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聽到了牧師和魔法師后,頓時間,臉上的表情,微微的竊喜起來,但隨即,他看著吉克陰沉著的臉色,似乎猜到了什麼,

「好了,吉克, 凡人仙帝路 ,等你的學生們來了再說,工人們也累了,得找地方讓他們安頓下來,還得把武器擺放好,」 正版小說在17K,請支持作者,支持正版,

北部防線,

北面一座巨大的山峰,把海洋與陸地遮斷,將近二百米長的防線,防守起來,比其他兩地,難度要大許多,雖然有一個天然的斜坡,坡度卻不算大,

眼前已經出現了八台並排排開的攻城塔樓,隔著防線三四百米遠的地方,已經能看得到一列列舉著長盾的敵人,

一面麵灰底藍邊,紫色巨蜥圖案的旗子正在塔樓上,迎著強烈的海風,向南飄揚著,哈斯坎帝國的第四軍團,耶羅作為軍團長,已經獨自一人,站在了軍隊的前方,

耶羅的臉上,看起來一副沒睡醒的樣子,顯得沒什麼幹勁,

「耶羅大人,請你打起精神來,馬上要開戰了,」一名盔甲上印有銀色獅子頭的副軍團長提醒道,

「我知道了,我知道啦,我會好好乾的,」隨著耶羅毫無幹勁的聲音,四周的士兵們傳來陣陣竊笑聲,雖然大戰在即,但第四軍團中,彷彿並沒有什麼緊張的感覺,反而十分的輕鬆,

「這邊的戰鬥可不好打,」耶羅說著,那雙毫無幹勁,死魚一般的眼睛,直瞪瞪的看著城牆上,戴著尖尖藍白相間法師帽,白花花的鬍子脫其胸口下的弗蘭德,

「的確,耶羅大人,上面的那老傢伙可是大陸僅有的十三名賢者中的一人,而且是在二十年前便已經成為了賢者,當時我們攻擊王都海港的時候,一瞬間,一千多名士兵便葬身在了那老頭的魔法里,」那名副軍團長說道,

