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用的是中文,但是發音不標準,就讓剛下飛機的張凡忍不住笑了。

轉身再看那些迎接的人。

其中以漂亮的金髮女郎最多,這些人個子都挺高的,一個個足有一米七以上,這讓身材嬌小的綠珠都好奇的看她們,覺得十分的驚訝。

原來外國的女人長這個模樣?

wWW ●ttкan ●c ○

皮膚好白,那裏好大,個子也好高!!

張凡也有這種感慨,這榮家辦事還不錯,踏上海島的一瞬間,他深呼吸幾口空氣,就感覺到神清氣爽。

估計是這裏四面臨海,樹木茂盛的緣故,這裏的環境和空氣相當好在,這讓張凡覺得很舒服。

“讓他們都散開吧……”

張凡衝着榮志康點點頭,然後在一個高挑個子,足有一米七八金髮碧眼姑娘的帶領下,走進這海島裏金碧輝煌的大廳。

這個大廳有五層樓那麼高。

天穹之上的壁畫,都是天使在上面飛,還有愛情之神以及古希臘中的神話人物,看起來真個人就像是置身在神話之中,有一種走入神端的感覺。

紅珠的眼睛眯了一下,仰着頭對着上面的壁畫,看了許久,一直到衆人都要進電梯的時候,她才被綠珠一把拉着,一起跟着張凡進了電梯。

他們被安排再三十八樓。

這棟大樓一共有三十九層,但此時這一棟樓,其實就張凡他們這一行客人。

而榮志康則在全程陪同中,花月影和白無常則再協助榮樂成,必要的時候,協助他取證調查德利公司的一些黑幕,要想取代它,必須先得找出它的弱點。

“張先生,明天就是世界小姐的決賽,我們這們這邊已經準備好了,你有興趣參加嗎?”

張凡的行程都是榮志康在安排,而他還得提前問一下張凡的意思,看怎麼安排。

“不了,我在這島上休息幾天就好,我只出席東美的發佈會,然後玩幾天回國……”

張凡覺得劉若彤那真是小事一樁,而他主要是來度假的,順便參加一下東美珠寶的發佈會,至於其它的對於他來說,都不值得一提。

“是!”

榮志康退下去了,張凡看着天色不早,打算先休息,而綠珠和紅珠則覺得這邊很有趣,打算四處看看。

天庭之上廣寒宮中,嫦娥有些疲憊。

任誰這樣日夜奔波,還不時去凡間伺候張凡,都會覺得特別的累。

嫦娥想好好的休息一下,她靠在寬大的貴妃榻邊,準備打個盹,卻見玉兔慌張的一陣小跑進來,卻是叫了一聲不好了。

“仙子,大事不好了,托塔天王怒氣衝衝的說要見你,並且表示要去玉帝那邊告御狀,說你故意藐視他們李家,非要在玉帝那邊討要一個說法,這可怎辦纔好!”

玉兔這會也是急的團團轉。


托塔天王李靖可不是一般的神仙,他身居高位,一門三子個個本領高強,特別是小兒子哪吒,簡直就是一個混世魔王,沒有事情都能找點事情出來。


看他怒氣衝衝一副問罪的模樣,連玉兔都不知道,到底是哪裏得罪了他李天王?

還得他要向玉帝討要說法? “快,先請李天王進來坐,好生招待,問問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他如此生氣?對了,你一會去請吳剛將軍過來,幫我陪一下李天王,好歹人多他不至於當場翻臉……”

此時的嫦娥也很頭疼,因爲這個李天王性情暴躁,脾氣很大,但是這天宮之中,他也不能一手遮天,自己和李天王也是一殿之臣。

要是自己沒有大的錯處,李天王也不能把她怎麼樣。

但怕就是怕,她有好多天不在天宮之中,怕有什麼疏忽的地方,這會請吳剛過來當個和事佬,有什麼話慢慢說,免得非要鬧到玉帝那邊去。

李靖手中託着一個寶塔,怒氣衝衝的來到了廣寒宮中,而那邊玉兔趕緊去請吳剛來救急。

“好你個嫦娥仙子,我李靖平日裏對你也是有幾分尊重,你可倒好,昨日居然當衆打我的臉面,出爾反爾如同小人一般,你今天不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我們就去見玉帝去,讓玉帝評評理,誰對誰錯?”

