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恆也沒推辭將玉佩收了過來一滴精血點在其上,因為沒有禁制所以輕而易舉的便是煉化了這虛空玉佩。

神識潛入其中在虛空玉佩內部一共只有三件物品,一面赤金小鏡一柄八尺長矛一本黃皮書。

還沒等楊恆仔細觀看極樂便是急忙說道。

「虛空玉佩中的三件物品都是我雲遊四方僥倖得來並非是道源宗的物品,所以沒什麼禁止你大可放心收下。」

「這其中赤金小鏡名為護心鏡放在胸口處便是有保護心脈防止突破的過程中心脈受損的作用可以說是一件難得的真級法寶,而那八尺長矛則是一把真級極品武器,雖說是真級極品但是若論攻擊力比之靈級都不在話下。」

「至於那黃皮書籍我也不知道其名字,那是我偶然間在一處靈地撿到的功法,雖然只有隻有前三式但是威力極大,威能更是神秘莫測,我剛剛能夠擊殺掉煙魔也是因為這功法,我給他取名叫……劫指。」

楊恆心中一驚,沒想到極樂能夠將如此功法贈送於他,而這等行為無異於雪中送炭,要知道他現在先天靈力加身力量比尋常易筋境界的人高出數倍不止唯一的遺憾便是沒有招式法門的加成,如今得這劫指功法對他來說如虎添翼!楊恆有信心學了這劫指功法后同級之內再無敵手! “恩!”唐闊點了點頭,當下便坐在那裏,開始緩緩的調息了起來,他知道,前面的幾個都不算什麼,但是等到了第五場的時候,這鬥武場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繼續贏下去,肯定會有高手前來的。


所以,他要做的就是在第五場之前儘可能的減少消耗,否則的話,他根本沒有辦法應付這第五場上來的強者。

“好了,可以上去了,海大哥!”就在這個時候,王二狗卻是轉過頭來對唐闊輕聲說道。

“好!”唐闊點了點頭,當下便直接站起身來,一步一步的朝着擂臺上走去。

本來那些貴族們看到這戰鬥場景都已經亢奮不已了,此時居然看到了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走了上來,他們的嘴巴頓時都成了歐形的了。

唐闊這一段時間的修煉,讓他整個人看上去比以前強壯多了,但是卻也不是那種肌肉男,而是清瘦清瘦的,本身神威候唐晏長得就非常英俊,而他母親也是一美人兒,唐闊自然長得不差了。

但是唐闊之前卻是爲了掩飾自己的身份而易容改裝了,所以此時他看起來非常的威猛。

沉默了一陣子之後,繼而場上的那些貴族們便全都興奮了起來,因爲他們還很少見到這樣勢均力敵的戰鬥呢。

一面是長相兇狠的壯漢,另外一面則是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這簡直就是一場硬碰硬的強者對抗啊。

“雙方互通姓名,是否以簽訂生死協議?”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穿長衫的男子飛身進入到了擂臺上,然後站在唐闊和那個壯漢的中間開口問道。

“海闊!已經簽訂協議了。”唐闊面色淡然的看着那個壯漢輕聲說道,在上場之前那王二狗給唐闊了一份協議,內容就是在擂臺上生死不論。

“老子的名字你不知道啊,再囉嗦弄死你!”那個壯漢此時卻是面色兇狠的對着那個裁判怒吼道。

“哼,我說互通姓名!”那個裁判聽到這個壯漢的話之後,眼睛頓時眯了起來,一股無形的壓力狠狠的朝着那個男子壓去。

“神威境中階!”當唐闊感受到來自裁判的氣勢壓力之後,他的眼前頓時爲之一亮,看向那裁判的眼神帶着一絲若有若無的挑釁。

“哼……”那個壯漢悶哼一聲,狠狠的後退了三步,面帶驚駭的看着那個裁判。

“樊彪,已經簽訂協議!”面對裁判的強勢,那個壯漢卻是不得不屈服了,當下便開口說道。

“哼,一方認輸,另外一方不得攻擊,否則的話,哼……開始吧!”那個裁判看到這樊彪已經屈服了,當下便冷哼一聲,淡淡的說道。

說完之後,那個裁判卻是飄然而下,直接落在了下面。

“小子,不得不說,你的運氣非常的不好,居然遇到了我,既然如此,那老子就……”那個樊彪看向唐闊的眼神之中帶着一絲絲的森然和殘忍,當下便朝着唐闊走去。

只不過這樊彪在說到‘老子’這兩個字的時候,他卻是再也說不出話來了,因爲唐闊已經一腳狠狠的踢在了這樊彪的胸口之上,一個非常大的血窟窿出現在他的胸膛。

“這…爲…爲什麼?”樊彪沒有想到自己還沒有出手呢,就成了唐闊的手下亡魂。

“我最討厭別人在我面前稱老子了,所以,你可以去死了!”唐闊一腳將這樊彪踢死了之後,緊接着再次回到了自己之前站立的位置,就好像從來都沒有離開過似的,然後淡淡的說道。



