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家兩位長老帶領三十個劍氣境七段的兒郎,終於從王家之中找到了被關押起來的二十幾個傑齣子弟,全部帶回楚家之中。

並且,王家之內每一個角落,都被楚家人給查找了一遍,按照楚暮所吩咐的,有些價值的東西全部都不放過。

因此,當楚家兩位長老以及五十幾個楚家子弟們返回楚家時,每個人的身上都是大包小包的扛回來,一個個臉上都是興奮的神色。

見過楚當雄等人之後,那二十幾個傑齣子弟因為被關押起來,受到一些不怎麼好的待遇,所以有些疲憊,先下去休息了。

「老家主,家主,暮少,這些就是王家裡有價值的東西了。」楚家兩位長老行家族劍禮,道。

接著,一個又一個的包打開。

其中什麼陶瓷古董珍珠項鏈黃金白銀手鐲戒指等等應有盡有,顯示出王家的強大財力,讓楚暮一下子看得眼花繚亂,卻不心動。

這些俗物,對於楚暮這樣的劍者而言,基本沒什麼用處,靈石,才是劍者世界的硬通貨。

「不錯,這些東西可以讓我們充實我們楚家的財力,起碼增加一倍以上。」楚行空哈哈笑道。

一個家族的發展,需要各個方面的因素,財力就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非常重要,缺少財力,任何計劃都無法實施,自然就談不上發展談不上壯大了。

大部分都是這些錢財之物,而楚暮仔細掃過,倒是被他發現了一些靈石。

楚家裡沒有靈石,想來王家應該也沒有靈石,這些靈石,應該是王龍以及他的兩個師兄帶來的,總共有一百多塊,全部都是下品靈石。

聊勝於無,一百多塊下品靈石全部被楚暮收了起來。

此外,還有一些偽劍器之類的,還有王家的一些劍術等等,不過基本都是入門劍術低階劍術和中階劍術,高階劍術僅有三門,此外,還有一些功法。

不管是多還是少,這一些,現在都是楚家的,為楚家的壯大增磚添瓦。

楚當雄老臉笑開了花,有了這些東西,短時間,楚家的整體實力又會有所提升,更加有利的是長時間的發展。

在他有生之年,楚當雄相信,楚家必定可以冠絕開陽城威名遠播。

吩咐執事等等進行整理,將繳獲的這些東西進行分類,足足花費了好一些時間才整理完畢,雖然有些辛苦,但每個人的臉上卻都洋溢著如釋重負的笑容,發自內心的感到輕鬆。

接下去,楚當雄發號施令,將楚家上上下下包括僕從侍女在內,全部都集合起來。

集合起來自然是有重要事情要通知,首先是關於王家被滅的事情,其次則是下命令,從現在開始,任何人都不得再討論此事甚至和此事相關的事情,最好將此事從心底忘掉,否則,要是有誰私底下去議論,一旦被知道必按家規處置。

雖然說要忘掉,那是不可能的,但不要提起,自己克制一下卻還是可以做到的。

散會後,僕從侍女陸續離開,而楚家兒郎們還沒有離開的,一個個用敬畏崇拜的目光看著楚暮,他們都知道,正是楚暮的回歸,才挽救了楚家,避免被滅。

(未完待續) 王家被滅,事情,終於告了一段落了。

像這種大事情,自然是紙包不住火的,很快的,王家滅亡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開陽城。

一時間,是人心惶惶,生怕自己成為下一個王家,雖然他們和王家比起來什麼也不是。

但不管怎麼說,關於王家被滅的事情,有種種說法,這一點,是楚家所無法禁止的,好在他們並不知道王龍以及他兩個師兄來自摩羅劍宗,只是猜測可能是什麼劍派的弟子。

甚至於,他們連王龍兩個師兄的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

此時,林家府邸之內,林家老家主以及現任家主林飛虎還有林家的長老們齊聚一堂,一個個愁眉苦臉的樣子。

開陽城三大家族,可以說林家是最悲催的一個。

其實從嚴格上說,三大家族,林家是歷史最為悠久的一個,但論實力,卻又是三大家族當中墊底的。

所以,在楚家變得強大后,林家不得不向楚家示好,而王龍歸來使得王家超過楚家,又不得不向王家臣服。

總而言之,林家就是一個悲催的家族,為了生存下去,只能在夾縫當中委曲求全。

現在,形勢又發生了變化,楚家楚暮歸來, 你是我的一世溫暖 ,只剩下楚家與林家。

而楚家一家獨大稱霸開陽城,是不可避免的,無法阻擋的潮流。

現在,林家就面對了一個選擇,是生存還是滅亡?亦或者遷離開陽城。

遷離開陽城這個提議一下就被否決。

因為林家的根基就在開陽城內,林家在開陽城內的發展,已經很多年了,一旦遷離就意味著放棄所有,重新開始。


王家與楚家的事件讓林家人意識到,他們在大坤王朝之內,完全是屬於墊底的級別,隨便來一個化氣境的高手,都可能將他們全部滅殺。

再加上如果要遷離的話,必須要有一個明確的比較安全的去處,種種因素結合之下,使得遷離開陽城這個提議變得極不現實。

那麼,剩下的就只有兩個選擇,生存或者滅亡?