李靖手握重兵,官職也不小,但是平時日也少見像這樣怒氣衝衝。

一上來就興師問罪,這讓嫦娥的心裏咯噔一聲,連忙把人請進了廣寒宮中,還不住的向外張望,希望吳剛快點來,好歹也有個見證人。

“李天王大駕光臨,還請用一杯桂花茶息熄火,有話慢慢說……”

嫦娥這會也只能打起精神,陪着笑臉請李天王坐下,一切慢慢說,誰知道那桂花茶還沒端到李天王面前,卻見他手一揚起,卻是把嫦娥那杯桂花茶潑在了地上。

白玉杯子哐噹一聲落在了地上,嫦娥臉色一變,氣的渾身發抖,眼淚都快要落下來。

這李靖簡直欺人太甚。

自己像他敬茶,他居然把茶杯扔到了地上?

當下嫦娥也沒有笑臉了,而是冷冷的說了一句。

“李天王,我自問對你十分恭敬,我何曾做錯過什麼?讓你如此對我?”

嫦娥這邊也十分氣憤,說話間也帶着幾分的冷意。

“這麼巧?李天王也在這裏,我今天這是來的不湊巧呀,要不,改天再來拜訪嫦娥仙子?”

吳剛爽朗的聲音傳來,卻是化解此時的尷尬的氣氛,那李天王一見是最玉帝最信任的吳剛,想着他也是將軍,還和自己平時也還不錯。

這會正好做一個見證,免得被人說自己欺負嫦娥。

“吳將軍,你來的正好,來來,趕緊過來給我評評理,嫦娥仙子這次實在是欺人太甚了,要不是太過分,我也不會找上門來……”

託塔李天王這會拉着吳剛就不讓他離開,而是向他說起自己這次來興師問罪的原因。

原來,昨天是李天王的妻子,也就是哪吒的母親生日,他決定好好的給妻子操辦一個生日宴,所有提前一個月天王府就在操辦各種事宜。

李天王爲了讓妻子高興,特意打算請廣寒宮的嫦娥仙子來歌舞一番,爲此他特意讓管家帶着重禮和請貼送到廣寒宮。

然後這邊有人收了禮物和請帖,說是會送給仙子看。

那邊管家得了回覆後就告訴了李天王,以前類似這樣情況,都是他們送請帖和重禮來廣寒宮,有時候就算是請不到嫦娥姑娘,玉兔也會帶着廣寒宮的仙子前來助興。

如果嫦娥姑娘有事情,確實來不了,嫦娥也會派遣人主動來說一聲,並且把禮物退回去,這再天宮幾千年都是這樣來的,所有李天王也沒有多想。

等了幾天沒見廣寒宮退回禮物,就以爲嫦娥這次是答應了,後面派管家來確定過一次,就等着妻子生日的時候,好好的慶祝一番,給妻子一個驚喜。

誰知道昨天,李天王都當着兒子妻子的面,說是特意請了廣寒宮的嫦娥仙子來助興,卻沒想到等了一天,都沒有看到廣寒宮的人,也沒看到廣寒宮的哪位仙子來說一聲。

這讓李靖決定簡直就是奇恥大辱,礙於當天是妻子的生日,今日一早他就匆匆的來到廣寒宮興師問罪。

“吳將軍,我當時考慮到嫦娥仙子的身份,送來的可是我兒化爲蓮身後剩下的一節白蓮藕,那可是天地間的至寶,不但可以養顏美容,還可以煉製身外化身的好材料,我李家也僅此一件呀,誰知道這嫦娥收了我的禮物,但是人不但沒來,連一個招呼都沒打,你說這可氣不可氣?”

李靖這會是吹鬍須瞪眼,無比的氣憤,只覺得自己被嫦娥欺騙了。

送來的可是至寶呀!

那邊的嫦娥是傻眼了,哪吒是蓮花身,那蓮花也不是凡物,是當年哪吒的師傅太乙真人苦心求來的寶貝,沒想到給哪吒換了身體之後,還能留下一節。

而這一節蓮藕居然被李靖送到自己這邊來?

讓昨天給她妻子助興?

“不,不,我從沒有收到過李天王的禮物,這是不是誤會了?我真的不知道這件事情,我也是剛回廣寒宮不久,前陣子我並不在……”

嫦娥也急了,她真的是很冤枉呀。

前陣子,她真的不在廣寒宮呀,這李靖的禮物她真的沒看到過,而且也沒有收到過,這,這,肯定是哪裏出了問題。

此時但是嫦娥又氣又急,想了一下馬上喊來玉兔詢問李靖送禮的事情,而玉兔這會也愣住了。

“仙子,我們真的沒收到過李天王的禮物呀,還有請帖!”

