構成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和人類相比幾乎沒有什麼差別。

「少來,鬼才相信你的話呢!」

奇怪了,為什麼我說實話的時候,她們總是不願意相信的呀?反而我撒謊的時候,她們卻常常會信以為真。

「嗯,你在幹嘛?」

龍神也不知道在發什麼神經,蹲在旁邊正用手指不停的戳我。

「吾在想,究竟應該用什麼樣的方法才能將汝殺死。」

女孩托著腮,用無比認真的表情回答道。

「別隨隨便便就說出這麼可怕的話呀!」

這傢伙,不會是真的打算把我排除掉了吧?

「開個玩笑。」

龍神忽然站起身,朝我微微一笑。

只是那笑容實在叫人感到憂心忡忡。

儘管發生了暴力事件,不過關於洗澡的問題始終還是必須解決的。

「嗯,對了,你們可以回去船上洗的啊!」

我突然想起來,輪船上面應該是附帶有沐浴設備的,雖說從來沒有用過。

「那個,master,關於這件事真的很抱歉。」


光舉起手,打斷了我的話。


「船上有是有洗澡的地方,不過全部屬於淋浴式的。」

因為原本就不是為了向多人提供服務才設置的,做得也比較簡單,甚至連浴缸都沒有。

加上浴室的數量並不是非常多,如果分批去洗的話,恐怕要幾個小時才能輪得完。

那樣子花的時間無疑太長了。

「唉……」

一聽說只能夠淋浴,大家不禁齊齊發出了滿帶失望的嘆息來。

「喂,你快給我想個辦法啊!」

魔理沙躲在魅魔身後遠遠地喊道,這回她倒是不敢再靠近我了。

「就算你這麼說……」

我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啊!即使我願意跑去弄出一個溫泉來,可也不是一時半刻之間就能夠完成得了的。

見到男人不為所動,女生們唯有把希望寄托在了琪露諾幾人的身上。

能夠讓東方遙改變主意的,只有這些小鬼了。

「師父,拜託你啦!」

wo醬已經睡著了,沒有她在旁邊礙事,幾個小丫頭也終於有勇氣接近男人了。

「嗚,哥哥,人家也要洗澡。」

「今天跑了一天,全身都出汗了耶!」

女孩們第一次覺得,原來光是近距離看著對方,就是一件如此幸福的事情了。 崩壞神話 ,這時候更加想要的,是緊緊依偎著身邊的人。

「實在叫人為難呀!」

其他人的請求我可以無視掉,但是對於這群小丫頭就沒辦法狠得下心來了。

「好吧好吧,我答應你們就是了。」

拍了拍她們的小腦殼,我苦笑著搖了搖頭。

明知道這樣子寵溺她們是不好的事情,可就是沒辦法改正啊!

「萬歲。」

女孩們頓時大喜過望,舉起雙手不停地歡呼。

我是污妖王 ,也不禁面露喜色。

「噓……」

看到她們叫得那麼大聲,我連忙阻止了這幫小姑娘,免得她們不小心把wo醬給吵醒了。

女生們立刻便安靜了下來,然而一個個撅起了小嘴,顯得很不高興的樣子。

「遙哥哥,你是不是太偏心了一點呀?」

「是啊!感覺就只顧著她一個人,完全不理我們了。」

「這不公平。」

幾名女孩壓低了聲音,氣呼呼的向我表達了自己強烈的不滿。

「咦?」

莫非,她們是在嫉妒wo醬嗎?

看樣子她們真的是生氣了,假如不處理好的話,wo醬今後會更加被她們孤立的。

「不是這樣的哦!」

我沉吟了一陣子,才伸出手去,笑著摸了摸女孩們的頭。

恍惚之間,自己似乎確實很久沒有對她們做過這個動作了,也許是因此而感到寂寞了吧!

「在我的心裏面,你們每個人都是一樣重要的。」

「真的嗎?」

琪露諾幾人面色稍霽,不過臉上依然透著一絲懷疑。

「當然了。跟你們不一樣,那孩子還什麼都不懂,所以我才沒辦法把她放在一邊不管的啊!」

現在沒有認真教育一番的話,將來肯定會給大家添加不必要的麻煩的。

「嗯……說的也是。」


wo醬的外貌雖然比大家都成熟,但是許多行為其實只是在模仿別人,她的頭腦估計跟兩三歲的小孩子沒有多大區別。

如果放置不理的話,肯定是什麼都不會做的。

這麼一想,女孩們也有些釋然了。

和wo醬相比,她們已經是前輩了啊!怎麼可以跟一個後輩那麼斤斤計較的呢?

「那也不應該完全不理我們的嘛!」

音無千葉撲進男人的懷中,摟住了對方的脖子,小嘴還是嘟得高高的。

她可沒有其他人那麼簡單,三言兩語就被對方打發掉。

「對不起,下次絕對不會這樣子了的。」

確實如此,這回我真的過分專註於wo醬一個人了。

作為道歉,我在音無千葉的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

小女孩微微一愣,隨即臉色快速紅了起來。

這丫頭,也開始懂得害羞了耶!

「啊,千葉醬好狡猾。」

惹愛成婚:小妻不好養 師父我也要。」

「嗚哇。」

剩下的琪露諾幾人立時不依了,當即一擁而上,將男人撲倒在地。

「被糊弄過去了呢!」

「嗯,被糊弄過去了。」

在旁邊觀望的其他人,心中都忍不住吐槽了。


「唉……」

蕾迪不由得深深嘆了口氣,她本來還想好好教育一番東方遙的,現在看來,貿貿然找上對方的話,恐怕被教育的人是她自己才對。

「嘛,算了。」

見在琪露諾她們也重新露出笑容來了,這回就放他一馬吧!

「咳咳咳。」

發現這幫傢伙旁若無人的在那裡胡鬧,龍神有些看不下去了。

「已經夠了,快說吧,汝究竟打算怎麼做?」

「還能怎麼做?」

我站了起來,芙蘭朵露幾個則像樹袋熊一樣掛在了我的身上。

「耶只能盡量滿足你們的要求了……」

六號依然呆在這裡沒有回去,今晚它好像是打算留下來了的。

「胖噠君,來幫個忙吧!」

我正好需要一位個頭大一點的幫手呢!

「kuma。」

大熊貓一聽,立刻起身走到了我的身後。

真是個聽話的孩子。

「需要我們也一起幫忙嗎?」

「不用,有它就夠了。」

囑託暗照顧一下wo醬,我便帶著六號一起走進樹林當中去了。

一直向著叢林深處走了十來分鐘,我才停下了腳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