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下午放學時間,學校大門前停滿了各色豪車,看著一個個亮麗的女孩坐進一輛輛車內開走,秦思宇突然覺得有點厭惡這種社會風氣了。

但這種現象在各大高校十分的普遍,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追求,雖然達成追求的方式很多,條條大道通羅馬,可不一定人家的方式就是錯的,至少秦思宇就知道,自己可能一輩子都買不了這樣的車。

不是買不起,而是對車的認識與價值觀不同,車在他的眼裡只不過就是一輛代步工具,僅此而已,但這想法估計要是被鄭凱知道了,只會大笑著說他裝逼了。

漫步向校園內走去,到處都是亮麗的風景線,還不到五月申城這邊就熱的穿夏裝了,所以秦思宇的一身長衣長褲的秋裝,可謂是吸足了眼球。

站在女生宿舍大樓下,秦思宇撥出去了女友的電話,『嘟···嘟···!』

良久的忙音傳來使秦思宇皺起了眉頭,又撥了一遍還是這樣,心裡的激動就漸漸平息了下來,走到一旁的花園邊坐了下來就打開了微信。

『小萌,我回來了,你現在在哪?你現在哪裡,我在你們宿舍樓的樓下等你!』,說完就拿著手機,靜靜地看著小花園的景色。

宿舍樓外人來人往,都是一些大一大二剛剛下課的學生歸來,一個個抱著書本匆匆的跑進樓去,沒有人留意到花園裡坐著的這個人。

半小時之後秦思宇也疑惑了,已經大四的程萌應該沒有什麼課程了,就算在外實習這時候也該回來了,難道她沒看到自己的消息和電話嗎?

站起身來秦思宇打算進宿舍樓去看看,剛走兩步時背後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聲音軟糯糯道:『你是秦思宇嗎?』

聞言秦思宇轉身,看著這個戴著圓框眼鏡的女生,女孩個子挺高皮膚長得也白白凈凈,穿的也很清涼一身T桖熱褲,加上那一雙長腿亭亭玉立,給人一種很晃眼的感覺。

意識到一直盯著人家不好,秦思宇抬起頭直視對方的眼睛,疑惑的問道;『你認識我?』

在看見秦思宇盯著自己的身體看時,女孩的眼裡劃過一絲得意,但卻夾雜著一絲絲厭惡。

在看到秦思宇迅速的抬起頭並沒有一直盯著自己的腿,女孩迅速變換過來,道:『當然啊,我可和程萌是一個班的,我住在她的對面,之前我還陪她見過你幾次呢!』

秦思宇想了一下,卻對此人沒有印象,便歉然的笑了一下道::『對不起,我這人記性不太好!』

『你是來找程萌的吧,我剛看到她好像是去圖書館了,她說要寫論文了得找一些資料看看。對了你怎麼突然消失了半年啊,程萌當時都急死了,滿世界找你,為你茶不思飯不想的!』

『哦當時有急事出去了一趟,今天剛剛回來我想著來看看她,對了謝謝你的消息,改天我們請你吃飯,我先過去找她了啊回見!』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秦思宇恨不得立刻離開,便應付的回答了一下就邁開了步伐。

離開的秦思宇沒有看到女生眼裡戲虐的目光,也沒有看見對方的口型,那分明就是『祝你好運』。

得到消息,秦思宇立刻加快腳步向著圖書館走去,路上天色也慢慢的暗了下來,隨著路程的縮短,秦思宇的心愈加的的火熱起來。

圖書館在校園的西北角,周圍儘是一些大型操場和訓練館,當初他也沒少和程萌在這裡散步,看著夕陽下一對對情侶依偎在一起,秦思宇眉間的思緒也散了一些,或許是也想到了自己當初和程萌的一些場景吧。

推開門看著一排排的書架與一個個低頭看書的同學,秦思宇放慢了腳步,在那排排書架中尋找著自己心中的那個背影,找了兩圈還是沒有找到,秦思宇又拿手機打了一遍,電話卻是一直無人接聽。