唐闊的父親死了,所以父親在他的心目中是一個非常神聖的名字,而這個混蛋居然敢自稱老子。本來唐闊是不打算將其擊斃的,只是可惜他犯了唐闊的忌諱。

“下一個!”做完這些之後,唐闊負手而立,淡淡的看着下面說道。

“嘩啦啦……”聽到唐闊的話之後,場上的那些之前還爲勢均力敵而興奮不已的貴族們卻是驚着了。

不過,這樣的簡單粗暴的戰鬥卻能引起他們的共鳴,尤其是那些美婦和少女們,此時卻是眼中閃爍着異彩。

“我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材消瘦的男子卻是一躍來到了擂臺之上,死死的盯着唐闊,彷彿要將唐闊給用眼神殺死似的。

“你殺了樊彪,我要讓你血債血償!”那個身材消瘦的男子面色森然的說道。

“他該死!”唐闊並沒有因爲他的話而有絲毫的情緒波動,對於這個男子的威脅,唐闊根本沒有放在眼中。

只不過他們兩個的對話卻是引爆了整個場上的氣氛,因爲他們都認識那個身材消瘦的男子,這人叫侯梓,因爲他長得瘦弱,所以人們也叫他猴子。

別看他瘦瘦弱弱的樣子,但是下起手來可黑着呢,尤其是這傢伙的速度非常的快,一般跟他同階的人卻是根本碰不到他就被擊殺了。

這侯梓創下來的戰技是十七殺,差一點兒便能成就十八殺,只不過後來他受傷了,所以沒有繼續參加。

“雙方互通姓名,是否已簽訂生死協議?”那個裁判此時又站了上來,面色淡然的說道。

“海闊,已經簽訂!”

“侯梓,已經簽訂!”

