她這個繼母。

也因此,連帶着她也不喜歡顧長文和韓慧這兩個跟她沒有血緣關係的孫輩。

不過即便是再不喜歡繼子繼女,嚴鳳茹也從來沒有在自己的兩個孩子面前說過他們的壞話。

嚴鳳茹自認還是一個講道理的人,長輩的事情沒必要牽連晚輩。

畢竟那是丈夫前頭婆娘留下來孩子的後輩,自己不喜歡是一回事,可自己的兩個孩子跟他們畢竟身上流着同樣的血,打斷骨頭還連着筋,沒必要讓自己的兩個孩子跟那邊也弄得跟有仇似的,老死不相往來。

可是顧青柏和顧玉珠兄妹兩人接連出事,還都跟那倆小崽子有關,這已經觸了嚴鳳茹逆鱗了。

當娘的自己受點委屈無所謂,可一旦傷害她的孩子,她就會立馬化身護崽的老母雞,恨不得把傷害她孩子的人啄死!

顧玉珠乖巧的點了點頭。五歲孩子的記憶並不多,零零散散,斷斷續續的,印象最深的反而是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小細節。

她現在也有親娘疼了,有娘的孩子真的是塊寶,顧玉珠默默的想着,有些困了……

等問清楚女兒從樹上掉下來的原因之後,嚴鳳茹就坐不住了,見女兒睡了,立馬溫柔的給她蓋好被子,關了門就衝出去準備找顧彩荷那個白眼狼算賬去。

嚴鳳茹前腳剛走,李氏就從屋裏出來,後腳就撞見了跟去鎮上取葯回來的顧大鵬。

「爹,娘剛才風風火火的出去了,我怕她去找二妹麻煩,她……」李氏適時表現出了幾分擔憂,「孩子小姑從樹上掉下來這事兒誰也不想,可我聽長文說,是慧丫想吃枇杷,非要她小姨上樹去摘,這孩子們感情好是好事,我已經教訓過兩個孩子了……」

顧大鵬一聽,就知道以妻子護犢子的性子,這事兒怕是不能善了。

慧丫這死丫頭,都怪彩荷那丫頭給慣的,吃什麼枇杷,差點沒把他閨女兒摔出個好歹來!

不過眼下顧玉珠沒事,顧大鵬更怕妻子跑去韓家跟長女鬧起來,那時候就難看了。因此他把手上的藥包一放,忙追過去。

李氏琢磨了一會兒,她就不去了。

她那后婆婆嚴氏是個厲害的,親小姑子顧彩荷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到時候兩個人鬧起來,自己這個親嫂子夾在中間裏外不是人。萬一再碰着她的肚子後悔都來不及了。還是等丈夫回來再說。

這麼一想,李氏又扭頭進了屋,順手把門給帶上了。

原本李氏也是要下地的,不過老顧家條件還不錯,她又懷着孕,所以得以留在家裏。不過一旦遇到農忙,她也是要幫忙干一些輕省活的。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