眼看著時間已經不早了,無奈之下只好向周圍的人問了起來,問了一大圈才有個女生說,是有一個長相與他說的一致的人,但是是和別人去了樓上的區域。

秦思宇也沒細想,經管專業的相關書籍在一樓程萌為什麼跑到樓上,起身就向樓上追去。

邊向著樓上走去,秦思宇邊盡量在周圍再看看,寄希望於可以看到程萌的身影。

這棟圖書館有五層高,每一層的面積都不小,秦思宇只能邊找邊問不一會就上了五樓,此時秦思宇已不報太大的希望,因為這裡的書都是一些比較專業的研究理論,論文根本就用不到這些。

果然進去之後這裡的學生很少,偌大的讀書區只有那麼四五個身影,但這些裡面同樣沒有程萌的身影。

秦思宇的眼神慢慢的暗了下去,就在他轉身準備離開時,不甘心就這樣回去的秦思宇又回頭掃視了一眼。

驀地,秦思宇眼睛突然一亮,只見在最靠近窗子的一把椅子上搭了一件米黃色的風衣,而那件衣服秦思宇特別的記憶猶新,那是他陪程萌一起去買的,急忙走過去一看,果然在椅子上還放著程萌的提包。

有了目標腳步都是輕鬆的,秦思宇一步步的向後面書架找了過去,不一會就繞了回來,狐疑的看了看就慢慢的又找了回去。

這一次秦思宇直接就去了後面的兩個隔間,這些隔間都是一些暫時的休息室,隔音效果還不錯,管理員與保潔阿姨有時會在裡面休息

剛剛走進秦思宇就聽到了一個低沉的聲音,聲音道:『快點,再快點,算了你起來扶好』,秦思宇曬然一笑搖了搖頭,心裡估計是那對情侶情難自禁在辦事。

秦思宇把手放在了另一個門把手上,剛打算扭開一個聲音闖了出來,『你快點啊,這還在圖書館呢,一會來人就不好了!』

這聲音猶如一個霹靂劈在了他的頭頂,秦思宇只感覺一股涼意遍布全身,因為那個聲音是那麼的熟悉,不知道在他的夢裡出現了多少次,每一次午夜夢回,他都是對著夜空寄託著對她的思念。

可現在自己回來卻要接受這個局面,秦思宇獃獃的站在那裡,一時間忘了動作。

『為什麼…?』

此時秦思宇心中有一種衝動,衝進去干翻那個男人,質問程萌到底為什麼背叛自己。但他作為研究者的理智最終戰勝了衝動,秦思宇知道這樣解決不了問題,而且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就在秦思宇發獃的時間,屋子裡突然傳來一陣壓抑的呻吟,聲音驚醒了茫然中的他,頓了一下秦思宇收回手轉身就向外面走去,臉上看不出絲毫的表情,但秦思宇的心裡已經冰寒徹骨。

出了圖書館看著夜色里昏黃的燈光,秦思宇直接就摸出手機給鄭凱撥了過去,道:『凱子,你在哪裡我過來找你,陪你喝點酒!』

『怎麼了要喝酒,你不是去找你女朋友程萌了嗎,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你說出來我幫你平了它!』,電話里傳來鄭凱驚奇的聲音。

秦思宇語氣不變,低聲道:『沒什麼,就是看時間還早過來看看你們,我也玩玩!』

鄭凱一聽沉默了一會沒有再問,道:『那行我和齊明在體育場這邊,你也知道這裡,你就直接過來吧!』

掛了電話,秦思宇走出校區伸手叫了輛車,上車后對著前面的司機道:『師傅去體育場!』

駛離校園之後道路兩邊立刻就熱鬧了起來,霓虹燈的電子牌照亮了整條馬路,一直到視線的盡頭。

『師傅,有煙沒給一支!』

師傅在鏡子里看了一眼,點了一支煙遞了過來,抽了一口秦思宇就劇烈的咳嗽了起來,咳得撕心裂肺的。

『小夥子,遇到什麼事了吧,放寬了心這世上除了死,就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坎,看開點喝點酒睡一覺就什麼事都忘了!』。

聽見這話,秦思宇淡淡的回了句『謝謝!』 第十一章夜店

夜色中的魔都市區,具有白天看不到的那種誘惑,猶如霓虹燈般斑斕的生活籠罩了大多數人的心靈。如果把白天比做一位二十多歲的青年的話,他就是那種充滿陽光向上的朝氣,蓬勃的使人可以不懈的追求前進。