“比賽開始!”聽到他們雙方的話,那個裁判沒有多說什麼,直接閃身而下。

就在裁判剛剛說完比賽開始,那侯梓便動了,在唐闊震驚的目光中,這侯梓居然轉瞬間便來到了自己的面前,那一雙修長的手狠狠的朝着自己的腦袋拍去。

“哼!”唐闊自然不可能讓他拍中,在這侯梓動的時候,唐闊也動了,他不退反進,單腳點地,身子急速的朝着那侯梓逼去。

同時他的身子一晃,躲過了侯梓的攻擊,緊接着唐闊雙手狠狠的拍在了這侯梓的後背之上。

只不過當唐闊一掌拍在這侯梓的身上之後,唐闊的臉色卻是猛然一變,因爲他感覺到自己居然拍到了空氣中了。

“虛影!”唐闊明白了,這是因爲侯梓的速度太快了,所以纔在空中留下了殘影,不過這侯梓的速度確實很快,但是攻擊好像不高啊。

就在唐闊剛剛拍中那侯梓的殘影時,後背便傳來一道勁風,唐闊根本沒有躲閃的意思,反而硬受了這麼一擊。

果然,唐闊的判斷沒有錯誤,這侯梓的攻擊確實不高,這一擊明顯使用了能量,可是隻是讓唐闊氣血翻騰了一下而已。

唐闊可不是那種容易吃虧的人,在後背被擊中的同時,唐闊雙手猛然朝着後面抓去,這一抓之下,直接抓住了侯梓的一雙手臂。


緊接着唐闊的腿直接撩了起來,狠狠的踢在了這侯梓的小腹之上,這一腳唐闊卻是悄然用出了黑色的魔族力量。

這股力量在短時間內便侵入到了侯梓的體內,緊接着便將他體內給破壞殆盡,隨後那些黑色的能量又回到了唐闊體內。

隨後唐闊手一鬆,直接將已經死的透透的侯梓給丟了出去,像是一個破麻袋似的,直接摔落在地面上。

“下一個!”做完這些之後,唐闊看都沒看那已經死去的侯梓,直接對着下面眼神灼灼的說道。

“啪啪……”聽着唐闊那不算很大聲音,但是卻充滿了熱血和激情,整個場面全都被點燃了起來,當下所有的人全都站了起來,面紅耳赤的揮舞着手臂吶喊着。

而坐在下面的王二狗更是雙目充血的看着大發神威的唐闊,如果在他旁邊的人肯定能聽到這王二狗說什麼,他在說,發財了,發財了……一直重複着,重複着…… 一處山坳中,易逍遙葛地停下腳步,但見天嶽隨之跟了上來,藍色錦袍的映射下,臉色冰冷如水,卻掛着淡淡的笑容。

掃了一眼藥材閣前的南隴靈兒,天嶽回頭笑道:“逍遙師弟,聽說上次的新生試煉大會中,你得到了一株百年何首烏,不知可有此事?”

易逍遙面色一沉,暗自冷笑道:“敢情他來這裏是爲了此事!”世人哪個不明白一株上好的藥材對煉丹師的誘惑有多麼大,但。。。

“呵呵!天嶽師兄真是消息靈通啊。”易逍遙無所謂地笑道。

“若是逍遙師弟肯割愛,爲兄願出高價購買,如何?”天嶽微笑道:“其實在我來之前,師父也曾過問了此事,如果逍遙師弟肯給家師一個面子,我可以替你向家師求一枚四品補氣丹,對於師弟修煉的情況我也是略有耳聞,我所說的補氣丹對於一般的武修來說或許不是太重要,但對於身無慧根無法吸納天地能量的師弟來說,那就是大補之藥啊!”

嗤——

“不錯,補氣丹乃是聚靈丹的晉階丹藥,身爲四品高階,補氣丹中已然彙集了浩瀚的天地能量,可直接將失去的真氣瞬間恢復,其中的能量且比其聚靈丹不知強盛多少倍!”易逍遙心念急轉,暗自驚愕道。

見易逍遙有些意動,天嶽的臉色略顯不屑地一笑,接着道:“要知道家師谷月的煉丹之術乃是中域無二,能夠向他老人家求得一枚丹藥可是比登天還難的事哦,師弟覺得這個買賣如何?”

易逍遙眉頭一皺,突然冷笑道:“但我修行日淺,還不足以達到登天的地步,師兄的好意我心領了,那株何首烏。。。不賣!”

“你——”天嶽臉色一黑,身影一動,周身霎時爆發出一團熾熱的紫色火焰,轟然向着易逍遙爆衝而來——

嗤——

與此同時,易逍遙動也未動,其周身霎時透體而出一道堪比紫色火焰的赤紅火焰,迎面將鋪天蓋地而來的紫色火焰盡數攔下,兩種截然不同的火焰霎時相撞!

“轟!!!”

火焰一觸即分,各自歸於主人的體內——

“噔噔。。。”天嶽一個踉蹌急退五六步,臉色瞬間大變,伸手指着易逍遙,一臉不可思議地驚道:“你!你也是煉丹師?!”


易逍遙淡然笑道:“若我猜得不錯,師兄的火焰應該是傳說中的六階魔獸,烈火狂獅的獸火,果然氣勢不凡!”

“你怎麼知道?!”天嶽的臉色更加難看起來,因爲他根本就未看出易逍遙的火焰是何來源,他號稱三品煉丹師的尊榮在這一刻,像是被人在臉上狠狠地摑了一掌!

殊不知,在那本《九脈丹精》之上不但清晰地描述各類頂級絕品丹藥的煉製之法,且對天下間可能出現的火焰亦是硃筆精璣,天下間各類優劣、精品、真虛等火焰皆有記載,天嶽體內的火焰呈淡紫色,且在爆發的瞬間隱隱現出烈焰狂獅的鏡像,只是天嶽對這些不甚瞭解而已。

“哧!”易逍遙手掌一翻,一縷火焰騰身跳躍,歡快俏皮地變化着各種舞姿,笑了笑,易逍遙慵懶地道:“天下間的事又怎是一個無二所能專注的,並非名師才能出高徒的!”

言罷,在天嶽青一片白一片的臉色下,易逍遙已然將所需藥材盡數採摘完畢。

“易逍遙!我要和你比試一場丹技!”天嶽臉色鐵青地怒喝。

易逍遙怔了怔,識海中突然響起師父在暗室所說的話,幾十年前師父莫名地敗給了谷月,從此發誓不再煉丹,而如今他的弟子卻又要挑戰我的丹技。。。

“什麼時間?什麼地點?”易逍遙揮手將小竹筐拋了過去,被天嶽一把抓住!

