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安茜低著頭小聲道:「書院很好。」

回話簡單幹脆利索,不拖泥帶水。

楊安茜十分害怕朱訓樘,從她的小動作中就可以看出。

朱訓樘也沒有繼續難為她,再次吩咐幾句就返回宮中了。

……

「剛才淑妃送來了一些寶石。」

宋念雪一邊兒倒著茶,一邊兒說道。

朱訓樘有些詫異:「你們什麼時候開始溝通的?」

宋念雪白了一眼,啐道:「陛下您日夜操勞,忙於國事,哪裡會關心我們這些女人的事情,聽說前些日子海林的賈如政又給您送來了一個女人?」

朱訓樘手中的動作一停,道:「朕的皇后,這些都是莫須有的事情,朕怎麼不知道?」

「奧,那臣妾錯怪您了。」

宋念雪連聲道歉。

「小茹,給陛下換一個茶杯。」

隨後,一位穿著綠衫的小姑娘走了進來,模樣端莊,青澀和妖媚融合在了一起。

朱訓樘有種熟悉的感覺。

「陛下。」

他猛地回過神來,道:「抬起頭來,看著朕。」

一旁的宋念雪輕笑道:「小汝,讓咱們陛下好好看看。」

「陛下,這就是賈大人給您送來得。」

朱訓樘皺起了眉頭,腦海中靈光一閃,這是當年巡遊海林時遇到了那位漁女。

想明白了之後,朱訓樘暗暗責罵,這個賈如政,辦事一向牢靠,怎麼這次出了這麼大的差錯。

一定好好治治他。

宋念雪打趣了一下:「陛下,人都走了,要不臣妾把她叫回來?」

咳咳咳。

今夜,皇后拒絕了朱訓樘……

。 第2409章

「趙起余,你竟然敢推我!」

陳雲坐在地上,憤怒的吼道。

而趙起余方才在推開他們的時候,雖然憤怒,但也有注意控制自己的力道。

所以按理來說,陳雲幾人,是根本不可能受到傷害的……

陳雲指著趙起余大聲罵道:「你果然就跟網上說的一樣,是個地痞流氓!」

「你除了會使用暴力,還會什麼?」

「像你這樣的人渣,根本就不配當偶像!」

這一幕,很快被蹲守已久的記者們快速抓拍下來。

而陳雲帶來的那些人,在見到趙起余出現后,便停止了對粉絲的圍攻。

他們迅速聚集到門前,將趙起余圍了起來,指著趙起余就罵了起來。

「趙起余,你不是很能當縮頭烏龜嗎?」

「讓你這幾個腦殘粉跑出來給你當炮灰,你真有臉!」

「怎麼?一出來就動手傷人,是不是想用你江城街霸的手段來解決我們?」

「有種你就打死我們啊!」

這些人,很明顯就是想激怒趙起余。

但趙起余並未有什麼反應。

在陳雲的示意下,有人開始動手去推趙起余了,「你他媽在這裡裝什麼呢!」

趙起余身形微閃,只注意避開,不讓人傷到李月牙,卻並未顧及自己。

而那些人見趙起余沒有要還手的意思,當即就跟瘋了一樣,張牙舞爪的就朝趙起余攻擊過去。十幾雙手腳對著趙起余發起一陣猛攻。

趙起余的退路已被堵住。

他只能彎下身子,將李月牙緊緊的護在懷裡。

任憑那些人死命的抓他、撓他、踢他,都不反抗,也不還手。

李月牙是第一次被人這樣保護,更是第一次被自己的偶像保護。

她趴在趙起余的懷裡,既感動又心疼。

忍著臉頰的疼痛,她哽咽著說道:「趙起余,你別管我了,他們會打死你的。」

趙起余卻是一點也沒有要鬆手的意思,「你剛剛在門外說的話,我都聽到了。」

「謝謝你們,願意相信我。」

「只要我趙起余還有一口氣在,我就絕不會棄你們於不顧!」

李月牙感動落淚,「趙起余……」

能當你的粉絲,我很幸福……

趙起余緊緊護著李月牙,默默承受著陳雲等人的攻擊。

只是,沒過一會兒,他卻突然發現,那些攻擊他的拳腳似乎越來越少了?