「那群兔崽子,在想什麼,趕快攻過來啊,老子的手癢了,」帕德金跳到了城牆上,看著遠處毫無動靜的哈斯坎帝國軍陣,

「帕德金,你下來,」亞貝特在一旁勸解道,他生怕帕德金一個不小心,從四五十米高的城牆上掉下去,


弗蘭德在一旁不斷的摩挲著鬍子,身後站著十多名魔法師,

「看來敵人是有什麼計劃,」弗蘭德說著,帕德金轉過頭來,笑道,

「老頭子,有你在可真讓人安心吶,」

弗蘭德沒好氣的哼了一聲,帕德金一直以來都叫他老頭子,絲毫沒有一點尊敬的意思,所以弗蘭德覺得,他這是跟吉克學的,

亞貝特似乎看出了什麼,說道,

「弗蘭德會長,待會我們先來一輪投石攻擊吧,等敵人靠近點,讓后你們魔法師就可以趁機使用大規模的魔法了,」亞貝特說完后,帕德金跳了下來,

「對,對,就這樣,弄死那群兔崽子,我們一定要比其他兩個地方幹掉的敵人多,」

「米諾斯大人他們應該快到了吧,」站在耶羅身邊的副軍團長說道,

耶羅抬起了頭,看著空無一物的天空,閉上了眼,在他睜開眼的一瞬間,頓時雙眼變得炯炯有神,

「下令下部隊推進吧,」

「前衛部隊,舉起盾牌,前行,」那名副軍團長喊道,

哈斯坎帝國的前衛軍陣開始緩步的前進了,

帕德金的眼中,透著興奮的光芒,手中的釘鎚,用力的握緊,

「準備投石攻擊,」亞貝特喊道,一名名早已等待在投石車後面的士兵們,把手放在了投石機的機關把手上,

眼前城牆下,斜坡盡頭外,大路上的敵人,行進的十分緩慢,亞貝特的眼中,透著一股疑惑,他不明白敵人到底想要幹什麼,


突然間,弗蘭德拿出了手中鑲著一顆經營透亮魔晶石的魔晶杖,舉了起來,他十分嘲弄的說道,

「小兒科,騙得過別人,休想騙得過老朽,」

就在眾人還為他這句話疑惑的時候,弗蘭德突然喊到,

「光明波動,」

白亮的魔晶杖上,頓時間發出了一顆光彈,飛向了天空,光彈彷彿是沉入水中的石塊一般,天空中,泛起了陣陣透明的漣漪,

彷彿拉開了白色的幕布一般,頓時間,一百多條翼龍正在高空中,緩慢的朝著城牆這邊飛過來,

頓時間,所有人都驚訝了,

「不愧是會長,雖然敵人已經使用了十分隱蔽的幻覺魔法,還是逃不過你的魔法感知力,」那名身材臃腫,胖胖的魔法師,在弗蘭德的身後,稱讚的說道,

「博尼,你就不用再誇讚老朽了,你不也感覺到了嗎,」

城牆前方的天空中,翼龍群還是正向著城牆靠過來,似乎因為飛在高空的關係,並不懼怕,

在翼龍的其中,一隻體形比其他翼龍大三四倍的土黃色翼龍上,米諾斯正在不斷的觀察著下面的情況,


計劃看起來已經暴露了,「林格,怎麼辦,已經暴露了,」

米諾斯騎著翼龍,接近了旁邊飛行著的一隻翼龍,上面乘坐著「匹滋」兄弟里的哥哥,林格,

「盡量不要降低高度,雖然已經暴露了,但我們可以接著高空的優勢,對下面的防線實行魔法打擊,」

「怎麼辦,會長,敵人看起來想從高空中釋放魔法,」博尼說著,弗蘭德笑了起來,


「我就送給他們一份大禮吧,」弗蘭德說著只手舉起了白亮的魔晶杖,舉手投足之間,透著一股自信,

雖然已經接近七十,但弗蘭德看起來絲毫不像一個半隻腳已經踩入棺材的老頭子,反而顯得十分精神,

弗蘭德手中,白亮的魔晶杖上,亮起了柔和的光芒,

「這可是學習的機會哦,大家,」博尼轉過頭去,對著身後的一些高中級魔法師說道,所有魔法師們都目不轉睛的看著弗蘭德,

弗蘭德開始了吟唱,一段時而高亢,時而低沉的咒文,緩慢的念了出來,

天空中的林格,十分疑惑的看著城牆上的情況,頓時間,他有些慌亂了,

「米諾斯,下令讓部隊撤退,」

林格很清楚,身為賢者的弗蘭德,實力十分強,基本一些高級的魔法,都不需要吟唱,然而現在的弗蘭德,卻開始了吟唱,從魔力的性質來看,是光系進攻型魔法,

一般光系魔法,是牧師的本行,然而,這個世界上,卻有著即使不會治癒魔法,但依然能開發出光系進攻型魔法之人,弗蘭德一輩子都是致力研究光暗兩種魔法,

雖然很久以前,也有強大的光系魔法師,但現在,能夠使用光系進攻型魔法的,恐怕只有弗蘭德一人了,

隨著咒文的加深,弗蘭德魔晶杖上的光芒,頓時間有如白晝,很多人都閉上了眼,這一陣強烈而刺目的光芒,彷彿是直接在太陽面前,看著陽光一般,

頓時間,白色的光芒,把剛剛升起來的太陽光芒掩埋了,四周都被白色的光芒充滿了,

哈斯坎帝國的軍陣里,很多人都低下了頭,或者閉上眼睛,不敢看向城牆上,那陣白亮的光芒,

天空中的翼龍群,已經開始朝著西面返航了,

「光的裂片,詠嘆調,十七章,利刃,」

頓時間,弗蘭德手中的巨大光團,朝著天空中的翼龍群,飛了過去,

天空中,霎時間,光芒萬丈,一片白亮的世界,讓人睜不開眼,

有如小型太陽般的光團,已經以極快的速度來到了翼龍群的中間,

「五重冰壁術,」

「陽炎之盾,」

「土之壁」