而它的夜晚就像是二十八九的秒齡女郎,十丈軟紅充滿了讓人慾罷不能的留戀。有說這座城市好的,當然也有說它壞的,但不管人們怎麼說,都始終改變不了它的地位。

香煙在手中慢慢的燃燒,感受著那股灼熱遊走在肺部,秦思宇的思緒遠遠的飄開,回想著在一起的那段時光,她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彷彿還在眼前。

終究是覺得也就那樣了,各人有各人的緣法,沒有什麼對與錯,錯的只是在錯誤的時間遇到了錯誤的人,剩下的就是那杯苦澀。

車子停在了路邊,司機轉過頭來看著秦思宇道;『小夥子,能來這裡就是好的,雖然不知道你遇到了什麼事,但大叔也能猜出一點。俗話說一醉解千愁,去吧,放縱一把,醒來你就沒有憂愁了,酒精可以解決一切!』

『謝謝你師父!』聽著這位陌生人的勸解,秦思宇由衷的感謝,然後將錢寄給司機推門走了下去。

一下車一股熱浪就當面襲來,四月中旬的魔都已經開始炎熱了,大街上儘是穿著清涼的少男少女們,肆意揮霍著屬於自己的青春。

按照鄭凱發的定位,秦思宇找到了一家名為『夜歸人』的酒吧,站在門口,看著進進出出的人群,秦思宇突然感覺無所適從,僵硬的隨著人流走了進去。

昏暗的燈光下是一個個單獨的小圓桌,坐滿了前來釋放激情的男女,舞台上的幾位女子,正隨著音樂與台下觀眾的口哨聲,激情的展示自我。

大開領的襯衫,汗水順著潔白的身體在流淌,打濕了衣衫,熱褲下面是一條裹了絲襪的大長腿,蹬著高跟鞋在那裡顧盼生姿,時刻在挑逗著台下觀眾的眼球,而舞池裡也充滿了隨著音樂扭動的身體。

轉了一圈,好不容易從舞池裡擠了出來,秦思宇就看到了那不停在搖晃著手臂大喊的鄭凱,在震耳欲聾的音樂下,秦思宇根本就聽不到他在喊什麼,估計鄭凱也發現了這點,停止無用功只是一個勁的招手,看到秦思宇在向著這邊走來,就坐了下來拿起酒瓶就灌。

走過來秦思宇才發現,在鄭凱齊明的座位上還坐了兩個衣著大膽的漂亮女孩,掃了一眼秦思宇就端直坐了下來,鄭凱啟了一瓶酒遞了過來,拿起自己的酒瓶和秦思宇碰了一下,就一仰而盡。

在旁邊正和兩個女孩聊天的齊明,舉瓶示意了一下就繼續轉過頭去,注意力明顯不在這邊,兩個女孩只是好奇的看了一眼也就不再留意,只是和齊明在那有說有笑的。

『你究竟怎麼了,你平時可是不太碰酒的?』,鄭凱看著秦思宇的臉,想從他臉上看出點什麼。

『別看了,你還沒有修練到家呢,還看出個花來啊,我是剛感覺有點不舒服,本來打算回去休息,想起來你還在外面,就一起來坐一下和你喝兩杯!』秦思宇遮掩的回答。

『你這騙得了誰,是不是出事了,究竟是什麼事要不要我幫你?』鄭凱嚴肅的說著。

看著鄭凱的那張圓臉上滿是擔憂,秦思宇感動了一下,但還是沒有說話的搖了搖頭,舉起了手中的酒瓶。

『算了,你不想說我就不逼你了,但如果真的有事,你一定要告訴我,我幫你擺平,別客氣咱直接干翻他!』鄭凱看著秦思宇鄭重的說道。

『放心,遇到事我一定會找你的,你能力那麼大,不找你我那是傻子!』

『切,別當我是傻子,這些年你那次有事找我,都不是自己死命的扛,最後非得我死皮賴臉主動替你解決!』鄭凱聽了秦思宇的話,裝作生氣的吐槽道。

秦思宇笑了笑不吭聲,鄭凱一看話也沒法說了,想了想還是道:『你呀,就是這要強的性格,說過多少次了,現在這社會靠的就是關係,沒有關係誰都可以上來欺負你。我明天要回家去,你跟我一起去唄,順道去看看思遙吧,這次出去半年多,她該擔心你了吧!』鄭凱沒好氣的說道。