不斷的商議之後,最終,林家人做出了選擇。

……「這一次要不是你回來,恐怕我們楚家就要被滅亡了。」楚當雄嘆道。


「只能說王家該滅。」楚暮笑道。

這裡是楚當雄的卧室,只有楚當雄和楚暮兩人。

楚當雄感慨之餘,才詢問起楚暮在大坤劍府內過得如何等等,也詢問了楚河的消息,楚暮也挑出其中較為簡單的不是什麼重要秘密的告訴楚當雄,使得楚當雄對大坤劍府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至於楚河,楚暮也不是很了解,沒有多說。

「對了,按照時間計算的話,離州劍院每一年一次的百強之戰應該也快要開始了吧,不知道這一次楚天和楚虹會不會進入百強之內,獲得大坤劍府修行的名額。」楚當雄說道。

「這個我也不清楚。」楚暮道。

不知不覺,自己離開離州劍院,已經快要有一年的時間了,過得還真是迅速啊,也不知道這一次大哥還有青鋒院的師兄們修為如何了,能不能進入百強?

最後,楚當雄又詢問了楚暮歸家的目的,楚暮也沒有隱瞞,將自己的目的說了一遍。

「原來如此,那現在就去密室吧。」楚當雄當即起身,道,雷厲風行。

楚暮稍微一想,沒有拒絕,密室通道打開,兩人前後走下階梯,楚當雄打開密室的大門,兩人一同走進密室之內。

而階梯上方的床自動移動好,封閉起來。

「那你就在這裡參悟吧,我先出去。」楚當雄說道。

「等等。」楚暮道。

「還有什麼事?」楚當雄有些疑惑的看著楚暮。

「這一次我回來,除了參悟風之畫卷外,還帶回了一些東西給家族。」楚暮說道,旋即,在楚當雄的好奇之下,手一揮,密室的地面頓時出現了五口巨大的紅色木箱,一字排列開去。

楚當雄一臉疑惑的樣子,看著那五口巨大的紅色木箱。

箱子是很巨大沒錯,但他卻看不出裡面裝的是什麼東西,但想到楚暮既然會帶回給家族,想必也不是什麼普通之物,難道是珠寶黃金一類的?

如果是珠寶黃金一類的東西,這樣的五口巨大木箱子,要是放得滿滿的,那起碼會讓楚家的財力又增加一兩倍,有了這樣的財力支持,楚家未來的發展道路會更加寬闊。

他可不知道,巨大木箱內所放的不是什麼珠寶黃金,卻要勝過珠寶黃金百倍千倍的東西。

取出五口巨大紅色木箱子之後,楚暮又取出了五口劍器和一些書冊。

其中那些入門低階中階乃至高階劍術以及同等級的功法全部被楚家收納了,楚暮所拿出來的是兩門超階劍術和兩門玄級劍氣決。

愛似塵埃心向水

雖然都是玄級下品劍氣決,但比起楚當雄本身所修鍊的那一門墊底級別的玄級下品劍氣決還要好上不少。

「爺爺,這是兩門超階劍術和兩門玄級下品劍氣決,可以作為我們楚家現在的絕學,爺爺和兩位長老都可以修鍊,一旦練成,自身的實力必定會提升不少。」楚暮道:「另外這是五口劍器,有三口是下品劍器,有兩口是中品劍器。爺爺可以挑選一口中品劍器使用,其他的劍器則先收起來,等待楚家有更傑出的高手出現時,再賜予相關劍器提升實力。」

「好,好。」楚當雄雙手顫抖,非常的激動。

不管是超階劍術還是玄級劍氣決價值都極高,若是以之前楚家的財力,不要說兩門超階劍術加兩門玄級下品劍氣決了,就是要弄到一門都相當勉強。

最主要的是這東西,有時候就是有錢也買不到。

楚當雄所修鍊的很普通的玄級下品劍氣決,也是楚家先祖所留下的。

另外,還有五口劍器,再算上楚暮給楚家兩位長老的兩口,總的就是七口劍器。

就算是七口下品劍器,拼盡楚家全部財力也買不起啊,更別說其中兩口是價值更高的中品劍器了。

這樣的財富,若是傳出去的話,只怕楚家立刻就會成為方圓百里乃至數百里甚至千里內各個勢力的目標了。

這就讓楚暮不禁有些感慨。

真正的好東西,都掌握在那些底蘊深厚的大家族或者劍派以及王室手中,像楚家,現在說是開陽城最大的家族,但在整個王朝之內,卻是完全墊底的級別。

「另外,這五口箱子之內所裝的都是下品靈石。」楚暮正色說道,財不露白,就算是他要留下一些好東西給楚家,讓楚家發展也不敢在外面,畢竟人多口雜,無法保證真的不會泄露出去。

因此,在這密室當中,只交給楚當雄一人,那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下……下……品……靈石……」楚當雄整個舌頭都在打結。

楚家有下品靈石這東西嗎?

