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搖搖頭。

「這些首飾它的主人很少佩戴它們,所以這上面的氣息幾乎是沒有的,沒有氣息我怎麼用?」他攤了攤手。

「你說……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哪來的這麼多首飾?」蘇紫萱嘟囔。

「很明顯這個姑娘的媽媽其實並不了解她自己的女兒,我認為這個失蹤的女孩可能有一個未露過面的男朋友。」樂天回答。

「那這個女孩的失蹤就不能定性和巫門的那個女人有關了呀!」蘇紫萱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所以我說這兩件失蹤案都是有蹊蹺的。」

「那另一件失蹤案你又發現了什麼?」蘇紫萱問。

「有用的東西幾乎沒發現,沒用的東西倒是發現了一大堆,那個姑娘的父親涉嫌侵害幼女,他很有可能強暴了自己的女兒……」樂天回答。

「什麼?」蘇紫萱的眼珠子一下就瞪了起來。

樂天點點頭,示意自己有證據可以證明自己話的真實性。

「混蛋!」

蘇紫萱「啪」的拍了一下桌子。

「你和我走……馬上去查查這兩起案子,不為找出巫門的人,就是單純的為了破案。」她馬上站起身。

「等等等等……這都要晚上了,你去哪查?去東區高中?現在早就放學了……去工廠?那個姑娘坐在的工廠是一個長白班的公司,沒有夜班……你去查什麼?查門衛嗎?」樂天問。

蘇紫萱一下卡殼了。

「明天吧……我今晚還有點事,如果你硬是要查,你就帶幾個人東區楚家小區去做人口普查吧。」樂天攤了攤手。

蘇紫萱無語,她看著樂天轉身離開,突然有了一種被拋棄的感覺……

哼!

天黑就不能查了嗎?自己非要查!

人口普查就人口普查……我就還不信,沒了你這個算命的,我就查不了案了?

蘇紫萱氣呼呼的想了想,走出了自己的辦公室,喊了幾個警察就直奔東區而去。

「小呆……收拾好了沒?」

樂天衝進法醫室。

看了一眼樂天就愣住了,一個水靈靈的姑娘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不是小呆又是誰?

「卧槽……小呆是你嗎?這易容術好牛逼……」

樂天驚訝的問道。

「你會不會說話啊!小呆為了這個約會足足準備了一下午,你這貨居然還說風涼話……」一旁的韓妮妮為自己的徒弟打抱不平。

樂天看了看小助理。

「太美了……這樣的姑娘跟在我身邊,是不是有點暴殄天物啊?」他撓了撓腦袋。

這話明顯就讓小助理很滿意了,她開心的挎住了樂天的胳膊。

「我們走吧。」她問道。

樂天點點頭。

離開法醫室的時候,樂天回頭看了看韓妮妮,這個女人還在默默地看著他們。

「小妮子……要不一起去啊?」樂天問。

「不要了……我還有事沒做完呢。」韓妮妮擺擺手。

樂天一看,這才和小助理離開了。

「要開車嗎?」樂天問。

「開啊,走路很累的……」小助理點點頭。

兩個人上了樂天的車,不得不說……樂天這車子裝逼還是蠻有氣勢的,至少小助理是非常的滿意。

「想吃點什麼?」

樂天算計了一下自己的錢包,他有點後悔沒將蘇紫萱給的三千都拿上。

「吃西餐吧。」小助理想了想。

樂天點點頭。

樂天其實不知道哪家西餐廳的味道更好,所以他就是本著先到先得的原則,先看到哪家,他就去哪家。

「先生……需要泊車服務嗎?」

停車場一個服務生恭敬地詢問。

「不用了,你給我找個位置就可以了。」樂天拒絕了。

他的車裡好東西不少,這萬一要是丟了,麻煩有點大……

服務生給樂天指了一個車位,樂天將車子停了過去。

「樂天……這裡很貴的。」小助理低聲說道。

她萬萬沒料到樂天會帶自己來這麼昂貴的西餐廳吃飯,這裡應該是山海市檔次最高的一家西餐廳。

「貴嗎?我有錢……」

樂天拍了拍口袋。

他這個人就是有一點好處,那就是心大!