『不去了,我今天已經給瑤瑤打過電話了,她現在也正忙著呢,再說五一我就回家去了,也不急這幾天!』秦思宇拒絕了鄭凱的好意。

『好吧,那我就不說了,你自己心裡有主意就行,來給你介紹兩位美女好好喝喝酒,咱今天一醉方休!』

鄭凱說完就拿起酒瓶在桌子上點了兩下,道:『來來來兩位美女,給你們介紹一下我的死黨好哥們,這就是我們系的學霸,已經正式入職中科院的秦哥,可比我和齊明強多了,他現在可是正意氣風發的時候,剛剛走上人生的第一處小起點。

思宇,這兩位是外事大學的兩位學妹,這位長發的美女是吳莉,另一位美女是匡燕,大家相聚就是有緣來一起舉杯!』鄭凱說完向著秦思宇擠了擠眼睛。

看著鄭凱的舉動,秦思宇知道鄭凱估計已經猜到了他的事情,自嘲的笑了笑,就拿起了酒瓶碰了一下一口乾完。

放下心情的秦思宇,也隨著音樂的節奏慢慢搖動起了身體,有一句沒一句的跟兩個女孩搭話,剛開始兩女孩還是旁敲側擊的打聽著秦思宇的消息,但這種情況兩個女孩也是玲瓏心思。大家都是過來人,看出秦思宇沒有交談的心思,而鄭凱又出手不凡,重心便漸漸的轉了過去。

一瓶接一瓶的酒被秦思宇灌了下去,雙眼也變得模糊了起來,嘴裡自己也不知道在自言自語著什麼。感覺渾身燥熱,秦思宇索性借著酒勁來到舞池,猶如狂魔一樣亂舞,而舞池裡原本就在放縱的男女們,立刻爆發出一陣爆笑聲。

幾個衣著火辣的女孩,直接就將秦思宇圍了起來,留著汗水的雪白肌膚就在秦思宇旁邊一晃一晃的,更有大膽的還和秦思宇來了個貼面舞,一雙大長腿晃得一邊的男性口乾舌燥,沒幾分鐘就將秦思宇擠開了。

旁邊的匡燕看到這種情況,忍不住對鄭凱道:『凱哥,秦哥都喝了好幾瓶酒了,現在還進那邊去了,他的狀態不對你趕緊勸勸吧!』

鄭凱瞄了一眼,沒好氣的說道:『勸勸,怎麼勸,那一看就是失戀的節奏,就讓他作吧,一醉解千愁,他就是太壓抑著自己了,發泄一下也好,明天醒來就好了。

他那女朋友我一看就不簡單,本以為也就是鍛煉鍛煉身體,沒想到偏偏他就鐵了心的,我還能說什麼,只能等他進了實驗室心自己靜下來了!』鄭凱說完也嘆了一口氣。

喝了那麼多的酒,秦思宇卻發現自己更清醒了,鄭凱在那邊說的話秦思宇全聽了進去,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把一切都壓在心裡。

和程萌在一起的日子,秦思宇感覺是自己四年大學生涯里最開心的時刻,那時候每天兩人都要見一面,或者是通好幾通電話,真應了那句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秦思宇的性情本就沉著冷靜,可遇到程萌就瞬間破了功,為這事鄭凱沒少笑話他,但秦思宇卻從都不以為意。可惜世事無常,給了秦思宇當頭一棒,這一棒將秦思宇的一切都敲的一個破碎,原來這一切都猶如一場春夢,夢醒了無痕。

看著在昏暗燈光下歇斯底里舞動著的人群,看著那一張張瘋狂的臉龐,秦思宇突然不知道自己追求的究竟是什麼,是感情還是那種溫暖的感覺,追求著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從圖書館回來后程萌突然發現,幾個室友看自己的眼神不對有些怪怪的,心裡立刻一咯噔,還以為是剛才整理衣服哪裡不對,低頭檢查了一遍發現沒什麼不對,就疑惑的看著室友。