答案是有。

但很少,只有幾塊而已,掌握在楚當雄的手中,平時楚當雄是捨不得動用的。

因為要獲得下品靈石非常的困難,還是祖上傳下來的,楚當雄雖然也知道可以用下品靈石加速修鍊,但太少了,才幾塊而已,所以一直捨不得使用,而是當做了寶貝收起來。

現在,楚暮告訴他,在他面前這五口巨大的被他猜測是存放了珠寶黃金的箱子內所放的,就是被他視為寶貝一直捨不得動用的下品靈石。

那得有多少啊?

楚當雄都差點咬斷自己的舌頭了。

「每一口箱子內,有一萬塊下品靈石,五口大箱子總共有五萬塊下品靈石。」楚暮道。

「五……五……五……」楚當雄差點要窒息了,不是他不夠鎮定,事實上作為一個老家主,掌權者,他的心志是相當不錯的。

只不過,五萬塊下品靈石,對他而言,實在是太多太多了,超出了他的想象超出了他的概念超出了他所能夠接受的極限。

這就好像一個將萬元戶當做了大富翁的人,卻突然有人送給他一百萬似的。

「以後,爺爺就可以吸收下品靈石內的靈氣修鍊了。」楚暮笑道。

好久,楚當雄才反應過來,內心卻依然風起雲湧無法平靜下來。

楚當雄的兩隻眼睛,在五口大箱子上掃來掃去,似乎要看透大箱子看到裡面所存放的下品靈石似的。

五萬塊啊,把整個楚家賣了都不直其中的十分之一。

楚當雄不禁感慨連連,楚家有幸啊,出現了楚暮這樣的天才子弟,更重要的是,楚暮自己變得強大起來之後,並沒有忘記楚家,反而給楚家帶來這些東西,壯大楚家的實力。

最後,楚暮取出了下品空間腕輪。

「爺爺,這是下品空間腕輪,內部有一立方米的空間,可以存放東西,你就戴著吧,方便一些。」楚暮道。

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的楚當雄,徹底凌亂了。(未完待續) 楚當雄離開密室坐在自己卧室的椅子上,下意識的右手隔著衣袖捏著左手手腕,感受到手腕上戴著的東西,魂不守舍的樣子。


如果說超階劍術和玄級下品劍氣決以及下品劍器,已經讓楚當雄震驚,卻還在接受範圍之內的話,那麼五萬塊下品靈石,完全超出了他想象的極限。

而最後的下品空間腕輪,則是讓楚當雄的想象徹底枯竭,差一點腦子短路成為白痴。

作為楚家老家主,唯一的化氣境小成修為高手,年輕時他也曾到外面闖蕩過,再加上先祖留下的隻言片語記載等等,楚當雄的見識也不狹窄。

因而,像空間腕輪此類的秘寶他也聽說過,只是從未見過而已。

好久好久,楚當雄才漸漸平靜下來。

「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其他人知道楚家有這些東西,否則,那就不是楚家之福,而是楚家之禍。」楚當雄鬆開右手,道。

他甚至在想,將這個下品空間腕輪也收起來,當做楚家的傳家寶之一放在密室之中,要不然戴在他手上萬一哪一天被人給看到了那就要糟糕了。

這個念頭一閃而過,楚當雄不由的暗笑自己糊塗了。

開陽城地處偏僻,資源相對匱乏,所以很少會有外來者,就算是有,也只是一些普通的小商人,這一類人,根本就不認得什麼空間腕輪。

要不是楚暮親口說出,楚當雄也不會認為這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黑鐵色手鐲就是那價值連城的空間腕輪。

所以,只要將這個空間腕輪的外表做一下修飾,讓它看起來更像是一個手鐲,平時只要小心一點,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

想到這裡,楚當雄不禁搖頭苦笑,自己竟然這麼的失態。

接下去,楚當雄則思考起五萬塊下品靈石的安排,他可不是守財奴,這一切,都要用來作為楚家的發展壯大的助力,合理的利用起來。

楚暮就待在密室之內,再一次的打開了風之畫卷。

這是楚暮第三次打開風之畫卷,一打開,頓時,彷彿有一陣大風從風之畫卷內吹了出來,直接吹過楚暮的身軀,一瞬間楚暮彷彿再次的置身於風的海洋之中。

一口青色的劍凝聚,一劍揮斬而來,楚暮無法閃避也不想閃避。

……「爹,林家老家主連同林飛虎求見。」卧室外,響起楚行空的聲音。

「林老鬼親自上門了……」楚當雄有點驚訝:「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去招待他們,我隨後就到。」

「好。」楚行空說完之後便離去。

楚當雄起身再次打開密室,走進密室之內,恰好,楚暮已經從風之畫卷之中得到了風之相秘法的施展秘訣了。

「怎麼樣?有沒有收穫?」楚當雄馬上問道。

「有,爺爺,風之相不是超階劍技,而是一種提升自身實力的秘法……」楚暮將風之相解釋了一遍,楚當雄才恍然大悟,但可惜的是,風之相秘法的施展,必須要有風之畫卷的傳承,否則就算是知道秘訣也無法施展出來。


因為,缺少一個引導條件,這個條件就是風之畫卷的傳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