有錢就是有錢,但是夠不夠就另說了,反正吃完了錢不夠就刷盤子唄,刷盤子又死不了人……

小助理一聽,也就點了點頭。

這可是她第一次和男生約會,心裡頭其實也緊張的很,樂天能帶她來這麼高檔的地方,是不是說明這個男人的心裡還是很看重自己的……

兩個人在服務生的帶領下走進了西餐廳,西餐廳內豪華的裝飾終於讓樂天感覺出了一絲不對,他心裡琢磨著……這個很貴估計要貴的超過了自己的承受力的吧? 小助理也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她的家庭條件雖然還不錯,但是因為家教的原因,她也不會來這樣的地方消費。

「先生、女士……請問您是要在頂樓的旋轉餐廳用餐,還是在樓下大廳?」一個服務生跑過來恭敬地詢問。

「我們在樓下就好了……」小助理急忙說道。

旋轉餐廳那裡可是一對一的服務啊,一張桌子一個廚師,親自為客人做菜,那可不是一個簡單的服務問題了,價格至少要貴上三倍。

樂天看了看小助理。

「你去過旋轉餐廳了?」他問。

小助理搖搖頭。

「那為什麼不去見識見識?」樂天問。

小助理看了看樂天,她將嘴巴湊到樂天的耳邊低聲說道:「旋轉餐廳的價格要比大廳貴好幾倍……其實東西都是一樣的。」

樂天眨了眨眼。

「哦……那就去旋轉餐廳吧。」他點點頭。

小助理無語,這傢伙是耳朵聾了嗎?

服務生點點頭,馬上去為樂天安排,而一個女服務員則是帶領樂天上電梯。

「你是不是瘋了啊?你有錢燒得慌嗎?」小助理低聲問道。

「我覺得反正是要被打死,不如就讓他們打的暢快一點。」樂天回答。

小助理獃獃的看著樂天。

「你……你沒錢?」她驚詫的問。

「有。」樂天點點頭。

「有多少?」小助理的心慢慢的沉了下去。

「五百!樂天回答。

小助理吸了口氣,久久說不出話。

電梯門開了。

「兩位尊貴的客人裡面請……」服務員躬身說道。

小助理一動不動,樂天倒是一把拉住她的手,走了進去。

這裡的環境就清雅了一些,沒有樓下的華麗,但是透著一股高檔的品味,一張桌子的前面是一個單獨的灶台,一個胖胖的老外站在裡面。

樂天放眼望去,在這裡幾乎能鳥瞰大半個山海市了,光是這一份視野就值一份錢了。

小助理可沒有這個心思,她還在琢磨著自己的工資卡裡面的錢夠不夠呢。

「兩位尊貴的客人,這邊請……」

那個廚師操著難聽的普通話說道。

樂天拉著小助理就坐了過去,坐在這個廚師的面前。

「兩位請點餐……」廚師遞過來一個菜單。

樂天翻了翻,這特么是什麼菜單?全是英文……

「唔……這個,這個這個……這三頁都來一份,還有這些……後面這一頁也都給我上了。」

小助理的心都要停了,這傢伙真的是想吃完這一頓就不過了嗎?

從里這跳樓的話……應該會死的很容易!

廚師點點頭,就開始著手做菜了。

一個外國女人站在他的旁邊給他打下手,兩個人時不時的用外國話交流幾句。

「你是哪人啊?」樂天看著廚師。

「我是法國人!」廚師回答。

「法國人做法國大餐是不是很專業?」樂天繼續問。

廚師點點頭。

「我是最專業的!」他指了指自己。

「你們那裡吃不吃野生動物啊?」樂天看起來像是沒話找話。

小助理在一旁長長的嘆了口氣,原本是一個開開心心的好心情,現在全部廢了……

怎麼辦?剛剛樂天點的那些東西,自己一年的工資估計都不夠!