抬頭看去,便見原本還圍在趙起余身邊的那些人,不知何時,竟都退到了兩邊。

慕安安一身黑色勁裝,穿過人群,筆直的朝趙起余這邊走過來。

與此同時,姜嗔一手拎著一個鬧事的人,緊跟在慕安安的身後。

待慕安安停住腳步,她便將那兩個人隨手往人群一丟。

拍了拍手,安靜的站在慕安安身後。

儼然一副『誰敢來犯,我要他死』的架勢。

陳雲等人剛剛見識了姜嗔的厲害,這會兒站在那裡,一個個都還有點懵,沒反應過來。

慕安安姿態隨意,渾身鋒芒。

目光掃過李月牙身上和臉上的傷,眼底溫怒。

她視線落到帶頭的陳雲身上!西蒙農場。

二三十輛車停泊在施工空地上。

李欽到時,眾人已經下車,一個個農場主臉色難堪,像是要吃人的嘴臉。

而投資商……

衣衫襤褸,恐怕在來之前,已經經過了撕扯。

李欽下車第一眼就看到賈維。

伯恩農場同樣在13號公路西側,他必定遭受了損失,而

《不會現在沒人玩QQ農場了吧》【142】災害清算委員會(四更求一切) 三名蜀山弟子明顯沒有想到林木與黃小谷居然一言不合就開打,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那些靈符已經攜帶著恐怖的威能降下,而衍天劍也是毫不留情的斬來。

「疾!」

一名蜀山弟子面色煞白,只來的及在口中念出一串法咒,下一刻,一柄巴掌大小的圓鏡猛然從此人身上飛出,鏡光閃過,無論是衍天劍還是那些靈符,都被短暫定格在了半空之中。

林木口中不由輕咦一聲,隨即神識一動,衍天劍中的一道道紋亮起,威勢頓時再上一層。

這一下,輕而易舉的就突破了這鏡光的阻隔,打在了這名蜀山弟子身上。

「噗嗤!」

林木注意到,當衍天劍斬在此人身上時,一道靈光卻是從其胸口之處亮起,從而抵消了衍天劍的大半威能,儘管之後的威力依舊使得其吐出一口鮮血,但並不算造成了多大的傷害。

那應該就是蜀山弟子的一些保命手段了。

林木如此想著,手中動作卻是一點都不慢,反正已經被這些蜀山弟子仇視了,他也不會做那種搖尾乞憐的事情,當下間,靈力狂涌而出,分光化形后的八柄衍天劍幾乎是壓著這些人打,竟是以一人之力就將這三人給死死壓制住。

「嘻嘻,吃我一計金光符!」

「哈,還讓你擋住了,看我火球符!」

「欸?還敢瞪我,看我不給你點顏色瞧瞧。」

黃小谷在旁邊笑的格外雞賊,把控著距離,以免自己受到危險,然後不時的往蜀山弟子身上砸下數道靈符,雖然難以起到致勝作用,但靈符生效后的負面狀態卻是著實讓這些蜀山弟子憤恨不已。

「額,這個妹子笑的怎麼這麼陰險?」

「是啊,好雞賊,好猥瑣的感覺,不過,我喜歡,嘿嘿嘿!」

「笑死我了,這個妹子擺明了是抱主播大腿啊!」

「主播的團隊還是一如既往的高顏值啊,羨慕!」

三名蜀山弟子在林木與黃小谷的配合之下,實在是被打的苦不堪言,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那些保命之物也是被毀的差不多。

至於那條黑色蛟龍,一直都是靜靜的待在原地,沒有半點出手的打算,只是睜著一雙燈籠大的眼睛,不停的在林木和三名弟子身上掃去,目光之中帶著幾分戒備神色。

「道友恕罪!我等認輸了!道友速速停手吧!」

「先前是我等有眼不識泰山,還望道友海涵!」

「我等願意付出靈石作為賠償,還望道友看在我蜀山的面上,讓我三人離開此處!」

眼瞅著打不過,這三名蜀山弟子頓時就很光棍的求饒了起來。

「別啊,怎麼這麼快就求饒了?」

「就是就是,主播,你這劇本不對勁啊,都還沒打多久怎麼就能求饒呢!」

「繼續打啊,畫面多精彩啊,我都剪輯下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