『你們看什麼啊,眼神怎麼怪怪的?』程萌被看的不自在,忍不住開口問道。

『好啊你小萌,見色忘友啊現在才回來,我們的宵夜呢,和心上人鬼混把我們都忘了吧,可憐我們餓著肚子在等你!』幾個室友忍住笑的看著她。

程萌心裡一慌,臉上強自鎮靜的說道:『胡說什麼呢,我在圖書館查資料忘了時間,怎麼就見色忘友了!』

銀獅的獵物 那告訴秦思宇程萌在哪裡的女孩,走上來摟著程萌笑道:『你裝,接著再裝,我剛剛在宿舍樓下都看到秦思宇來了,一直在底下等你,我便告訴他你在圖書館,這都幾個小時過去了,老實交代你們去了哪裡?』

話音一落,旁邊的幾個女生立刻一起跟著起鬨。

聽到室友的話程萌臉色一變,驚呼道:『你說什麼,思宇回來了,還去圖書館找我了,可我並沒有見到他啊?』

聽程萌的意思並沒有見過男朋友,一眾室友互相看了看,異口同聲答道:『鬼才信你,老實交代你們去了哪裡,別逼我們動用武力!』說完就又擁了上來。

幾人打鬧許久,在把所有的室友搪塞過去后,程萌孤身一人上到了天台上,剛才室友的話徹底打破了她的心防,她不知道秦思宇是不是發現了自己的事,但她心裡還抱著一絲絲僥倖,寄希望於他沒有找到自己。

黑夜中拿著手機,程萌按了好幾次都沒有勇氣撥出去電話,煩躁的抽出一個煙點上,火光一閃一閃的,映照著她黑暗中複雜的眼神,良久程萌終於還是撥出去了手機上的那個號碼。

『對不起,你所撥打的用戶無人接聽…!』

打了好幾次,聽著電話裡面的提示音,程萌終於忍不住蹲下去哭了出來,全然沒有注意到,黑夜中始終有一雙眼睛在看著她。

看到程萌蹲下來哭泣,眼睛的主人就著遠方的燈光拍了幾張照片,無聲的冷笑幾下,就悄悄的退後離開了。 第十二章研究所

一覺醒來看著熟悉的環境,秦思宇掙扎著起床,扶著宿醉后疼痛的額頭勉強的喝了點水,就像是離開了水的魚一樣,又倒在了床上挺屍。

冷酷少爺的寵妻 昏昏沉沉間聽到有響動,秦思宇也沒有在意,一直到中午時才再次從床上爬起來,宿醉的後遺症還在,掙扎的去洗了個澡出來,才發現隔壁的鄭愷已經不見了。

仔細回想了一下,好像記得鄭凱是說今天要回家去看看的,秦思宇也就不放在心上,隨便收拾了一下,就出門向研究所走去。

到了研究所找到自己寄託回來的箱子,秦思宇搬著來到了實驗室,檢查了一圈實驗室此時沒人,秦思宇直接將房間門緊閉。

謹慎的打開箱子,秦思宇拿出了自己的鋼筆拆開,將裡面包裹好的一隻小棍拿了出來,之後便將箱子送到後面的臨時休息間。

返回後秦思宇將包裹在外層的一層包裝紙剝開,露出了藏在裡面的一節骨節,這骨節是秦思宇乘著中午吃飯時偷偷藏起來的,他也認不出來當時環坑裡的都是什麼生物,出於研究的想法就私自藏了一小節。