她看著還在和廚師聊得不亦樂乎的樂天,心裡委屈的都要哭了。

樂天像是根本沒發覺小助理的變化,他依舊和廚師聊著天。

「尊貴的客人我和你說……其實你們華夏人還是不知道,這世界上有一種美味是任何東西都無法媲美的,我只吃過一次……我希望我的有生之年還能吃到。」法國大廚興奮地說道。

「哦?不可能……全世界就沒有我們華夏人不吃的東西,自然也就沒有我們不知道的美食!你說的可能是大部分人不知道吧?你這就是小看我們了。」樂天哼了一聲。

法國大廚一看,馬上拿出了一張照片。

「尊貴的客人……你見過這個東西嗎?」他問。

樂天滿不在意的看了一眼,他突然愣住了。

照片上居然是一隻黑魔鬼蛇?

「這個東西的味道實在是太鮮美了,不是任何其他的蛇類的味道可以媲美的!可惜……這個東西非常的稀少,而且撲捉它需要極大的勇氣,因為這個東西在我們那裡被稱呼為魔鬼!」法國大廚說道。

這倒是有點出乎樂天的預料之外了。

「這個蛇你是在哪裡吃到的?」樂天問。

「在南方……我是在去印度旅遊的途中時候吃到的,那是我和我的朋友在一次探險中迷失了方向,我們誤闖入了一個神秘的部落,在那個部落里,我們經歷了一些非常奇怪的事情了……」法國大廚慢慢的說道。

他的眼睛一直盯著面前的食物,很明顯這些西餐對火候的把握也非常重要。

第一道菜完成了,樂天無語的看著自己面前充其量只有一口的食物,他嚴重懷疑自己剛剛點的那些連一個人的肚子都填不滿。

小助理被這清香的鵝肝給吸引住了,她索性暫時忘卻錢不夠的煩惱,反正自己的身邊有一個男人,實在不行她就和這個男人做一對苦命鴛鴦唄。

慢慢的品嘗了一口,小助理嘆了口氣,真的是一分錢一分貨啊。

樂天一口就將面前的東西吞了,他看起來對食物並沒有太大的興趣,反而是對法國大廚的話更有興趣一些。

「你們經歷了什麼?」他問道。

「那個部落裡面都是女人……很奇怪,這些女人的戰鬥力很強……我們幾個男人被輕鬆地擊到了,然後我們被帶回了他們的部落,我的天……那一夜簡直是我最痛苦的回憶,我居然被超過三十個女人強暴了……」

法國大廚看起來一臉吃了屎的表情。

「那不是一件很高興的事嗎?」小助理哼了一聲。

「錯錯錯……如果是三個女人,那我的確是會很高興,但是三十個……就不是高興了,是折磨!她們給我餵食了一種奇怪的藥草,讓我一直保持興奮的狀態,我看出來了,她們的目的就是為了交配生育!」法國大廚說道。 看到這兒,我又一次對方大師埋怨了起來。他不是說。這邊的事情他都交代好了嗎。怎麼這邊的白事還在繼續。沫寒的奶奶可是跟司機師傅一樣的死法。也就是說,這邊也很有可能會發生如同司機師傅一樣詐屍的事情。

看着來來往往的人羣。我絕對不能夠讓這事情發生,不然的話這些人全部都有危險。我拉着囡子快步朝着裏面走去,看到沫寒孤獨的跪在那邊戴着孝布雙眼無神的把紙錢扔入火盆當中。那無助中有些絕望的眼神。讓人看了都覺得心疼。

我知道現在可不是心疼的時候,於是立刻過去把沫寒拉起來朝着她焦急的說都:“沫寒,現在聽我說。你奶奶的屍體必須得燒掉,不然的話所有人都會有危險。”

聽到我說話的時候,沫寒都沒有反應過來。好半天之後纔回了一句:“你來了。”

我只好趕緊把事情簡單的說一遍,必須得趕緊把她奶奶燒到,不然的話會出大問題。當我說完後之後。在這邊也遭遇了跟方大師在司機師傅白事那邊一樣的情景。沫寒都還沒有說話。旁邊的鄰居對我指指點點的來跟我理論。說村子裏上百年來都是入土爲安,再說了就算要燒掉也得拉到火葬場去,我倒好,直接就讓搬柴火放上去燒掉。

甚至,有幾個自稱沫寒叔伯的鄰居以爲我是過來找事的,要把我給轟出去。

“沫寒,這次一定要聽我的,我都要死的人了,絕對不會害你。”我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會把這句話給說了出來。但是效果卻達到了我的目的,沫寒的眼神終於聚焦了,讓鄰居那些人把我放下來說清楚。