……

天空中,傳來了一個個防禦魔法的聲音,然而,光團頓時間如同太陽射出光芒一般,一束束光芒彷彿利刃般,輕易的穿透了空中的一切,

沒有任何嘶叫聲,千萬柄光芒形成了利刃,無情的瞬間便把空中的翼龍部隊淹沒與聖潔而刺眼的光芒中,

天空下的人們,紛紛閉上了眼,在光芒漸漸的消散后,哈斯坎帝國的軍隊們,才緩緩的抬起了頭,

天空中,原本一百多條翼龍,已經緊緊只有二三十條,

米諾斯散去了身上的勁氣,他眼中,透著一股悲涼,自己的部隊,剛剛被那個光球吞噬,已經連渣都不剩,

林格的一隻手,已經完全消失了,他十分慶幸,自己施展了三個防禦魔法,才保全了性命,而自己帶過來的魔法師部隊,已經只剩下四五人了,

弗蘭德一臉疲憊,汗水已經浸濕了他的衣服,他軟軟的朝後倒了下去,幾名魔法師急急忙忙扶住了他,但因為已經被強烈的光芒晃暈的光系,一些人險些要站不住了,

就在這時,帕德金一把抱住了弗蘭德,把他整個背了起來,「我先背你去休息吧,辛苦你了,弗蘭德會長,」

耶羅看著天空中,翼龍部隊的慘狀,搖了搖頭,「唉,下令撤軍吧,今天不打了,」

他的副軍團長高聲的喊了起來,「撤退,」

哈斯坎帝國的前衛軍陣轉過頭,開始有序的撤退了,

耶羅站在原地,看著眼前堅如磐石的城牆,知道沒有了魔法部隊的支援,他們想要拿下眼前這片北部的防線,簡直就是拿士兵的生命開玩笑,

弗蘭德已經閉上了眼,他此時已經幾乎耗盡了所有的魔力,剛剛的魔法,是禁咒級別的,如果稍微控制得不好,甚至會危急到自己這邊,又要保證威力,還要控制精度,他已經到極限了,

「來人,趁著敵人退去,今晚趕快在城牆下,加裝障礙物,」亞貝特看著敘敘退去的敵人,對著身邊的士兵命令道,

然而,就在這時,天空中突然傳來了一陣啼叫聲,一隻土黃色的巨大翼龍,朝著城牆處,直衝沖的飛了過來, 正版小說在17K,請支持作者,支持正版,

「頂起盾牌……」

哈斯坎帝國的軍陣中,一個高亢的嘶喊聲響起,鋪天蓋地的石塊,從密斯鎮中部防禦的城牆上,傾斜了過來,

天空被黑壓壓的石塊群遮蓋,哈斯坎帝國中,誰也沒有想到,魯克公國竟然如此快速的便攻擊了,

一塊塊長盾被前列的士兵們舉過頭頂,突然間,在哈斯坎帝國軍隊前列,分別站出來了三名淡藍色法師袍的魔法師,伴隨著三人高舉的手,淡藍色的水系魔法光芒亮了起來,

「冰盾術,冰牆術,」

頓時間,在哈斯坎帝國的軍隊頭頂上,一層淡藍色的薄膜,在空氣中形成,緊接著,寒氣四溢,一大塊半圓形的冰盾在頭頂上形成了,

在哈斯坎帝國軍隊的前列,一面冰牆立了起來,頓時間,「呯呯」聲不絕於耳,石塊紛紛砸在了冰盾和冰牆上,霎時間,被砸裂的冰系防禦壁上,濺起了大片大片的冰渣,

石頭還在不斷的掉落中,冰盾上已經出現了明顯的裂痕,砸上去的石塊紛紛順著半圓形的冰頂向著四周滑落,

下面的士兵們緊張有序的把一塊塊長盾舉國頭頂,終於,「砰」的一聲,魔法形成的防禦崩潰了,後續的一些石塊還是砸了下來,

頓時間,哈斯坎帝國的陣營里,人仰馬翻,雖然頂著長盾,但卻因為巨大的衝擊力,頓時間響起了陣陣慘叫聲,

「準備第二輪,」歌德立即命令道,城牆後方負責搬運石塊的士兵們,頓時開始把早已搬上城牆,一塊塊沉重的石頭,四五人抬起一塊,放在了投石車上,

「弓箭隊,準備,」吉克站在了城牆上,黑色的披風隨風飄揚,他望著眼前已經開始緩緩移動的哈斯坎帝國軍隊,喊道,

一排排拿著弓箭的士兵,站在了城牆的邊緣,箭已經搭在了弦上,弓高高舉起,這樣居高臨下的狀態嗎,拋射是最具有殺傷力的,而且弓箭的射程比弩箭遠多了,哈斯坎帝國的士兵們撐著長盾,開始朝著城牆靠了過來,

這時,漢尼斯看著敵人陣營里的三名魔法師,眼中透著一股急切,因為從剛剛施法來看,三人都是高級魔法師,他已經誇下了海口,中部防禦只有他一名魔法師,

漢尼斯知道,自己必須做點什麼,對方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魔法師,

眼前的敵人距離城牆還有一百五十多米,吉克微微的舉起了手,打算等敵人再接近些,到七八十米的時候,正是弓箭射程和威力最佳的時候,

霍斯特前爪扒在城牆上,怔怔的望著前來的敵人,遠處的攻城塔樓,已經能看到四輛,正緩緩的隨著推進的部隊靠了過來,

敵人的目的很明顯,只要攻城塔樓一靠近城牆,為後續的衝鋒部隊打開通路,他們便可以直接從塔樓上進攻,

就在這時,漢尼斯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他老練的雙眼中,頓時變得急切了起來,

「吉克,快點動手,」漢尼斯喊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