將骨節掃描之後,秦思宇就在資源庫里找相同結構的生物,但卻始終找不出來。

秦思宇本就不抱太大的希望,生命歷史上已經發生了五次生物大滅絕了,幾億年的時光中,地球上的生物經過進化出那麼多種類,現在不一樣還有好些物種沒有被認識嗎。

在對骨節做碳十四年代鑒定的同時,秦思宇又做了一下其它的實驗研究,在等待實驗結果的空隙,他疲憊不堪的站起身來打算休息一下,結果就看見手機在那一直輕微震動。

拿過手機,上面顯示了十幾條來自程萌的未接電話,微信中也全是她的消息,看了一眼秦思宇就扔下手機,起身去休息室倒了杯水就靠在了床前。

不管程萌是出於什麼原因背叛,秦思宇知道兩人都回不到之前的那種狀態了,既然如此那不如就只留下懷念吧。

出來後秦思宇直接手機關機就又投入到了研究中,將骨節費勁的破碎了一小部分,放入了離心機進行離心,之後將剩下的骨節又包起來放好,就坐在了儀器前等候結果。

之後分析分子組成,炭化細胞結構,在進行數據分析,更正實驗方案,一系列的研究下來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秦思宇疲憊的坐在椅子上,揉著太陽穴整理思路,那塊骨節他已經用了各種方式進行研究,可得到的一大堆數據,卻和生物史上沒有一個可以對起來的。

「又是一種在生物史上被遺落的物種嗎?可究竟它是什麼形態的呢,八道環形坑對應九具雕像,難道這是巨型甲殼蟲的,可蟲類的骨骼會這麼結實與複雜嗎,那還是昆蟲嗎?」秦思宇煩躁的思考著。

就在這時碳十四鑒定的結果卻在電腦上顯示了出來,看了一眼秦思宇就愣在了那裡,只見顯示器上顯示的年代,竟然在兩千六百萬年之前的第四紀時期。

突然實驗室的門被人敲響,秦思宇反應過來迅速收拾一下,檢查了一下沒發現什麼大的遺漏,這才起身向門口走去,心裡卻在忐忑來的人會是誰。

「會是誰?這個時間出現在這裡,保衛、教授、還是其他人。不可能是保衛處,保衛處他們有監控,他們知道我還沒走。難道是教授,可他剛回來要向所里述職,再加上家裡人也不會這麼快就讓他來實驗室的,其他人就更不可能了,根本就進不了這裡!」

就幾步路而已,秦思宇的心裡已經想到了好多,等他拉起視窗,就看到門外出現的是一張溫婉秀麗的臉。

門外的女子看見秦思宇之後,眼裡立刻就露出了狡邪的笑意,道:「打你電話不見人接我就猜到你在這裡,連你宿舍我都不用去,把你逮著了吧,出來吧看怎麼討好我,讓我一會替你美言幾句!」站在門外的少女驕傲的說道。

看見不是自己猜想的那些人秦思宇放下了心,打開門將對方接進來,看著眼前巧笑嫣然的少女,秦思宇哭笑不得,道:「小曦,你又鬧什麼鬼啊?」

「好啊,本小姐好心好意來找你,你竟然這個態度,我回去就告訴爺爺,就說沒有找到你!」女孩說完轉身就向門外走去。

秦思宇無奈的伸手攔了一下教授這個寶貝孫女,就看見女孩眼角藏不住的笑意,無力道:『說吧,究竟是什麼事,竟然勞動你大小姐的大架,是教授有事找我嗎?』

『知道還問那麼多,你是想人間消失還是歸隱田園,手機竟關機了一天。要不是我再三打鄭凱的電話確認他已經回家了,還以為你也和他去鬼混了呢,走吧今晚爺爺叫你去家裡吃飯!』

秦思宇連忙打開手機,立刻一堆簡訊息就轟炸了進來,果然除了程萌的電話外,還有鄭凱的教授的,另外就是眼前少女的,而微信里已經是一片提示了,隨手點開一條鄭愷的語音消息,下一刻鄭凱的大嗓門就傳了出來。

『死魚,你想死啊是不,你不接任魔女電話害我幹什麼,這事我回來再跟你算,小心一點任大魔女找你好幾遍了,祝你全屍而歸……!』

看著站在一旁的鄭凱口中的任大魔女,秦思宇不禁為鄭凱的嘴巴默哀,『不作死不死!』

少女聽到這語音,只是嘿嘿看著秦思宇笑了兩聲,接著就磨起了小尖牙,道:『思宇哥,你也覺得我是小魔女嗎?』

聽到這話秦思宇心底一寒,心裡想著少女以往的折騰行為暗道:『你不是小魔女誰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