時間緊急,我挑重要的說了,把司機師傅已經囡子的那七口棺材的事情全部跟她說了一遍。旁邊的那些人都不相信,但是沫寒卻信了,這讓我也是鬆了一口氣。看着時間已經很晚了,必須得趕緊行動,不然的話誰知道什麼時候會詐屍。

沫寒直接開口讓旁邊的那些鄰居幫忙多弄點柴火過來,可是那些村民還是不相信,一直在勸沫寒。無奈之下,我只好帶着囡子兩個人到附近搬柴火,幸虧白事的時候廚房做飯有很多的柴火,所以找起來非常的容易。

穿越從妖精的尾巴開始 剛剛把柴火搬到外面,就聽到了那熟悉的聲音,隨着聲音棺材板子從堂屋裏面直接飛了出來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這一下子,剛纔還在勸沫寒的那些鄰居,都戰戰兢兢的看着堂屋裏,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愣着幹嘛,趕緊跑啊,你們不想活了。”我看着那些人竟然有想進堂屋去看的打算,立刻大聲的衝着他們喊道。

我這一聲喊,終於讓他們反應了過來,接下來就一鬨而散。等沫寒奶奶屍體從堂屋裏面出來之後,整個院子裏就只剩下了囡子沫寒和我三個人。沫寒跟囡子都是女孩兒,所以我只能上前一步把囡子跟沫寒護在身後。

“沫寒,帶着囡子趕緊跑。” 誤入鬼門 我朝着她們喊了一句,把手伸進揹包裏面,抓起桃木劍就朝着囡子奶奶的屍體捅了過去。之所以選擇桃木劍,也是因爲情急之下這東西是最好那的,所以就抽了出來。

可是這桃木劍對於沫寒奶奶的屍體,還真的一點作用都沒有。通過去之後,只是在沫寒奶奶的屍體上捅了一個窟窿,但是它的行動一點都沒有受影響。就在我的桃木劍捅出去的時候,頭已經開始暈了。

現在我必須頂住,因爲旁邊的沫寒跟囡子竟然站在那邊沒動。我無奈之下,只好繼續朝着她們倆大喊,讓她們倆趕緊跑。喊的時候,我都快看不清她們兩個人了。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讓她們趕緊跑,待會兒我要是徹底迷失了,自己都不知道會做出來什麼事情。

“葉子,接線。”正在這個時候,這熟悉的聲音讓我激動的差點都哭了出來。之間方大師從那邊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了過來,手裏的墨斗線栓了個小石頭丟了過來。

我一把抓住那個石頭就癱坐在了地上,然後趕緊默唸清心咒,讓自己保持靈智清晰。方大師那邊如同之前在司機師傅那邊,用墨斗線把沫寒奶奶的屍體直接捆的如同蠶蛹一般。看到沫寒奶奶怎麼都掙脫不了之後,纔算是鬆了一口氣。

然後也不管沫寒的意見,直接就把她奶奶的屍體扔在我們準備的柴堆上,掏出一張符手指稍微一翻轉點燃後扔在了柴堆裏。那柴堆就行像是點了汽油一般,“蹭”的一下火苗子冒的有一人來高。接下來,就散發出令人作嘔的惡臭味。我一時沒忍住,直接就吐了出來。吐完之後發現,剛纔的頭疼也減輕了不少。

“女子,你去叫人來幫忙收拾吧。”方大師癱坐在我的旁邊,朝着沫寒跟囡子揮了揮手,示意讓她們去找之前逃走的那些鄰居幫忙。

看着那些人戰戰兢兢的過來收拾這邊的情況,方大師並沒有繼續去管,而是轉過身指着我就罵:“葉子,你能行了啊,也不看看你現在啥情況。要不是我來的早點兒,你今兒就死這兒了。要知道你想死,之前就不應該救你。”

“方大師,你還說我呢?你不是說有人在這邊管事兒嗎,人呢?要不是我來的及時,剛纔情況你也看到了,這邊人都得出事兒。”方大師生氣,我比他更生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