“不可能,嫦娥仙子你是要昧掉我的寶貝?豈有此理,我家的管家是親手送來的,你們這邊接收的禮物和請帖,就在十天前,對,就是十天前的一大早!”

李靖此時差點就炸了,什麼,禮物和請帖送到後嫦娥居然說沒送到?

吳剛此時也算是明白了,原來是這裏出了問題,建議讓李天王家的管家過來,指認一下那天到底是誰接的禮物?

只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廣寒宮上下所有人都來了,但是李天王的管家卻表示,沒看到那天的那個仙子?

“那天,我敲門,是廣寒宮的仙子出來和我行禮,並且收下了禮物,是從你們廣寒宮走出來的人,我可以用性命擔保……

那管家信誓旦旦的說,嫦娥臉都黑了,而一邊的吳剛卻是像想起了什麼,不由打了一個寒顫。 “你們找一下,這裏是不是有一個叫蓮香的宮女不在了?”


吳剛一說到蓮香,玉兔恍然大悟,對呀,蓮香不在了,她好像上次去吳剛宮中送口信後,就再也沒回來過,他們一直以爲她還在吳剛那邊。

此時看來,這個人怕是有問題。

“快查看一下,十天前,是誰在廣寒宮中值班?”

“是蓮香,就是蓮香,咦,吳大哥你怎麼知道是蓮香失蹤了?”

吳剛苦笑一下,這陣子他一直再調查天庭中誰不在,誰偷偷溜下了凡間,而這個蓮香就被他注意到了,只是沒想到她膽子這麼大。

居然把李靖送給嫦娥的禮物給截留下來,然後帶着那寶物私自下凡了。

而且這次似乎她走的是時候,怕是到時候也不會受到什麼懲罰,莫不是那個蓮香提前聽到了什麼?

要不然膽子怎麼這麼大?


“那我去捉拿這個蓮香,絕對不會放過她,這東西十有八九怕是落在她的手裏了!”

李靖此時的臉色也很難看,等那蓮香的畫像被管家認出來,就是那天接待他的仙子後,李靖是再也忍不住了,要去捉拿蓮香。

“且慢,李天王先不要着急,我保證把蓮香給你找出來,只是,你稍安勿躁,還需要等待一些時間,因爲……”

吳剛把李靖拉扯到一邊去,然後對着他一陣低語,說的李靖連連點頭。

再看嫦娥仙子的時候,就有些不好意思,衝着嫦娥拱手行禮。

“嫦娥仙子,實在是沒想到這是個誤會,我錯怪你了,只是這蓮香是你廣寒宮的仙子,出了這樣的事情,誰也沒想到,所有這事咱們還是得聽吳剛的,今日是我失禮,等抓住蓮香,我再來給你慎重的賠禮……”

李靖這邊連連衝着嫦娥賠禮道歉,並且表示抓住蓮香後再給他賠禮。


李靖走的時候,還和吳剛打了一個招呼,而那邊的嫦娥對着吳剛施禮,感激不盡。

“多謝吳剛大哥仗義援手,要不是你,我這次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了……”

嫦娥仙子此時真的好委屈,用衣袖擦拭了一下眼角後,再看了一邊的玉兔一眼皺眉。

“我不在廣寒宮的日子裏,你居然讓蓮香偷拿了李天王的寶貝,私自下凡間,要不是吳剛將軍發現,我還被李靖大人誤會着,你管理不嚴該當何罪?”

嫦娥此時氣憤異常,因爲她離開廣寒宮的時候,一切都是交給了玉兔再打理。

如今出了這樣的事情,玉兔難逃責任。

嫦娥這話一說,玉兔已經跪下來了,一邊的吳剛連連擺手,示意嫦娥一邊說話。

吳剛幫了嫦娥大忙,想着他一直和玉兔關係頗好,這次怕是要向自己替玉兔求情,只是讓嫦娥沒想到的是,吳剛說出那樣一番話來。

“嫦娥仙子,你廣寒宮中本來出了一個蓮香下界,這個玉兔怕也要下凡去了,只因爲我領了旨意,今日怕是要把這些人安排一二……”

吳剛的話語讓嫦娥有些迷糊,剛想多問幾句,卻聽到吳剛又說了四個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