“一年後的九脈會武,哼!若你有本事進入前十名,再與我一較高下,這樣纔有資格輸給我!”天嶽冷冷地道。

“雖然我如今的煉丹術方纔算得上一品,但還有一年的時間可以提升,或許一年的時間將一個人的煉丹術提升三個品階聽起來有些天方夜譚,但我易逍遙的身上已經發生了太多的不可能,也不在乎這一次,況且師父他老人家丟失了幾十年的面子,被全院的長老弟子冷嘲熱諷這麼久,此次就讓他的徒弟幫他要回來吧!”易逍遙遙望虛空,心中暗自道:“師父爲我做了那麼多,我也該回報他老人家了!”

“好!”埋藏在心底的傲氣轟然爆發,易逍遙傲然着天嶽,緩緩開口道:“一時的名譽,並不代表一世,希望在武技上,師兄也要全力而赴纔是!”

“不管是九脈會武還是比試丹技,我都會讓你輸的很慘!”天嶽咬牙切齒地喝道,繼而緩緩轉過身,聲音冰冷如刀,劃空而出:“身無慧根也想修煉,哼!我天嶽要讓所有人知道,你永遠都只是一個看守藥園子的廢物!”

言罷,天嶽快步走出藥園子,在南隴靈兒的身旁略一停頓,繼而向着藥園子的出口閃身掠去——

南隴靈兒但見易逍遙歸來,臉色詫異地道:“天嶽師兄的臉色好難看,你們剛纔在聊些什麼?”

易逍遙淡淡地冷笑道:“希望他日後真的能爲你所用!”

言罷,易逍遙徑直向着藥材閣大廳走進——

“易逍遙!”南隴靈兒突然叫道:“對不起,我此次和他來不是有心讓你難堪的,我,我把你們都當作我的好朋友才這麼做的,可是我也——”

“夠了!”易逍遙突然揮手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作爲南隴帝國皇室的身份來這裏修煉處事,不過是爲了日後能爲你們帝國鞏固基業而已,但請你日後不要再將這些御人之術用在我的身上,我易逍遙不會對任何帝國政治感興趣,你走吧!”

未等南隴靈兒開口,易逍遙的身影已然沒入藥材閣之中。

“我——”涼風習習,吹在南隴靈兒的臉上,卻有些冰冰的感覺,或許冰在心底的某些地方,輕嘆一聲,南隴靈兒緩緩轉過身,低聲呢喃道:“我一直都把你當成朋友的,可是我爲了跟隨谷月大師煉丹才和天嶽一起,唉。。。”

言語未盡,南隴靈兒快步走出藥園子。。。

房間內,窗前,易逍遙揹負雙手,淡淡地眺望着南隴靈兒逐漸遠去的背影,微微嘆了一聲,揮手將藥園子上空的紫色能量罩收攏起來。

將煉製煉虛丹的所需材料一併擺放整齊,易逍遙一共準備了十份,但最近剛得到七竅冰蓮的消息,瞬間將原來的煉丹計劃打亂了,思慮片刻,易逍遙將其中的五份材料分離出去,並將另外五份材料收進古戒。

拿起剩下的五滴天虛水,易逍遙嘿嘿笑道:“希望這五萬金幣花的其所!”

PS:更新送上,拜求支持! 極樂在送給楊恆虛空玉佩后便是抽身離去,至於那神秘人他也沒有細問楊恆也不會告訴他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神秘人,給他注入先天真氣的就是楊恆自己,那所謂的神秘人不過是給自己開脫的借口而已。

而極樂也是根本沒有想到易筋境界的楊恆竟然能夠修鍊出先天真氣所以也是對那漏洞百出的借口沒有懷疑。

送走了極樂楊恆便是再次踏上了通往少陵城的旅程,他右手一翻一本黃皮小書便是出現在其手掌之上。

「這虛空玉佩還真是方便只要心意相通就能夠隨意調取其中的物品。」

楊恆笑了笑看向手中的劫指功法。

「呵呵,沒想到這劫指功法竟然如此玄奧,全身靈力擊中到手指之中然後瞬間爆射而出,具有的破壞力可是連靈級的功法都有所不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