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欣然摸着林夕瑤的長髮,說道:“嗯,等會小寒就要震驚全場了。”

“羅先生,我代表我的兩個兒子再次向您道歉,並且保證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馮清再次對羅浩鞠躬。

而不少人都將目光投到了葉寒的身上,暗暗猜測着他的身份,爲什麼他會和馮家兩個公子起衝突,而且羅浩居然還沒指責他。

“我的話也差不多講完了。”羅浩直接無視馮清的道歉,沉聲道:“這次小插曲,我暗夜集團的人都會記得。”

“轟!”

馮清的腦袋彷彿被雷劈了一般,差點摔倒在地。

“好了,事情先這麼過去,接下來,是時候讓我們的董事長出場了。”

羅浩恢復了一絲笑容,掃視了臺下的人一眼。

一時間,大廳裏議論紛紛,每個人都在暗暗的猜測這個董事長是誰。

“請大家安靜一下。”羅浩開口說道:“現在,有請我們暗夜集團的創始人,董事長,登臺!”

說着,羅浩往後退了一步,帶頭鼓掌起來。

大廳裏的人連忙跟着一起鼓掌,所有人都很期待,這個董事長,到底是誰。

看着周圍的人在鼓掌,還有羅浩那得意的笑容,葉寒笑了笑,輕輕的拉住了心語的手。

心語微微一怔,看了他一眼。

“我先上去裝逼,你到夕瑤那好嗎?”葉寒在心語的耳畔說道。

心語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轉身走到林夕瑤的身邊。

葉寒對着林夕瑤的方向笑了笑,然後緩緩的往舞臺走去。

看到葉寒往舞臺上走去,不少人都將目光停留在他的身上。

所有人心中都有一個疑問,難道這傢伙,就是暗夜集團的董事長?

這尼瑪也太年輕了吧! 太上火長老身為仙道學院的太上長老實力相當不弱,飛升初期的他在四位長老之中不算墊底,面對無數強弱之分的鬼物,他必須一鼓作氣讓自己的全力一擊能夠連同高級鬼物一同清除,這樣才能夠給金長老和風長老開出道路來。

這一招是他一生中寥寥幾次使用的法術,也是他所能夠掌握的最強法術!

身邊幾位和鬼物周旋的長老得到命令,抽身出來護在他身邊為他爭取時間。

強大的法術需要一定時間的蓄力。太上火長老站定身姿,雙手持平放在胸前,調動丹田真元流動全身,匯聚在雙臂蓄意待發,雙手忽然變動,相互翻轉間一道道肉眼可見的亮光組成一個繁複的圖案。

帶著光亮的圖案間脈絡彷彿液體般流動,一股驚人的力量蘊含其中,帶著無盡的壓力讓周身鬼物不敢接近。

這個看似一尺見方的圖案之中蘊藏了太上火長老全身大半的真元,一旦發出,威力絕對是驚天動地。

「金長老、風長老!」

火長老一聲提醒,在混戰廝殺中清楚的傳進了另外兩位長老耳中。兩人相視一眼,已經準備好了之後的衝殺。

「去!——」火長老雙手向前猛的一推,手中那蘊含他大半力量的圖案瞬間爆發,一道水缸粗細的白色光束向前射去,所到之處無一不是帶出一片火海,火焰呈金色,不是凡火,凡是鬼物沾染到些許金色火焰,便在瞬間化為飛灰。

而白色光束也是極強的火焰,在射出的瞬間無論是怎樣強大的鬼物也都扛不住它的威力。光束直衝黑暗祭壇而去!

火海瀰漫,這一擊所爆發出的強勁后力幾乎燃盡了整個戰場,鬼物的尖嘯聲連成一片,不知道在火長老的一擊中死滅多少!

趁著火勢,風長老與金長老不畏大火的瀰漫,順著火焰開出的血路沖向黑暗祭壇。

金長老一把金色長槍在手,不用猜也知道是上品天器之流,這樣的武器在平常修真者眼中十數怪異,但是卻是最適合他的武器。

長槍無堅不摧,快到極致,簡單的一刺置對黑暗祭壇上的那團邪氣,而阻擋幽冥的任務便落在了風長老身上。

一道道風之束縛被他輕鬆的使出,可是他的法術又怎麼簡單的了?束縛的繩索凝聚在一起,冷不防的化作無形牆壁,四面八方暫時困住了幽冥。

這樣的招式並不是攻擊,而是給金長老製造出足夠的時間來破壞黑暗祭壇正在進行的事情。三位太上長老身經百戰,早已配合密切,只是一個眼神的焦距便在瞬間計劃出如此方案!

……

黑色的森林裡,越往裡走反而鬼物少了起來。似乎是深入了迷霧森林的深處。

這樣的趕路好時機自然不能錯過,二十九人在清靈修靈丹的幫助下漸漸恢復失去的真元。身體的力量多一分便是一分生命的保障,對於清靈大方的出手,外院學員們已經忽略了不久前清靈所施展**令人恐懼的一幕。

風行火速,迷霧森林地域不小,整個黑色森林以眾人最快的速度下趕路至少要三四天的時間。好在暗中跟隨保護的木長老知道大家心思,在確保學員無礙的情況下袖袍一揮,便帶著眾人向前趕去——不消半日,穿過黑色森林,二十九人終於在一片連綿群山落腳。放眼望去, 千金歸來:帝少,寵上天! 、煞氣、怨氣。

「還有半日時間就到了避毒丸失效的時限,如果不早些吧葯送去,恐怕時候一到,所有長老都再無活口!」

迷霧森林被毒氣瀰漫,這一點大家心知肚明,只是有了避毒丸才放心大膽的走過來,不過服用的葯只有三天時限。

比清靈早一日到達這裡的長老們和內院外院學員們都差不多要到藥力無效的時限了,手中藥丸有數,每人再服用一顆后就不剩多少了。所以在下次服用丹藥的同時,也要有一批人被迫離開迷霧森林,而剩下的人則要等著下次送葯的人過來。

時間不等人, 高冷狐仙別寵我 ,「時間緊迫,我先一步過去,你們隨後跟來。」

說罷便要縱身離開這裡向前趕去。

「等一等!我跟你一起。」

前方猶如龍潭虎穴般危機重重,鳳玄凰就算再容忍清靈我行我素,也不能容忍自己可以放心她一人前去。

……………………………………… 看着葉寒走上臺,所有人都愣住了,難道這傢伙就是暗夜集團的董事長?

這敢不敢再誇張一點!

羅浩早就猜到衆人會疑惑,看到葉寒上臺後,連忙迎上前,對着葉寒鞠了個躬,恭敬道:“董事長好。”

葉寒暗暗的讚歎,這羅浩真是太聰明瞭,真懂得給自己撐場子。

“哇!”

一時間, 傲嬌老公,放肆寵 ,這尼瑪也太誇張了吧。

世界五百強的大企業,暗夜集團的董事長居然是一個看上去不到二十歲的青年!

頓時,來拍攝的記者們都瘋狂了,紛紛將這一幕記錄下來。

因爲這實在是太誇張了些。

不少人都認爲暗夜集團的董事長一定是一箇中年人,畢竟能把一個集團做的這麼大,肯定不是什麼年輕人。


就算是年輕一些,估計也三十歲四十歲。

但這個董事長,居然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青年!

這也太假了吧!

特別是馮家的兩個少爺馮克和馮銳,他們不停的揉着眼睛,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馮清也是愣在了原地,自己的兩個兒子好像剛纔就是和這傢伙起了衝突吧。

一開始看不起葉寒的博元沒差點被嚇倒在地上,尼瑪,這個鄉巴佬居然是暗夜集團的董事長,這真的假的。

“各位,他,就是我們暗夜集團的董事長,三年前,是他提供資金,提供方案,讓我們暗夜集團一步一步的走到現在,他也是我最敬佩的人,別看他年輕,但是他有着驚人的大腦,如果沒有他出謀劃策,我們根本走不到這一步,如果沒有他出資金,我們暗夜集團根本做不到這麼大。”

羅浩拿着話筒,用這崇拜和敬佩的語氣,不停的讚揚着葉寒。

葉寒那個享受啊,回頭一定要好好的表揚一下羅浩,說的太好了。

大廳裏的人都愣住了,這尼瑪,敢不敢再誇張一點。

三年前,就是這個人成立了暗夜集團?

出資金?出方案?

三年前這傢伙纔多大,恐怕還沒有十六歲吧。

三年前他哪來的錢建公司?

各種疑問從衆人的腦海裏冒了出來。

如果這話不是羅浩說的,衆人一定會用口水噴死他。

但現在說這段話的是羅浩,暗夜集團的總裁啊,他會閒着無聊拿他們開玩笑?

現在可是有記者拍攝着的,要是羅浩說假話,這隻會影響暗夜集團的名聲。

但這現實實在是讓衆人難以接受。

一個不到二十歲的青年撐起了整個暗夜集團,這逗誰玩呢?

“我知道大家都很難相信,但我用我的人格擔保,這一切都是真的,三年前,就是我們偉大的董事長給予了我們建造一切的基礎,後面的日子裏,我們都聽從他的指揮,這纔有了今天的暗夜集團。”

說着,羅浩將話筒交給葉寒。

葉寒笑眯眯的接過話筒,對着衆人說道:“大家好,我是暗夜集團的董事長,創始人,我叫葉寒。”

“轟!”

葉寒的名字一出,頓時讓一些人愣住了。

他們的第一反應就是:葉家。

“我知道大家都很疑惑。”葉寒看到衆人的神情,繼續說道:“但事實就是這樣,很多事情,你們或許不敢相信,但有時候,他就是真實發生了。”

說完,葉寒放下話筒,將目光投向馮家父子身上,滿臉冷笑。

馮家父子看到葉寒的眼神,沒差點摔倒在地。


從眼神裏就能看到葉寒的陰險啊。

“哈哈哈哈,葉兄弟果然厲害,小小年紀就創建了暗夜集團,並且將他打造的那麼強大,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一名中.央大佬站起身,不停的拍着手掌。

他當然知道葉寒是誰,這位大佬是在場最大的官了,而且和葉天也有交情。

“謝謝您的稱讚。”葉寒對着他點了點頭,這人看上去很和藹。

“對了,我要在這裏宣佈,撤銷馮清的職務,因爲他沒管好他的兒子,居然敢對葉兄弟你出言不遜,這就當他們的懲罰了。”

這位大佬滿臉輕鬆,彷彿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對他們這樣的懲罰,葉兄弟你滿意不。”這位大佬滿臉笑容說道。

“撲通。”

馮清再也站不住,直接摔倒在地。

撤銷職務,這無疑是將整個馮家,都打進了深淵。

馮克和馮銳也傻在了原地,他們想起葉寒剛纔那句話,臉色頓時變的蒼白。

狠狠的打臉啊。

他們剛纔認爲葉寒是鄉巴佬,結果人家搖身一變,變成了暗夜集團的董事長,並且人家中.央的官員爲了討好他,甚至還把馮家家主的職位給撤銷掉了。

“滿意。”葉寒對着這位大佬點了點頭,這哥們還真會見風使舵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